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宁绾心霍修远的小说[狼性督军,矜持点]免费试读

编辑:橙歌 2019-05-19 20:19:26

主角叫宁绾心霍修远的小说[狼性督军,矜持点]免费试读

《狼性督军,矜持点》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狼性督军,矜持点 即可阅读全文

《狼性督军,矜持点》小说简介

《狼性督军,矜持点》很不错,挖的坑基本都埋了,读起来很轻松,但是那个挖的外星人那个大坑不是很能理解,即便是为了剧情延续,但是这么突然插进来,感觉很突兀,不协调,希望认真整理一下思路!这本书我很喜欢,期待着作者能将它写得更好!。经典小说《狼性督军,矜持点》是菀菀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主角宁绾心霍修远,内容主要讲述:宁大老爷脾气暴躁易怒,极宠宁绾心这事,整个凤城的世家之人都知晓,这么些年,身为凤城的顶级世家家主,宜城的人自然对这件事也有所了解。但听说和了解,却也比不上如今的真正见识。宜城那几位世家家主此刻的神色都。小说主人公是宁绾心霍修远的小说是《狼性督军,矜持点》,它的作者是菀菀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因为抵死不从恶少,宁绾心被算计致死,却不料一睁眼回到了五年前! 宁家二小姐强势归来,身怀异能,踢飞渣男、整治贱女、抓厉鬼、看风水、观面相、算运势…… 一不小心借了某位未来督军的手惩戒了渣男

精彩章节试读:

分明是见她站着难受,便端了木凳出来,却又担心她会面子薄不好意思,这才说了这番话,寻常人家,可没有这般的眼力劲。

霍诤的这位嫂子,倒是有些不简单。

心头的思绪一闪而过,宁绾心倒也没有深究,只对着她微微笑了笑,然后顺势坐在了木凳上。

面前的布料皆是上品,但宁绾心比较喜欢的,还是真丝,当下便挑选了一匹蓝色提花丝绸:“就这匹吧。”

“姑娘眼光真好。”霍林的妻子笑着将那匹布料拿出来放到一旁,然后又拿起柜台上的直尺,走到宁绾心的面前,“姑娘,我帮你测量一下。”

宁绾心站起身来,还没展开双手,铺子门口就先传来了一道带着些讶异惊疑的声音:“宁二小姐?”

得到消息就匆匆赶来铺子的霍诤还未进门,视线就先一步被铺子里头的那道身影吸引。

宁二小姐怎么会在这里?

宁绾心扭头,和霍诤的视线对上,她的眼角立即就浮出了一抹浅笑:“督军,好巧啊,你也来定制长袍么?”

“也?”霍诤微敛眉目,迈步跨进铺子,身上的军装没了阳光的折射,倒显出了几分冷硬。

“难道督军不是来定制长袍的?”宁绾心微微侧头,看向霍林的妻子,眼中适时的露出了一抹疑惑的神色。

早在前来时,宁绾心就已经预料到遇到霍诤时会出现的可能。

霍诤这个人,虽然不多疑,但对那些别有用心的人,他在对付时,手段同样毫不留情。

而宁绾心的目的,却是交好他。

既然已经知道对方未来的成就,那么在他还未发迹之时给予对方适当的帮助,这对宁绾心而言,完全有利而无害,她自然不会白白舍弃这个机会。

至于解决了霍诤推自家哥哥上位这种事?

别说自家哥哥没这份心思,就是有,宁绾心也不会这么做。

霍诤这个人,她从见到的第一眼起,就很清楚,他绝不简单,那一身天生的上位者气息,可不是假的!

她若是去对付他,只怕最后解决不了他,还反会给宁家招惹来一个未来会十分强大的敌人,这种自带上位者气息的人,都是气运之人,轻易不能得罪,宁绾心当然不会去做傻事。

而现下,就是结交霍诤的最好时机。

虽然她是有目的要寻找霍诤的哥哥,但意外遇到今日之事,倒也算极巧。

“以宁府的实力,还需宁二小姐亲自前来南区?”霍诤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家嫂子殷勤的给宁绾心测量身段,眼中神色晦暗不明。

不等宁绾心开口回答,一旁的霍林就先轻咳了一声,道:“修远啊,今日还多亏了宁二小姐相助,否则哥这铺子少不得要被折腾一番了,宁二小姐可是我们的大恩人啊!”

“是么?”霍诤不可置否的一挑眉,晦暗不明的神色中,多了几分亮芒。

先前他只听说那几个小混混在铺子里闹事,却没听说还有人相助,他这才急匆匆赶了过来。

没想到,他倒是瞎走了一回。

“原来霍老板是霍队长的哥哥啊……”宁绾心眨了眨眼,扫了眼霍诤的神色,唇角轻轻一抿,又补充道,“霍队长才是我的救命恩人,相比起霍队长的救命之恩,今日相助之事,全然不值一提。”

“这……宁二小姐和修远早就相识?”霍林有些惊讶的瞄了眼宁绾心,最后又看向霍诤。

从霍诤进屋后,霍林从他的话语中得知了宁绾心的身份后,便一直有些拘束和局促,此刻听到宁绾心的话后,他的双眼登时就有些瞪大了。

“修远?”宁绾心先是小声自语了一句,随后才轻轻点头道,“昨日幸得霍队长相救,才得以将歹徒制服,此等大恩,绾心感激不尽。”

霍诤瞥了眼盯着自己瞧的宁绾心,又不动声色的扫了眼铺子外的宁府下人,随后才轻轻颔首道:“宁二小姐不用如此记挂,不过举手之劳而已。且,这也是我的职责所在。”

说完,霍诤便转头看向了霍林:“既然已经无事,我便先回警察局了。”

宁绾心连忙迈步朝霍诤走去:“督军,等等!我也要去警察局!”

万小四已经被抓进警察局了,她是时候,该去见他一面了。

只是脚才往前迈了一步,扭伤的地方就再度传来了一阵剧痛,身形也跟着歪了歪,宁绾心连忙伸手扶住一旁的丫鬟,忍着痛朝着前头挪去。

霍诤停住脚步,回身看向宁绾心,注意到她忍痛的神色时,目光便跟着落在了她的脚上。

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皱,霍诤扭头四处扫了眼,随后就招来了一辆黄包车。

宁绾心也没跟他客气,没等他开口,就已经自觉的让丫鬟扶着自己上了车,笑眯眯的道谢:“督军,谢谢。”

霍诤眉色不动,只轻飘飘的瞥了宁绾心一眼,然后就准备收回目光。

下一刻,他的视线就被宁绾心手上的那幅画吸引了。

霍诤的眼眸微微一凝,他豁然扭头看向铺子里头,果然见到原本墙面上挂着的那幅画已经失去了踪影。

自家亲大哥为了感谢这相助之恩,还外送他的画来当作答谢?

“宁二小姐,这幅画虽是闲暇之作,但画上有题字,更还有在下的名讳,你这般带走,怕是有些不妥。”急着回警察局的心因为这幅画而淡了几分,霍诤很是认真的提醒着宁绾心。

对于他而言,这种画作,乃是私物,万不可轻易示人,被霍林拿来挂在铺子里,本就已经是他可以接受的极限,不曾想,如今霍林还直接就将它给送人了!

听到霍诤的提醒,宁绾心的双眼立即就亮了起来,她展开手中的那幅画,果然见到霍诤在画上题了一首刘禹锡的《春词》,而画的右下方还有三个字。

——霍修远。

所以,“修远”是霍诤的表字么?

宁绾心收起画,侧头看向立身在一旁的霍诤,唇角轻轻勾起,笑得很是清浅:“督军,这幅画很漂亮,我极喜欢,古人素来都有‘君子成人之美’一说,所以……督军可否将这幅画赠予我?”

《狼性督军,矜持点》 第11章 交流会开始 免费试读

宁大老爷脾气暴躁易怒,极宠宁绾心这事,整个凤城的世家之人都知晓,这么些年,身为凤城的顶级世家家主,宜城的人自然对这件事也有所了解。

但听说和了解,却也比不上如今的真正见识。

宜城那几位世家家主此刻的神色都有些莫名,传言都说宁家家主向来最宠爱他的女儿,但他们却也没料到,他会为了自己的女儿,这般毫不犹豫的对上霍家老爷子。

不过,大抵因为素来都有这份传言,见着宁大老爷这般恼怒,他们对此倒也没有什么太大的惊诧。

而被宁绾心拉了拉衣角后,宁大老爷也强行压下了心头再度升起的恼怒,伸手轻轻拍了拍宁绾心的手背,然后对着宁绾心笑了笑。

宁绾心这才放下心来,随即松开宁夫人的胳膊,迈步往前,伸手扶住霍老爷子:“霍家爷爷,交流会马上就开始了,我先扶您去那边坐着,可好?”

被宁绾心好声好气的扶着,霍老爷子再难看的脸也不好意思对着她,当即就缓和了神色,和善的对宁绾心一笑,由着宁绾心扶着自己去了旁边的上座。

待坐下后,霍老爷子又打量了宁绾心一眼,随即瞥了瞥宁大老爷,嘀咕道:“老子脾气是个臭疙瘩,女儿倒是温温柔柔的……”

宁绾心顿时哑然失笑,忍不住的扬起唇角,返身回了宁大老爷的身边。

交流会也在一刻钟后开始了,宁大老爷领着宁绾心几人坐到了霍老爷子的对面。

宁绾心对这类物品鉴定交易会不太熟悉,这也是她第一次来,对于即将呈现的物品,她倒也多了几分兴趣。

霍老爷子身后角落的座位上,不久前才挑衅过霍诤却反被霍诤持枪威胁、又被宁绾心一番质问的几位宜城的少爷,此刻早就已经缩在了自家长辈的身后,生怕被宁绾心认出自己来。

宁绾心虽是早就认出了他们,但她却也没有再与他们计较方才的事情,像是忘了他们一般。

这样的结果,倒是让那几位少爷都松了一口气。

幸好他们先前都没有在不清楚对方身份的时候得罪她,也没有在最后离开的时候因为她的那句话而回过头去反击。

那位小姐竟然是凤城宁家的小姐!

也难怪宁小姐会说出那番话了,毕竟他们的身份,在宁小姐面前,的确不够看……

“铛——”

高台之上,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敲响了铜锣。

“诸位家主、夫人、少爷、小姐们,欢迎你们在今日前来凤云拍卖场,老头子我,是凤云的拍卖师,今天这场鉴定交易交流会,由老头子我来主持。”老者微微一笑,对着下方的众人缓缓说道。

老者乃是凤云拍卖场的习老,今日这场宴会,是凤城几大世家合力将这所拍卖场包下,用以作为鉴定交易交流会的场所的。

习老前来主持,也是拍卖场负责人对几大世家的讨好所为。

而高台之上的习老在简短的说完了开场白后,便微笑着拍了拍手,道:“旁的客套话老头子我也就不说了,各位今日前来,为的是见识各家珍藏的精品,下面,我们就来看看这第一件珍品。”

因着是鉴定交易交流会,所以各大世家还都带来了一位鉴定师,用以鉴定各类藏品的价值。

和其他人不同的是,宁家没有带鉴定师。

一则,是宁大老爷财大气粗,在他心中,那些玩意儿只要自己感兴趣了,买来便是,还鉴定什么?

二则,是宁绾心自己便拥有一双阴阳眼,那些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她一眼便能瞧出,要鉴定师做什么?

至于宁夫人和宁屹宵,他们对此也没有什么意见,这鉴定师,带或不带,都没有差别。毕竟,宁大老爷若当真想买一件物什,便是那鉴定师说那物什只是个废品,只怕也阻止不了宁大老爷的决心。

既如此,这鉴定师,还带来做什么?

第一件藏品是一枚玉如意。

“这枚玉如意是江家所出,翡翠冰种,质量上乘,各位请看。”习老戴上手套,将侍者呈上来的玉如意托起,拿起放大镜,放置在玉如意的前面,道出了玉如意的品质。

说完这句话后,习老又将玉如意放下,然后抬手示意侍者将玉如意端着绕了整场宴会一圈。

鉴定师们皆拿着放大镜在眼前,目光直勾勾的追随着那枚玉如意,不停点头或是摇头。

宁大老爷老神在在的扫了一眼从身前经过的玉如意,随即扭头对宁绾心道:“绾心喜不喜欢?若是喜欢,爹就买来给你玩玩儿。”

虽是交易会,但财大气粗的宁大老爷从来不会将自个儿的东西送出去,既然能用钱买到,他傻了才送自己的东西出去!

宁绾心瞥了眼那枚玉如意,神色中却不见什么喜欢的态度:“不用了,爹,我不喜欢。”

那枚玉如意品质虽还可以,但却算不得极品,收藏价值……也就一般。

宁大老爷略显遗憾的收回目光,对那玉如意再没有什么兴趣观看。

玉如意被端着走了一圈后,侍者才将之再度送回了高台,随后呈上了第二件藏品……

陆续呈上的东西,都没有能提起宁绾心兴致的,宁大老爷倒是兴致勃勃的买下了一串佛珠。

宁绾心在察觉到佛珠上存有些许佛光,有静心作用时,没有阻止宁大老爷的决定,反倒对此很是支持。

佛珠才刚买到手,宁大老爷就满意之极的戴在了手上。

宁绾心好笑不已,正欲开口说话,心神就忽地被高台之处传来的那一抹气息吸引。

是鬼气!

宁绾心的双眸猛地眯起,豁然转头,死死的盯着侍者手中端着的、被黑布所遮掩住的那个东西。

习老没有察觉到不对劲,在侍者将东西呈上后,他掀开黑布,露出了盘子里的那件藏品。

“这是宜城木家所出的一块宋代的玉佩,玉的品质虽不算最好,但毕竟年代久远,且完好无损,这价值,老头子我就不多予评价。”

宁绾心沉下眼眸,目光冷冽的扫过宜城木家所在的方向,神色变得锐利不已。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