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宋依韵萧璟玉[欢情浓:妃色诱人]最新章节完结版

编辑:手心的蔷薇 2019-05-19 20:48:10

主角叫宋依韵萧璟玉[欢情浓:妃色诱人]最新章节完结版

《欢情浓:妃色诱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欢情浓:妃色诱人 即可阅读全文

《欢情浓:妃色诱人》小说简介

《欢情浓:妃色诱人》是很细腻的一本好书 风趣幽默 剧情曲折。独家小说《欢情浓:妃色诱人》由青丝挽所编写的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宋依韵萧璟玉,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给王爷请安!”宋嬷嬷带头行礼,宋依韵连忙也跟着福下了身子。萧璟玉一身利落打扮,玄色衣摆上用金线绣了一头威风凛凛的麒麟,晨光一照,隐隐有金光流溢,让人有些移不开眼睛。宋依韵一抬头,就和那麒麟的眼睛对在。主角叫宋依韵萧璟玉的小说叫《欢情浓:妃色诱人》,它的作者是青丝挽创作的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穿越一世,她原本只想安安静静做个米虫,他却要以天下为牢笼,将她困死其中。

精彩章节试读:

棺椁刚一抬起,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声,宋母死死的抱着棺材不让抬走,宋诏韺和宋乐歆更是嚎啕大哭,宋依韵紧贴着宋母跪着,不禁也跟着默默垂泪。

从昨晚的看到那一幕幻像开始,她就隐隐有种感觉,宋大人的死,或许真的和她有关。

不由暗暗发誓,若老天让她查到凶手,不管对方是谁,她都会替宋大人报仇。

一声悲到了极点的唢呐从院外响起,宋家四人顿时被几个丫鬟拉开,启灵时辰已到,和尚念了一通经文之后,棺材便被抬出了宋府。

填完了最后一捧土,宋依韵便被宋诏韺扶了起来。

“依韵,和王爷回府吧,若非等你,我想他不会来。”

宋依韵扯了一下嘴角。“爹怎么也是朝廷的命官,王爷如何能不来,兄长不必多想。”

宋诏韺欲言又止的说道:“不管怎说三天已过,随他回去吧。”

“大哥,你为什么这么急着赶我走,难得出府一趟,我还想多陪陪娘。”这倒是真心话,每当看见宋夫人,宋依韵都会想起自己的母亲,看着她呆呆站在坟前的样子,心里不禁发酸。

宋母似是听到了,她擦了擦眼角,拉着宋依韵的手道:“你已经嫁做人妇,虽然只是个婢妾,身份也是不同了,娘有你妹妹和大哥陪着,你就放心吧。”

母子俩轮番劝着,唯有宋乐歆一语不发,一直盯着地面,宋依韵往那边瞅了一眼,宋乐歆恰在此时抬起了头。

“娘,姐姐和父亲感情最好,如今父亲就这样走了,姐姐心里定然难过,不如让大哥留在家陪您,我去王府陪陪姐姐。”

看着那双不住瞟向自己的眼睛,宋依韵眉头微皱,难不成她有话想对自己说?

却听宋母怒道:“胡闹,王府岂是咱们可以随意去的地方。”

“无妨。”

萧璟玉的目光在宋依韵那张苍白的脸上转了一圈。“若夫人舍得,便让宋小姐过去住上几日,待宋小姐住够了,本王便会派人把她送回来。”

“这……”宋母犹豫道:“恐怕于理不合。”

“夫人不必拘泥于礼数,只当寻常人家走动便可。”

话说道如此份上,宋母自然无法拒绝,立即跪地道谢,随后又把宋乐歆拉在一边耳语了几句,才目送三人离开。

王府轿子早早就等在那里,宋依韵掀开轿帘便坐了上去,随即撩开轿帘的一脚,远远的看着宋大人的坟墓。

宋乐歆低低说道:“王爷莫要见怪,姐姐定是伤心过度,这才忘记了礼数。”语毕搀扶着萧璟玉,神态恭谨的把他送到了轿边。

萧璟玉轻描淡写的说道:“父逝女悲,此乃人之常情,本王岂会怪她。起轿。”

半个时辰后,一行人便回到了王府。

见宋乐歆恭敬的挑着帘子,宋依韵才想起萧璟玉是个王爷,下了一半又缩了回来。

“王爷请先下。”

萧璟玉“嗯”了一声,却没有动,目光一直都停在宋依韵的脸上。

宋依韵被他看的发毛,不由胡乱的擦了一把,问。“喂,看什么看,难道我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萧璟玉嘴角上扬,和刚才那个诗书达理的宋依韵相比,他还是喜欢看她这副口无遮拦的模样。

“没有。”他起身下轿,大步迈入了王府。

“爷,您回来了,听说您一夜都没怎么睡,一定累坏了吧,这种事打发别人去就行了,爷何必要亲自前往呢。”

兰菲云显然早就等在了门口,一见萧璟玉回来,立马粘糕一般的贴了上去。

宋依韵听的有气,不由大声说道:“既然兰夫人这么着紧爷,他日你父大丧,爷就不用去了。”

兰菲云气的花枝乱颤,大喝道:

“大胆,你竟然诅咒当朝的宰相,来人,还不给我把她拿下。”

“够了。”

萧璟玉开口制止,复冷冷说道:“依韵说的虽然难听,却也不无错处,本王既与宋家结了亲,便该以女婿的身份送宋大人最后一程。”

走了几步又道:“这里没你的事了,先下去吧。”

兰菲云咬了咬牙,宋依韵立即叉着腰做了一个鬼脸,又竖起了小手指,做了一个向下的手势,兰菲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却也明白绝对不是什么好话,顿气的眼前发黑,差点昏过去。

她走以后,宋依韵拉了一把始终都低着脑袋的宋乐歆。

“妹妹,咱们也走吧。”

宋乐歆低低的“嗯”了一声,脚步款款的走到了宋依韵的旁边。

快到景兰轩的时候,宋依韵忍不住问道:“乐歆,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姐姐为何会如此想,莫非姐姐还因那日生我的气吗?”宋乐歆停下了脚步,满眼泪光的说道:“对不起了姐姐,当日你和大哥都不在,所以我才一时口不择言。”

“可妹妹为何一直说爹爹都是被我害的,莫不是我做了什么有伤宋府的事情?”宋依韵紧紧的盯着宋乐歆,仔细的捕捉着她脸上的细微表情。

“是我一时失言了,还以为姐姐惹怒了王爷,才让爹招来如此横祸,今日一见,才知王爷对姐姐甚是宠爱,妹妹也放心了。”

这番解释虽不足以取信,却也能圆的过去,既然她此时不愿意说,再逼也是没用,索性便看看宋乐歆到底想耍什么把戏。

便指着景兰轩自嘲道:“若是宠爱他还能让我住这破地方吗,今日他卖了我面子大概是看在父亲是朝中老臣的份上,明儿可就说不准了,好了,不说这些了,咱们进去。”

宋乐歆点了点头,忽然问。“姐,这些都是你的陪嫁之物吗,不知妹妹能否看看?”

宋依韵脚步微顿,脑中忽然闪出了宋先给自己的血玉的画面,正是出嫁的前夜。

“妹妹想看就看,都在箱子里了。”

宋乐歆果真打开了箱子,看了一会之后,脸上露出了些许失望之情。

宋依韵尽收眼底,笑问道:“妹妹莫非在找什么东西吗?”

《欢情浓:妃色诱人》 第12章 你是猪脑子吗? 免费试读

“给王爷请安!”

宋嬷嬷带头行礼,宋依韵连忙也跟着福下了身子。

萧璟玉一身利落打扮,玄色衣摆上用金线绣了一头威风凛凛的麒麟,晨光一照,隐隐有金光流溢,让人有些移不开眼睛。

宋依韵一抬头,就和那麒麟的眼睛对在了一块。

那双眼睛是用了两颗品相极好的东珠做的,本来是明晃晃的,但在金线的衬托下反倒有几分色泽温润的样子。

宋依韵暗地里咋舌,这个萧璟玉也太奢侈了一些。

“还没看够吗?”萧璟玉接过丫头递过来的帕子,慢条斯理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子,“宋嬷嬷和你说过了没?”

“说过了,我以后住在流云院……”

“规矩也要学起来,这种‘你’呀‘我’呀的,在王府里说说尚可,但若养成了习惯,进宫请安的时候带出去一句半句的,后果有你受的!”

萧璟玉一脸不耐烦,似乎还带了一点嫌弃:“以前在闺阁的时候难道没人教你这些吗?快用膳吧!吃个饭也磨磨蹭蹭的!”

宋依韵撇撇嘴,她倒是想早点吃饭,也不知道是谁磨磨蹭蹭老半天。

虽然只有两个主子用膳,但这早膳之丰富程度还是大大超出了宋依韵的想象,光是粥品就足有七八样。

宋依韵食指大动,一连喝了两碗粥,放下碗筷的时候,只看到对面的萧璟玉一连阴沉地盯着她:“你是猪吗?吃这么多?“

宋依韵摸了摸有些饱胀的小肚子,不好意思地笑道:“以前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嘛,所以不免多吃了一点。“

“嗯?没吃过?“萧璟玉眉头一挑,“是在侍郎府就没吃过,还是在王府没吃过?”

萧璟玉凛冽的眼神刺得宋依韵一个机灵,这种小事上头,她决定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

“在侍郎府吃的东西虽然也好吃,但是没有王府的种类多,也没有王府的味道好,样子精致。至于在王府……”

想起那个天天对她呼来喝去的刘嬷嬷,宋依韵咬咬小银牙,有仇不报非君子!

再说那银环蛇和毒蜘蛛还不知道是谁扔进来的,搞不好就是那个刘嬷嬷。

“在王府怎么样?有人对你不好?”

萧璟玉自己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看到宋依韵眉头皱起来,他就本能地觉得不舒服,这声音听着也跟着更冷了几分。

“没有没有!”吓得宋依韵慌忙摆手,“没有人对我……对妾身不好,就是每天天不亮就要起来干活,不仅仅是景兰轩的活计,王府园子里的活计妾身也得干。管事的刘嬷嬷说,这是为了妾身好。吃的自然也没有这么多,刘嬷嬷说,吃得少可以保持好身材。还有,刘嬷嬷说……”

“够了!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萧璟玉“啪”的一声,将筷子给摔在了桌子上,吓得屋子里的人顿时都屏住了呼吸。

“宋嬷嬷,你去处置了这个刘嬷嬷,本王不想再在这王府里听到她的名字!”

宋嬷嬷看了宋依韵一眼,福了福身子出去了。

这、这就结束了?

宋依韵深感不可思议啊,这跟她想象中的好像有点不一样。

“以后你住在流云院,短了什么使唤的就派人告诉宋嬷嬷,宋嬷嬷自然会安排妥当。”

宋依韵惊讶道:“难道王府中馈不是兰夫人在主持的吗?”

“王府自有长史和女官,菲云不过是个侧妃,她有什么资格!”

宋依韵撇撇嘴,这会儿说兰菲云没有资格主持中馈了,可前些日子还不是由着兰菲云在王府里胡作非为的。

“王爷,您尝尝这碗汤。”站在萧璟玉身后伺候的一个面生的丫头忽然将桌子上的一碗汤挪到了萧璟玉的面前。

宋依韵不由得就多看了那丫头一眼,眉目实在是平常得很,神态也很正常,实在是不像是有攀龙附凤心思的。

“这汤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吗?”

那丫头神色有些慌乱,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来。

萧璟玉便冷哼了一声,许是那丫头胆子太小了,竟然吓得“噗通”一声就跪倒在地了:“王爷饶命啊!”

“说!这汤到底是什么名堂!”

“这汤……”那丫头吓得上下牙齿都在打颤了,生怕被萧璟玉一脚踹死。

“王爷,你吓着她了。”宋依韵看不过去了,这丫头面相老实,应该不会在这汤里明目张胆地下毒。

“你好好说实话,为什么单单要伺候王爷用这一碗汤?”

许是宋依韵的和声细语安抚了这丫头,小丫头缓和了语气:“回王爷和姑娘的话,这汤是兰夫人一大早送过来的,说是昨晚上就开始熬着了,预备着王爷清早练完功夫回来用上,可以暖暖身子。”

宋依韵抿嘴一笑:“原来是兰夫人亲手做的汤,那你照实说不就行了?怕什么呢?快起来吧。”

小丫头仍旧跪在地上,怯生生地看着萧璟玉。

萧璟玉冷哼一声:“起来吧,自己去找宋嬷嬷领罚。”

宋依韵已经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汤,这汤也不知道是用什么做的,入口鲜香,一路温润地落入肚子里,四肢百骸都暖洋洋起来,当真是好喝。

“谁让你喝的!”萧璟玉一回头,见宋依韵眯着双眼一脸享受的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劈手夺下了宋依韵手里的小汤碗。

“妾身不过是喝了王爷的一口汤而已……再说了,兰夫人这不是送了很多吗?王爷至于这么小气?”宋依韵一脸委屈。

“这是一口汤的事情?宋依韵,你到底有没有脑子!”萧璟玉伸手就给了宋依韵一个爆栗子,“来历不明的东西你也敢往嘴巴里送!”

“这哪里是什么来历不明的东西,这不是兰夫人送给王爷的吗?”

萧璟玉忽地探过身子,低沉的声音恰恰在宋依韵耳边响起,宋依韵的耳朵根一下子就红了:“你大概是忘记了那条银环蛇和毒蜘蛛了?”

宋依韵一个激灵:“王爷,您是说毒害我的人是兰夫人?那么妾身的父亲……”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