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倾世公主:长孙殿下放肆宠]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晋楚遗褚纵冽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玫瑰与鹿 2019-01-23 14:42:00

[倾世公主:长孙殿下放肆宠]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晋楚遗褚纵冽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倾世公主:长孙殿下放肆宠》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倾世公主:长孙殿下放肆宠 即可阅读全文

《倾世公主:长孙殿下放肆宠》小说简介

挺好看的,赞,只希望后期不要出现太多脑残,都免疫了。。主人公叫晋楚遗褚纵冽的小说叫《倾世公主:长孙殿下放肆宠》,本小说的作者是桑梓创作的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多谢王妃,这一次若不是王妃的话……”卫青说话间就挣扎着要起身给晋楚遗行礼谢恩,眼看着动弹的艰难。“别动别动,我这么做都是应该的,就算你不是褚纵冽的暗卫我也绝对不会袖手旁观,你要记住人的命都是父母给的。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倾世公主:长孙殿下放肆宠》的小说,是作者桑梓写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一朝穿越,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要作为和亲公主出嫁?逃,必须得逃!可是谁能告诉她这位面冷心更冷的誉王大大是不是派来天生克她的?逢逃必被抓啊!“誉王大大,你就放过我好吗?我还得去找我孩子他爸……”男人露出

精彩章节试读:

褚纵冽撇了撇嘴,行军中谁都有可以搭理晋楚遗,唯有樱久可能性不大,樱久是褚纵冽身边伺候的,因他不喜女子靠近自己,当年樱久的事儿还闹了好大的误会,谁知道樱久一点姑娘样子都没有,杀人手法上比男子还要残暴,这才被他留下来了。

“属下在——”

正这样想着的时候,便听到耳边熟悉的声音,樱久伶俐的声音响起,对晋楚遗双手抱拳俯首道。

“给我把王爷请上马车,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下来。”

晋楚遗眼神不曾从褚纵冽脸上转移看来,说话时几乎是咬牙切齿,更故意咬重了请这个字,看着他肚子上不断涌出的鲜血,心口跳动的越来越快。

“王爷,上马车。”

只见樱久立即转过头来,满脸正色的对褚纵冽道。

褚纵冽觉得自己看错了,樱久竟然会听晋楚遗的话,震惊之余却见樱久没有半分改变,他才知道,自己没看错。

“皮外伤,不碍事,听本王的。”

他垂眸摆摆手,嗓音有些嘶哑了,一直到此刻才觉得腹部有了些许的疼痛。

“我是王妃,又是公主,比身份啊?我比你多,听我的!”

晋楚遗一本正经的望着他说着,说话间对樱久挥了挥手,还没等褚纵冽说话,两人一前一后把褚纵冽送进了马车。

褚纵冽到现在都没想明白,平日都不许人近身的悍将卫,为何在看到是晋楚遗碰他的时候,竟纹丝不动,连个跳出来的人都没有?

“樱久,你去帮我准备麻沸散金疮药,还有止血药纱布剪刀,我要给他检查伤口,要快。”晋楚遗对樱久交代了一声,说话间回过头来伸手解开褚纵冽的衣裳,见到肚子上血肉模糊的剑伤整个人都是一愣。

这个男人当自己是铁打的吗,这么深的伤,他敢说只是皮外伤?

“王爷,有个不好的消息告诉你。”

晋楚遗仔细检查伤口,沉吟许久未曾说话,开口时已面色凝重,只见她苍白的脸色看向了褚纵冽。

“说,别娘们唧唧的。”

褚纵冽到这一刻才觉得身子不对劲,浑身上下发热滚烫,伤口的疼痛也越来越清晰了,可神志却越来越模糊。

“我本来就是娘们儿……”晋楚遗忍不住反驳了一句,声音只够自己听到,很快回过神来对他继续道:“你不该杀杨保刚的。”

“原因。”

他张了张嘴,只说了两个字,可喘息却越来越急.促。

“剑上淬毒了。”

晋楚遗张了张嘴,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这话说了出来,面色上带着慌张,她应该早点发现的,如果早点发现褚纵冽中毒,她就能阻止他杀杨保刚,没准还会有解药。

“我就知道他那句话是在暗示什么,褚纵冽你太草率了,你会害死你自己知不知道?”

晋楚遗再次开口,脸上带了恨意,这人埋伏在平逢道想将他们一网打尽,但实际上真正的目标是褚纵冽的命!

“王妃,东西拿来了。”

樱久再次出现在马车里,已将所有的东西都放置在了马车上,看到褚纵冽的伤瞬间苍白了脸色道:“我去叫军医。”

“没用的,樱久给我准备硫磺,研磨成粉,然后送过来。”

晋楚遗迅速的想到了唯一的办法,转过头对樱久吩咐说道。

“是,王妃稍等。”

好似只平逢道一役,晋楚遗就已是所有人承认的誉王妃了一样。

硫磺本身有毒,可对人却构不成任何威胁,洒在伤口周围杀菌解毒的效果会比金疮药要好,在这个时代,没有任何西药,她能用自己所能做到的办法。

“你忍着点,我要给你消毒,可能会有点疼。”

晋楚遗端过来在行军中算是度数最高的酒,动手以前对褚纵冽提醒道。

“没事。”

褚纵冽虽满头冷汗却不放在心上,这么半天身体上即便剧痛可这人却没发出任何声音,可见他是真的不在意这些疼痛。

见他点头,晋楚遗才用自己清理干净的纱布蘸取了白酒,在他伤口边缘上擦干了血迹,一瞬间酒精触碰到受伤的皮肉,只见褚纵冽被这疼痛刺激的眉头一凛。

小心翼翼的消毒结束,硫磺粉被送过来,晋楚遗对他笑了笑道:“忍住。”

硫磺粉虽然有毒,却也有杀毒的作用,可以治疗许多顽固的细菌疾病,他现在中毒不深,只要做好清洁,问题是不大的。

褚纵冽只觉得伤口上的疼痛被放大了许多倍,脸色骤然间苍白,震惊的盯着晋楚遗,这个女人养在深宫的公主,和人私奔一次还能会医术?

不多时,褚纵冽睡了过去,晋楚遗寸步不离的守在褚纵冽身旁,一直到军医找过来。

“公主,不知王爷如何了?”

王军医是褚纵冽很信任的大夫,在军中自然受到许多将官拥戴,见他走来自觉让出了一条路让他上前。

“现在看来没什么事,不过杨保刚的剑伤淬毒了,我不保证他会不会高热,如果高热起来,问题就严重了。”

晋楚遗脸色难看的盯着军医指了指褚纵冽的方向,说话时声音有些沙哑,只担心这人出事。

王爷大大,你可千万不能死啊,你死了我这个独苗公主就更没的活了。

逃了几次晋楚遗看明白了,褚纵冽绝对不会让她跑掉,为了两国契约,为了边关百姓,这三年她哪都不能去,只能好好留在离国誉王府,便是死,也得死在誉王府。

与其逃走激怒他,晋楚遗想,自己不如想办法讨好他,这样自己背靠大树好乘凉,没准这人哪天就大发慈悲放了她了呢?

“敢问公主这伤口是谁处理的?”

王军医点点头,走到褚纵冽跟前,仔仔细细的检查了好几遍才诧异的看向晋楚遗问道。

“是我……是哪里不对吗?”

晋楚遗愣了愣,她着手的次数不多,虽是军医可毕业后被分配到一家三甲医院急诊科,处理伤口这种事情做的虽多,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个时代什么都没有。

《倾世公主:长孙殿下放肆宠》 第14章 十七皇叔 免费试读

“多谢王妃,这一次若不是王妃的话……”

卫青说话间就挣扎着要起身给晋楚遗行礼谢恩,眼看着动弹的艰难。

“别动别动,我这么做都是应该的,就算你不是褚纵冽的暗卫我也绝对不会袖手旁观,你要记住人的命都是父母给的,人不能为自己活着,要为父母活着。”

晋楚遗摆摆手,想到还在现代时的自己,忍不住自嘲的笑了笑,她当初不也是个孤儿吗,多亏了院长妈妈这一句话让她坚持了这么多年,后来还考上了医科大学。

“是,王妃说的对。”

只见卫青点点头,卫青知道晋楚遗说不必,他就真的不用行礼,晋楚遗和王府里的主子不一样,她的心里没有那么多花花肠子。

褚纵冽刚回王府,四处找晋楚遗寻找不到,得知晋楚遗去了悍将卫的院子才松了一口气去书房继续忙自己的。

“咣——”

晋楚遗出了悍将卫的院子,走路时一不小心就撞上了个人,低头一看是个小个子,看起来有十一二岁的样子。

“小弟弟你没事儿吧?”

晋楚遗急忙扶起了小孩子,这小孩子头上已束起了发髻,虽然被撞到了,只是好在人没摔倒。

“我才不是你弟弟。”

就见这小孩子白了晋楚遗一眼,眼神中是一抹傲慢的神色,说话时一把甩开了晋楚遗,动作中显得有些大力,差点将晋楚遗给推到了。

“哪里来的毛头小子莽莽撞撞的。”

翡翠一见这情况立即面露不悦,厉呵一声后看了碧玉一眼,就准备让碧玉拿住这小孩子找人去问问。

“别,他只是个孩子不懂事儿的,又不是故意的,你们着什么急。”

晋楚遗忙阻止了碧玉的动作,朝着那小男孩走了过去,看这孩子穿戴不凡,最重要的是这眉宇之间的贵气,还有他的眼神看起来和褚纵冽好像。

“怎么了?”

正这样想着的时候,就听到身后传来了男子冰冷的声音,闻声看去这人不是褚纵冽还能是谁,他副手朝晋楚遗的方向走来。

“王爷,这小孩子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撞在王妃身上,还差点推的王妃摔倒在地。”

晋楚遗不放在心上,可却不代表翡翠不说,翡翠上前一步,一脸不乐意的说着,说话间脸上已经带了孩子一般的恼怒。

虽然刚跟在晋楚遗身边,可翡翠看的出来这个王妃好伺候,而且凡是力所能及的事情绝对不会让她们动手,怜惜他们这些做下人的辛苦。

“褚墨凌,你倒是说说,是怎么回事儿?”

只见褚纵冽的眼神冷了下来,看向那小孩子冷声质问了一句道。

“我……我……”

被称为褚墨凌的孩子顿时面露慌张,不知要怎么解释才好,张了张嘴却说不出完整的一句话。

“他是个孩子,不是故意的,你和他发什么脾气。”晋楚遗见这架势急忙把褚墨凌护到自己身后,可是这动作刚结束晋楚遗好似想起了什么一般,回头看了褚纵冽一眼问道:“你说他叫什么?”

晋楚遗就是再蠢也不会不知道,褚是国姓,不是随便大街上看到一个人都能用的,这小孩子叫褚墨凌,那就是说他是皇族中人了?

“本王是他十七皇叔。”

就见小孩子拍了拍胸.脯一本正经的说着,可话虽这样说却躲在晋楚遗身后根本不敢站出来,生怕自己刚靠近褚纵冽就被这人抓住了。

“十七……皇叔?”

晋楚遗愣了愣,回头看了褚纵冽一眼,眼神中带着犹豫,她是不敢相信这么小的奶娃娃居然是褚纵冽的皇叔。

“这是安妃所出的十七王爷。”

褚纵冽别过脸去,好像是懒得理晋楚遗的样子。

“噗哈哈哈……”

没想到话刚说完,晋楚遗就忍不住笑了出来,没想到这小娃娃真是褚纵冽的叔叔,这笑声久久不曾停下来,因为晋楚遗实在不敢想象,褚纵冽管这么点小孩子叫叔叔得是个什么样子。

“你怎么跑到王府来的,我不是说你不许来了吗?”

褚纵冽好似早已料到晋楚遗一定会笑成现在这个样子,绕到晋楚遗身后去,把褚墨凌拉了出来,一脸冰冷的望着他质问道。

凶神恶煞的样子,让两个丫鬟看了身上都忍不住一抖。

“母妃说了我想来便来,更何况我又不是来看你的,我是来看我侄媳妇的。”

褚墨凌挣扎着要从褚纵冽肩膀上挣脱下来,没错,他此刻已经被褚纵冽给扛在肩膀上了。

“咳咳,等等,你先别走,等我一下。”

晋楚遗无奈的收起了笑声,可笑容却还没有减少,走到两人跟前,笑嘻嘻的点了点褚墨凌的鼻尖道:“你想在这里玩啊?”

“嗯……”

见褚墨凌点点头,脸上已经见了委屈的模样,可对上了晋楚遗的笑脸时一瞬间害羞的低下头。

“行啊,你既然想在这里玩那就留下来好了,不过你得答应我,虽然你辈分大,可是你不能没大没小的叫我侄媳妇,你要是不介意,可以叫我楚遗。”

她满意的点点头,王府里整日里无聊她刚好也没事儿做,不如好好的拉拢人心,更何况这个小皇子她倒是挺好奇的,不是都说皇族之中没有真正的亲情吗,褚纵冽这种人怎么会让同父异母的弟弟到他的王府来?

“成交!”

就见褚墨凌眼前一亮,小大人的模样对晋楚遗点点头,身子轻轻地一挣扎就从褚纵冽身上滑了下来。

“那王爷大大,我就带他玩去了,告辞。”

晋楚遗吐了吐舌.头,说完这话半分不多停留,拉着褚墨凌转身就跑,生怕被这人追上的样子。

“话说,你怎么那么容易就答应不叫我侄媳妇了?”

晋楚遗走在路上没话找话的问了一句,一脸不解的样子看着褚墨凌,这孩子到自己肩膀那么高了,难道皇家的孩子都发育的这么好吗?

“我本来也不敢叫,我要是叫了的话你相公会打死我。”

褚墨凌摊了摊手无奈的说道,同时还对晋楚遗笑了笑,似乎是在说晋楚遗被他耍了。

晋楚遗险些一个跟头摔倒在地,果然是一脉相传,否则这孩子怎么可能这么腹黑!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