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宁绾心霍修远的小说[狼性督军,矜持点]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捧着风的少女 2019-01-23 15:19:40

主角叫宁绾心霍修远的小说[狼性督军,矜持点]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狼性督军,矜持点》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狼性督军,矜持点 即可阅读全文

《狼性督军,矜持点》小说简介

《狼性督军,矜持点》很不错,挖的坑基本都埋了,读起来很轻松,但是那个挖的外星人那个大坑不是很能理解,即便是为了剧情延续,但是这么突然插进来,感觉很突兀,不协调,希望认真整理一下思路!这本书我很喜欢,期待着作者能将它写得更好!。热门小说《狼性督军,矜持点》由菀菀所编写的重生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宁绾心霍修远,内容主要讲述:霍诤醒来时,天色已经大暗,整座宁府都已亮起了电灯。似有些反应不过来一般的,他怔怔的盯着头顶的床梁看了好半晌,才有些呆愣的转过头,窗外的夜空上缀满了闪烁的星,霍诤看过去时,正巧对上窗户边亮着的那盏电灯。。小说主人公是宁绾心霍修远的小说是《狼性督军,矜持点》,它的作者是菀菀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因为抵死不从恶少,宁绾心被算计致死,却不料一睁眼回到了五年前! 宁家二小姐强势归来,身怀异能,踢飞渣男、整治贱女、抓厉鬼、看风水、观面相、算运势…… 一不小心借了某位未来督军的手惩戒了渣男

精彩章节试读:

分明是见她站着难受,便端了木凳出来,却又担心她会面子薄不好意思,这才说了这番话,寻常人家,可没有这般的眼力劲。

霍诤的这位嫂子,倒是有些不简单。

心头的思绪一闪而过,宁绾心倒也没有深究,只对着她微微笑了笑,然后顺势坐在了木凳上。

面前的布料皆是上品,但宁绾心比较喜欢的,还是真丝,当下便挑选了一匹蓝色提花丝绸:“就这匹吧。”

“姑娘眼光真好。”霍林的妻子笑着将那匹布料拿出来放到一旁,然后又拿起柜台上的直尺,走到宁绾心的面前,“姑娘,我帮你测量一下。”

宁绾心站起身来,还没展开双手,铺子门口就先传来了一道带着些讶异惊疑的声音:“宁二小姐?”

得到消息就匆匆赶来铺子的霍诤还未进门,视线就先一步被铺子里头的那道身影吸引。

宁二小姐怎么会在这里?

宁绾心扭头,和霍诤的视线对上,她的眼角立即就浮出了一抹浅笑:“督军,好巧啊,你也来定制长袍么?”

“也?”霍诤微敛眉目,迈步跨进铺子,身上的军装没了阳光的折射,倒显出了几分冷硬。

“难道督军不是来定制长袍的?”宁绾心微微侧头,看向霍林的妻子,眼中适时的露出了一抹疑惑的神色。

早在前来时,宁绾心就已经预料到遇到霍诤时会出现的可能。

霍诤这个人,虽然不多疑,但对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他在对付时,手段同样毫不留情。

而宁绾心的目的,却是交好他。

既然已经知道对方未来的成就,那么在他还未发迹之时给予对方适当的帮助,这对宁绾心而言,完全有利而无害,她自然不会白白舍弃这个机会。

至于解决了霍诤推自家哥哥上位这种事?

别说自家哥哥没这份心思,就是有,宁绾心也不会这么做。

霍诤这个人,她从见到的第一眼起,就很清楚,他绝不简单,那一身天生的上位者气息,可不是假的!

她若是去对付他,只怕最后解决不了他,还反会给宁家招惹来一个未来会十分强大的敌人,这种自带上位者气息的人,都是气运之人,轻易不能得罪,宁绾心当然不会去做傻事。

而现下,就是结交霍诤的最好时机。

虽然她是有目的要寻找霍诤的哥哥,但意外遇到今日之事,倒也算极巧。

“以宁府的实力,还需宁二小姐亲自前来南区?”霍诤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家嫂子殷勤的给宁绾心测量身段,眼中神色晦暗不明。

不等宁绾心开口回答,一旁的霍林就先轻咳了一声,道:“修远啊,今日还多亏了宁二小姐相助,否则哥这铺子少不得要被折腾一番了,宁二小姐可是我们的大恩人啊!”

“是么?”霍诤不可置否的一挑眉,晦暗不明的神色中,多了几分亮芒。

先前他只听说那几个小混混在铺子里闹事,却没听说还有人相助,他这才急匆匆赶了过来。

没想到,他倒是瞎走了一回。

“原来霍老板是霍队长的哥哥啊……”宁绾心眨了眨眼,扫了眼霍诤的神色,唇角轻轻一抿,又补充道,“霍队长才是我的救命恩人,相比起霍队长的救命之恩,今日相助之事,全然不值一提。”

“这……宁二小姐和修远早就相识?”霍林有些惊讶的瞄了眼宁绾心,最后又看向霍诤。

从霍诤进屋后,霍林从他的话语中得知了宁绾心的身份后,便一直有些拘束和局促,此刻听到宁绾心的话后,他的双眼登时就有些瞪大了。

“修远?”宁绾心先是小声自语了一句,随后才轻轻点头道,“昨日幸得霍队长相救,才得以将歹徒制服,此等大恩,绾心感激不尽。”

霍诤瞥了眼盯着自己瞧的宁绾心,又不动声色的扫了眼铺子外的宁府下人,随后才轻轻颔首道:“宁二小姐不用如此记挂,不过举手之劳而已。且,这也是我的职责所在。”

说完,霍诤便转头看向了霍林:“既然已经无事,我便先回警察局了。”

宁绾心连忙迈步朝霍诤走去:“督军,等等!我也要去警察局!”

万小四已经被抓进警察局了,她是时候,该去见他一面了。

只是脚才往前迈了一步,扭伤的地方就再度传来了一阵剧痛,身形也跟着歪了歪,宁绾心连忙伸手扶住一旁的丫鬟,忍着痛朝着前头挪去。

霍诤停住脚步,回身看向宁绾心,注意到她忍痛的神色时,目光便跟着落在了她的脚上。

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皱,霍诤扭头四处扫了眼,随后就招来了一辆黄包车。

宁绾心也没跟他客气,没等他开口,就已经自觉的让丫鬟扶着自己上了车,笑眯眯的道谢:“督军,谢谢。”

霍诤眉色不动,只轻飘飘的瞥了宁绾心一眼,然后就准备收回目光。

下一刻,他的视线就被宁绾心手上的那幅画吸引了。

霍诤的眼眸微微一凝,他豁然扭头看向铺子里头,果然见到原本墙面上挂着的那幅画已经失去了踪影。

自家亲大哥为了感谢这相助之恩,还外送他的画来当作答谢?

“宁二小姐,这幅画虽是闲暇之作,但画上有题字,更还有在下的名讳,你这般带走,怕是有些不妥。”急着回警察局的心因为这幅画而淡了几分,霍诤很是认真的提醒着宁绾心。

对于他而言,这种画作,乃是私物,万不可轻易示人,被霍林拿来挂在铺子里,本就已经是他可以接受的极限,不曾想,如今霍林还直接就将它给送人了!

听到霍诤的提醒,宁绾心的双眼立即就亮了起来,她展开手中的那幅画,果然见到霍诤在画上题了一首刘禹锡的《春词》,而画的右下方还有三个字。

——霍修远。

所以,“修远”是霍诤的表字么?

宁绾心收起画,侧头看向立身在一旁的霍诤,唇角轻轻勾起,笑得很是清浅:“督军,这幅画很漂亮,我极喜欢,古人素来都有‘君子成人之美’一说,所以……督军可否将这幅画赠予我?”

《狼性督军,矜持点》 第16章 他大抵是魔怔了 免费试读

霍诤醒来时,天色已经大暗,整座宁府都已亮起了电灯。

似有些反应不过来一般的,他怔怔的盯着头顶的床梁看了好半晌,才有些呆愣的转过头,窗外的夜空上缀满了闪烁的星,霍诤看过去时,正巧对上窗户边亮着的那盏电灯。

下一瞬,霍诤就像是被电灯的亮光刺得眼睛一痛,他猛地闭上了双眼。

耳畔处响起了细碎的脚步声。

霍诤的眉心一跳,双眼却没睁开,只定定的保持着现下的姿势,一动也不动。

宁绾心带着医官进屋时,便瞧见了这么一幕。

见霍诤依旧没醒,宁绾心也没多想,只伸手示意医官查探:“他已经昏迷半日了,可是有哪里不适?”

医官皱着眉替霍诤把了脉,又瞧了瞧他的脸色,最后道:“这位长官应是失血才导致昏迷这般久的,他的伤势并无大碍,宁二小姐无需担忧,最晚明天,他就会醒来。”

宁绾心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再度看了霍诤一眼,随即微笑道:“多谢医官,对了,还请医官随我前去为云虚道人查看一番。”

医官立即点头,收起医药箱跟着宁绾心一起跨出房门。

“吱呀”

房门被轻手轻脚的关上,屋内陷入一片寂静。

霍诤依旧没有睁开双眼,直到过了好几息,他才缓缓掀开眼睑,双眸跟着就扫向了房门口的位置,晦暗不明。

片刻,他伸手撑着床,缓缓坐起身来,行动间,哪怕因为他的起身而牵扯到了背上的伤口,剧痛袭身,他的眉头也没有因此而皱一下。

坐起身后,霍诤就转头四顾了一眼,最后才将视线定格在了自己的身上。

军装已经被换下,里衣倒是没换,此刻他身上穿着的,是一件不太合身的长袍。

应该是宁屹霄的。

霍诤轻抿起唇,抬起手轻缓的揉了揉眉心,随后站起身来,迈步来到窗前,往下看去。

呼吸间,他似乎都还能闻到方才宁绾心身上遗留下来的清香,脑海中有关她的声音也久久回响个不停,此般情况,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敢置信和惊诧。

霍诤有些头疼的闭了闭眼,往后退了一步,坐到椅子上,伸手倚住额头。

他大抵是有些魔怔了。

才不过见了两回,他竟然就已经在梦中肖想起了她,甚至还夜夜不落,念念不忘……

霍诤甚至都不敢去想,若是有朝一日,被宁绾心知晓他曾经这般变态的肖想过她,她还会不会一如现下这般的对他态度友善。

等等……

他应该要远离她的!

霍诤蓦地睁开眼放下手,豁然站起身来,身子一转,脚步就要往前迈动。

正欲跨步,霍诤却又忽地顿住,眸中露出了一抹迟疑和犹豫。

他就这样不辞而别,宁绾心……宁家的人,会担心吧?

犹豫间,霍诤又忽地狠狠皱起眉头,右手不自觉地伸手去掏放在一旁的军装的口袋。

待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后,他的神色才猛地松了松。

随即,他不由自主的打开了纸条,急速的扫了眼纸条上的内容,然后又小心翼翼地将纸条贴身放好。

做完这一切,心底踏实后,霍诤才猛地回过神来,脸色也一瞬变得难看起来。

有心想伸手将身上的纸条扔掉,可他的双手却没有丝毫要行动的意思。

对于自己痴汉般珍藏她不过随意写下的那句话的纸条这样的行为,霍诤是不耻的。然而,他却控制不住的一边不耻自己的行为,一边继续我行我素……

只经历了这么短短几日的矛盾时间,霍诤就已经深深意识到,终有一天,他会被这种矛盾逼疯!

深吸了一口气,霍诤有些烦躁的揉了一下眉心,随即转身回到床边,躺了回去,然后闭上眼继续装昏迷……

……

对于霍诤此刻的这番矛盾,宁绾心是不知晓的,她如今已经领着医官到了云虚道人的房中。

见宁绾心和医官一起前来,云虚道人心中便已全然明白她的意思。

“丫头,我这伤,可不是寻常药物便能治好的。”云虚道人微微一笑,倒也没拒绝医官的把脉,伸手就将手腕露了出来。

宁绾心心头一凛,一股不太妙的感觉升了起来。

果然,不到片刻,医官就收回了手,对着宁绾心摇了摇头道:“抱歉,宁二小姐,这位先生的伤势是内肺之伤,又伤及了心脉,且拖了些时月,没有那极难寻的地宝医治,只怕……”

宁绾心抿起唇,看着云虚道人脸上的淡然,只觉心下一片仓惶茫然。

云虚道人早就已经知道自己伤势的严重,所以他才没有浪费时间为自己医治,而是继续铲除着邪物,只为让自己生命的最后时刻,能再多消灭几只邪祟……

辞别医官后,宁绾心沉默着回了云虚道人的身边,低垂着头没说话。

云虚道人倒是淡定之极,见宁绾心沉默不语,他立即微微笑了笑,轻声道:“丫头,不用过于伤心,我这伤,已是伤了根本,若非五百年以上的雪芝,他物根本无法根治,我这命啊,已经是定数了。”

“不会的!五百年的雪芝是么,我一定会找到的!”宁绾心蓦地抬起头,咬着牙,神色坚定的道。

她重生回来,本就是要改变这一生的命运的,云虚道人的命,她一定可以救下来的。

上天既然让她在如今就遇到了云虚道人,也一定是在给她救下他的机会!

以宁家的能力,五百年的雪芝虽罕见,但她一定能找寻到一些线索,或是打听到一些消息的,只要有希望,她就不能放弃!

云虚道人先是一怔,随即才失笑的摇了摇头:“丫头,不可强求。”

“若不强求,我做何改变?”宁绾心垂下眼眸,语气低沉的回答了云虚道人的劝慰。

她知道他的意思,修道之人,万事不可强求,否则那因果业报,迟早会让其吃大苦头。这一点,她前世就从云虚道人的手札中看到过。

可是,那又如何?

今生,她本就是要改变一切的,不强求,她又做什么改变?

若不做改变,她重活这一回,又有什么意义?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