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凉音[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最新章节完结版

编辑:如山中清风 2019-05-19 19:48:21

主角叫凉音[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最新章节完结版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即可阅读全文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小说简介

加油,静静地等爆更,弱弱问句,爆更大概是几千字或几章节,嘻嘻。甜宠新书《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由紫芯玉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凉音,书中主要讲述了:水墨微微低首,“凉音,丞相夫人三年前收养来的一个丑女,却有传闻说她能为别人挡灾,前几日好似偷了其姐姐的什么东西,被关柴房活活饿死,原本是要扔河里给水冲走的,不知怎的不仅没死,连扔她的丫鬟也全没了影,这。主人公叫凉音的小说是《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是作者紫芯玉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相府丑女,废物小姐,人人欺凌抵毁!他是沙场战神,冷傲高贵,更是最为受宠!初见时,她被凌辱入河,一抹薄纱涅槃重生,恰巧遇他剧毒入骨。某女冷冷一撇,瞧着某男命不久矣,又见自己衣不遮体。于是上前两步,解

精彩章节试读:

水墨微微低首,“凉音,丞相夫人三年前收养来的一个丑女,却有传闻说她能为别人挡灾,前几日好似偷了其姐姐的什么东西,被关柴房活活饿死,原本是要扔河里给水冲走的,不知怎的不仅没死,连扔她的丫鬟也全没了影,这才在其河边遇见了您。”

洛潇然面色冰凉,“她就是父皇要我纳的小妾?”

“是……”

他唇角轻扬,“这倒有趣,让白公公明日去一趟丞相府上,后日约她一同到百家仙饮茶,顺道将本王的衣裳拿回来。”

水墨恭恭敬敬的点了点头,这才缓缓退下,额间一片冷汗。

要说她能抢了他们离王殿下的衣裳,他是千万个不相信。

可现儿离王殿下如此模样,似乎受了不小的刺激,不然怎会要见一位待纳的小妾,更何况,还是个抢了他衣裳的丑八怪……

次日,天刚一亮凉音便已清醒,云淡风轻的穿上了衣服,她又将脸上的白纱给轻轻拿了下来。

小小毒疮经过她的手后,一晚便已好了一大半,怕是再过一日便会完全康复了。

重新上了一次药后,正欲用白纱绑上,忽然想起自己药房还有半块面具,她又拿出面具轻轻戴到了中毒的左脸上。

不想刚一戴上,门便被狠狠地踹了开,紧接着,一个大小姐模样的人便领着好些个丫鬟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凉音,你胆不小啊?偷了我东西,还敢回来打柒管家是吧?”

凉音的脸上闪过丝丝惆怅,看来这位就是印象中的六小姐于若悠了,虽然容貌甚好,但情商极低。

一见她进门,凉音便平淡的坐回了床侧,“六姐姐真会说笑,暂且不说妹妹没有偷你东西,就说那柒管家,她以下犯上,难道不该打?”

于若悠的脸色微僵了僵,略显稚嫩的小脸上却是满满的气急败坏,“就算柒管家该打你也不该将她关门外吹一夜冷风啊,到现在她都醒不来,再则我的百味丹定然就是被你偷了!除了你还能有谁?”

“就是,前些日子我们都亲眼瞧见你去六小姐的闺房了,还敢说你没偷!”

她缓缓起身,“若非六姐姐骗我过去,我又怎会出现在你的闺房呢?”

于若悠的唇角微微一抽,一时竟是无语凝噎,该死的,这个凉音明明前几日还唯唯诺诺的,这才几日不见,都敢反驳她了!

想着,她抬步便冲到了她的跟前,“我说你偷那就是你偷!谁允许你向我顶嘴的?”

一边说着,她扬手就要打她,凉音只是轻轻一抓便抓住了她的手腕,同时将另一只手伸进了她的怀里,“六姐姐倒是心急,这百味丹不是还在你身上吗?什么时候被我偷了?”

说着,她便从她怀里拿出了一粒小丹药。

却是于若悠霎时便甩开了她的手,“不可能!那百味丹一直都被我藏在枕头下,怎么可能在我的身上!”

话音刚落,里里外外的人群均是十分无措的低下了头,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件事,但由她自己亲自说出来,还是变了不少味。

房内的凉音只是笑若浅浅的看着一脸得意的她,许久之后,才见她恍然大悟的回过了神,一手抢过那颗药丸,一边便狠狠地扔到了地上,“你阴我?”

凉音平淡的耸了耸肩,“哪有?六姐姐现在不过是突然想起自己将东西放错位置了,不是吗?”

于若悠张了张口,一时却是无言以对,只能愤怒至极的瞪着她道:“哼,今日便放过你了!”

说着,她抬步便要离开,忽然发现一旁的桌子上放了一件衣裳,她又猛然止住了步伐,同时将桌上的衣裳轻轻拿了起来,“哟,男人的衣裳?还不是丞相府的,这是谁的衣裳呀?”

《毒女狂妃,这个王爷太妻奴》 第6章 不过,放错位置 免费试读

水墨微微低首,“凉音,丞相夫人三年前收养来的一个丑女,却有传闻说她能为别人挡灾,前几日好似偷了其姐姐的什么东西,被关柴房活活饿死,原本是要扔河里给水冲走的,不知怎的不仅没死,连扔她的丫鬟也全没了影,这才在其河边遇见了您。”

洛潇然面色冰凉,“她就是父皇要我纳的小妾?”

“是……”

他唇角轻扬,“这倒有趣,让白公公明日去一趟丞相府上,后日约她一同到百家仙饮茶,顺道将本王的衣裳拿回来。”

水墨恭恭敬敬的点了点头,这才缓缓退下,额间一片冷汗。

要说她能抢了他们离王殿下的衣裳,他是千万个不相信。

可现儿离王殿下如此模样,似乎受了不小的刺激,不然怎会要见一位待纳的小妾,更何况,还是个抢了他衣裳的丑八怪……

次日,天刚一亮凉音便已清醒,云淡风轻的穿上了衣服,她又将脸上的白纱给轻轻拿了下来。

小小毒疮经过她的手后,一晚便已好了一大半,怕是再过一日便会完全康复了。

重新上了一次药后,正欲用白纱绑上,忽然想起自己药房还有半块面具,她又拿出面具轻轻戴到了中毒的左脸上。

不想刚一戴上,门便被狠狠地踹了开,紧接着,一个大小姐模样的人便领着好些个丫鬟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

“凉音,你胆不小啊?偷了我东西,还敢回来打柒管家是吧?”

凉音的脸上闪过丝丝惆怅,看来这位就是印象中的六小姐于若悠了,虽然容貌甚好,但情商极低。

一见她进门,凉音便平淡的坐回了床侧,“六姐姐真会说笑,暂且不说妹妹没有偷你东西,就说那柒管家,她以下犯上,难道不该打?”

于若悠的脸色微僵了僵,略显稚嫩的小脸上却是满满的气急败坏,“就算柒管家该打你也不该将她关门外吹一夜冷风啊,到现在她都醒不来,再则我的百味丹定然就是被你偷了!除了你还能有谁?”

“就是,前些日子我们都亲眼瞧见你去六小姐的闺房了,还敢说你没偷!”

她缓缓起身,“若非六姐姐骗我过去,我又怎会出现在你的闺房呢?”

于若悠的唇角微微一抽,一时竟是无语凝噎,该死的,这个凉音明明前几日还唯唯诺诺的,这才几日不见,都敢反驳她了!

想着,她抬步便冲到了她的跟前,“我说你偷那就是你偷!谁允许你向我顶嘴的?”

一边说着,她扬手就要打她,凉音只是轻轻一抓便抓住了她的手腕,同时将另一只手伸进了她的怀里,“六姐姐倒是心急,这百味丹不是还在你身上吗?什么时候被我偷了?”

说着,她便从她怀里拿出了一粒小丹药。

却是于若悠霎时便甩开了她的手,“不可能!那百味丹一直都被我藏在枕头下,怎么可能在我的身上!”

话音刚落,里里外外的人群均是十分无措的低下了头,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件事,但由她自己亲自说出来,还是变了不少味。

房内的凉音只是笑若浅浅的看着一脸得意的她,许久之后,才见她恍然大悟的回过了神,一手抢过那颗药丸,一边便狠狠地扔到了地上,“你阴我?”

凉音平淡的耸了耸肩,“哪有?六姐姐现在不过是突然想起自己将东西放错位置了,不是吗?”

于若悠张了张口,一时却是无言以对,只能愤怒至极的瞪着她道:“哼,今日便放过你了!”

说着,她抬步便要离开,忽然发现一旁的桌子上放了一件衣裳,她又猛然止住了步伐,同时将桌上的衣裳轻轻拿了起来,“哟,男人的衣裳?还不是丞相府的,这是谁的衣裳呀?”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