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肖凤之南宫晔的小说[江山为聘之有凤来仪]免费试读

编辑:青莲白雾 2019-04-28 23:20:11

主角叫肖凤之南宫晔的小说[江山为聘之有凤来仪]免费试读

《江山为聘之有凤来仪》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江山为聘之有凤来仪 即可阅读全文

《江山为聘之有凤来仪》小说简介

五星,没有一点水分。人物刻画的非常真实。剧情实在。不像现在有的小说,不切实际。初中那会,用了一个寒假一字不落的看完。那段时间感觉自己融入到情节之中。。小说主人公是肖凤之南宫晔的小说叫做《江山为聘之有凤来仪》,本小说的作者是三杯喵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能抬头就望到蓝天白云,晒着温暖的阳光,闻着青草花香……这就是肖凤之以前最想得到的生活,现在竟然真的实现了。她心中无数次的感谢老天,能让她重新再活这么一回。现在肖凤之和父亲的生活已经算是奔小康了,所以凤。《江山为聘之有凤来仪》是三杯喵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肖凤之南宫晔,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朕愿以江山为聘,倾尽所有,换你生死相依。”他历尽艰难,终于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却依然放不下曾经患难与共的她。“你若不离不弃,我愿为你放弃过去、放弃自己,留在这个陌生的时代,与你生死相依。”她九死一生

精彩章节试读:

凤之回到家后,就看见老爹一人坐在椅子上,望着匕首出神。

“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娘是南陵国的公主?”

“来,凤之。爹给你说说,你娘的事情。”

原来真如凤之所想,她娘亲真的还活在世上。但是她娘却不是南陵国的公主,而是东宛国现任的摄政王!

肖凤之的娘亲本名东方绯,是东宛国女皇的胞妹,却因为皇位之争而远离了那个权力的中心。因为在东宛国,不论男女,只要你有能力都可以封侯拜相,不论是男人当皇帝还是女人当女皇,只要国泰民安,大家都会认可。

在东方绯还是东宛国大将军的时候,她认识了南陵国的皇帝,并与他结为异性兄妹,因此才自称是六皇子南宫晔的姑母。

至于东方绯怎样与肖父相识相恋,肖凤之不得而知,老爹也没有详细说明。只知道当时肖父是一位江湖人士,人称笑面判官——肖凌,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金牌杀手。两人相恋后么多久,就找到了这个聚集了一群江湖名人的小村庄,并在这里定居,生子。

可是就在五年前,东方绯接到了东宛国的密信,她的胞姐因病去世,将皇位传给了只有十岁的独子——东方灵玉。各路诸侯对皇位虎视眈眈,皇帝年幼,东方绯不得不回东宛国主持大局,可是却一去不回,至今没有消息。

“凤之,这次南宫晔的出现一定是因为南陵国皇族出大事了,论辈分你应该称呼他为表哥,理应去照料他。”

凤之答应了肖父的要求,但肖父之前说的一切都在她的脑海中乱转,真想不到自己的身世竟然是这样的,老爹竟然曾经是名震江湖的金牌杀手,可是平时也看不出他会武功啊,看来是老爹这些年来可以隐藏的吧。

唉,这一村子人中,就她肖凤之和那个从天而降的六皇子算是一表八千里的表兄妹,论亲疏远近,她是应该去照顾的。凤之无奈之下只好去洛大夫的医馆,可刚到门口,就看见洛大夫不耐烦的扔出来了两个小姑娘。

“洛叔叔……我们可是好心来帮你照顾病人的!”

这两个女孩儿是村子里为数不多的妙龄少女,今天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比花儿都鲜艳。

“哦?这还真的看不出来,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吧!”洛大夫神色淡淡的说。

“洛叔叔,我爹让我来帮忙照顾那个南宫晔。”

肖凤之的话音刚落,那两个小姑娘就不干了。

“凭什么你去照顾!”其中一个小姑娘气冲冲的喊道。

肖凤之平日里与这些个小姑娘的关系就不大好,一是因为心理年龄上的差距,还有一点是因为自从她画了那些漂亮的花样之后,凤之在村里妇女们心中的地位就直线上升,当然让这些同龄的小姑娘羡慕、嫉妒、恨啦……

原本肖凤之不会和她们计较的,但是今天她心情不美丽,就看不得别人在她面前嚣张,于是……

“凭什么?就凭本姑娘是他的表妹!”

说完后,她如愿的看到了两张纠结的脸,然后带着这种扭曲的好心情进医馆照顾病号去也!

“洛叔叔,他现在怎么样了?”这洛大夫果真是医术了得,没过多久,南宫晔的脸已经开始消肿了,隐约能看清他原来的面貌。

“这小子命大,那三种剧毒正好相互克制,延缓毒素入侵经脉,不然我也无能为力了。”洛大夫又给南宫晔号了号脉,“今天晚上他应该会发热,这是正常反应,等到明天退热后,他就能醒了。”

“洛叔叔辛苦了,今晚我照顾他就好了,您去休息吧。”

“村里的小姑娘里,就你最懂事,今晚就辛苦你了,我这把老骨头去休息休息。”洛大夫难得的朝凤之一笑,有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后,就回房间休息了。

晚餐时,医馆的学徒给凤之带来了饭菜,并交给她了一瓶药膏,说是洛大夫交代,病人发热时,用药膏涂抹在伤处,每两个时辰涂一次。

“唉……伺候人的活果然不易啊!以前应该对医院的护士小姐们温柔一些的!”

凤之一人坐在床边自言自语。接近半夜时分,南宫晔果然开始发烧,凤之知道在古代发烧如果不好好照料的话会出大事的。于是她将洛大夫给她的药膏仔细的涂抹在南宫晔的伤口上,并用冷毛巾为他降热。

天蒙蒙亮的时候,凤之实在是撑不住了,穿越来之后,她什么时候熬过夜啊,给南宫晔涂完药之后,就靠在床边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她刚睡着没多大一会儿,南宫晔就醒了,神智还有些模糊,但他知道自己这是得救了。努力的转动眼睛,看清楚周遭的一切,也看见了趴在床边的肖凤之,南宫晔的目光闪了闪,又费力的伸手去摸腰间的东西,发现没有之后慌了神。还好,最后看见自己的匕首和那枚玉玺都放在不远处的柜子上,不然他拼了命也要起来找到那些东西。

凤之刚刚小憩了一会儿,忽然就醒了过来,看到南宫晔睁着眼睛时,她还是迷迷糊糊的。

“你醒了啊!”凤之迷迷糊糊的摸了摸他的额头,确认已经退热了,就把洛大夫交代的药拿给他吃,“这是大夫让你醒后吃的,应该是解毒的,你吃完后我给你弄点吃的去。”

南宫晔看到她喂到嘴边的药丸,迟疑了片刻后,还是把药吞了下去。

“这是哪里?你又是谁?”

“这里叫望山村,你记得你是谁不?”凤之突然想到了一个比较狗血的剧情,开玩笑一样的随口问了一句,这掉下悬崖后失忆的情节,使用频率还蛮高的,不晓得是不是真的。

“……”南宫晔无言。

“喂……你不会真失忆了吧?”凤之呆呆的看着他。

“……我不记得了。”

凤之听到回答后,感觉一大群CNM在脑中奔腾了好几圈才消停。还有更狗血的剧情不?可是想想她都能穿越,失忆神马的与她相比那都是浮云……

“你叫八戒,我是你表妹肖凤之。”

“我叫八戒?你是我表妹……小疯子?”南宫晔复述。

靠!你才小疯子,你全家都疯子!

“是姓肖的肖,凤凰的凤,之乎者也的之!”凤之气呼呼的说。

“恩,知道了,小疯子表妹!”

(咳咳……南宫小六啊,就知道你是故意滴!)

就在凤之濒临暴走的边缘,洛大夫终于来了。看到南宫晔醒了之后,立刻上前检查了一番,确认他已经脱离危险后,才看到凤之阴风惨惨的表情。

“凤之啊,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照顾南……”

“没事,我这是看见八戒表哥醒了开心的,八戒表哥好像忘了自己是谁了。”

凤之打断了洛大夫的话,气呼呼的一口一个“八戒表哥”。

“是啊,我也忘了我还有个表妹叫小疯子。”南宫晔在一旁补充道。

听到这话,洛大夫乐了。这两表兄妹刚见面就结下梁子了这是,看南宫晔两眼目光灼灼,神志清醒,情绪平稳,根本不是失忆之人的表现。又看了看像斗鸡似的两个人,洛大夫极不厚道的选择了看热闹。

“凤之啊,八戒好像因为撞到了脑袋,所以暂时失忆了,你回家和你爹说,等他好的差不多就带回你家休养吧。”洛大夫从善如流的称呼南宫晔为八戒,并残忍的将这两个刚见面就开始掐架的两个人凑到了一起。

“凤之啊,你表哥的名字是什么由来啊?”洛大夫好奇的问。

凤之看了一眼南宫晔,没好气儿的说:“一戒杀生,二戒偷盗,三戒淫邪,四戒妄语,五戒饮酒,六戒着香华,七戒坐卧高广大床,八戒非时食,此乃八戒,洛叔叔您说这名字取得好不好?”

“好好好,果然是个好名字,我们凤之果然有才华啊!去叫你爹来我这一趟,让他来看看你的八戒表哥。”

听出了洛大夫言中的调侃之意,凤之傲娇的哼了一声,转身回家叫父亲去了。

肖父来到医馆之后,和洛大夫还有南宫晔关在屋子里聊了很久,天黑时分才出来,脸色不大好的回了家,一个人坐在院子里,望着天,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爹,你怎么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凤之担心的问,两年相处的时光,肖凌给了凤之她前世所奢望的父爱,她心里早已将肖凌看做是她的亲生父亲了。

“凤之……爹,想出去一段时间,你自己在家可以吗?”

“是不是娘那里出什么事了?”凤之问。

肖老爹没有回答凤之的问题,只是淡淡的说他想出去找一找,如果实在找不到,就回到村子,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再也不出去了,就当……他的结发妻子真的已经离他而去。他会好好的把凤之养大,看着她找个好人家,嫁人、生子,一直到他看也看不到,听也听不见……

“爹,你就放心的去吧,一定要把娘带回来啊!”

《江山为聘之有凤来仪》 002 天上掉下个猪八戒 免费试读

能抬头就望到蓝天白云,晒着温暖的阳光,闻着青草花香……这就是肖凤之以前最想得到的生活,现在竟然真的实现了。她心中无数次的感谢老天,能让她重新再活这么一回。

现在肖凤之和父亲的生活已经算是奔小康了,所以凤之有更多的时间可以享受现在的生活。

这一天,她一个人来到小村边缘的一座山崖下,据说村子里的很多高手都是从这个方位“掉”下来的,为了能让掉下来的人增加存活率,他们在这山崖下铺了很厚很厚的稻草,肖凤之就惬意的躺在这稻草山上晒太阳。

这两年,她打听到了不少关于村民的伟大事迹,果然如她所想,村子里的人都是在这里因为种种原因隐居的。而对于肖父的身份,大家都守口如瓶,可凤之隐约猜到父亲的身份似乎没有那么简答,但是既然他不说,那么她就不问,现在的生活美满得像做梦一样,她不想再有什么变化。

看着天上的白云,啃着铁头张大叔给的烤鸡,如果再来壶酒——那就快乐似神仙了!

“老天呀,赐我个男人吧!”凤之抽风似的朝天一吼,村里上上下下总共就不到十个年轻小伙儿,但是个个满脸横肉,虎背熊腰的,不然就是像老爹一样的大叔……唉,就不能给她来个美男养养眼吗?

明明三十好几的灵魂却顶着一张十二岁的萝莉脸,但凤之适应的毫无违和感,总觉得自己的心态都被这山山水水给净化的干干净净了,有越来越年轻的趋势……当然是心态上的年轻了!

啃完一只烤鸡,凤之随手擦了擦嘴上的油,闭上眼睛假寐了起来。可过了一会儿,晒在脸上的暖暖日光不知被什么东西挡住了……难道是云彩?凤之躺在那里依旧没动,可过了几秒钟,她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儿,忽然睁开了眼睛。

这一睁眼睛不要紧,吓得她差点忘了反映!上空中有个人影,正朝着凤之的方向急速坠落……

“我勒个去,这还真是个坠崖圣地,真有人掉下来了!”

凤之连滚带爬的往旁边挪,生怕自己被砸到。也幸好她爬得快,刚离开自己刚才躺的那个地儿,天上的那个就狠狠地砸在了自己的身后。

“呼……好险,好险!差点就被砸成肉饼了!”

凤之往那人跟前凑了凑,吓……差点被那人身上的血腥味给熏晕了!这人应该还活着吧……凤之不确定的想。再往前凑了凑,看清了这人的后背,那可真是一幅抽象派画作啊,体无完肤都不能体现出他身上伤口的惨烈!

前世今生活了这么多年,凤之还没见过活生生的人变得跟块抹布似的,跟不敢伸手去碰,只好把村长上官伯伯给她的一个小哨子吹响了。

没过多久,就看见村长带着几个人脚不沾地的“飞”了过来,轻功耶~

随行而来的还有村里的大夫,洛叔叔。只见他用手指搭在天降之物的脖子上,又小心的把人翻过来,吓……那张脸也不知是被揍的还是怎么弄的,那个惨绝人寰啊,猪八戒都比他好看!

“洛叔叔,这个像猪八戒似的人还活着吧!”凤之小心的问,生怕被告知自己跟个死人如此近距离的接触了。

“还活着,把他抬到我的医馆吧,咱们望山村很久没有新人进来了。”

啊喂!为什么觉得洛叔叔的语气像是在欢迎新人捏?再看看村长,更是一副天上掉馅饼了的表情,不就天上掉下个猪八戒吗,至于乐成这样?

凤之姑娘啊,你可知道这些隐世的大侠们有多久没出村子了,生怕被仇家神马的给探听到蛛丝马迹。就连村里的年轻人出村子买卖货物,都是在附近的小镇,那里的人文事迹都快听吐了,这好不容易来了一个陌生人,还是跟大多数人一样从悬崖上掉下来的,那就一定有故事啊!

哎,连大侠们都耐不住在山沟沟里的寂寞啊!

凤之回到家后,跟老爹说了今天的事情,肖老爹赶紧把自家闺女从头到脚看了一遍,好像怕沾上什么脏东西一样。

“爹啊,我没事的,那个掉下来的家伙没碰到我,幸好我闪得快!”

“凤之啊,不是爹说你,如果你打小练个轻功武功什么的防身,爹也不用担心你像个花瓶似的说碎就碎!”

“爹啊,你真是教书先生吗?你确定学生不是因为你才不愿意上学堂的?”这都是什么比喻啊,爹呀,你是多希望你闺女碎掉!

“呵呵……爹这不是担心你吗,要不咱去找上官老头学个轻功?到时候跑也跑得过人家不是!”

听了老爹的话,凤之忍不住想起了两年前自己刚穿过来的时候,真的很傻很天真……看着村里的人大多都会武功,就想跟着学一学,可是这都的从蹲马步学起……现在回想起来自己都觉得腿痛,看来自己真的不是能成大侠的料啊!

“对了丫头,掉下来那人伤的挺重吧?”

“何止是伤的重啊,那张脸简直比猪都丑!”回想起那张惨不忍睹的脸,凤之就汗毛直竖。

“浮肿……那应该是中毒了,走,咱也去看看热闹!”

汗……这种事也是可以当热闹看的?凤之炯炯有神地跟着老爹一起去看伤员啦。

到了医馆,那简直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了——都是来看热闹的说!

“洛大夫啊,那个小伙子怎么样了?还能救不?”不知谁心急的问了一句。

于是像一石激起千层浪一般,大家开始七嘴八舌的讨论了起来。

“看那小子的衣着,应该是个富贵人家的公子。”

“对呀,对呀,我还看见他腰上的玉佩,那成色绝对是上品!”

“听说是个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可惜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方,根本不知道长什么样……”

听着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凤之也不禁好奇了起来,这么年轻一小伙儿,还出身富贵,究竟有怎样的遭遇才能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啊!

过了一个多时辰,洛大夫从医馆走了出来。众人刚要围上去,只见他从容的把手往怀中一放……看到他的姿势,大家立刻后退三步,保持安全距离。谁人不知这鬼医洛轻尘,医术第一,用毒也堪称第一。而且他的毒药从来都没有解药,有的让人痛不欲生,有的直接让人命归黄泉……

“这小子也算命大,身上中了三种剧毒,三十二处刀伤,剩下的鞭子抽出来的伤口不计其数,没死还真是他命大!”

听到洛大夫所说,大家都吸了一口凉气,这也太惨了吧!谁跟这小子有这么深仇大恨,不弄死他,就让他生不如死。

“知道他的身份吗?”

“人一直昏迷着,不过我在他身上找到一些有趣的东西。”洛大夫说完,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看了一眼肖父。

洛大夫先拿出了一块玉佩。

玉佩由上乘的羊脂白玉精雕细刻而成,正面为龙首,反面为龙身,整条龙盘绕在玉柱之上,雕琢的技艺让这条龙仿佛盘着玉柱在游走一般。看到这特殊的玉佩,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了一下,这是当今南陵国的玉玺啊,哪里是什么玉佩,这龙盘绕着的玉柱下面可是刻着南陵皇印四个大字的!

“这,他不会是偷来的吧?”

随后,洛大夫又拿出了一把匕首。

这把匕首的刀鞘由金丝缠绕而成,中间镂空,隐约可见匕首的刀刃。刀鞘上面镶嵌了无数的大颗宝石,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晃瞎了众人的狗眼!匕首的柄部雕着巨鹰展翅,这是东宛国的标志。拔开匕首,刀身刻了一排隶书小字:赠于晔,姑母绯。

看到这一行小字,肖父不淡定了,立刻冲了上去,将匕首抢到自己手里,死死地盯着看。

“怎……怎么可能!”肖父的眼眶泛红,似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般。

“看来肖老兄知道这是何物。”洛大夫用肯定句结束了大家的疑问。

凤之也眼巴巴的看着老爹,这绝对有故事啊!果然,肖父努力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后,向大家交代了这个天降猪头的身份。

“如果没猜错的话,里面躺着的那个小伙子,就是南陵国的六皇子南宫晔。”

前一阵子听说南陵国皇帝好像得了重病,不久于世的样子。而皇位之争是每个国家都会出现的问题,就是不知这个六皇子是被殃及池鱼,还是咎由自取……

“老爹,你怎么知道的啊?”凤之好奇的凑上去看那把匕首,老爹的情绪不对劲啊!

“凤之啊,这把匕首是你娘送给他的!”

说完后,肖父就叹了口气,转身慢吞吞的往家走,那身影顿时感觉苍老了好多。

“凤之啊,回家去吧,你爹有事情要告诉你。”村长上官伯伯拍着凤之的头说,看大家的表情,好像都知道了什么似的。合着就凤之自己不知道啊,这种感觉真是不爽!

凤之立刻跟着老爹往家跑去,她这次一定要问清楚。如果那匕首是她娘的,那娘岂不是南陵国的公主?六皇子的姑母,公主!凤之觉得自己的脑袋不够用了,还是赶快回家问老爹吧!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