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邪王难宠,医妃难逑]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官七画萧辰云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蝉鸣半夏 2019-05-21 19:26:56

[邪王难宠,医妃难逑]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官七画萧辰云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邪王难宠,医妃难逑》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邪王难宠,医妃难逑 即可阅读全文

《邪王难宠,医妃难逑》小说简介

《邪王难宠,医妃难逑》经典之作,我已经反复看了好几遍,双手都无法数过来了,但却并没有腻的感觉,每一次阅读,都有不一样的感觉和体验,理解也都不同,随着阅读的次数增加,完全可以在脑海中出现一幅幅画面,此书真心不错。。官七画萧辰云是《邪王难宠,医妃难逑》里面的主角,本小说的作者是千酒,接下来就请各位一起来阅读小说的精彩内容:既然是你自己这么坚持,等下疼起来可就别怪她了!想起方才被萧辰云丢进水池子里整官七画终于有了一丝报复的**。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不过想归想,对待伤口官七画却是一点怠慢都无。在火上烤过的匕首一碰到伤口。主人公叫官七画萧辰云的小说是《邪王难宠,医妃难逑》,是作者千酒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场空难,现代神医穿越成将军家废材庶女。替婚出嫁,大婚之夜,传闻中残暴不仁的王爷夫君长鞭一甩……好,好,惹不起她还躲不起么!可是便宜夫君这又是闹哪般?还要跟她生包子?官七画一脸惊恐。不约,不约,王爷我

精彩章节试读:

官七画一脸叔叔叔叔我们不约的表情,火烧**似地从凳子上蹦了起来。

退后几步,“那个,王爷,天色不早了王爷您先好生歇着。我,我先告辞了……”

话未说完,转身便走。

然现实却是,还未走出两步官七画的腰间便是一紧仿佛被什么东西给缠住了。再然后便是从身后传来的一阵大力。官七画只来得及一抖手,一盘瓜子便这样砸在地上散落一地。

与淡淡酒香一起传来的是后背猝然砸上硬物的剧烈钝痛感。

“啊!”官七画狠狠地皱起眉头,整个人被摔得眼冒金星,躺了许久才缓过神来。

“你……”

一睁眼,近在咫尺的便是一张放大的俊颜。但官七画如今已经没有了看帅哥的心情,睁圆了眼瞪着眼前之人。“你,你想干什么?”

萧辰云眯起眼睛粗粝的手指挑起官七画娇嫩的下巴。“花前月下,良辰吉时,王妃觉得本王现在想干什么呢?”

“我……”官七画眨了眨眼,藏匿在宽大广袖之后的右手迅速捏紧了方才被她一路藏在袖中的尖锐金钗。“又怎么会知道王爷在想些什么?”

“哦!”萧辰云笑了笑,不安分的大手突然挪到了官七画的锁骨上,隔着一层衣料紧紧地扣住了官七画的肩膀。

官七画头皮一阵发麻,猛地闭上眼,金钗滑出半寸长对着萧辰云的身侧扎去……

“喔!”

冷不丁,从床前突然突然传来个熟悉的声音。

官七画瞬间睁开眼,而萧辰云也不由得侧目望了望此时站在那床前用一双绿豆似的小眼睛打量着自己的那只……大公鸡……

因着这变故,官七画的金钗扎也不是不扎也不是最后只能悄悄收回了袖中。

而那只名为小黑的大公鸡与萧辰云的战争才刚刚开始。

见眼神无法让这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公鸡就范,萧辰云果断地采取了最直接最粗暴的方法。直接提起床头的一根黑漆漆的鞭子甩了过去。

“啪”地一声响得清脆,官七画只听见小黑喔地惨叫一声,随后便被甩出了房间不知道跑去哪个角落里去了。

萧辰云与小黑的战争,小黑被秒杀……

放下鞭子萧辰云将目光放回到官七画的身上,“洞房花烛,王妃就不要再浪费这大好春光了。”

说着,手一用力便将官七画的喜服扯了开来。

而官七画又怎能受得了这**,眸中闪过一抹狠色手腕一转金钗再次出击。

“王妃可真不老实。”萧辰云的气息轻轻地吐在耳畔,下一刻官七画便只感觉到手腕一紧随后便是一阵尖锐的疼。

手掌使不上力,连手中本该握着的金钗也落到了柔软的被褥之上。她是学医的,自然知道萧辰云这力道用的有多巧了。只要他再使劲一些,她这手腕,估计就要脱臼了。

在此情况下,官七画自然不敢再动。

额头上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官七画苍白的唇瓣抖了抖。良辰美景,在旁人眼中应该是人生四大喜事之一的洞房花烛夜,本该温存就寝的新娘新郎二人却在次两相对峙,想想真是讽刺!

“不老实!”萧辰云邪邪的笑容不知何时隐去了踪影,留下的只有一片冰寒。放开官七画已经没有了半丝力气的手腕,他伸出手顺着官七画的锁骨慢慢往下。

“怎么,你出嫁之前官家人没教你怎么伺候自己的夫君?”

他说的轻松,官七画原本苍白的脸却是越涨越红。病态的白与病态的红在她脸上交织。

着实是再也受不了这屈辱,官七画深吸一口气,眼眸瞬间睁大。“睿王爷,你确定,以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可以这么折腾?”

虽然刻意遮掩,可呼吸中带着的紊乱以及方才二人在触碰之间官七画无意间把到的轻浮脉搏。无一不向官七画传达着一个信息,眼前这个男人受了伤!

豆大一颗的汗珠从额际滑落发鬓间,她咬着牙一面忍着那从手腕处传来的阵痛一面狠狠地瞪着眼前这张近在咫尺的俊美面容。

男子脸上笑意融融,但是距离如此之近官七画不可能感觉不到他那一双眼睛中的冷漠。

一边是自信满满的王府主人,一边是现在被人压制什么事情都做不了的她。

官七画冷静片刻便很快瞧出了敌我优劣,微微喘息着她按捺下心中的愤怒。

“睿王爷,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娶我!但是,一定不会是因为你喜欢我对么?我不求别的,只求您能给我一个栖身之所,我……我是将军府的大小姐我爹他很宠我的,若是我在这王府中受到委屈传到他老人家耳中是不是不太好?我……”

话还未完,就听得萧辰云凑到她耳边轻轻的一声嗤笑。“呵!将军府大小姐?将军府果真是没人了,竟派了一个你这么蠢的女子来顶替……”

官七画眨巴眨巴眼睛眼中的光彩瞬间黯淡了下来,“你见过真正的大小姐?”

问完之后官七画才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多么愚蠢的问题,既然是他向将军府替的亲他又怎么可能会没见过真正的官清颜。

既是如此,那刚才她说的那一句岂不是……不打自招!

若不是如今不能动官七画真相自己给自己一巴掌,慌不择言啊慌不择言!

她何时遇到过这样的情况,突然间有些懵圈实属正常可这样的行为似乎还是激怒了眼前这阴晴不定的睿王萧辰云。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本王,最讨厌欺骗!”长指勾勾捏住官七画小巧的下巴。

萧辰云眼中冷意倏忽间放大,就连唇边那用来掩饰的笑容都被他渐渐隐去。

他一手摁住官七画,一手顺着官七画光洁的下巴移到她胸前的领口处。

“既然是官清颜让你来的,那你应该也有这个觉悟吧!做本王的妻子,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男子在官七画惊愕的目光中低头,冰凉的手掌就这般猝不及防地贴上官七画胸前的肌肤。

他一只大掌扣住了官七画的脖颈微微用力。

“若是你不懂,那本王可以教你。那就是对本王,必须完全服从!”

官七画身子一抖,就连声音也不觉带上了一丝颤抖。“不,不要!你这****,你……”

滚还没来得及说出,嘴巴就被已然被她吵的不耐烦的萧辰云一把捂住。

“本王不喜欢太吵的女人,所以,闭嘴!”

《邪王难宠,医妃难逑》 第十章 栖身之所 免费试读

既然是你自己这么坚持,等下疼起来可就别怪她了!想起方才被萧辰云丢进水池子里整官七画终于有了一丝报复的**。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不过想归想,对待伤口官七画却是一点怠慢都无。在火上烤过的匕首一碰到伤口很快便冒起一道轻烟,一股类似烧熟了的肉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我要开始了!”官七画头都没抬,修长的手指执着匕首灵巧地开始了糟心的剜肉工程。

太久没有面对这样的血腥味,官七画的眼中闪过一抹异色。记忆中娴熟的手法虽多年未用但如今付诸行动却一点都不见生疏。

随着息肉被清除,伤口周边的血肉终于渐渐变得清晰。官七画抬头看一眼萧辰云,他端正地坐在椅子上面上一丝表情都无。唯有那雪白的嘴唇昭示着他如今在受着怎样的痛苦。

竟然真的忍了下来,官七画有些惊讶。不可忽略的钦佩之情在胸中蔓延开来。

她看过太多因为伤痛而展现出来的痛苦,像他这样被剜肉还面不改色的人还真不多。

“好了!”终于完工,此时的官七画已是满头大汗。

来不及为自己擦擦汗,官七画放下匕首赶忙将伤药均匀地撒在狰狞的伤口处然后用干净的手帕将伤口包了起来。

处理好外伤,她松了一口气。

接着将银针拔出,待官七画再为萧辰云把脉诊断之时却惊讶地发现原本应该还中着毒的萧辰云现在已然没有了半点中毒的迹象了。

这怎么可能,难不成是她方才的判断错误了?不应该啊?

官七画不确定地再次把脉,可手指还未碰到萧辰云的手腕便被人捉住。

“好了,王爷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你可以走了!”

说话的是狄青,而抓住她手的却是萧辰云。

想起方才萧辰云就那么轻轻一拧就让她手腕疼了这么久,现在的官七画自然不敢造次。老老实实地将自己的手收了回来,官七画点点头。

“哦!我走了!”

站起身子走到门口,刚要打开门的官七画却忽然一下愣住。

不对!他刚才说什么?

让她走?

真的,让她走?

终于可以离开睿王府这个鬼地方了,官七画嘴角不自觉地弯了起来脚步也轻快了起来。推开房门才刚踏出一只脚,就听闻后面幽幽传来萧辰云的一句。

“狄青,给王妃安排一下住处没本王的命令哪都不能去。”

希望顿时破灭,官七画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下意识地回过头想要瞪一眼萧辰云,可一回头对上的却是狄青的寒眸。

“王妃,请吧!”

王妃?这口改得可真快!可即便称呼变了狄青眼中对她的敌意却是半点都没有减少。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官七画只能忍气吞声了。

“好吧!走吧!”

语气不由得带上一丝沮丧。

春夜寒冷,官七画穿着那湿衣服跟着狄青走过庭院最后停在一处上了锁的小院子门前。

“就是这了,以后这便是王妃的住处。”

狄青说着递给她一串钥匙,转身人便走了。留下官七画一人愣愣地站在原地看着那黑漆漆的小院。

给她一串钥匙就不管她了?这也太不负责了吧!郁闷完的官七画走上前去用钥匙打开了小院子的门。

原本以为会是个荒草丛生从来没人住的破院子,谁料打开之后里面竟然也干净整洁。

虽比不上她上辈子住的复式小公寓但这却比记忆中原主在将军府的住宿条件整整高出了一大截。

想到这官七画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自己动手将屋子打扫了。

一夜很快便过了去,官七画第二日清晨是被一阵脚步声吵醒的。

也许是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面对着陌生的人官七画并不敢睡得太沉。当开门声与脚步声响起之时她迷迷糊糊地便睁开了眼。

从门外照进来的光刺的眼睛疼,官七画刚睁开眼睛那会儿看见的只是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

“起来!”

语气一点都不好的命令回荡在耳边,是萧辰云的声音。

萧辰云!

官七画猛地睁大眼睛条件反射地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有,有什么事吗?”

许是动作太大棉被滑落登时露出官七画未着寸缕的香肩,萧辰云的目光一暗。“这是你们将军府的习俗?姑娘家晚上睡觉什么都**?”

直到他说官七画才发现自己走了光赶忙拥起被子遮住萧辰云的视线。

“当然不是!”她目光一挪指着那边被晾在窗口上的一套大红喜服。“衣服湿了,我总不能穿它睡觉吧!”

没有换洗衣服,她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啊!

忽略眼前官七画眸子中**裸展现出来的对他的埋怨,萧辰云冷声道。“起来,跟我一起进宫。”

说完,转身而去。

“神经病。”官七画对着萧辰云的背影翻了个白眼正打算起床。

然脚步声却再次响起,有两名丫鬟模样的少女端着托盘走了进来。

官七画伸长脖子一瞧竟然是一套宫装。

“王妃!”二人一同朝官七画行了个礼。

“奴婢小莲!见过王妃!”

“奴婢青画!见过王妃!”

官七画眼神有些迷茫,“你们是?”

“奴婢们是丘总管差来伺候王妃起居的。”黄衣的那个自称小莲的见状,回答到。

“还有一事,方才在庭院中遇见王爷,王爷要您赶紧梳洗好去前院见他。”

这又是想闹什么幺蛾子,官七画点点头换了衣服又被两名小丫鬟摁着绾了个这个世界女子的复杂发型紧接着就出了门。

……

王府门外,一顶奢华的马车停在石阶之下,随行的婢女侍卫排排站好一言不发与周遭热闹的街市形成鲜明对比。

官七画一出大门便见得昨夜还被她用发簪指过的王府管家丘管家一脸慈爱地迎了上来。

“王妃,您可来了!快快快,王爷已经等候多时了!”

语气温柔得仿佛昨晚那个被她挟持着还一脸冷静地跟她讨价还价的管家先生只是她当夜的错觉。

官七画愣了一愣,还没来得及深究便被他催促着匆匆上了马车。而一上马车她对上的就是萧辰云那张长相妖孽却冷漠至极的脸。

“我们这是要去哪?”

马车在青石道路上不紧不慢地行驶,望着眼前闭眼假寐的萧辰云官七画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声。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