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倾城女尊,夫君爱出墙]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萧夙栀卿桦池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青莲白雾 2019-05-19 20:06:08

[倾城女尊,夫君爱出墙]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萧夙栀卿桦池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倾城女尊,夫君爱出墙》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倾城女尊,夫君爱出墙 即可阅读全文

《倾城女尊,夫君爱出墙》小说简介

《倾城女尊,夫君爱出墙》好看,作者的风格独特,后期文笔与剧情都很好,当然前期也不错,各位书友可以看一下。。小说主人公是萧夙栀卿桦池的小说叫《倾城女尊,夫君爱出墙》,本小说的作者是倾城半许所编写的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卿桦池淡淡一笑,却是直接上前敲了敲门。“笃、笃、笃”三声之后,里面传来一声还带着几分慵懒的‘谁啊’,随后医馆大门便‘咯吱’一声打开了。“咦?是你?你怎么大半夜来了?”一个披着外衣的小童打开门看见站在门。热门小说《倾城女尊,夫君爱出墙》由倾城半许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萧夙栀卿桦池,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什么龙傲天,什么赵日天,什么王斩仙、李杀神我更是一个都不认识,根本都没有听说过,我只知道我的意中人是倾城女尊,有一天,她会带着她的妖孽夫君祸行天下,血洗人间。ps:高傲女:“夫君不可以,你靠的越来越近,你的眼睛在看哪里,还假装那么冷静。”某男:“我的小可爱,诺诺皇冠给你带~小花花送给你,快点钻进我怀里,给你煮了小薏米要乖乖吃了长身体哦~”

精彩章节试读:

“大半夜的,不待在自己的院子里休息,却来这萧家的主院。”萧夙栀冷眼看着卧房中映出的灯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指不定又是什么害人的勾当。”

如此一想,萧夙栀干脆偷偷摸摸的靠近了卧房的窗子,屏住呼吸,静静地听着里面的动静。

“深夜前来,所为何事?”

“爹爹,姐姐不知道去哪里了,好几日都未曾见过了,是不是需要出去寻找一番?”萧夙毅的这句话在萧夙栀听来却是那么的刺耳,自己去了哪里,她会不知道?

本以为萧丞相多少会应承一下,谁知,萧丞相直接说道:“不用浪费人去寻找,废物一个,死了也罢。”

“可是姐姐与太子的婚事……”

萧丞相这时才放下手中的狼毫笔,抬起头看着自己最宠爱的女儿,挥挥手,萧夙毅走到了萧丞相的身边。

萧丞相摸了摸萧夙毅的脑袋说道:“这件事你就不用担心了,那废物既然不在了,那这婚事顺其自然的就落到你身上了,不是?”

“那主母会愿意吗?”萧夙毅有些担心的看着萧丞相,但是眼底的得意却表露与心。

萧丞相听到萧夙毅说的沈氏,脸色直接大变。

沈氏!

这简单的一个称呼传入萧夙栀的耳中,顿时让萧夙栀打了一个寒颤,原因无他,那沈氏正是萧夙栀的生母!

在萧夙栀的记忆中,自己的母亲是个端庄娟丽的大家闺秀,却不知为何偏偏在萧家不受宠爱,空有一个正房的位置,却无半点实权,和萧夙栀一样受尽下人的冷眼。直到半年以前卧病在床,更是不管萧家的事情了。

“这件事你就不用担心了,那个沈氏过不了多久也会随着那废物一同去了。”萧丞相的眼神中完全没有一丝丝的怜悯,反倒是心中落定了一件大事。

“就知道爹爹待我最好了,那爹爹怎么做?”萧夙毅直接趴在了萧丞相的怀中,一副其乐融融的画面,萧夙栀在外面看着不禁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哼。”萧丞相冷笑了一声,道:“当初沈家势大,若不是我父亲非要我为了家族发展娶了她,我也不会委屈你母亲这么多年。让她做了这么久的正房夫人,也算是我对她们沈家知遇之恩的报答了,至于她,还是直接了结,让她去见沈家的列祖列宗!”

萧夙栀的双眸倏地的变得冰冷,垂在身侧的手用力的握紧。

这个畜生!自己的女儿死了不说,现在竟然连自己的发妻都不放过!既然他不念父女之情,那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当下,萧夙栀直接站起身就向卧房的门口走去,熟料尚未动身,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直接伸出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萧夙栀心中一惊,条件反射的就想动手,却不料身后那人仿佛知道自己的想法一般,在她的招式未成形时便直接伸手钳住了她,下一刻,萧夙栀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双脚离地,直接被身后的人带着飞檐走壁了起来!

周身仿佛有着淡淡的黑色雾气萦绕着自己,那雾气让萧夙栀觉得舒服极了,是自己从前从未接触过的东西。被身后的人带着一路向着自己的院子飞去,随着空气流动,萧夙栀嗅到空气中有一股熟悉的药香味。

“是你?!”萧夙栀心中一惊,趁着对方松开了捂住她嘴巴的空隙惊讶的问道。

两人才刚刚分开不久,这人不会是来抓自己的吧?可是按照这般飞檐走壁的功夫,若是真想抓她,还用得着等到现在?

这么一想,萧夙栀反倒是淡定了下来。直到两人落下来,停在了萧夙栀破败的院子之中,卿桦池这才放开了她。

萧夙栀落地之后二话不说,扭头就向着院子外面走去。

“你觉得以你现在的实力能对付他们两个人吗?”卿桦池倒也不拦着,直接抱着手臂靠在墙上看着萧夙栀说道。

萧夙栀什么都没说,仿佛根本没有听到卿桦池的话一般。

“你连修炼都做不到,连灵士都算不上,还想对付他们?你可知道,光是你那父亲就是铸丹期境界!他若是想要动你,只要瞬间你就能灰飞烟灭!”

萧夙栀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卿桦池还以为是自己的话吓住了她,却不料当她转过身来时,一双漂亮的眸子中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我不能修炼,这是与生俱来的。难道我就没有办法打败他们不成?”

卿桦池眉头挑了挑:“与生俱来?那可未必。这个世界上,还没有不能修炼的人。”

此话一出,萧夙栀顿时皱了皱眉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卿桦池站直了身子,径直走到萧夙栀面前上下仔细的打量了半天,这才说道:“如你听到的意思。灵气的修炼并不难,任何人都能够修炼,只需要将灵气引入丹田即可,这世界上,可还没人生来就没丹田。”

“那我为何就无法修炼?”

卿桦池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眼中闪过一抹特殊的神情,道:“所有的不能修炼都是后天的。要么是受过重伤,要么是丹田破损,无论是什么原因都离不开外力的干扰。”

萧夙栀仿佛想到了什么一般,方才在窗外听到的话再次传入脑中。

“可是我不存在任何的灵根。”

“灵根?那些只是辅助的东西罢了,不过尔尔。”

如果真如这人所说没有人是先天不能修炼的话,那自己所为的‘天生废物’岂不是也是假的?

“你现在空有一腔怒气,即便是冲上去和他们对峙到皇上面前都没用,倒不如想想别的办法,先保住自己和你那生母为好。当然,你的实力还是要想办法提升的……”

卿桦池说着,像是终于决定了一件事情一般,看向萧夙栀的眼神变得坚定了许多,这才走过去,二话不说又抱起了萧夙栀飞檐走壁起来……

深夜的泯玥国有门禁,此时更是早已经没人敢在外面了,可是卿桦池带着她七拐八拐之后,竟然直接停在了一处看上去颇为普通的医馆门口。

“你带我来这里干嘛?”萧夙栀看着那个平平无奇的大门颇为疑惑的转头看了看身边的人。

《倾城女尊,夫君爱出墙》 第五章 不要也罢 免费试读

卿桦池淡淡一笑,却是直接上前敲了敲门。

“笃、笃、笃”三声之后,里面传来一声还带着几分慵懒的‘谁啊’,随后医馆大门便‘咯吱’一声打开了。

“咦?是你?你怎么大半夜来了?”一个披着外衣的小童打开门看见站在门外的卿桦池显得颇为惊奇。

卿桦池嘴角勾了勾,开口问道:“药老可在?”

那小童打了打哈欠,道:“在是在,估计已经睡了。”

“无妨。”卿桦池毫不客气的说道,“今天我带来的病人,这奇症带来的惊喜应该能抵消他的起床气。”说着,便直接进了医馆。

萧夙栀听得一头雾水,但是看卿桦池的意思明显自己就是那个‘病人’,所以略微想了想,还是跟着走进去了。

跟在卿桦池的身后一路向医馆里面走去,怎么都没想到这看似平常的医馆里面面积却大得很,当然,并不是说店铺大,而是这店铺的后面有着大片大片的药园,里面的药草萧夙栀从未见过,几乎每一株药草上面都有着一股淡淡的光芒,有的是红色,有的是蓝色……

萧夙栀心中暗暗惊奇,却加紧步伐跟上了卿桦池,直到在一个房间门口站定,还能够嗅到空气中传来的阵阵药香。

“谁啊?大半夜的让不让人睡觉了?!”卿桦池尚未敲门,就听见门里面传来一阵暴躁的声音来,萧夙栀暗暗惊讶,这里面的人听力未免太好了。

“深夜送上门的疑难杂症,若是你不看,本君就带去找旁人了。”

卿桦池的话一说完,房间的门突然从里面打开了,一个穿着一套白色中衣,头发睡得乱糟糟的老头瞬间就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一双眼睛仿佛见到了猎物的凶兽一般发亮,一出来就问道:“有病人?哪儿呢?”

卿桦池随手一指,那药老便冲着萧夙栀看了过去。

只一眼,那药老就是一愣:“咦?怎么你身上一点儿灵力都没有?”

“她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萧丞相府的废物嫡女,号称先天不能修炼。”卿桦池解释道:“你不是早就想看看她到底是为什么不能修炼的吗?今日好了,我已经将人给你带来了。”

卿桦池的话一说完,那药老便急忙跑到了萧夙栀的身边,在她身边一圈圈的打个转,脸上满是惊奇:“奇了奇了,这丫头竟然一点儿都没有,简直就像是没有丹田一样。”

萧夙栀强忍着被人当猴子的心情,看着那个在自己身边绕老绕去的老头,知道自己今日来要见的人恐怕就是他了,当下便开口道:“前辈,我……”

“什么都不用说了。”药老大手一挥,道:“走走走,进屋,我给你检查检查,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不能修炼。”说着便直接拉着萧夙栀就进了屋里。

房间中设备简单,但是房间中仅有的一张桌子却极大,上面放了不少成堆的药草。

萧夙栀一进来就被拉到桌子旁边坐下,紧接着一个垫子就放在了桌子上,药老一把扯过她的手腕,便认真的把起了脉。

萧夙栀屏气静心,只觉得此时的时间过的太慢,仿佛过了很久很久,那药老才睁开了眼睛。

“奇了奇了,竟然和寻常之人没什么两样,啧啧。”

萧夙栀的眼中闪过一抹失望——看样子是诊断不出来了?

“看来要内视看看了。”药老仿若自言自语一般说了一句,紧接着便直接抬起手,右手食指中指并拢,随后用力的指向了萧夙栀的额头!

萧夙栀只觉得方才还平平无奇的药老在抬起手的那一刻周身立刻散发出一道淡淡的光芒,紧接着,当他的指尖和自己接触时,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竟然直接从额头涌入了自己的体内!

从未接触过的力量将自己死死地控制住,萧夙栀清晰的感觉到那股进入自己体内的力量犹如一个巡逻兵一般,将自己体内无数大大小小的经脉全部逛了一遍!

最终,那股力量停留在了丹田的位置,像是在静静凝视着她的丹田一般,紧接着,猛然向着丹田之处扑去!

萧夙栀浑身一颤,猛地从方才的状态之中恢复过来,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仿佛方才体内的那股力量是一头猛兽,而她正是被扑的那个!

“哼,我倒是什么呢。”对面的药老冷哼出声,只是脸上却一改之前的喜色,变得满是嫌弃和厌恶。

萧夙栀只觉得胸口发慌,却还是强忍着难受问道:“前辈,我的身体究竟是怎么回事?”

药老又嫌弃的哼了一声,道:“西域人,善以巫蛊之术控制人。小到肢体麻痹,大到伤人性命于无形。”

“巫蛊?”萧夙栀一愣。不管是前世还是这一世原主的记忆中都没有关于巫蛊的知识,最多就是听说罢了,可是现在,这东西似乎已经出现在了自己的身上?

“老夫最恶心那些西域人,整天摆弄这些虫子来害人!你体内的丹田没问题,自然是能够修炼的,可是问题就在于你那丹田之上趴了一只蛊虫,凡是被你引入体内的灵力都会被那只蛊虫吞噬进去,成为他成长的养分,如此一来,你能够修炼才怪!”

萧夙栀抿了抿嘴,好看的眉头紧紧地皱着:“前辈的意思是说,我之所以不能修炼,是被人所害?”

“没错。”药老说道:“这蛊虫很是厉害,一时半会儿的也取不出来,想要彻底的清除我还需要准备几样东西,这蛊毒和你的丹田在一起太久了很难分开,我必须用一些特殊的手段,只是如此一来,就需要至少七天才能够将他取出来。”

“七天……”萧夙栀想到方才在卧房窗外听到的话,暗自咬了咬牙:“好,那我需要怎么做?”

“你不需要做什么。”药老说道:“我方才已经用精神力控制住了那只蛊虫,虽然无法杀死他,但是隔绝他和灵力之间的联系还是可以的。你现在可以试着修炼,只是要记得,今天开始之后的每一天都要到我这儿来,直到七日之后蛊虫彻底取出来。”

“那为何我先天没有灵根?”

“灵根?那东西不过是辅助罢了,能够帮助你更好的吸收天地灵气,不要也罢。”

药老说的很是轻巧的样子,仿佛就是这么一回事。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