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苏芪筱袂[觋者大人,快到碗里来]最新章节完结版

编辑:森鹿姑娘 2019-07-12 07:48:15

主角叫苏芪筱袂[觋者大人,快到碗里来]最新章节完结版

《觋者大人,快到碗里来》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觋者大人,快到碗里来 即可阅读全文

《觋者大人,快到碗里来》小说简介

我倒是觉得写的挺好的 不能因为一点的差错就如此不看好别人吧?。小说主人公是苏芪筱袂的书名叫《觋者大人,快到碗里来》,是作者檐倦.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苏芪是被冻醒的。她睁开眼睛的时候,一颗豆大的雨滴便欢快蹦哒着落下来,好巧不巧,一头扎进了她的眼睛。喵的真疼!苏芪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揉着眼里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的液体,一边慢吞吞地找了块儿凹进去的山。完结小说《觋者大人,快到碗里来》由檐倦.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苏芪筱袂,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本文多糖多坑多作死,逗逼装傻伪套路;五月修得同床度,三年修得共枕眠......女主:(拿枕头|砸)眠你个大头鬼!作者:(躲|冒死继续演讲)如此,且看抖S女主如何扮猪吃老虎,踏上收服伪M男主的不归路..

精彩章节试读:

天早灰蓝,夜、入、墨。

雪花纷飞飘落,缓慢寂静,片片如鹅毛。

风迹亦逐渐远去,不复存在。

.........

冰封的湖面,寥落的湖心亭。

精编的藤椅,恍然如夏日。

有一男子身形,黑袍落落,遗世而独立。

“天保定尔,亦孔之固。俾尔单厚,何福不除?俾尔多益,以莫不庶。

天保定尔,俾尔戬榖。罄无不宜,受天百禄。降尔遐福,维日不足。

天保定尔,以莫不兴。如山如阜,如冈如陵,如川之方至,以莫不增。

吉蠲为饎,是用孝享。禴祠烝尝,于公先王。君曰卜尔,万寿无疆。

神之吊矣,诒尔多福。民之质矣,日用饮食。群黎百姓,徧为尔德。

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

那歌声,清越又哀惋,多情又渺淡。

余音散去,天地重归寂静。

只有逐渐聚拢的雾意,丝丝缕缕,迷朦又清晰。映出亭中同样安静恬淡的身形轮廓,修长而纤细,高挑却孱弱。

“王。”几近叹息的轻唤。

亭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半跪于地,同样是一袭黑衣,凌厉而肃杀。

长睫轻颤,而后缓慢抬起。

那是一双何等慑人心魄的眸子。

浅淡的瞳色,趋近于琥珀的浅浅褐色,漾着细小的涟漪。

“席慕,你在这。”

很轻很温柔的声音,语气却不容质疑,

“不是说了吗,不要叫我王。”

被唤作席慕的男子垂下头,声音淡淡却异样坚定。

“没用的,王。就算您下了死命令,您依然是我们的王。”

“是么?”

那人似乎笑了一下,

“但愿吧。”

席慕垂着头,沉默。

终于,他起身,露出怀里抱着的黑裘,走到男子背后,用一种只有两个人可以听到的声音,低低叹息“王,天冷,披上吧。”

男子摇摇头,眉目温和。

“席慕,你退下吧,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许接近......咳咳......”

男子蹙了眉,放下掩在唇边的指。

“王!”

席慕上前一步。

“王,您明知您的身体.......”

男子抬手,打断他的话。

“席慕,退下吧。传令下去,今天,包括昼时你们所见的一切,全都忘掉。”

“是.....可是王您好好穿上厚衣服好吗?您的身体还.......”

男子再次摇了摇头,负气的孩子般,走到藤椅前坐下。

席慕有些急切。

“王,为什么您总是这样不听话.....”

“好了席慕,我记得今天刚来了只老鼠,你去看看吧。”

“王........”

席慕看着他眸里闪动着的狡黠光芒,叹了口气。

“王,那您不要在这里呆太久,早点休息,我去看看审讯结果如何了。”

“让他们都回去吧,”男子向远处望了一眼,“方圆十里之内,鸡犬不留。”

“......是。

......

译文:上天保佑您安宁,王位稳固国昌盛。让您国力加倍增,何种福禄不赐您?使您财富日丰盈,没有什么不盛兴。

上天保佑您安宁,享受福禄与太平。所有事情无不宜,受天百禄数不清。给您福气长久远,唯恐每天缺零星。

上天保佑您安宁,没有什么不兴盛。福瑞宛如高山岭,绵延就像冈和陵。又如江河滚滚来,没有什么不日增。

吉日沐浴备酒食,敬献祖先供祭享。春夏秋冬四季忙,献祭先公与先王。先祖传话祝福你,寿手无止境万年长。

神灵感动来降临,赐您鸿运多福庆。您的人民多纯朴,饮食满足就算行。黎民百官心一致,普遍感激您恩情。

您像明月在天恒,您像太阳正东升。您像南山永长寿,永不亏损不塌崩。您像松柏永繁茂,福寿都由您传承。

《觋者大人,快到碗里来》 第四章 长凝 免费试读

苏芪是被冻醒的。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一颗豆大的雨滴便欢快蹦哒着落下来,好巧不巧,一头扎进了她的眼睛。

喵的真疼!

苏芪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揉着眼里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的液体,一边慢吞吞地找了块儿凹进去的山体把自已缩起来。

然后就目光呆滞地盯着角落里织网的蜘蛛看,看啊看,看得人蜘蛛心里毛毛的,犹豫再三,放弃了织网,迈动长腿钻进岩缝里去了。

其实目光呆滞的小苏芪内的正大写加粗滚动着六个字:“老天爷CNM!”

唉......我真傻,真的。我单知道自己魂穿到了古代,人品一定不怎么地。可我没想到古代污染已严重至此,那滴酸雨的杀伤力已如何杀人利器,君家必备。弄得我到现在眼睛还涩得不行。

谢谢老天爷我知道你的本意是看我眼睛不舒服想给它杀杀菌却一不小心搞过了,没关系我知道你的意思我接爱你的道歉,我原谅你了,为表示感激我送你头羊驼好不好?

羊驼是种多么可爱的生物呀,你一定喜欢的对不对?

呵、呵!

内心槽点满满的小苏芪忽然间想到了什么。

她慢悠悠地弯曲了指骨,又试着转了转手腕,再转了转胳膊,最后干脆双眼放光地在狭小的空间里做起了第七套广播体操。

呜~好开心好开心。

居然一点伤也没有,果然有时候还是要相信自己的人品的呜~=W=

............

“据说,安和公主死的很惨很可惜?”

白子落下,素白的衣袖顺手拂下棋盘上的雪梅花瓣。

“你怎么看?”

白衣男子收回手,看向对面的人,笑意盈盈。

没有回答。

纤白的素手微扬,一颗黑子轻飘飘地落在了白子的包围圈中。

长凝君探了个脑袋,直直的盯着黑子的下落轨迹,随后表示很欣慰。

难得有一次说的话可以让这人心神不宁连棋路都走错了。

汪的他终于可以逆袭了哇哈哈哈。

他收了收嘴角的笑意,旋即以一个让人反应不及的速度把白子下到一旁,笑眯眯,摇他那不存在的尾(yi)巴。

纤细的指,轻轻拈起一枚黑子,放在指尖吗,漫不经心地把玩,却没有一丝要下的意思。

长凝君只觉得一丝凉意凉飕飕地蹿上脊背,内心表示拒绝。

这......这意思是要悔棋??!他就是要悔他也拦不住啊!!

长凝君滴汗,狰狞。

等了一会儿,又等了一会儿,那颗黑子才又慢悠悠地被扔了下来。

“我、赢、了。”

清晰的吐字,泉流般清冷的泠响。

对面的人,对着石化的长凝君,一脸无辜,眼瞳古镜般明彻。

长......长凝君:诶诶诶诶诶?!!

“我等了你好长时间,你都没发现。”

那人歪了歪头,继续无辜,继续打击。

可怜的长凝君扒着棋盘看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扭头抹了一把辛酸泪。

这......这......看错格这事儿,还怪他了?

“你.暴.露.了。”

长凝君:“恩??”

“收起你的表情包,它暴露了你逗比的本质。”

依旧是轻飘飘的声音,淡淡的语调,玉石相撞般清脆。

长凝君一口老血更在喉间。

这货绝对是个妖孽,学东西怎么这么快?!!他不就是上次一不小心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二十一世纪的网络用词来刁难他么?这货居然还听懂了!这是系统自带步步高点读机的节奏?哪里不会点哪里?还soeasy?!!

他一口大姨妈喷死你丫的啊啊啊!!

作者:噫,喷的东西好血腥。

内心挣扎了一下下,我们诚实可爱的长凝君挤了个慈祥的笑过去。

刚刚扭过头,再定睛一看。

啧啧,那垂首敛目、娴静恬淡的娇可人儿真的是刚才骄纵声音的发出者?

长凝君鼓掌,好,变脸够快,在下佩服。==

.........

“据说,安和公主死的很惨很可惜?”

白子落下,素白的衣袖顺手拂下棋盘上的雪梅花瓣。

“元芳,你怎么看?”

白衣男子收回手,笑眯眯。

元芳:.........

男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