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白衣兄弟]免费阅读 主角叫白无衣何将楚的小说免费阅读

编辑:青莲白雾 2019-07-17 23:40:37

[白衣兄弟]免费阅读 主角叫白无衣何将楚的小说免费阅读

《白衣兄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白衣兄弟 即可阅读全文

《白衣兄弟》小说简介

写的真好,情节紧凑,跌宕起伏,。主人公叫白无衣何将楚的小说叫做《白衣兄弟》,本小说的作者是AT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六章再遇06白无衣皱了皱眉头。何将楚也不嫌弃,转身和他并排坐下,一起坐在这块地方,然后把糖葫芦递的再近了点儿,“真不要?我最后两文钱买的,专门给你买的。”那糖葫芦的糖衣都快被他抵到自己鼻子尖儿了,白。主角是白无衣何将楚的小说叫《白衣兄弟》,这本小说的作者是AT最新写的一本重生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好不容易得了重来一次机会的白无衣本来迫不得已来才回到军营,勉强说服自己和将军做兄弟,谁知道这将军……他对白无衣百般恩宠!跟随其南征北伐,路途中满是欢喜甜蜜,却又有患难与共,栽在这个冤家将军手里,白无衣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八章再遇08

小善城深居内地,没道理会有这么多海贝。白无衣虽心头疑惑但这里人生地不熟,也想不出什么。终究摇了摇头,蹲下身来打算把这海贝拾回器皿里。

自己拿起那陶瓷器皿,刚刚摆正,突然发现那陶瓷居然摔下来的时候摔破了一角,露出了里面一点金色。

白无衣盯着那破口处的金色,心下的不安顿时又冒了出来。盯了许久,最终心下道了句“失礼”,便拿着那陶瓷器皿再次往地上磕去。几下之后,包裹着那层金色的陶瓷尽数粉碎,露出了它原本的样子来。

是一个金铸的器皿,器皿周身雕着八条蛇,两条一组,盘踞在器皿上。雕刻手法精细,蛇身鳞片都是栩栩如生。在蛇的眼睛处都点了一颗黄豆大小的红宝石,这眼睛在此处当真成了“点睛”之笔。只觉得这雕在器皿上的蛇果真好似吐着信子眼泛红光,无端觉得诡异。

突然间,不知何处传来了一声鼓响。白无衣手一抖,器皿滚落到了地上。

是小鼓的声音,那种可以拿在手里般的大小的鼓。只一下,声音清晰的很。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只觉得这一声响起,好似这器皿上的蛇的眼睛亮了一下。

那声音没结束多久,突然一阵明快的小鼓声接连响了起来。那声音清晰欢快,好似有什么快乐之事都在鼓声里。且声音仿佛近在耳侧,白无衣甚至能听到敲击鼓面时传出的沙沙余音。

白无衣听那声音听的专心,正在努力识辨方位。却突然无端地手背一阵剧疼,低头看去居然是一颗贝壳落在自己的手背上,也不知什么时候在哪里的。

自己扬手一拍,那贝壳居然就那么滚落了下去,可已经晚了,白无衣的手背上分明已经被“咬”下了一块肉来。差不多就是和那贝壳同等大小的一块肉。

垂眼望去,地上的贝壳都在窸窸窣窣的动着,看起来像是有了生命。可又一看,又只觉得好似是这贝壳就在鼓面上一般,随着鼓面震动而移动着。那密密麻麻的,仿佛无数聚集起来的小虫,让人心里发毛。

白无衣连忙站起身退出好几步,用另一只手握住他受伤的手背。血已经滴落了一地。白无衣看着地上动着的贝壳惊地说不出话来。幸好那些贝壳只在原地震颤,并没有其它。

正在此时,突然听到外面陆续传来了惨叫之声。白无衣哪里还敢在这屋子里待下去,立刻反身冲了出去。

刚刚走到庭院,就看到隔壁的人也冲了出来。那人步子不稳,冲出门槛就摔倒在地,满地打滚。

那人想是原本已经睡下了,只一身中衣,鞋都没穿。此刻衣衫尽开,身上附着着一层的贝壳,它们密密麻麻的,被那人从这里挖下来又重新粘到那里,遍身是血,惨叫哀嚎吓得白无衣半天没回过神来。

而且他并不是唯一一个发出这种声音的。这样的惨叫之声不绝于耳,就像这银杏月光一样飘散在整个宅子的各处。

白无衣愣了半晌终于反应过来,连忙蹲下想要对着那满地打滚的人施以援手。

可白无衣的手还没碰到那人,就被一双雪白的靴子给踢开了。

那踢开白无衣手的人用的力道颇重,白无衣只觉得手不仅“飞”了开来,霎时就是一阵剧痛。

“啧,这好好的小官人怎么不惜命呢?”

白无衣听到声音抬头,只见到一身素白长衫,外面是宽袖青纱禙子。腰间垂着翠玉的吊坠还斜插着一把扇子。

白无衣再往上抬头,这才看见了那人的容貌。头发已经全白,但容貌却年轻的很,脸色红润,一双桃花眼无端地带着三分轻佻笑意。

看着这张熟悉的脸,那个尊称几乎被白无衣脱口而出。却突然被一个少年的声音打断,“这是谁?这怎么了??我哥呢?!”

那白发人转头对着他赞道,“好问题!我也想知道。”

白无衣循声看去,看到一个少年站在院落的墙角。相貌和之前诊治的人像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只不过这位瞧着气色红润,而且心性浮躁了些。

那少年似乎也被这院内的景象惊吓到了,突然大叫了一声“哥!”就冲出去了。

这少年与青衣人一打断,地上那人已经不知何时就失去了气息。躺在地上不再挣扎,鼓声也不知所踪,那些贝壳也不知去了何处,只在那人身体上留下密密麻麻的小血洞。白无衣看了一眼就知道致命处伤在了脖子上,血流如注,地上漫开了好大一片红色。

青衣人看了看地上的人,没什么诚意地叹了几句可怜。白无衣此时也缓和了过来,抬头看着青衣人,明知故问道,“您是何人?”

青衣人一双桃花眼也回过来上下打量白无衣,最终才道,“大夫。”

白无衣看着青衣人身上的衣物,已有几处污渍。想来刚刚看到那位急忙忙跑了的公子身上也是如此。

心下一动,回头看向墙角,黑暗处果然有个不小的洞口,只不过因为那洞口被那银杏树挡住一部分,不甚明显。那俩人只怕是从这里爬进来的。

那青衣人看着白无衣的目光自然也知道了白无衣所想,一双桃花眼对着白无衣挑了下眉毛,露出一个有些轻佻的笑,半点也不为爬狗洞这种事羞惭。证明果真就是像白无衣所想的那般进来的。

白无衣:“……您也是来给那位二公子看病的?”

青衣人老神在在地摇头,“非也非也,老夫跟你们可不一样。”

《白衣兄弟》 第六章再遇06 免费试读

第六章再遇06

白无衣皱了皱眉头。

何将楚也不嫌弃,转身和他并排坐下,一起坐在这块地方,然后把糖葫芦递的再近了点儿,“真不要?我最后两文钱买的,专门给你买的。”

那糖葫芦的糖衣都快被他抵到自己鼻子尖儿了,白无衣无奈伸手接过来,也不吃,道,“你怎么还不走?”

何将楚莫名被嫌弃的有点委屈,心道自己这是图啥啊,作的慌么。

不过话到了嘴上却不自觉带了笑,似乎拿这孩子没办法,道,“马上就走行了吧。这不是想起来我还没问你名字吗,就回来问问。”

白无衣:“……”

何将楚把手里一个包袱塞过去,“我身上所有银子都换了这些了,就换你一个名字还换不过来,太可怜了吧。”

白无衣也没接,“这什么东西?”

何将楚不管,往他怀里塞,“用得着的东西。名字,快说说。”

白无衣拧着眉头,不太想接话。

何将楚看着这孩子又在轴,哈哈一笑,“真舍不得说啊?”

白无衣:“……你自己也说我们估计再见不到了,说这个做什么。”

何将楚不要脸道,“当然好留个念想啊。要不然呢?”

白无衣把包裹塞回去。

何将楚投降了,“好好好,不问了,不问了行吧。”

一边再次把包裹塞回去,一边站起身来笑骂,“你个死熊孩子,也就欺负我稀罕你了。”

白无衣:……

何将楚看了旁边那几个乞丐一眼,“好歹是我最后两文钱,这次的糖葫芦记得留给自己吃。那成吧,就这样。我真走了哈,后会有……哈哈,后会无期。”

何将楚转身走了两步,突然又想起来什么,再次折返回来,“你不说是你的事,我还是要强调一下的,我叫做何将楚,何必的何,将军的将,楚辞的楚。”

白无衣头也不抬,抬杠道,“我不识字。”

何将楚:“……个没良心的。”

何将楚笑骂完这次就真的走了。

白无衣原地待了会儿,转手就把糖葫芦给旁边几个乞丐了。手里包袱打开看了看,是何将楚刚刚买的几件衣裳还有些馒头的干粮,以及一些散碎银子。

白无衣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把包袱留下了。何必和东西过不去呢。但转念又怕何将楚会转头来找自己似的,二话不说背上包袱就决定换个城门出城,另寻一个其它去处。

白无衣一个人兜兜转转走了好几天,方才到达一个新的城,得亏当时没有把何将楚塞给他的包袱一起扔了,否则真要饿死。再加之运气不错,中途遇见一个骑马的游侠,看着他可怜,带了他一段路。短短几天居然走出了好几个城池,直到白无衣心里觉得应当已经离何将楚足够远了,才停下来,跟游侠道了别,找了座城停了下来。

虽然到了新地,但说到底,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重新开始。他以前记忆有损,幼年时候的记忆通通没有,从记忆的开始处差不多就有何将楚这个人了,从征战到回京做官,市井生活的记忆还真是少之又少。

这城名为“小善”,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倒也是甚为繁华,街上人来人往,叫卖呦喝,也是热闹的很。白无衣一个人茫然地在街头站了一会儿,自己略微思索了一下,可能自己能谋生的也就这身医术了。也巧的很,没走几步便瞧见一处聚集了人,中间几个衣着打扮都是当差的人守着一份告示,上面写的就是求医。

白无衣走近,在人群中看了看告示内容,又听了人群中几人闲谈,拼凑出了个大概。原来这小善城的城主有一对双胞胎儿子,皆是品貌出众才华无双。俩人今年十六岁,原本本月月底就是两人生日,不知怎么突生变故,二人中的一人突得急病,卧床不起,此时正在遍寻名医。

此等机会,岂能错过。白无衣自然上前揭榜了。

几位当差的领着无衣上了备好的一个马车。白无衣上去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车上已经有几位了,想来应该也是大夫。车上几个人打了照面,都是有礼且生疏的一点头,再无其它。

一直到了傍晚时分,又上来了几个大夫。当差的这才驱赶马车。

白无衣心下觉得奇怪,这治病救人又不比其它事情。大多亲者都心焦得如同心中有锅沸汤,有个大夫都恨不得立马拉到病人跟前。怎么这城主家反而气定神闲的,等到日落,集齐了一群大夫再送过去。

那马车走的久,中间白无衣有掀开小窗上的帘布看了一眼,外面已经天黑,看不清四周景色,只看着应该是在一个小巷子内行走。应当是个僻静的地方,四周颇为安静,没曾听见多少人声。

又过了一段时间,马车才停下来。一众大夫纷纷下车,这才发现不止一辆马车,居然有三辆,所有大夫的人数加起来瞧着大约十四五人。

大家都是同行,又都如同被诓骗似的成了抢生意的,互相瞧着彼此的脸色都甚为微妙。

当差的简要说了两句,大致是说这少爷得了急病,老夫人心疼又挂念的紧,便硬生生把病人给迁到了老夫人的居所,所以这地方偏远僻静了些。

众大夫口中纷纷道能够理解。大门突然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长相娇俏的丫头,手里提着一个灯笼,笑容满面的迎上来,“众位可算来了,家里老太太盼了一天了。都随我来吧。”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