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邪帝枭宠:庶女蛊后]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夙夜欢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森花 2019-05-19 20:27:14

[邪帝枭宠:庶女蛊后]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夙夜欢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邪帝枭宠:庶女蛊后》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邪帝枭宠:庶女蛊后 即可阅读全文

《邪帝枭宠:庶女蛊后》小说简介

《邪帝枭宠:庶女蛊后》主角和那个女总之间的暧昧气氛处理的太苍白,没有说服力,现实脱节过尤不及。老段的情感写的不丰满。一点个人看法,勿怪!。独家小说《邪帝枭宠:庶女蛊后》是琼灵最新写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夙夜欢,书中主要讲述了:在她耳边,有婆子粗厉的嗓子叫唤着:“好啦,就把这死丫头埋这儿吧!量嫣辞那个小浪蹄子也不敢来这里挖人!”“好,就这儿吧,这个扫把星终于完了!她那双红眼睛简直吓死人了,前些日子还把我小孙子吓着了!”“老爷。主角叫夙夜欢的小说是《邪帝枭宠:庶女蛊后》,它的作者是琼灵写的一本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蛊族圣女夙夜欢阴沟里翻船,栽在了死对头的阴谋之下,被一杯茶送上了西天。好在天无绝人之路,老天爷多吃了两碗饭一时高兴,竟让她来了个穿越!咦?这个穿越画风好像不太对啊?!人家都是从普通人穿越成公主小姐,她

精彩章节试读:

这时候,那小灯笼已经靠近了,籍着灯笼的微光,夙夜欢看见了一个一袭青衣,十六七岁的清秀少女,那少女一见夙夜欢,便立时扑过来抱住她:“小姐,我就知道你没死!你福大命大一定不会有事的,可是奴婢怎么说,大夫人都不肯信,竟叫人抬出来埋了您!呜呜呜…都是嫣辞嘴笨说不明白话,不然您就不会差点被活埋了,呜呜呜……”

夙夜欢一扬眉,心里头开始有些纠结起来了,照现在这个情况看,她是穿越无疑了,按照她从前看的爱情小说来看,这个时候应该浑水摸鱼,先混进原主家再说,毕竟她现在孤身一人,两袖清风,想要肚子活下去比登天还难,可是从她一醒来就在乱葬岗来看,这个原主家,恐怕不好混哪……

不论如何,在其位谋其政,弄蛊的人,最讲究的便是因果报应,她既然占了原主的身子,就得替原主好好了结一番这身前的恩怨!

深吸一口气,夙夜欢轻叹道:“嫣辞,别哭了,这事儿不怪你。”

“呜呜呜,不,是嫣辞嘴笨,才救不了小姐的……”嫣辞并没有把夙夜欢的安慰放在心上,仍旧呜呜呜哭着。

“嫣辞啊,你知道什么人叫不醒吗?”夙夜欢无奈,只得开始给这丫头讲道理,总让这丫头这么哭下去可不行啊,她还不知道回家的路呢!

“小姐,奴婢不知道,难道是……死人?”小丫头抖抖索索地说了,末了还打了个哆嗦。

“错,是装睡的人。药难医假病,酒不解真愁,大夫人要是铁了心要杀我,你就是舌灿莲花,她照样充耳不闻,”夙夜欢冷冷一笑,“有时间在这儿哭,还不如早些回去,我这个大小姐死了,虽然大夫人已经下令埋了,但这么大的事情,她不可能不在我爹面前透个风的,这时候咱们回去,正好可以打她一个措手不及,我死了还罢了,我既然没死,这事儿就不能这么容易就算了,我一个大活人,她凭什么就觉得我死了?就算我当时是真闭过气去了,她也不请人延治一番,说埋就埋了?”

嫣辞愣了一下:“大小姐,您怎么会这么想大夫人呢?您以前一直都很尊敬大夫人的啊……而且从前不是一直叫老爷为父亲大人的吗?怎么今天……改了口了?”

夙夜欢语塞,继而笑了下:“从前我倒是尊敬大夫人,可大夫人呢?好悬把我埋了!我要是这时候还信她,才是个傻子呢!等下得跟爹套个近乎,我预先练练,嫣辞啊,咱们还是快回去吧,再晚了只怕就来不及了。”

嫣辞呆呆地哦了一声,擦干了眼泪在前面引路,剩下夙夜欢偷偷地长舒了一口气,看来这个大小姐的身份,还真是不好混啊!

夙府内,大夫人赵氏正倚在夙守中怀里一面抹眼泪一面叹气:“唉,欢儿这个没心肝的,若是当初命苦,早早的去了倒也罢了,偏偏熬了这么多年头,让我疼上了心,却又熬不下去了,唉,我这白发人送黑发人,心里苦啊!”

夙守中也是长吁短叹的:“唉,当初答应了婉娘好好待欢儿,这么多年咱们也算尽力了。”

赵氏抹了一把眼泪:“我只是心里难受,早知道欢儿这般命苦,当初还该待她更好些……”

就在这时候,夫妻二人的卧房外头忽然便闹腾起来了,赵氏霎时间冷了脸,唤了大丫头吉祥过来:“出去瞧瞧,怎么回事儿?大小姐刚去了,府里头正是难过的时候,怎么反倒这么闹腾?”

吉祥出去了一会儿,不多时便转了回来,脸色绿的快跟鸡屎一个色儿了:“大、大夫人,大小姐回来了,如今正在外边闹呢!”

“什么?!”赵氏一惊,连哭都忘了,立时坐了起来。

此时夙夜欢正站在门外头,周围围着一圈儿丫鬟婆子,这些人之中颇有些认识二胜等人的,早就听说了乱葬岗闹鬼的事,这时候瞧见夙夜欢回来,真是不吝于活鬼上门,早吓得两腿发软,嘴唇发白,哆哆嗦嗦地立在一边。

夙夜欢方才是从正门回来的,知道原主家里是丞相府,心里意外的同时也暗暗规划了一番,原主家门煊赫,必然要爱惜名声,瞧见人来的多,便朗声道:“母亲大人在上,但不知女儿如何忤了您的意,让您要遣人活埋了女儿!父母命不敢违,母亲要女儿死,女儿不敢不死,只求母亲让女儿死个明白,到阎王殿前也有个说辞!”

赵氏在屋里将夙夜欢的话听得真真儿的,心口被气的发痛,这死丫头竟是命硬,真没死成!早知如此,就不该心疼银子,若是让蛊师早早的在这丫头所中的蛊之外再设下催命蛊,若真是如此,此时这丫头早已是冢中白骨了!

夙守中听得糊涂,禁不住起了心思要披衣出去看看,赵氏方才说夙夜欢死了,他心里也当了真,但夙夜欢既然能回来,自然是没死成的,而且听她的声音清亮,也不像个将死的模样,若是如此,怎的赵氏会将活人当死人埋了?

大冬天的,赵氏平白地出了一身的汗,一面披衣下床一面讪讪地跟夙守中解释:“下午看时人分明是已经断了气的,不知怎的如今便又活了,若是如此倒也算是好事,只是这孩子戒心忒重了,怎么就疑心到我身上来?”

夙守中“唔”了一声,等赵氏穿好衣服,一齐出门去了,此时正是十月初冬,夫妻二人身上都裹着棉衣,夙守中出门时正瞧见夙夜欢一身中衣,脸登时便拉了下来,他堂堂丞相的长女,就算是未嫁而夭,也不能就这么一件中衣便发送了啊!因此心上便对赵氏多了三分不喜。

而夙夜欢这边已经瞧见了夙守中和赵氏,从衣服就能看出这二人地位不凡,又兼这二人一齐住在正房,想来便是这丞相府当家的人,也就是原主的爹和娘了,既然原主的亲娘已经死了,那么这个女人不是嫡母便是续弦,总之必不会是女主亲娘……

思及此处,夙夜欢心里已然有了计较,她用袖子擦了擦脸上的泥土,佯作是在流泪:“我也不知我是怎样得罪了娘,竟要对我下这样的手,一觉醒来,我竟身裹破席躺在乱葬岗,周围横七竖八的都是尸体,如何没把我吓死!若不是嫣辞这丫头忠心,只怕我此刻没了,也没人知道!”

《邪帝枭宠:庶女蛊后》 第二章 乱葬岗惊魂 免费试读

在她耳边,有婆子粗厉的嗓子叫唤着:“好啦,就把这死丫头埋这儿吧!量嫣辞那个小浪蹄子也不敢来这里挖人!”

“好,就这儿吧,这个扫把星终于完了!她那双红眼睛简直吓死人了,前些日子还把我小孙子吓着了!”

“老爷就是太心软了,这么个妖孽,一出生就克死亲娘,还让她活到如今!”

夙夜欢莫名其妙地听着这些人的话,心里头疑问一个接着一个,哪个脑残想要把身为蛊族圣女的她给埋了?暴殄天物也不是这么玩的吧?哪怕她死了,血肉都可以生死人肉白骨的诶……再说了,血瞳是蛊王血脉传承的象征,多少人想要还求不来呢!吓人?这不是胡扯么?而且,什么叫克死亲娘?诚然她的母亲是在生下她没多久就去世的,但那只是因为她母亲的身体太过虚弱,而她体内的蛊王太小,没有能力去救母亲而已,若是再过个三年,她的母亲绝不会那样早的撒手尘寰……总之,这些人的话疯疯癫癫,颠三倒四,根本不知道说的是什么!

这般想着,她心里经不住冒出了火气,泥人也有个三分土性儿,何况是从小被人敬畏着的蛊族圣女?

在夙夜欢身边,几个婆子下人正热火朝天地挖着坑,没有人注意到,那破席子下,少女的手指微微地颤了颤。

忙活了半晌,几个婆子头上都见了汗,为首地一个婆子直起腰板,把锹递给一旁的一个小子:“二胜,你先挖着,我歇会子去。”

二胜接过锹,往坑里瞅了一眼:“差不多了吧?这死丫头个儿不大,团一团不就塞进去了吗!”

那婆子啐了一口:“让你挖就挖,哪儿那么多废话!”

就在这时,一个闲下来四处张望的婆子骤然一声大叫:“啊呀!”

几个人都被这婆子吓了一跳,不满地望过去:“见鬼了不成!叫这么大声!”

然而那婆子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她一面抖抖索索地往后退,一面拿手指着周围:“鬼啊!鬼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几个人莫名其妙地看了看周围,却同时变了脸色,清一色的煞白。

只见乱葬岗周围,闪烁着的鬼火中,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许多被随意抛弃的尸骸此时正在爬起来,往这些人的方向晃晃悠悠地靠过来……

“啊啊啊啊!有鬼啊!”二胜一阵儿鬼叫,裤裆一阵抖索,竟是吓破了胆,屎尿一起淋了一裤子,其他人让这嗓子一嚎,更是平添了一份恐惧,全都转身尖叫着连滚带爬跑走了,没人还有心思去顾及被破席子包裹的少女了。

待到四周平静下来,只见那破席子抖了抖,那些尸骸全都如断了线的木偶一般摔在地上,又没了生机。

夙夜欢微微冷笑了一下,身为蛊族圣女,牵丝蛊对她而言可不是什么有难度的东西,以蛊为经,设咒为丝,贯彻死物,使物随人意而动,如牵丝偶作戏,故名牵丝。区区的牵丝蛊就能把这些人吓得屁滚尿流,可见这些人实在大不成个气候。

她掀开席子坐了起来,先是活动了一下身子,继而才顾得上看看周围,方才用牵丝蛊的时候她就知道这里必是个万人坑抑或乱葬岗,如今看来果然是个乱葬岗,但她却不记得自家的村寨旁有这样的地方,而且在这里也很难感受到有蛊的气息……难道她被人不知不觉运了很远?

这般想着,夙夜欢禁不住头痛了起来,她松松肩膀,却觉得手下的触感不对劲儿,扭头看时,才发现身上穿着的根本不是自己的真丝睡裙,而是一件交衽的中衣。

我勒个去???

夙夜欢的身体僵住了,她将自己的手移到眼前,籍着月光细细打量,但见这手虽然沾染了些尘土,却绝非一个二十五岁成年女性会有的手,从这手来看,这具身体大约也只有十四五岁吧?

她一口气没上来,险些背过气去:这身体是谁?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模样?

“小姐!小姐!呜呜呜呜……都是嫣辞没用,小姐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远处有少女的哭声传来,夙夜欢这才发现,在她被打击到的时间里,居然有一盏闪闪烁烁的小灯笼靠近了。

她定神想了想,从刚才那些婆子下人的话来看,她似乎是他们口中“老爷”的女儿,既然她的父亲是老爷,那么她被称为小姐也是很合理的事情,而且从时间来看,这个丫鬟与那些婆子下人一前一后到达,也很有可能是为了寻她而来的,既然如此,不如就将计就计先试探一下,若这少女找的不是她,便只说认错人了便是,一个小小女子,就算心中疑惑,恐怕也奈何不了她这个蛊族圣女。

思及此处,夙夜欢下定了决心,抬眸招手道:“嫣辞,是你吗?我在这儿!”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