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宋华年锦瑟的小说[锦瑟无端思华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白衣未央 2019-06-27 16:19:10

主角叫宋华年锦瑟的小说[锦瑟无端思华年]全本免费阅读

《锦瑟无端思华年》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锦瑟无端思华年 即可阅读全文

《锦瑟无端思华年》小说简介

作者笔力老到,主角的发展路线值得期待,情场感也很强,情节的开局过度发展都十分自然,读起来很顺很舒服,人物塑造上入木三分。。主人公叫宋华年锦瑟的小说是《锦瑟无端思华年》,本小说的作者是柳慕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然而身后却传来那班下人的低笑嘲声。“说什么高高在上的公主,还不是和青楼女子一样,自动倒贴上咱们将军…”躲在树丛后的一名丫头,咯咯笑了起来,尖锐的笑声让锦瑟想没听见都难。她难堪震惊的怔在原地,身子摇摇晃。完整版小说《锦瑟无端思华年》是柳慕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主角宋华年锦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锦瑟,一个出生在冷宫里的丑颜公主,粗布麻衣、残羹剩饭,在命如草芥的宫里艰难生存;宋华年,正得圣宠、前途飞黄腾达的大将军,机缘巧合救了她一次,从此,她的整颗心都扑在他身上,终于,利用皇权逼他娶了自己。满

精彩章节试读:

坐梓隆宫

“锦瑟皇妹,太皇太后已归仙六年,父皇也跟着去了,太后三年前临终道命让朕给你找个好人家下嫁,如今六年守丧期已过,朕该履行和皇祖母的约定了。”坐在精雕镶金嵌玉的龙椅上,李昊冷淡的双眸一直盯着案迹上的朝奏摺子,没有抬起头来看跪在地下的锦瑟一眼。

他挥挥手让随侍在旁的承礼太监,将镶金托盘上的画轴,端到锦瑟面前。

“挑一个。”李昊冷气逼人又充满气势的嗓音再次传了过来。

“锦公主,这是皇上特地让人精心觅来,给锦公主挑选驸马爷人选的画轴,请锦公主过目。”两名年轻的太监恭敬的将承复太监盘中的画轴,一幅幅的摊开,让她看个清楚。

锦瑟僵硬的抬起小脸,勉强的让自己凝聚心神看着众多画里的男人样貌。

又小又瘦弱看起来随时都会病倒的男子、浑身挤满肥肉胖到看不见眼珠子的男人,还有头发花白脸皮发皱的垂老男子…

越看越错愕的情况下,锦瑟咬着很无力的只能垂下脸来。

是因为这张脸上无法磨灭的丑陋胎疤,所以便注定了这辈子不会有幸福的归宿可依吧!

凄惶无奈之中,眼前竟然再次浮现宋年华那张俊雅的面容。

原以为不会再见到那名六年前就人了自己心上的男子,但方才那个惊鸿一瞥的偶遇,却让她死寂、以为不会再起波澜的心湖,开始晃荡纠结。

如果不是这样的容颜,会不会有希望可以走到他的身边…

只是…终究是不该痴心妄想,不能奢想的…

“如何,看中谁了?”不知何时皇上已经抬起了头,拿着一双利眼打量着她。

望着她哀戚失神的面容,他只是扯唇一笑,带着洞悉一切的了然看着她。

“即使不愿,这也是你的命,毕竟这世上没几个男人能不弃不嫌的对着个无颜女子过一生。”

皇上无情又不婉转的话语让锦瑟娇小的身子颤了下。

她懂皇上说的话,因为无颜,所以高攀不了那些条件好的公卿贵裔…

锦瑟抬起了头,小脸上有悲伤明显流露。

“画轴里的可都是朕让宋爱卿精心挑选回来的,每一个都是当朝四品以上的官员,匹配得了公主又又不失皇家体面…若你愿意下嫁,朕可担保你一生无忧安适的坐稳当家夫人位置。”李昊气定神闲的以手撑着下颔,眯眼望着她。

凭这样的不堪容颜,连寻常人家肯定都看不上眼,更遑论朝中那些年轻有为未嫁娶的文武官员会看中她。因此唯一比较有可能的就是那些条件较差,死了妻子或是年纪老大又未娶亲的官员了!

纵使是委屈了点,但堂堂的九五之尊,为了她这样的丑颜女费尽心力的命自己爱将寻来适合的匹配人选,这样的恩情她也应该要感激涕零了!

“让宋大人精心挑选的?”听见李昊的话,锦瑟娇小的身子狠狠的摇晃了下。

心上有个原本就残缺的阴暗角落,开始流出了浓稠的酸涩!

她不发一言的低下头,没有反应的举动让一旁的太监们看得莫不心惊胆跳。

“锦公主!皇上还在等您的回话”捧着金盘的太监害怕的低声提醒她,求她快开金口。

性子无常、难以捉摸的年轻皇帝,没有人知道他何时会突然大发雷霆的让所有人的脑袋都搬家,但眼下这个发呆的宸公主,却让众人的心惊提得老高!

《锦瑟无端思华年》 第十九章 问谁家女 免费试读

然而身后却传来那班下人的低笑嘲声。

“说什么高高在上的公主,还不是和青楼女子一样,自动倒贴上咱们将军…”躲在树丛后的一名丫头,咯咯笑了起来,尖锐的笑声让锦瑟想没听见都难。

她难堪震惊的怔在原地,身子摇摇晃晃的几乎要站不稳。

“说的是,也不瞧瞧自己的丑陋模样,即便是公主又怎么样,若没有皇上在后头帮着撑腰,凭她的长相怕是连宋府大门都进不了,因为光是老夫人那一关,就有她好受的!”另一名声音听起来有几许沙哑的老嬷子,讪笑的接话。

“对对…谁都知道宋府几个儿孙里头,老夫人最疼的就是将军,所以才会舍了庆州的祖宅,独自搬到将军这儿来长住,因此哪个妄想当将军夫人的女人,都得皮绷紧点,先过了老夫人这关才算数。”

“可那丑公主,一没容貌二没妇德,难怪老夫人要让她每上房里背诵女诫!”另一个丫头接着说道。

“嗯!对了,我还听将军书楼前当差的小丁说,将军这些夜里都在秉烛夜读,累了就睡在后头的寝房里,似乎没跨进公主的院落一步,我看恐怕是公主脸上的丑陋胎记,足以吓走任何男子,所以将军也可能是觉得倒尽胃口的不想见她。”

“那个丑公主恐怕永远都等不到将军的宠幸了,只能孤单的留在自己的院落里,和寂寞作伴。”

说着说着,几名丫头老嬷子们全笑了出来,却没发现外头听得揪心,险些要软倒的锦瑟。

她怔忡的伸手抚上自己有着丑陋胎疤的脸庞,再也听不下去的移动着已经麻木的身子,缓缓的走向前方小径。

那天他在她耳边说了一个要求——

不许她把两人之间发生的事说出去,那的交缠只是个弄,他不会承认的。

而那唯一能证明她清白的沾血碎布,也在当时让他一并取走!

他是存心要和她撇得干干净净,不留一点牵连。

锦瑟空洞的目光凄然的盯着地上,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已经走上了回廊,还险些撞上迎面而来的一男一女。

对方闪了开来,她却傻愣愣的垂着脸蛋朝回廊石柱走去。

“你的眼睛在看哪里?”宋年华的大掌在她要把自己撞得头破血流之际,抢先抵住了她的额,跟着带着不悦、冰寒的嗓音由她脑袋上方传了下来。

“宋…”她心惊的抬起脸,不敢置信的正要唤他,到口未完的话却在见到他身旁的美丽女子时,硬生生的嘎然中止。、

望着他另一只还搁在那女人腰间的手,她整个身子瞬间冷了起来,脚步踉跄的往后退了几步。

好美!好艳=的女子…那张洁白无瑕的脸蛋,更是连女人看了都会心动。

她怔怔的望着对方,想伸手捂住自己残缺容颜的渴望比任何时候都来得激烈。

难怪宋年华不要自己,而要这样美丽的女子,换成她是男人,也会想要选择赏心悦目的女人的!

“宋什么…几天不见,连我是谁都忘记了!”没把她眼里的难堪当成一回事,宋年华收回摆在妖艳女子身上的手,向前跨出一步,拉过她垂落在胸前的长辫,将她扯了回来。

“怎么,没人伺候你就连头也不会梳了!”他握着她垂到腰间的长辫,有些不悦的眯起眼。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