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凤唳九天:后临天下]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楚云瑶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绿水染清风 2019-06-27 15:41:14

[凤唳九天:后临天下]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楚云瑶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凤唳九天:后临天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凤唳九天:后临天下 即可阅读全文

《凤唳九天:后临天下》小说简介

作者对于把握文字的控制情感能力非常好,牵发一动全身。全程高糖,牙疼不赔。。精品小说《凤唳九天:后临天下》由俊姐姐所编写的穿越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楚云瑶,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当楚云瑶迷迷糊糊的清醒过来时,只觉得身上寒颤颤的,好像是被人丢进了冰水里一般。她强忍着脑中一波一波炸开的回忆,算是初步搞清了现在的处境,四下的打量了下坤宁宫里徒有四壁的荒凉景象,想着哪怕记忆里没有废后。主人公叫楚云瑶的书名叫《凤唳九天:后临天下》,本小说的作者是俊姐姐所编写的穿越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少女因为失足摔死,一朝穿越到了同名同姓的古代皇后身上,寒冬腊月里那身躯的前主还在被人欺负,除了冷,就是彻骨的冰寒。自古后宫纷乱多,于是少女为了活命和解气,一路开始了披荆斩棘的斗智斗勇。

精彩章节试读:

太后听到这话气的哆嗦,手上用力地拍着椅子,嘴上颤抖地说道,“好好好。皇上当真娶了一个好皇后!哀家倒要看看今日能不能管教你!来人!”

太后一声令下,便从宫中四面八方涌出了穿着统一红衣的侍卫,楚云瑶粗粗估量了一下,大概有一百多人,整整齐齐地围住她,气势逼人,饶是坤宁宫再大,此刻被围了这么多人也显得空间有些闭塞。

随随便便地出门就带着这么多侍卫?

心中已然明白这就是一个圈套,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就钻了进来。

而下套的人正是方才还在装可怜的鸾妃!

楚云瑶想着,眼中一凛,斜瞟向鸾妃,正见她一脸得意地看着她,那眼神十分嘚瑟。

楚云瑶看了一下这么多人,都是皇宫中的精英,心中估摸着,自己就算打的过他们,也逃不出这偌大的牢笼一样的皇宫,索性还是不要挣扎了。

楚云瑶对着太后施了一个郑重的大礼,那样子要多标准有多标准,随后安安静静地开口道,“云瑶不知太后在此,多有得罪,还请太后海涵。”

太后看着和刚才市井泼妇一样完全不一样的楚云瑶,眉间丘壑皱的更深了,如此表里不一,言行不一致的女人,如何能担得皇后大任?

“你休要再说,来人,赐毒酒!”太后直接下令道。

都要赐死她了,还不让她说话?

“既然太后不讲究这些虚礼了,我也就不装了,只是我今天死也要死个明白!”楚云瑶说着,找了个凳子直接做坐在正中央,被一群侍卫拿刀包围着,眉间却一点惧意都没有。

“我想问太后三件事?第一,堂堂太后,尊贵无比,来我坤宁宫为何躲于人后?”这话就戳人心根了,先是给太后带了个尊贵无比,自然识得大理的高帽子,随后又说人家偷偷摸摸地听人讲话,这不是明明白白的扇人家大嘴巴吗?

“哀家若不是躲在人后,岂能见到皇后如此撒泼,欺负妃嫔的模样?哼……”太后并不以为意,张口就开始讽刺楚云瑶。

楚云瑶没有说别的,只是继续问道,“第二,太后说臣妾撒泼欺负嫔妃,可为何要打鸾妃?鸾妃坐在皇后的位子上已是大不敬,说严重点是觊觎皇后之位,企图杀臣妾于后快!臣妾如何不怒?”

楚云瑶说着,使出毕生绝学硬生生地挤出了几滴眼泪,低下头轻轻擦着,却用余光观察着鸾妃,果真见她开始慌了。

“太后我没有,皇后是信口雌黄啊,臣妾自知身份低微,哪敢肖想这皇后之位?皇后是颠倒黑白,污蔑臣妾啊!”

楚云瑶也不甘示弱,一听太后这意思就是不知她们之前为何而争吵,于是意有所指地说道,“臣妾在位以来,一直兢兢业业地为皇上分担后宫闲杂,哪怕皇上冷待臣妾,臣妾也绝没有半分怨言,皇恩浩荡,哪里能偏顾得上臣妾?

在后宫亦是如履薄冰地过着日子,生怕哪件事情做的不好遭人诟病,只是就算臣妾做的再好也终有人看臣妾不顺眼,只因臣妾皇后这个头衔!”

鸾妃看着太后听着楚云瑶的话眉间已有松动,立刻着急地大声叫嚷道,“太后你不要听皇后妖言惑众,她派人去刺杀皇上是不争的事实,就连刺客都已经认罪了,她还有什么狡辩的?臣妾求太后为皇上的安危着想,立刻处死皇后!”

呵,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太后一听这话,眼中冷光一闪,对着身边的嬷嬷道,“徐嬷嬷,你去,送皇后一程。”声音冷硬,已是不容反抗之意。

这皇后太过锋利,后宫容不下这样的人,哪怕蠢一点,她要的是一个听话的皇后!

太后看了看鸾妃,随即眯起眼睛,眼中意味不明,不知在想些什么。

楚云瑶听到这话也有些慌了,毕竟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上,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岂不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如是想着,但面上丝毫不外露,镇定地看着太后。

“我既没有犯七出之过,又没有犯欺君叛国之罪,就算是皇上都相信我没有派人去刺杀他,太后如是赐死我,我不服!”

太后当了一辈子的皇后,也是杀伐果断之人,从来没有人敢公然顶撞她,如今楚云瑶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她的底线,岂能容忍?

鸾妃也看出了太后的怒气,于是在一旁添油加醋地说道,“姐姐,太后是长辈,你怎么能如此顶撞太后呢?”

太后一听,果然再也不忍,“来人,掌掴皇后十巴掌,哀家今日就好好教养皇后一下礼仪。”

看着徐嬷嬷一步一步踏进自己身边,楚云瑶攥紧了拳头,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哪怕自己能把这里所有人都打倒,此刻也得忍着!

“啪啪啪”的声音左右开工,徐嬷嬷不愧是跟了太后一辈子的人,就是知道怎么打人才会疼,一巴掌下去,楚云瑶就觉得自己的耳朵嗡嗡的,脸也跟着立刻就肿了起来。

其余的巴掌纷纷落下,楚云瑶攥紧了拳头,看着旁边一脸得意看着自己的鸾妃,眼中冷光乍现!

今日之仇不报,她就不叫楚云瑶!

眼前已经被肿了的脸挡住视线,只余一条缝隙看路,楚云瑶大踏步地朝着鸾妃走去,走到她面前。

“你,你要干什么?”看着鸾妃惊恐的表情,楚云瑶脸上不动声色,嘴上却开始说着。

“鸾妃不懂礼仪,今日本宫就来教养一下鸾妃礼仪。嫔妃嫔妃,说的好听是妃,说的不好听就是妾,这就是在皇家妾能当回事,若是在民间府中,妾就是府中的一条狗,一个奴才,怎能在当家主母与婆婆说话时插嘴?鸾妃,这就是你家教养出来的好礼仪吗?”

太后不是总拿礼仪礼仪的说事么?今日她就拿太后的话堵她的嘴!看她会不会自打嘴巴来管鸾妃!

《凤唳九天:后临天下》 第一章 放肆 免费试读

当楚云瑶迷迷糊糊的清醒过来时,只觉得身上寒颤颤的,好像是被人丢进了冰水里一般。

她强忍着脑中一波一波炸开的回忆,算是初步搞清了现在的处境,四下的打量了下坤宁宫里徒有四壁的荒凉景象,想着哪怕记忆里没有废后,也差不多算是打入冷宫了。

冷风在窗外呼啸,楚云瑶只能抱着胳膊,缩在单薄的宫装里瑟瑟发抖。

她的目光扫过角落里一个装满凉水的木桶,刚思量着它的用处,就见一个宫女推门而入。

眼见那宫女走进来,抱着一大卷脏衣物,囫囵丢进角落里的木盆里,随后趾高气昂地哼了一声,见楚云瑶纹丝不动,不禁扬声道:“还请皇后把这些衣服给洗了,若明天还未洗干净,就莫怪奴婢手下无情了!”

楚云瑶冷冷地看着那狗仗人势的宫女,动也不想动。

宫女见楚云瑶依然没有动静,立马就恼怒起来:“还以为自己是皇后娘娘呢?你现在不过是掉毛的凤凰罢了,还敢在这装大小姐?”

见楚云瑶还是抱着胳膊坐在那里,她张嘴还要再骂,抬头却正对上一双清澈明朗的眼眸,在料峭寒冬的风声中似乎带着无尽的冷意。

仗势欺人的宫婢一时间被威慑住了。

缓过神来之后便更是恼羞成怒,扬声骂道:“你不过是个罪人,也敢在这里给我脸色看!你算是什么东西!”

说着便要抬脚向楚云瑶踹去。

楚云瑶的速度比她更快,一个翻身便撑地站起,反手便一个耳光掀了过去。

不管这里是哪个朝代,或是哪个宫廷,只要皇后还未被废,她就一定是这宫里最尊贵的女人。

别说只是一个小小宫女了,就算是她背后的人站出来,楚云瑶的身份也完全可以照打不误!

那小宫女一时间被打懵了,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脸不可置信,这还是那个懦弱的皇后吗?

或许是作威作福惯了,那宫女色厉内荏道:“你竟然敢对我下手,等我禀告了娘娘,到时看你......”

老娘上辈子被恐怖组织欺负跳了楼,穿越了难道还要被一个狗仗人势的东西欺负?

这么想着,楚云瑶不等宫女话说完,左右开弓又扇了十几个耳光才停手。

血液一滴滴的从那宫女的嘴角流下,楚云瑶这才慢悠悠地找了个干净的椅子坐下,冷然道:“放肆。”

“朕看,是你在放肆。”倏然间坤宁宫的烛火大亮,好大的仪仗阵仗从宫门口传来。

楚云瑶最是乖觉,在听见这声“朕”之后便规矩地跪下行礼。

在她膝盖落地的瞬间,只见一袭黑色虬髯镶金边的长袍边角,从眼前的织金镂花砖地上滑过,淡淡的龙涎香只扑鼻翼。

皇帝大约是觉得有趣,声音倒也松快:“朕命令皇后静思己过,皇后怎的还在这责打宫女?”

楚云瑶老实地跪在地上,瞥了一眼旁边满脸血泪的宫女,不卑不亢的道。

“臣妾的手长年累月泡在冰水里,已经起了冻疮,而且没有合适的衣物和被褥,冻伤的创口愈加严重,再加这贱婢的处处打骂而浑身伤痛。这次臣妾实在无法忍受,所以给予了她点教训。”

那宫女见风使舵的本事倒是快,连滚带爬地就到了皇帝跟前,一个劲地磕头:“皇上明察,皇上明察,都是皇后娘娘拿奴婢撒气……”

楚云瑶看着那白莲花的表情就觉得心烦,脱口而出:“你扯什么犊子呢?”

这话一出口便后悔了,只好用尬笑掩饰此刻的崩溃心情。

皇帝头上戴着的九宝龙垂帘微微一颤,仿佛初次认识这位皇后一般。

“臣妾是丞相府嫡长女,自幼便进宫服侍皇上,不敢奢求举案齐眉,只想能独善此身与皇上白头到老,不想如今处处受辱,给家门和皇室蒙羞,实在是臣妾的过错。”

楚云瑶跪在地上,语速平缓,外表看上去镇定自若,熟不知她的心里早已在腹诽皇帝。

老娘从小就跟你睡了,一夜夫妻百夜恩,身份就摆在这儿,更何况,要是想继续支配我老爹,怎么样都得给我面子吧?现在处处被人压迫,以后再把事情闹大了,惹怒了楚家,皇家也是很头疼的。

楚云瑶内心的争议心理皇帝并不知晓,可从楚云瑶现如今的表现来看,倒着实令他一惊。

这小女子何时这么会说话了?字字句句都把事情往自己有益的地方去引,话语间却是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

皇帝看着那在简陋宫室中依旧挺拔秀丽的身姿,没忍住嘴角的笑意,挥挥手道:“来人,把这狗奴才拖去杖毙了。”

那小宫女的脸色立即是煞白一片,她只是想着能讨好权势滔天的那边,却没想到现在就要丢脑袋啊!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