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季凌轩萧清的小说[重生娇妻会翻墙]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绿野 2019-07-12 07:34:30

主角叫季凌轩萧清的小说[重生娇妻会翻墙]完结版免费阅读

《重生娇妻会翻墙》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重生娇妻会翻墙 即可阅读全文

《重生娇妻会翻墙》小说简介

《重生娇妻会翻墙》主角和那个女总之间的暧昧气氛处理的太苍白,没有说服力,现实脱节过尤不及。老段的情感写的不丰满。一点个人看法,勿怪!。主角叫季凌轩萧清的小说叫《重生娇妻会翻墙》,是作者君顾知所编写的重生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十四章我要和你同居第二天,萧清起得很早。她兴致勃勃自己做了早餐,然后来到车库前倒车。可就要出发时,她却悲哀地发现,她竟然没有自己未婚夫现在的电话。萧清鬼使神差地打开自己的手机电话簿,对着一串数字开始。《重生娇妻会翻墙》是作者君顾知创作的重生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重生娇妻会翻墙》精彩节选:曾经,她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女却不料竟惨遭未婚夫和继姐的双重背叛!家财万贯一朝身散,父亲弟弟皆在她眼前被杀!就连她,也落了个死无全尸的下场……重活一世,她要肆意、要潇洒、要所有背叛她的人死无葬身之地之地!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我们有七年没见了吧

这场发布会最终皆大欢喜地结束了。

萧明诚自然是喜不自禁,他现在是怎么看季凌轩怎么顺眼。这个孩子是他从小看着长大,除了性子蹿了些,爱玩了些,但还算是心性纯良。只要肯收心,整体还是值得托付。

这些年来,他的成绩几乎是业界传奇。没有人能在区区25岁的年龄就兼并了许多元老的半壁江山,更没有人能够在不靠自己家族的情况下,单枪匹马地在美国打赢了数场商战。季凌轩三个字,早已是那一个个商业帝国中人人敬畏的名字。

之前他还苦恼,这么优秀的人,自己的女儿始终就是不愿嫁。现在好了,女儿终于想通了,懂事了。要他说,季凌轩真不知道甩了那个小白脸律师多少条街。

为了更进一步地促成女儿和准女婿的感情,萧明诚特地要求了季凌轩送萧清回去。季凌轩那么聪明的一个人,自然会意了萧明诚的用意。他只是笑,就这样默默地遣退了司机,改为自己开车送萧清。

……

萧清恍惚地跟在季凌轩的身后,隔着一臂之距。他们一前一后地往停车场走,彼此都没有说话。

直到这一刻,萧清才强烈地感觉到脚踝处肿/胀生疼,看来是今天穿了太久高跟鞋的缘故。再这样下去,脚迟早要废。

她也不顾季凌轩在场,几乎是下一刻,她毫不犹豫地脱下高跟鞋,然后从包里抽出了一份财务报随意地铺了一张在地上,自己则踩了上去。

走在前方的季凌轩自然感觉到了身后的动静。他转过身,双手插在裤袋里淡漠地看向距离她十几步的人。只见那人双手自在地拎着高跟鞋,见他看过来,她也毫不躲闪地看了回去。

“我脚疼,不走了。我在这里等你,你开车过来吧。”

“随你。”季凌轩无谓地点了点头。

扔下这句后,他径直向他的保时捷走去。

……

直到季凌轩的保时捷停在萧清面前,萧清这才从千丝万缕的心绪中回过神来。她望着车窗季凌轩英俊的侧脸,突然觉得这一个画面,很不真实。

“还在想什么?要我抱你上车?”季凌轩的声音从车中低低传来。萧清盯着他漆黑清亮的眸子,一时语塞。

“好啊,抱。”憋了半天,萧清缓缓地扔出了这一句。

不知道为什么,萧清自诩也是一个有主见的人,偏偏在季凌轩这里,气势就会主动矮了半截。

季凌轩闻言,反是笑了笑。他愉悦地挑眉,看着萧清一字一顿。

“我不抱。”

又是坑!

萧清几乎是气呼呼地不发一言。她简单地收拾之后就打开了后座的车门。也许是出于报复的小心理,萧清几乎就是很用力地将高跟鞋往车里一扔。

最好砸坏你的车!

“砰!”的一声关门声,宣示了她的不满。

季凌轩将这一切尽收眼底。他看着后视镜里那双皱着的的眉,沉言。

“萧清,坐到副座上来。”

“脚痛,走不动!”萧清不假思索地怒回。

下一秒,还不等萧清反应,季凌轩就利落地开出门去。他二话不说地就打开萧清这一侧的门,毫不温柔地将萧清打横抱起往副驾上走去。

直到他把萧清整个人安置好在副座上时,萧清仍旧不发一语。她静静地看着他,突然就觉得很难过。

他回到主驾上,仿佛是没看见萧清那深深的目光。

“萧清,我们有七年没见了吧。”车里的空调开得很冷,季凌轩没有看她,他只是很平静地陈述着,不带任何表情。

萧清的心在听到这一声之后猛地一跳。她垂眸不去看他,手心却逐渐冰凉。

“七年的功夫,你爱上一个男人的速度倒是很快。”

“你也不赖,嫩/模换了一个又一个,我们彼此彼此。”

季凌轩却是“嗤”地一声笑了出来。他转过头来看萧清,目光幽深得像要吃人。

突然之间,他们都不讲话了。

许久。

“我嫩/模换了一个又一个,也没想过要把你退掉啊。哪像你,幸福生活都策划好了。”他淡淡。

这分明就是在暗讽她之前要和严子亦去私奔去欧洲的事,这个男人是有多不好惹?

萧清如是想,笑了。

“那都是之前的事了,你干嘛在这里五十步笑百步。我现在就是偏要和你结婚,偏要喜欢你,你能拿我怎么样。”

“那要看我心情。”季凌轩回答。

“是吗?”话落,萧清迅速地跃过了座位翻身而上。此刻的她,整个人都横跨在了季凌轩的身上。她强势地搂着他的脖子,居高临下地看着这个英俊的男人。长发铺散,他们的眼神无声地交汇在了一起。

“谁教的?”

“你教的,全部都是你教的。”

萧清就这样毫不犹豫地吻住了季凌轩。

陌生,却又是熟悉的。他的每一分轮廓,描摹过她的掌心,她用力地闭上眼睛,重复着这每一次的辗转试探。

她在想,她到底是有多矛盾。不管是为了阻止悲剧的发生,还是为了一些微不足道的更多,她都注定要和这个男人纠缠不休了。

季凌轩微垂着眼,他没有阻止身上人的步步紧逼。他依旧云淡风轻,却又好像能把人看得穿透。

车内的空调依旧吹,可车内的气氛却一点一点地变得热烈。萧清几乎都能听到自己如雷的心跳,她觉得自己面颊是热的,呼出的气也是热的。

直到季凌轩把她分开,他们离得是那样近,几乎只是鼻尖和鼻尖的距离。

“这样的水平,别说是我教的。”

“什么?”

“好好学。”

下一刻,季凌轩强势地将她扯入怀中,吻便这样欺身而来。他扶上她的腰,禁锢着她坐在他的腿上,那每一分入骨的揉/捏索取,都似要将萧清抽筋剥骨。

他撬开她的唇齿,长驱直入地宣示着主权。萧清被折腾得近乎窒息,可她那样要强,始终不肯求饶。她反手扯着季凌轩的衣领,只要他每侵入一次,她就发了狠一般使劲拽他的衣领,颇有一种不死不休的架势。可季凌轩对于她这一系列的小动作毫不在意。他紧扣住怀中温/软的人,唇齿始终不依不饶。

萧清的意识开始有些模糊,两颊已有了如微醺时的绯红。她扯着季凌轩衣领的手逐渐无力地落到他扶着她腰的手上,然后她开始有些牵强地想要阻止他了。她抓着他的手,想要拿开,却不想反是被季凌轩一握,这样一来,更使得她动弹不得了。

她想要表达不满,便只能使劲挣扎。她在季凌轩的怀里动作了起来,可女人的力气相对于男人的力气终究什么都算不上,在她看来这大幅度的挣扎在季凌轩那里,简直就是赤果果的勾/引。季凌轩眼眸一沉,他看向萧清的眼神更复杂了。

意乱/情迷间,萧清感觉到了身下那顶着自己的硬/物,她的心中不由得警鸣大作。她第一个思考的问题竟然不是愿不愿意的问题,而是,要在这里吗?停车场?

“季......季凌轩,停下来。”她觉得影响不好,所以还是决定阻止一下这个正在亲吻自己脖颈的英俊男人。

“怎么,自己开的头,你说结束就结束?就像你想订的婚,你说退就退?”季凌轩非但没有停止,反而还变本加厉。他的手已探入了萧清的衣内,几乎就是下一秒,他毫不犹豫地附上了那一片丰腴。

萧清此刻的身体太过敏/感,以至于她几乎说不成连贯的一句话。

意识里的某一情绪在悄然作怪,萧清思考了许久。

最终,她眼一闭,心一横,也毫不示弱地撩起了季凌轩的衣服。她抚过他绝好的身材,用掌心一点一点地摩擦着他的腹肌,直到移直胸膛,她低头,吻住了季凌轩的耳朵。

季凌轩怔了半秒,然后他带着些许的怒气伸手掰过了萧清绯红的脸,他沉声。

“你真的以为,我不敢在这里要你?”

《重生娇妻会翻墙》 第十四章 我要和你同居 免费试读

第十四章我要和你同居

第二天,萧清起得很早。她兴致勃勃自己做了早餐,然后来到车库前倒车。可就要出发时,她却悲哀地发现,她竟然没有自己未婚夫现在的电话。

萧清鬼使神差地打开自己的手机电话簿,对着一串数字开始发呆。七年过去了,他还用这个国内的号码吗?

她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摁下了拨号键,心跳却也跟着加速了起来。

“季太太,什么事?”对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萧清的手几乎是一颤。

“原来,你还用这个号码啊……”萧清鼻间泛酸。

“什么事?”季凌轩并不接下她这个话题,他更像是明知故问的语气。

“我护照忘在你车上,我要去拿。”萧清开门见山。

对边却是轻笑了一声,萧清心中又是猛然的一触。

“你护照现在在我手上,你直接过集团来。”季凌轩扔下这一句话之后就挂了。萧清愣然,他这是什么态度?

直到萧清来到季氏集团的总部,直接就被季凌轩的人给接上了楼。

“少夫人,这边请。”面对着季凌轩特助邹言的这个称呼,萧清只能是讪笑。

在邹言的引路下,萧清进入了季凌轩的办公室。他还是和从前一样,依旧是简洁分明的风格,办公室的冷调和他的房间没什么出入。

季凌轩并没有坐在办公桌上,相反,他悠哉地坐在另一组沙发上,有意无意地盯着萧清的护照看。

“季凌轩!”萧清一进去,就看到了他这副吊儿郎当的样。

“早啊”季凌轩抬眼看向萧清。

萧清倒也不客气,她直接走向他,就要拿护照。却被季凌轩一手错开,就是不给。

“你干什么,还我护照啊”萧清不满道。

“手里拿的什么?”季凌轩并不理会萧清,而是问了另一个问题。

萧清这才意识到她手里此刻还拿着今早特意给他做的早餐……那什么,她怎么觉得有些害羞,这样是不是太没出息了。

“早餐啊,我半路吃剩的,你吃不吃?”尤其是到“早餐”二字,萧清说得很快。

“跟个刚谈恋爱的小女生似的。萧清,别忘了,你前几天结过婚了。”季凌轩幽幽说到,眼里是浅浅的笑。

说到这个就来气!那算是结的什么婚,还不是被季凌轩戏弄得一塌糊涂!

“那按结婚的流程,这几天就应该到回门了。你来过我家吗?人影都不见一个!”萧清脱口而出。等一下,她又说错了什么……

气氛突然安静,只剩下季凌轩得意的笑。

“你想我了?”

“没有,我这七年都不想你,也不差这几天。”

萧清此刻像个赌气的小孩,也只有是在季凌轩的面前才会有的姿态。

季凌轩深深地望着萧清,淡淡地笑了。他将她拉到了他的腿上坐好。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他一直喜欢把她拉到腿上来做,然后自己则把她拥在怀里,或是他半边身子靠在她的身前,这似乎成为了一种习惯,一直都没有变过。

也是到现在,季凌轩才后知后觉地发现,除了萧清,好像真的没有哪个女人能那么亲密地靠在他的腿上。

他单手扣着她的腰,另一边手则从萧清的手里拿过早餐。

“那好吧,让我看一下你吃剩些什么,我沾沾光。”季凌轩出乎意料地哄着她,萧清有些怔然。

他打开便当盒子,呈现在眼前的则是完整无缺的吐司酪,满满的一盒,哪里有人动过。

季凌轩淡笑不语,他也不揭穿萧清,只是很平静地拿起了一片吐司吃了一口,然后眼里堆满笑意。

“萧清。”季凌轩叫了她一声。

“干什么?”萧清坐在他怀中,因为可能在害羞,所以她心不在焉地答。

“我想亲你。”季凌轩一本正经。

这个人……萧清脸彻底红了。

萧清转过头,主动地在季凌轩的唇上蜻蜓点水了一下,然后就要站起来。

“好了。”

“是我亲你,不是你亲我。”季凌轩不满道。

“你不要得寸……”进尺二字还没说完,季凌轩就扣住了她的脑袋,狠狠地亲了上来。

口腔里,尽是奶酪的甜味。萧清心里觉得轻飘飘的,有些不真实。

直到这个吻结束,二人的气息已经有些不稳。

“你这次,动了几分真心?”萧清低低地问道。

季凌轩高/挺的鼻梁抵着萧清的鼻尖,他只是笑着说“不知道。”

萧清也跟着笑。“我是真心的。”

季凌轩定定地看着萧清,不说话了。

“现在护照,能给我了吗?”萧清心里甜甜的,她只是这样轻轻地问。

季凌轩却是摇头。“不给。”

“你给不给,不给我就抢!”萧清二话不说,立马伸手就要去拿,可她动作哪里够季凌轩快。

季凌轩长臂一伸,护照就稳当当地落到了他的手上。他一站起身,萧清就丝毫够不着了。

萧清挫败,对着这个身高将近一米九的男人,要她怎么抢。

“季凌轩!你怎么回事!连我的护照都要抢!”萧清用一种气急败坏的语气对他说。却听见了季凌轩突然低低的一声,萧清的眼泪瞬间冒出了眼眶。

季凌轩说。

“如果你没了护照,是不是就不会像七年前那样离开我。”

……

彼时在白妍珠的私人别墅里,正紧闭着门窗。白妍珠一脸严肃地坐在沙发的一端,而萧莹则靠在严子亦的怀里大哭。

“子亦,我要和你在一起,我不要嫁给康洪福那个老头!”

“好了好了,宝贝,不哭了,我会和你永远在一起的,好不好……”严子亦忍着烦躁,轻拍着萧莹的后背。

“哭哭哭,就知道哭!当初犯蠢买凶强/奸别人的时候,怎么不会想到自己有今天!?”白妍珠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自己这个草包女儿,厌烦道。

“好了董事长夫人,你就不要再说莹莹了。”严子亦看向了白妍珠。

“现在最重要的是,我们下一步要怎么做。萧清一不退婚,全打乱了计划。”严子亦沉言。

“你说萧清这人最近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以前的一哭二闹上吊的毛病通通不见了,还特别地听萧明诚的话。”白妍珠恨恨道。

这下萧莹都不哭了,每个人都安静了下来分析起了萧清的反常。

“我也感觉到了,萧清最近对我也很冷淡,从她召开退婚澄清发布会开始。”严子亦现在的内心也很烦乱,从前的萧清,看到他时满眼的温柔,现在萧清几乎不怎么主动找他。

“难道会是因为季凌轩?”萧莹补了一句。

“不太可能,季凌轩才刚出现,难道萧清这么快就移情别恋?”白妍珠不解。

萧莹这时才占据了点优越感,她努努嘴,正色到。

“妈你这就不知道了,季凌轩和萧清,有过一段情。”

这时连严子亦也抬眼看向了萧莹,神色复杂。

“你们当我怎么知道?萧清一直拿我当好姐姐,在没遇到子亦之前和我倾述的。萧清对季凌轩的情分,可一点都不比对子亦少!”

“你怎么不早说!”白妍珠气急败坏地朝正在得意的萧莹吼道。

连严子亦此刻看向萧莹的眼里都尽是无奈和厌弃。

“这和早不早说有什么关系?”萧莹不服气。

“如果你早说,说什么都不会让那天萧清召开澄清发布会了!如果当天让子亦牢牢拖住萧清,就没有之后这么多麻烦事了蠢货!”白妍珠气得只想扇萧莹巴掌。

“那这一次,真的是季凌轩害的我了?”萧莹问道。

“我查过那几个男人的汇款记录,是来自魁北克,账户端的人姓封。”严子亦皱着眉说。

“最近一直和萧氏争地的封氏集团!”白妍珠惊讶道。

“这就是了,封氏一直和萧氏作对。萧莹那么大张旗鼓地买凶,有心关注萧氏的对手一定会察觉。封氏这是顺水推舟,带着动不了根基也要动地基的心态要抹黑萧氏。”严子亦喝了一口水,缓缓说道。

接下来,一切都明了起来。

“看来你这次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连内部都拿不下,还要被外人害!”白妍珠对这个女儿已经失望透顶。

“所以现在从萧清身上入手,几乎是不可能了。就像你们说的,如果她和季凌轩有过一段情,那季凌轩肯定会护着她。季凌轩护着的人,至今还没人动得了。”严子亦继续分析。

“那我们要怎么做?”萧莹眼里全是崇拜的目光。

“从萧远入手。”严子亦答。

“萧远?”白妍珠眼里闪过光,萧氏集团的小少爷?

“他现在在国外念书,在他还没有入萧氏之前,他的股份监管,不是正好可以动手脚吗?”严子亦说道。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子亦,继续往下说。”白妍珠惊喜。

“萧氏的老产业是皂业,萧远作为萧氏唯一的继承人,萧明诚一定会把皂业的股份全留给他。最近萧氏不是有一份大项目,是关于新生代天然皂的研制,如果我们从中插一手,拿下关键的配方,岂不是等于夺走了萧远的半壁江山?”

日光映射在三人身上,只剩下三人肆意的笑。

……

和季凌轩闹了一早上之后,萧清要走了。她有自己的工作室,是萧氏旗下的影产业,她还是有她的工作要做的。

护照她也不拿了。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她瞧着也怪可怜的……

嗯,现在他们二人之间变得更加微妙了。

“我走了。”

季凌轩把萧清送到了停车场。

“走吧。”

“你怎么就不再和我多说几句话?”萧清笑嘻嘻。

“不要得了便宜卖乖。”季凌轩低头看了某人一眼。

萧清突然就冲进了季凌轩怀里,然后紧紧抱住了他。季凌轩怔了半秒,然而并没有推开此女。

“做什么?”

“你不是要没收我护照吗?不是怕我离开你吗?季凌轩,从今天开始我哪也不去了!我要搬去和你一起住,我要和你同居!”萧清简直不想从季凌轩怀里出来。

季凌轩闻言,低头看向了怀中人。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