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倾城毒妃]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蓝灵凌尘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懒风荡秋千 2019-06-15 20:40:59

[倾城毒妃]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蓝灵凌尘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倾城毒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倾城毒妃 即可阅读全文

《倾城毒妃》小说简介

还是很不错的,我喜欢,看到最后,请多多支持写作者吧,毕竟,很引人入胜的进入了故事的境界内,参与了书里面的情节内容得起伏跌宕……。精品小说《倾城毒妃》是芥沫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韩芸汐龙非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韩芸汐从早等到晚,别说新郎官,就连个人影也没瞧见。夜深人静,她靠在枕边不知不觉都睡着了,却突然,一个撞击声传来,似乎是撞窗户的声音。卧房里的油灯太小,照不到外头,韩芸汐等了许久都再没听到动静,心底掠过。《倾城毒妃》是作者苏水所著的一本重生类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倾城毒妃》精彩章节节选:前世爱上不爱自己的皇子被陷害剜心。重生后本想潇洒过一生,阴差阳错嫁给了心机深沉口碑极差的四皇子凌尘 。阴谋阳谋,虚伪贪婪,被陷害,被要挟,她都一一接招,四两拨千斤,爱才是利刃!蓝灵:王爷翻墙来我房间干

精彩章节试读:

“外公在做决定前,一定要问一下灵儿。如果不答应灵儿,灵儿死也不会去云城。”

“灵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陈有水不解,前日还闹着要下山找父亲的丫头,如今像是变了一个人。

“外公,我们对我父亲,对他的生活并不了解。我只是不想青衣堂有事。”蓝灵看出外公的担忧,淡淡说道。

“好,外公答应你,你说的这些事情,外公一定先和灵儿商量再定夺。”陈有水答应了蓝灵。

八月十一日晚,蓝灵进了云城的大门。

俏春和立夏掀开马车的轿帘往外看,“呀,小姐,云城不愧是帝都,好繁华。”

蓝灵苦笑。她宁肯永远也不要踏进这座城。

马车走进繁华的滨海大道,蓝灵的马车突然像是疯了一样狂奔起来。

两个丫头吓得尖叫起来,蓝灵手里紧紧把着轿子的窗棂,马并没有停下,她的父亲和舅舅拼命追赶,蓝灵甚至看到了宁王也在后面追赶。

马嘶叫着跑进一条窄路,一黑衣高大的蒙面人“嗖”的一下从旁边跳上马车,伸手打晕蓝灵抱了她转眼不见了。

等到蓝灵的大舅舅陈文制住疯马,拦下马车,马车里只有两个脸色惨白的小丫头。

蓝景天大怒,什么人如此大胆,竟敢在他的眼皮子下抢走了自己的女儿。而且宁王还同行!

他气急败坏,立刻下令全城搜索。

蓝灵睁开眼睛,暖香扑鼻,淡黄色的暖帐,她手脚被缚住,绑在床上。外面传来莺莺燕燕的靡靡之音。

“这是哪里?”蓝灵环顾。

房门突然打开,进来一个一身酒气的男人。

屋子里没掌灯,男人靠近她,呼出的气息带着一股灼热之气。

“爷今日花了大价钱来破处,不知道五千两银子值还是不值。”男人说着爬上了床。

蓝灵大惊,听这人的声音,分明是安王凌尘。在前世,凌尘就整日沉溺在欢场,名声并不好。

他一只胳膊撑在床上,俯身看她,一双细长凤目,略带促狭,呼吸却越发急促,他伸手扯开她的腰带,把她的罗裙向上推起,大掌抚在她的腿上。

蓝灵大惊,“大胆,我是元帅的女儿,赶紧将我放了,否则我父亲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那人“噗”地笑了。

“你怎么不说你是公主?我只是花钱买乐子,管他谁的女儿。”他并不松手,双手在蓝灵身上游离。

“这是哪里?你花了多少银子,我定会让我父亲双倍给你!”蓝灵急了。

“这里呀,春满楼,云城最大的妓院。你放心,我会好好疼你的。”他的唇落下来,强势吻在她的额上,脸颊上,脖子上……

蓝灵大怒:“堂堂皇子,竟然逛妓院!”

他楞了一下,捏起她的下巴,转过她的脸,声音慵懒又清冷:“你怎么知道我是皇子?”

蓝灵立刻闭嘴。

“难道你认识我?”

“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吧,还有力气逛妓院?”蓝灵忍不住讥讽他。

在前世,每次凌尘见到她都会调戏她,所以她一直非常烦他。

“哈哈哈,”他大笑,“不是有句话叫做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你要不要试试?”他的声音轻浮无礼,充满了情欲。

蓝灵突然明白,他应该认出了自己。她立刻闭嘴,脸转向一边。

他从她的身上下来,转身点了蜡烛。

“我在这买乐子,看到他们绑了一个人进来,说是来了一个没开苞的雏,大价钱拍卖,我感到新奇,过来看看,后来知道是你,便包了你。放心吧,你在这里是安全的。”

“包了我?你不是应该立刻把我送回元帅府吗?”蓝灵怒视他。他看起来很年轻,身材颀长魁梧,气宇轩昂。

“你就不想知道谁将你掳到了这里?”他看着她,阴沉沉一笑。

“是谁?难道你知道?”蓝灵记得上一世,她回元帅府的时候没有经历这些。

“掳你的那人可不简单,是有名的江湖人士,剑侠胡斐。所以,你到这里,并不是偶然,这个世上,能让胡斐出手的人并不多。”

看到蓝灵一脸迷惑地看着他,他的手轻轻捏了一把蓝灵的脸,“这个胡斐,曾经是你父亲,大元帅蓝景天的情敌,也是你的继母现在的元帅夫人沈氏的相好,看来有人并不希望你回到元帅府。”

原来是沈君做的。

蓝灵知道沈君一直不喜欢自己,因为蓝玉喜欢凌风,任何对蓝玉有威胁的人,她都会想办法除掉。这一次,宁王和蓝景天一起去墨山带回了她,沈君不想给她接近宁王的机会。

“你先解开我!”蓝灵的手脚还被绑着。

“那你要答应我,松绑后不能逃跑。你在这里先住上三天。”

“为什么要住上三天?”

“我想说,我也不希望你回到元帅府,你信吗?”

现在的蓝灵当然相信。前世她回元帅府的时候,只是单纯地认为,父亲觉得她渐渐长大,应该回到元帅府,可以给她找一个好人家。现在她明白,他们需要的是外公的青衣堂。

“我信。”蓝灵随口答。

“你信什么?你这小丫头知道什么?”凌尘笑了。

“我包下你,保你清白,是还了你在青龙山救我的恩情。我当时并不知道你就是蓝景天的女儿。让你住三天,是为了我自己。说实话,如果你没救过我,我倒很希望你永远住在这里。放心吧,三天后,元帅府的人自然会接你出去。”

凌尘说完,俯身在蓝灵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盖了我的印,你就是我的人了。”

“混蛋,流氓!”蓝灵又急又怒,她动不了,只能大骂。

“你敢骂皇子,死罪!你还是绑着吧!”凌尘一脸坏笑,仰脸躺在她的身边。

“你可知你父亲为什么着急接你回元帅府?”

“那你先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青龙山?还受伤了?”蓝灵以问做答。

“我知道老三去墨山见青衣堂堂主了,我也想见一见青衣堂的势力,被老三发现,追到了青龙山。该你回答我的问题了。”凌尘俯身看着她。

“父亲接我回来,当然是想我了,而且我已成人,不能一直待在山里,我毕竟是他的女儿。”蓝灵半真半假地回答。

凌尘嘴角一挑,“你是个狡猾的丫头,你外公真的有十万兵力?”

蓝灵沉默。

“还有,我们虽然在青龙山上见了一面,可你怎么知道我是皇子?你以前见过我?”

凌尘看蓝灵不理她,看着她,又亲了她脸颊一下。

惹得蓝灵又是一顿臭骂。

蓝灵转过身去不再理他。

凌尘半天无声,蓝灵回身看他,他竟然睡着了!他对她,好像并不防备。

“心可真大。”蓝灵暗想。

凌尘一直睡到半夜才离开。

蓝灵被关在春满楼的房间里,有专人伺候,每日好吃好喝,就是不给她松绑。

《倾城毒妃》 第9章 神秘的男人 免费试读

韩芸汐从早等到晚,别说新郎官,就连个人影也没瞧见。

夜深人静,她靠在枕边不知不觉都睡着了,却突然,一个撞击声传来,似乎是撞窗户的声音。

卧房里的油灯太小,照不到外头,韩芸汐等了许久都再没听到动静,心底掠过一抹不安,她小心翼翼地走出卧房。

“什么人呀?”

外头昏暗寂静,无人回答。

“有人进来了是吗?你是谁?”韩芸汐又问,拿着油灯照过来。

就这个时候,脑海里传来了“嘟嘟嘟”的声音,提醒她有毒,怎么回事?

难不成有人投毒进来要害她?

韩芸汐一个哆嗦,立马转身要回卧房,谁知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抓住了她的脚踝。

“啊……”

尖叫声未落,整个人就被拽了过去,油灯落地,她也摔个狗吃屎,却顾不上那么多,想踹开那只手,不料却踹到一个男人的胸膛上,一时间血腥味四起。

“想活命就别动。”男子冰冷的声音让周遭的气温突然降低了好几度。

韩芸汐瞬间僵住,因为,冰凉凉的剑刃就抵在她身上。

这家伙好像受伤了,而且中毒了,他是刺客吗?

周遭很安静,听得出男子的呼吸有些沉重,半晌见他没动静,韩芸汐怯怯地问,“喂,你来行刺秦王的对不对?”

男子没回答。

“秦王不在,我估计一年半载他也不会来,你放了我,我当什么都不知道,好不?”韩芸汐试探地问。

可惜,男子还是没说话,昏暗中,韩芸汐看得到他坐靠在墙边,着黑衣,看不清楚相貌。

“你受伤了,别这么坐着,你赶紧走吧。我保证不喊人抓你。”韩芸汐怯怯地说着,小心翼翼爬起来,想推开他的长剑。

谁知,刚刚碰到剑背呢,男子就扬剑抵上她的脖子,毫不留情划下去!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韩芸汐猛地后退,急急说,“你中毒了,伤口在腹上离心四寸,是蛇毒,半个时辰前中。不是被毒蛇直接咬到的,而是有人提炼出来的毒液,你呼吸沉重,心律缓慢,这种毒伤心脏,发作非常快,你能撑半个时辰估计也是极限了。”

韩芸汐一口气不停,将自己根据解毒系统提醒所推测的全都说了,此时,男子的剑还是抵在她脖子边,脖子上缓缓流下的血让她心跳不断加快,怎么都缓不下来。

但是,男子没有刺下的剑让韩芸汐知道,她全都说中了。

周遭一片寂静,冷空气中充满了紧张的因子,韩芸汐吞了吞唾液,鼓起勇气继续说,“我可以帮你解毒,解不了你杀我不迟。”

说罢,她没敢再出声,心惊胆战地等着。

半晌,男子冷冷开了口,“多久?”

“我需要察看具体伤势,毒性强度值。”韩芸汐如实回答。

男子没出声,放下了长剑,韩芸汐吊在半空中的心总算是收回来了。

确定自己没有性命之忧有,韩芸汐非常专业的一面就显露出来了,她起身来,见黑衣人也要起,立马命令,“坐着,不许动!”

音色很单薄,却自有一股不容违逆的权威感,“你一动就会促进血液循环,毒液进入心脏越多就越麻烦。”

昏暗中,黑衣人眼底闪过一抹玩索,还真乖乖地不动了,谁知,韩芸汐下一句却是,“把衣服脱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