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商枝薛慎之的小说[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若雪樱花草 2019-06-27 14:34:44

主角叫商枝薛慎之的小说[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完结版免费阅读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即可阅读全文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小说简介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文笔很好,故事情节紧凑,不浮夸。好评!!!就是多更新点就更好了!。小说主人公是商枝薛慎之的小说叫做《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广绫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薛慎之垂眸,视线落在手腕上,眸光幽深而微妙。商枝心思不在薛慎之身上,并未发觉他的异样,接过他手里一碗红薯汤,催促他,“药都凉了,你先喝了,我将红薯汤热一下。”屋子和商枝住的差不多大小,一间厨房,一间外。主人公叫商枝薛慎之的小说叫做《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是作者广绫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医学教授一觉醒来成为了爱慕虚荣,嫌贫爱富的小医女。家徒四壁,两袖皆空,一贫如洗。处境虽然不尽人意,好在有一技在手,种药田,开医馆,打算靠着医术发家致富。还没撸着袖子开干,惨遭退婚。未婚夫说:“我要考取

精彩章节试读:

“你你你……”林辛逸整个人贴在墙壁上,一只手指着商枝,“你知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

商枝背着背篓,站在巷子口,挑高眉梢,“你是做贼心虚,不然你怕什么?”

林辛逸鼓着眼睛瞪她。

商枝无视他眼底的怒火,视线掠过他另一只手上的小布包,重复一遍,“你跟着我做什么?”

林辛逸的手往背后缩,在她的注视下,一张微黑的脸涨红,吱吱唔唔地说不出话。听到对面一声轻笑,他恼羞成怒,梗着脖子说,“你哪只眼睛看见我跟着你了?我……我只是和你顺路而已。”说着找到了借口,理直气壮道:“我是给人去送药。”怕商枝不信,晃了晃手里的小布包。

商枝见林辛逸踩着尾巴似的跳起来,极有深意的看他一眼,不再理会他,走出巷子。

林辛逸的心思仿佛被她看穿,黑红的脸一片滚烫,眼见商枝快要没影了,连忙跟上去,压根没有发现那条巷子是一条死巷。

商枝后面跟着一条尾巴,她并不在意,因为林辛逸并无恶意,而且那所谓的药包,她闻到了肉味。肉味啊,商枝摸了摸肚子,有点饿了。

不由得回头看一眼,林辛逸吓一跳,一边挠头,一边仰着头东张四望。

心里紧张的要命,怕商枝发现自己跟着她。

又十分懊恼,之前商枝问的时候,就应该说出来意,他是向她赔罪的。如今他把话说死了,该怎么道歉?

商枝无语了,他是当她瞎?那么高大的个杵在那儿,她看不见?

她可不想林辛逸一路跟着她回杏花村,叹息一声,无奈的走过去。

“你……你……我……我没有跟着你!”见商枝走过来,林辛逸睁大了眼睛,先声制人,轻哼道:“我只是找不到路。”是啊,他都不知道她住在哪里。

“你这是给我的吧?赔罪的?”商枝不和他废话,直接拆穿他。

林辛逸脸色僵住了,诧异的看着她。

“你不必道歉,往后再遇见同样的事情,你首先记住你是医者。”商枝双目清冷仿若两汪清泉,奇异的将林辛逸的不自在给抚平,他挠着脑袋,垂着头,小声说:“今日多谢你,若不是你,我家的医馆只怕开不下去。大牛死了,我爹肯定受不住。”

他把小布包塞进商枝的手里,诚恳的说道:“之前我口无遮拦,说了不中听的话,你别放在心上。我爹在镇上行医三十年,并没有出过差错。前不久镇上来了铃医,抢去医馆里不少的生意,如果闹出我爹医错人的事情,旁人只怕再不敢来医馆治病。”

“我已经知错,不该为一己私欲,罔顾病患生死。何况,那本就是我们的过错。”林辛逸说着眼睛都红了,他见商枝不肯收下,不好意思的说道:“如果你不嫌弃,可以收我做徒弟吗?”

商枝意外道:“你爹的意思?”

“不不不!”林辛逸连忙摆手,红着耳根道:“这是我自己的主意,你医术在我爹之上,虽然你比我小,但我还是愿意拜你做小师傅。”

林辛逸心如赤子,虽然有不足之处,尚在知错能改。

但是收徒弟……

商枝没想好,一时有些犹豫。

“我能吃苦,而且好学。你若不信,便考验我几日,若是对我满意,再拜师?”林辛逸紧张地看着商枝,小心翼翼地,略带着讨好。

对他这个别扭性子,能够如此低声下气,着实不容易。商枝松了口,面无表情地说道:“你若是不符合我的要求,就算请你爹出面,我也不会答应。”

“诶!”林辛逸喜出望外,“这么说定了,小师傅!”

还未拜师,林辛逸已经喊上了,仿佛这是迟早的事。

商枝被他这股莫名的自信给逗笑了,告诉他自己的住址,约他明日来杏花村找她。然后在林辛逸再三要求下,商枝收下小布包里的腌肉。就当是——拜师礼?

商枝这一趟十分顺利,不但采买好需要的药材,顺带收了一个小徒弟。

她心情不错的回村,便见几个妇人坐在屋前平地上嗑瓜子。

“你听说了吗?狗娃快不行了,林三娘找陈族长借银钱呢,足足买了好几两肉,准备给狗娃做顿好的吃,好让他上路,免得做个饿死鬼投胎,进了畜生道!”妇人啧了一声,要她说林三娘就该上商枝家闹,赔点银钱。张老头应该留下不少好东西!这都捆肚皮了,还要脸干什么?

“真被医死了?”‘呸’另一个妇人吐出几片瓜子皮,一片瓜子皮沾在下巴上,手一摸往裤腿上擦,唾沫星子横飞:“那丫头可是拍胸脯保证,治不好搬出杏花村!哎哟,真的笑死人了!那副信誓旦旦的模样,倒将人给唬住了。她被贺家退亲,我看赶明儿就会被赶出村子去!”

“嘁,那也是她活该!没那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赶紧走,别留村里祸害咱们!”妇人往后退几步,躲开喷过来的口水。

本来是令人唏嘘的事情,却被她们看热闹,尖酸刻薄地嘲笑。

商枝紧了紧背篓的肩带,沉默着回到屋子,看见门口的人,她蹙紧眉头,抿着唇角。

都不用等明天,贺良广等人已经迫不及待想将她赶走。

《田园医女:病夫宠上天》 第十五章 融洽 免费试读

薛慎之垂眸,视线落在手腕上,眸光幽深而微妙。

商枝心思不在薛慎之身上,并未发觉他的异样,接过他手里一碗红薯汤,催促他,“药都凉了,你先喝了,我将红薯汤热一下。”

屋子和商枝住的差不多大小,一间厨房,一间外屋和里屋。看书写字,薛慎之都是在外屋,光线明亮一些。

她径自走去灶台,锅里只有一个硬邦邦的馒头,她往锅里倒一碗水,准备隔水蒸红薯汤。却发现没有柴禾,这个时候才过饭点不久,灶台冷冰冰的没有生过火的痕迹,他并未吃晚饭。

“你身体不好,再饥一顿饱一顿,更加不利于你的身体健康。”商枝皱紧眉头,灶台旁放了米缸,只有小半碗米,其余都是空的,他连饭都吃不上,许氏逼着他送栓子去一个月两百文的私塾,不顾薛慎之的死活,心下不快,“你家都是吸血虫,自私自利,贪得无厌,即使你给他们金山银山,也不知满足。你尽你的那一份心力便足够了,有的亲情缘分强求不来,你只当与他们缘分浅。若是连你自己都不爱护身体,谁会管你的死活?”

何况,许氏还盼着他死呢!

薛慎之盯着手里的药碗,里面参片沉浮,散发出淡淡的药香。放在以往,商枝宁愿将东西扔了,都不愿给他,而今却特地给他送一碗昂贵的汤药。今夜更是反常的维护他,平时装作没看见已经算是很好,偶尔她会在许氏离开后落井下石。

薛慎之抿紧唇角,望着那道清瘦忙碌的身影,目光复杂。他并不觉得摔一跤,磕坏脑袋便能让一个人彻头彻尾的转变性子。

他沉默半晌,喝完药,踏进厨房,舀水在一旁将碗洗干净。听到商枝的话,心口微微一震。

“我说的话不中听,但是忠言难免逆耳。”商枝许久没有听到动静,她侧头仰望着他,微微露齿一笑,“他们这般对待你,终有一日会悔不当初。”

薛慎之眼睫猛地颤动几下,拿着碗的手指收紧力道,骨节泛着青白色。她这几句话在他心底造成冲击,汹涌的情绪在胸腔里翻涌,久久无法平静。

望着她眉梢眼角的温暖笑意,他平静无澜地眸子仿若微风拂过,兴起丝丝涟漪。

“你……”就这样相信我?

薛慎之唇瓣微动,吐出一个字,忽而收了声,面色沉冷。

商枝敏锐的觉察到他心绪变化,不禁叹息,原主曾也对他示好,关切有加,却只是为了捉弄他。薛慎之对她恶劣印象根深蒂固,不会轻易的接纳她,想来他以为自己固态萌发,又有什么阴谋吧?

脑仁疼!

许氏还在外头骂骂咧咧,商枝拉开门,许氏叫骂声戛然而止,看着商枝冰冷的眼神,缓过劲来的后背隐隐作痛。她艰难的咽了咽口水,灰溜溜地跑了。

商枝回到屋子里,锅里闷着的红薯汤还有余温,重新盛一碗给薛慎之送去。

“趁热吃,那一碗红薯汤你留着明早吃。”商枝放在桌子上,催促薛慎之,“就当我报答你今日为我解围。”

薛慎之静默片刻,沉默不语的吃了半碗红薯汤。

“你不必为我解围。”

“嗯?”商枝疑惑的看向他。

“妨碍你的名声。”薛慎之淡漠道:“许氏会记恨你。”

商枝哂笑,“怕啥?看我不顺眼的多了去,不差她一个。”

薛慎之抿了抿唇,被她的话噎住。

商枝瞥见他淡漠的脸上出现一丝龟裂,不由兴起逗弄他的恶趣味,“你呢?你当着乡邻的面说娶我,两个人已经互定终生,不怕妨碍我的名声?现在说这个,晚了!”

薛慎之耳朵动了动,白皙如玉的耳廓泛着浅粉,掩嘴咳嗽几声,掩饰心内的几分不自在。瞥见她眼底浓郁的笑意,耳廓愈发的鲜艳充血,嘴角绷紧了。

“情况紧急,自然另当别论。”

“哦——!”商枝点了点头,尾音拉长,漫不经心的,暗含着戏谑,“我方才也是情急所致。”

薛慎之眉心跳动,沉着脸,转身进里屋。

商枝看着他两颊浮现两抹不正常的红晕,显然是急恼出来的,‘噗嗤‘笑出声,竟觉得他有几分可爱。

薛慎之听着毫不收敛的清脆笑声,脚步微微一顿,冷冷瞥她一眼,见她愈发笑得肆意张扬,脸色几乎绷不住,‘哐当’一声,关上门。

“商姑娘,夜色已晚,你请回。”

薛慎之清越的声音从门内传出。

商枝挑了挑眉,也不惹急了他,收拾干净,关上门离开。

听着渐行渐远的脚步声,靠在门板上的薛慎之紧绷的面色缓和,缓缓拉开门,望着桌子上黄澄澄的红薯汤,心头泛起一丝异样,转而他挥去那一抹微弱怪异的情绪,重新坐在书案后看书,不管她想做什么,他且等着便是。

可过去半晌,薛慎之捧着的书,不曾翻动一页。被商枝搅乱的心绪,仍旧无法平定,不由有些心烦意乱。

提起笔,在宣纸上一笔一划,写下一个大大的静字。

盯着静字半晌,压在镇尺下,熄灭油灯回里屋睡觉。

薛慎之一向浅眠觉少,这一夜,临近天亮方才睡了过去,待醒来已经日上三竿。

隔壁热闹之极,欢声笑语,显而易见其乐融融的氛围。

商枝脾性不好,极少与人为善,旁人不与她往来,张神医故去后,他们这里冷清许久,不曾这般热闹过。

薛慎之带着一丝疑惑,洗漱后,他从屋里走出来,便见商枝蹲在地上晾晒草药,而她的身旁一个十五六岁的俊秀少年,跟在她身后低言细语的交谈,商枝不知说了什么,少年腼腆一笑。

商枝侧头盯着少年的脸庞,忽而伸手擦掉他脸颊蹭上的污泥。

薛慎之眸光微微一沉,望着自己被她拽过的手腕。

呵!

神色意味不明。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