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妖孽王爷战神妃]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叶莨归阮渊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柠檬味拥抱 2019-06-15 20:26:07

[妖孽王爷战神妃]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叶莨归阮渊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妖孽王爷战神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妖孽王爷战神妃 即可阅读全文

《妖孽王爷战神妃》小说简介

我觉得这本书写的很好,看了让人心疼,心痛,有一种犹罢不能,想一口气看到最后,看到一个完美的结局,满足一下,我们希望的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美好愿景。感谢作者为我们写出了这么精采的小说,丰富了我的情感生话!。小说主人公是叶莨归阮渊的书名叫《妖孽王爷战神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尘霁子写的一本重生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父君,您找我?”一大早,叶莨归就前往叶玄的房间,敲了门,恭恭敬敬地站在门外。“进来吧。父女间,不必那么拘束。”“是。”叶莨归进了屋,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这间屋子还是娘在的时候她经常,娘过世后,怕触景。新书推荐,《妖孽王爷战神妃》由尘霁子所编写的重生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叶莨归阮渊,内容主要讲述:冷宫来了个小可怜,衣衫褴褛,神情恍惚。后来,她的一心扶持的皇夫和万分怜惜的庶妹亲密相拥到来后......叶莨归这个曾经名动朝野,征战四方,一统天下的女战神,就那么惨死在一处凄凉宫闱内,葬身狗腹。再醒来

精彩章节试读:

焚着熏香的书房内,叶玄背手凝望窗外,夜色正浓,远处点点星光,反显寂寥,让人看不到边,而叶玄双瞳炯炯发亮,一片墨色中更显耀眼。

良儿,我们的孩子仿佛一夜间长大了!

自卿死后,为夫参透了许多,我们的不断谦让,只能换来他们的得寸进尺,便是连你被那贱妇所害,我也只能默不作声,任她兴风作浪,好和她的孽女为归儿做垫脚石。

后来疏远归儿,实属无奈,你在黄泉之下可会生气不等为夫了?

今日,归儿知书达理、聪慧明智,竟参透了为夫设宴的意图,还将计就计惩戒了那毒妇一番,倒是让为夫惊异,莫非.......

叶玄思及某处,瞳孔微缩。

也罢,今晚她过来了为夫再问一番。

“阿嚏!”

叶莨归一连打了几个喷嚏,已经泡在水塘里半个时辰了,可体内的灼热感还未消退。

大概是那药太霸道,又没吐干净,所以余毒未清。

内体的炽热冲击着叶莨归的清醒,冰冷刺骨的寒水又包裹着她的身体,两种感觉交织在一起,让人格外难受。叶意欢渐渐的,有些坚持不住了。

“罢了,先回屋吧。”

正要起身,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原来底下的水草缠住了她的腿,因着冷的失去知觉,竟未察觉,连带着手也麻木了。

又抬腿试了几次,都不得解脱,叶莨归不敢叫人过来,纠结一番,一头扎进水里解绑。

“唔.....”

脚刚被解脱,叶莨归却迈不动麻木的腿了,几番挣扎就这么直直淹在了水里,下意识呼却被涌进一股泥水,窒息感随即袭入全身。

救命!

救命!

她还不能死!

她大仇未报,父君未孝,老天爷,你给了我一个重生的机会,不能就这么让我放弃!

身体沉重无比,大脑昏沉,双眼像被铅拉住一样,意识涣散,她都已经要放弃挣扎了,恍惚间,白色的身影映入眼帘。

白色的轻纱在水中浮沉,墨色的长发散乱,随着涌动的水,飘洒在她脸上,昏迷的前一刻,一张朦胧的俊颜靠近了她的唇,她极力汲取渡过来的气息,强有力的臂膀楼住了她,将她带入自己怀中,熟悉的感觉......

“哎呀!不会又死了吧?早知道就不沉溺于欣赏小莨莨溺水的盛世美颜,及早下去救了!”一袭粹白广衫的男人看着昏迷在地上的叶莨归,搭拉开头上的水草,俊美的脸上满是苦恼和懊悔。

“咿!好像还有呼吸,有了!”男人双手抚摸到某处,发现某地微弱起伏,心里大松一口气,紧接着扑到叶莨归身上,迫不及待开始动作。

“么么么么........”

叶莨归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幅诡异的景象。

面前的东西满身惨白,长长的头发凌乱在四周,阴惨惨地缠住了自己的脖子,脸上半白半黑,头上还长了水草,滴答滴答流着污水,至于那张血红的嘴巴大张,正对着她咬下来,似乎要将她一口吞入腹!

“鬼!”

叶莨归一个激灵,顿时恢复力气,对准那池塘水鬼就是一巴掌。

“鬼鬼鬼?鬼在哪里?你别吓我!”

被薅了一巴掌的白衣水鬼滚到一边,搭拉着一双泥腿,双臂紧抱,声音颤抖。

叶莨归打刚完就后悔了,借着月光,她看出面前有着清澈眸子的不是鬼,而是一个掉到水塘里滚了一身泥的男人。

“你,原来你竟然把我当成鬼,要不是为了救你,我怎么会把自己搞的那么脏!”身高八尺有余的男人拢了拢滑至肩头的衣衫,却因为被水绞去了大半,怎么也遮不住身体,胸前的茱萸在白皙的胸膛上格外显眼,修长的双腿暴露在月光下,微微发颤。

“你,没事儿吧?”叶莨归别过眼,红着脸小心翼翼问道。

男人一头水草惹眼的很,看不清楚表情,只见他此刻紧捂胸口,双眼婆娑,硬生生看出几分受过欺凌的可怜像。

“你要什么补偿,我都可以给你。”叶莨归被那双雾气朦胧的水瞳看的心里虚的很,脸上染了愧色。

“嘿嘿!”

刚刚还一幅泫然欲泣的男人突然眼冒金光,摸了把嘴里流出的口水,手指向叶莨归。

顺势看去,叶莨归脸色骤然一变。

这个色鬼!

啪——

“啊啊!”

男人一头扎进了花丛中,两边的脸形成了对称的巴掌印,还没清醒过来,就见红了脸的叶莨归紧咬下唇,对着他恨恨地咬牙,似乎是在竭力克制上前踹他的冲动。

“给你了!”

叶莨归走上前,将怀中的玉佩仍到花丛中的男人身边,瞪了两眼愤恨离去,也不管那男人又是一幅怎样楚楚可怜的模样。

“**!”

叶莨归溜回到房,想起那男人居然指着她的胸流哈喇就觉一阵恶寒。

想来也不是什么正人君子,给他块从小戴到大的玉佩便两清了。

“遭了!还没去找父君!”叶莨归刚洗完澡,突然想起叶玄的吩咐,懊丧不已。

连穿起鞋欲出去,刚推开门便被侍女拦下了。

“女郎,老爷有吩咐,各苑今夜无事都要留在房,不能随意出入。”

“嗯?”叶莨归问道。

“听说本应赴宴的燕太子在府中失踪了,大家都在找。”侍女回答说完,便退下了。

果然,已是子夜的摄政王府灯火通明,呼喊声异常嘈杂,不少下人都提着灯笼四处查找。

叶莨归和衣躺在床上,心道那燕太子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前世又因自己无辜被害,以后若是遇见还是待他好些吧!

.......

“娘,怎么样了?渊哥哥怎么说的?”叶意欢从床上掀开蒙着头的杯子,小声问道,双颊下凹,面色憔悴,才几日竟已是这幅模样。

“我的乖女儿,外面那些说三道四的**,已经让娘割了舌头,至于渊王,他碍于前几日,并不曾见娘派去的人,只让人送了块帕子,渊王定是还爱着你的!”

爱而不敢。

叶意欢放下被子重蒙上头,小声啜泣。

“女儿,你别怕,你爹让人对外传有侍女嫉恨你所以扎了小人害你发疯,你的名声不会坏掉的。”红玉夫人自然知道实情如何,可又怎能往自己女儿身上再插一刀。

如果自己是嫡夫人,如果没有那个碍眼货,那该多好!

红玉夫人将被子掐的紧,叶意欢痛呼一声,这才回过神,连把叶意欢抱出来。

“意儿,你听我说,我们这般,你必能让那蠢货十倍百倍的偿还你。”

红玉夫人贴近叶意欢耳边,小声絮叨,叶意欢听罢,一双暗淡无光的眼睛陡然迸发邪邪的冷光。

《妖孽王爷战神妃》 第九章 庶妹,你的杀手有点蠢 免费试读

“父君,您找我?”一大早,叶莨归就前往叶玄的房间,敲了门,恭恭敬敬地站在门外。

“进来吧。父女间,不必那么拘束。”

“是。”

叶莨归进了屋,熟悉的感觉扑面而来。这间屋子还是娘在的时候她经常,娘过世后,怕触景伤情,又怕看见叶玄,便不曾来过了。

猛的鼻尖一酸,苦涩的感觉弥漫在心头,她是个不孝女,见娘死后父君不闻不问反和妾室越发亲近,没有责怪过红玉夫人,反怨父君喜新厌旧,薄情寡义,想来自己当初真是蠢透了,才被奸人蒙蔽,一点也不理解父君。

叶玄看着叶莨归淡漠的脸上那抹忧伤,一时间竟开不了口。

“为父且问你,可恨?”

叶莨归闻声,一阵错愕。

“恨。”

她恨身为嫡女却被庶女百般侮辱,她恨自己有眼无珠,错把假意当真心,她恨自己枉死冷宫,如何不恨?

说罢,叶莨归垂下头。

叶玄脑袋突然的眩晕,一时间竟无力支撑自己的身体。

女儿,恨他么?

“女儿恨娘无辜丧命,恨奸人的毒辣,更恨自己的蠢。”

淡淡的叙述,像平静的水面划过飓风,在叶玄的心里翻起惊涛骇浪。

“好。该恨!”

叶玄点头,看着和妻子相似的面孔,一贯紧绷的心终于有了些许释然。

“很多事,爹不得已而为之,以前总觉得你年纪尚小,不便说与你听,既然你已懂事,那爹就要劝告你,不要轻易交出心。”

渊殿下不同于其他自小锦衣玉食的皇子,其母被赐死后的数年里,没人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活下来的。

后长至十岁,便被突然想起还有这么个儿子的皇帝交给懿贵妃抚养,他实在太懂事,太听话了,完全不像一个正常人该有的情绪,表面谦和温顺,那双眼却无时无刻不在泛着狼一样充满嗜血的光芒。

“懿贵妃在宫中朝野都有极佳的口碑,抚养了众多地位卑微妃子的孩子,从不曾苛待,却唯独对这第五子疏离乃至提防。归儿,不要轻易因为一个男人的甜言蜜语而交付真心。”

“女儿谨记父君的教诲!”叶莨归宣誓般说道。

前世,父君也曾这样提点过她,她听了却更加怜惜阮渊,更觉父君见不得她嫁给阮渊,日后地位过高威胁到他,如今想来方知自己的心多么狭隘。

父君呐,女儿对不起你!

叶玄已经离开了,那曾经让她觉得稳如泰山,高大英武的背影已经渐渐显出颓意,她的父君,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催了老。

悲从心起,泪水断了线的珍珠似的,不断淌下,被虐杀的时候没有哭,重生后强忍侮辱没有哭,现在却为那苍凉的背影而伤。

叶家的重担,该由叶莨归来挑起了!

而另一边,一直窝在屋内哭闹的叶意欢一反常态,起的早早的,梳妆打扮一番,脸上还泛起红光。

提了个篮子,便去找叶莨归了。

“姐姐,前几日妖魔作祟害的我癫狂,幸得佛祖保佑,让人挖到咒我的人偶,父君拿去寺里渡化后,我这身子果然恢复了,所以特邀姐姐一起去烧香拜佛,祈求保佑。”叶意欢难得地对叶莨归温声细语说话,脖子昂的老高,似乎已是对叶莨归莫大的恩赐。

叶莨归看了叶意欢满篮子的香品,微微动容。

烧香拜佛?

原来是要开始做这件事了,让她好好想想,这一路上她该怎么反击呢?

在心里嗤笑过后,叶莨归表面上万分惊喜,立刻答应了叶意欢的邀请。

红玉夫人等在外面,见叶莨归携着叶意欢的手,一脸心悦,心里暗骂一声蠢货,脸上笑眯眯地,送两人上了马车,还不断叮嘱叶意欢要照顾叶莨归。

叶莨归一双盈盈笑眼里毫无感情,冷漠地看着两人重复前世的话,预想到后来的事,整颗心**辣的疼。

行至偏僻山脚,叶意欢以东西掉了为由,让大批侍卫和男仆回去找,只剩几个侍女,众女眷有些担忧,叶意欢却越发高兴。

叶莨归探出头,发现是处葱郁的山坡,再往上便是皇家猎场,而寺庙却隔了十万八千里。

清风拂面,叶莨归很是受用,闭上眼,倍觉舒服,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

小蠢货,再让你带着这勾人的模样造作会儿,等会儿娘亲安排的杀手就到了,借着土匪的名义划烂你的脸,再破了你的身子,让阮渊好生瞧瞧,看你还有什么资本和我争!

叶莨归察觉到身旁那嫉恨的目光,在心里打了个冷颤,即使过去那么久,每每想来都是痛入骨髓。

当年自己被撕光衣服暴露在众人眼前的情景历历在目,手指紧抠马车,浑身颤栗不止,但她知道阮渊会当个黄雀,最后出面救她,所以,父君迫于无奈,只得答应把已算是残花败柳的自己许配给他。

颠簸了会儿,叶莨归突然捂着肚子,神情难受。

“庶妹,我肚子给晃的疼,先下去走走!”

叶意欢不耐烦地看了一眼,哼了一声。

叶莨归便走了开,一路小跑,跑至脱离众人的视线范围,将怀中的包袱打开,换上早已准备的丫鬟装,然后向山的更深处走进,一路上故意撒了不少金豆子。

“叶莨归,怎么还没回来?人呢?都死哪里去了?我要喝水!”叶意欢在狭小的空间里热的汗流浃背,竟然没一个人过来递水,叫了几声都无人应答。

这群小蹄子迟早要剥了他们的皮!

叶意欢一脚踢开门栏,将头探了出去正欲破口大骂,可眼前的一切却让她瞬间头皮发麻。

那几个侍女早被捆成粽子,仅有的几个侍卫也因寡不敌众被压制住,一群络腮胡子将叶意欢团团围住,横肉直颤的脸笑的淫秽。

叶意欢立刻察觉到不对,退后几步便要逃,却被一双粗壮的手拦住,恶臭的男人将她圈在怀里,剩下的土匪哈哈大笑。

“这个小娘们漂亮,瞧这细皮嫩肉,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我们最后一个,就地正法吧!”

叶意欢的嘴巴被浊臭的嘴含住,想吐都吐不出来,眼泪从绝望的眼眶中留下。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