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容溪冷亦修[妖娆毒妃]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柠檬片片 2019-07-17 23:47:37

主角叫容溪冷亦修[妖娆毒妃]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妖娆毒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妖娆毒妃 即可阅读全文

《妖娆毒妃》小说简介

我也喜欢怼人,看到一些人就想怼死他!她!。主人公叫容溪冷亦修的小说叫《妖娆毒妃》,是作者桑小小最新写的一本穿越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冷亦修望着那片火光一秒钟,然后抖开缰绳,向着容府的方向飞奔而去!“王爷,走错路了!”身后的侍卫急忙喊道。冷亦修却仿佛没有听到,他的马术精湛,速度飞快,转眼就没有了踪影。他一路飞驰,手心里的缰绳不知不觉。火爆新书《妖娆毒妃》由桑小小所编写的穿越类型的小说,主角容溪冷亦修,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二十一世纪最出色的女毒医师,被风华倾世的邪魅王爷桎梏。身世的谜云,战场硝烟,朝堂风云,腥风血雨。无非就是下棋落子,看你白子犀利,步步为营,还是我黑子果决,杀伐天下!美人大奸,英雄无耻,两禽相悦,三日三

精彩章节试读:

几名暗卫对视一眼,交流了一下眼神,眼神中纷纷流露出几分赞赏来,他们王妃临危不乱,身手狠稳准,简直就是巾帼不让须眉,她神色淡淡,那狂傲的眼神像极了他们家王爷,这怎么看,两人都是绝配啊!

这三天三夜,整个宁王府上下都知道了他们家王爷在王妃的府里做些什么事情,自从三日后暴风雨那日,侧妃苏婷爬着离开之后,就吓得一步都没有踏出过房门,小丫头桃红更是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他们敢断定,三日前一定发生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以至于嫁过来两年王爷都从不碰的王妃,这次整整要了三天三夜。

可更让人诧异的是,这三日之后,为何王爷胸口满是血,王妃似要跑路,王爷还要下令捉拿?

容溪见几名暗卫似有些犹豫,攻击也松动了不少,她腰身一沉,俯身就从几名暗卫中的缝隙中逃了出去,往院落的大门口跑去。

她离开之前,还不忘回头朝着站着门口,扶着门框,脸色越来越来苍白的冷亦修挑衅一笑。

“还不给本王拿下王妃!”冷亦修捂着胸口上的伤口,咬牙启齿的看着容溪的背影,他若是将这女人抓回来,一定要将她压在身下,好好惩罚。

“是!”十六名暗卫齐声应下,再也不敢松懈,众人眼神一对,心中都有了默契,用天罗地网阵。

十六人身手皆十分敏捷,迅速将容溪团团围住,长剑直驱向容溪,步步逼近,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让容溪退无可退,逃不可逃。

“哼。”容溪扫了众人一眼,冷冷一笑,她直接俯身往其中一个突破口冲了出去,不顾迎面而来的长剑,气势如虹。

众暗卫心下一沉,他们不过收到命令拿下王妃,却没有可以伤了王妃的指示,见容溪这样不顾性命的冲了过来,暗卫犹豫半刻,便立刻收回长剑,恐伤了容溪。

容溪俯冲速度太快,暗卫收剑不及,那长剑从她手臂处划过,割出一道几寸长的伤口来。

容溪吃疼皱眉,却依然没有半点犹豫的往外冲去,这点伤对她而言,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她连死都尚且不怕,难道还会怕受伤?

众暗卫见容溪这样都依然要逃,只要相视一眼,伤了王妃是有罪,但若让王妃跑了,那才是真真的大罪,众人下定决心,齐声道,“王妃,得罪了!”

一众暗卫收回长剑,其中名暗卫从怀中掏出两枚淬了麻药的银针来,射向容溪大腿处,银针齐发,齐齐射入容溪的右大腿。

“shit!”容溪大腿吃疼,大骂一声,让她大骂的不是腿受伤,而是转瞬便从大腿处传来的酥麻感,让她的右腿一软,无力支撑,单膝跪地。

“该死,谁让你们伤王妃,统统给本王让开!”冷亦修在见到容溪手臂受伤时,就心下一紧,十分紧张,他拖着虚弱的身子一步步走向容溪,还未走近,便看到她竟中了银针,他不过是要阻止容溪离开王府,留她下来罢了,这帮小子,竟敢伤他的女人!?

“爷,你不是也没说,不能伤了王妃么?”其中一名暗卫卸下一脸的冷漠,笑嘻嘻的轻声说着。

冷一都开了口,其他人也纷纷胆子大了起来。

“爷,这不能怪属下,是王妃自己冲过来撞到属下的剑上的……”冷三很是无辜。

“属下用银针,也是迫不得已,否则王妃跑了,爷岂不是更要怪罪?”冷十一也很是无辜的耸了耸肩,众暗卫纷纷卸下先前那一沉不变的冷漠,换上平日里嬉笑的模样。

冷亦修剑眉一压,扫了众人一眼,十六名暗卫立刻很乖巧的恢复一贯的冷漠神色,保持着零存在感的低气压。

“走,带你去疗伤。”冷亦修弯下身子,就要去扶起容溪,原谅他太多温柔的话语他实在说不出口。

容溪凤眸圆睁,瞪了冷亦修一眼,她按住发麻的大腿,就要自己站起身来。

“容溪,你一定要和本王作对?”冷亦修抓住容溪的手臂,粗暴将她从地上扯了上来,容溪对他的态度,真的让他十分恼火。

容溪的手臂受了伤,这下被冷亦修一拉,伤口裂开得更严重,鲜血汩汩直流,她却只是轻轻皱了下眉头,便扫了脸色阴霾的男人一眼,道,“宁王你不如多担心自己一点,我怕你再留多一点血,明天的今天我就要去拜祭你了。”

冷亦修的脸色已经十分苍白,外衣上早就被胸口伤口流出的血染红,他见自己抓疼了容溪,立刻松开手,怕她大腿发麻无力站着,便扶着她的肩膀,见她如此狼狈,也就任由她去说,不再恼怒。

容溪眼眸中却是闪过一丝精光,这宁王府中最有权势的男人就这样毫无防备的站在自己面前,这还不是大好机会?她此次若是不离开王府,日后只怕也没有什么好日子过,那么……

冷亦修还不知容溪在打什么算盘,便见她突然一个弯身,将插在大腿上的两根银针拔下后,便反手将冷亦修按在她肩膀上的手臂擒住,膝盖一顶,堂堂的宁王殿下那尊贵无比的膝盖便一个弯曲,被迫单膝跪地。

冷亦修本就流了很多血十分虚弱,此刻被容溪这么一按,更是眼前发黑,几欲晕厥,就在他意识到自己被容溪如此对待时,肝火立刻直线飙升。

这女人——

“冷亦修,你可知,这银针若是刺进天灵穴,会如何?”容溪脸上挂着温柔无比的温柔,话语亦难得的温柔,只是那笑意却未直达眼底,说这话时,银针正抵在冷亦修的天灵穴上。

冷亦修是习武之人,自然是知道天灵穴若是被刺中会有什么后果,轻则瘫痪,重则致死!

这女人,想杀他?

初醒来已经要杀他,他竟还傻傻的对容溪没有任何防备,她如今性情大变,手段狠辣,冷漠无情,杀他毫不心慈手软,他相信,这狠毒的女人,绝对下得了手!

《妖娆毒妃》 第十四章 舍命力保 免费试读

冷亦修望着那片火光一秒钟,然后抖开缰绳,向着容府的方向飞奔而去!

“王爷,走错路了!”身后的侍卫急忙喊道。

冷亦修却仿佛没有听到,他的马术精湛,速度飞快,转眼就没有了踪影。

他一路飞驰,手心里的缰绳不知不觉被汗水湿透,后背上似乎也有些湿粘,心跳出鼓敲,几乎要跳出口腔。

“吁……”冷亦修勒住了马,他站在一个胡同的暗影处,而前方就是那片火光的来源地。

果然!

足足有几百号人,一手持着火把,一手拿着长枪,迈着步子不断的向前进发,那长长的枪尖在火光中闪着诡异的光芒,枪下的红缨在风中飘荡如血染。

冷亦修突然心一凉,手用力的握了握缰绳,身下的马和他心灵相通,没有鸣叫,只是微微低头,静静站立。

队伍为首的是二十骑骑军,其中一人站在马上低喝:“快!跟上!趁着天色未亮,一举拿下容府全家!”

短短几句话,却如轰雷响在冷亦修的耳边,他坐在马上,身子微微晃了晃。

容府!

事情来得太过突然,也让人太过震惊,冷亦修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他用力的抓着马缰绳,粗糙的绳子在掌心磨来磨去,慢慢被染成了红色,他却丝毫没有察觉。

“主子,该上朝了,晚了时辰,更为不妙。”暗处翻下一人,冷三站在黑暗的胡同深处轻声提醒。

冷亦修压制住心中的惊涛骇浪,他一拉马,调转了方向向着皇宫的方向而去。

“记住,此事先不要让王妃知道!”

冷三望着飞驰而去的身影,心里叹息一声,王爷……

到了皇宫的时候天色已经微明,一线日光俯照在巍巍皇宫上,滟滟千里。

冷亦修勒住马,望向远远的宫门,方才还黑沉沉的天际,现在已经泛起了淡淡的鱼肚白,然后一层层的红渐渐的铺展开去,淡红色、玫红、正红色、深红色,而后是灿然的金色,一点一点,霞光万丈。

而那皇宫无声的笼罩在这漫天金光里,彩霞万朵、浮云无声,一切都成为了天家威严的附庸。

这壮观的景象,此刻在冷亦修的眼里却透着如冰的寒意,那跳跃的红色,让他的眼前不断的浮现刚才的火光,还有……血光。

他定了定呼吸,急驰到宫门前飞身下了马,守门的侍卫过来施礼,“宁王……”

话还没有说完,宁王已经一刻没有停留飞奔了过去,侍卫张大着嘴,吃着风,心里疑惑,今天是怎么了?平时冷静的宁王怎么今天急成这样?真是难得一见啊……

皇帝端坐在龙椅上,他望着跪在下面的儿子,一言不发。老太监眯着眼睛垂着头,大气也不敢出,今天的气氛不对呀。

宁王不等上朝的时辰,强行在半路上把圣上拦了下来,到了这里跪在那开门见山的问容家是怎么一回事,圣上正为此事震怒呢。

“父皇,请容儿臣……”宁王叩着,头盔触地,发了清脆的声响,大殿里寂静无声,这一下仿佛敲在人的心上,老太监瞬间颤了颤。

“容你什么?”皇帝脸色铁青,挑起的眉梢尽露杀机。

自古帝王最难以忍受的,就是别人挑衅他的威严,窥视他的皇权,这是上位者永久的逆鳞,触之,必然用鲜血来换。

“给儿臣时间,这件事情一定有蹊跷。”冷亦修声音朗朗,没有一丝迂回。

“蹊跷?!”皇帝一掌击在龙椅的扶手上,额头的珠帘呼啦啦碰撞在一起,他目光灼灼的盯着冷亦修,声音却冰冷如刀,“朕差点忘了,容浩是你的岳丈,你觉得此事有蹊跷,难不成这件事情你从始至终都知道?”

老太监暗暗为冷亦修捏了一把冷汗,今天的事情都太诡异了,先是皇帝突然大怒,接着传出旨意说是容将军通敌卖国,早朝的时间还未到,宁王突然拦驾,为的却是为容将军求情。

朝堂之事,风云多变,而帝王之家,最是无情,再亲厚的父子,也先是君臣。

只是宁王一向稳重,心思深藏,怎么今天会……

“儿臣并不知,”冷亦修面对圣怒并没有惊恐之色,他跪得笔直,恭敬的低头拱手,“父皇,儿臣只是知道,容将军为国杀敌,忠心一片,战功无数,敌血染战袍斩敌人头颅而高声大笑,这样的人只会是英雄!”

“英雄?”皇帝目光一锐,如薄刀唰唰割来,“朕说他是叛国之贼,你却说他是英雄,你是在说朕是昏君,分不清忠奸吗?”

“儿臣不敢,儿臣只是希望能够给容家一个机会!”冷亦修无惧皇帝的目光,向前跪走一步,再次叩拜。

大殿内的空气沉寂如死。

窗外有鸟儿掠过,拍打翅膀的声音都清晰的传入殿内人的耳中,树叶轻摆,沐浴在初升的阳光里,风声遥遥,一切都似乎很遥远。

冷亦修依叩在那里,额角有一滴冷汗顺着脸庞滚落下来,“啪”的一声,掉在青砖地面上,水渍慢慢渗入砖里,只留淡淡的印痕。

皇帝坐在那里,目光如火般盯着自己这个三儿子,战功赫赫,是自己的几个儿子中出众却并不出风头的,进退有度,知礼明事,自己一向是喜欢的。

他长呼了一口气,良久,他微微闭了一下眼,语气轻缓了很多,“罢了,朕原先的旨意是容家满门抄斩,姑念你和容家的关系,就赦免宁王妃吧。”

冷亦修的睫毛贴着青砖,心里那根紧绷的弦松了松,头脑中的轰鸣声慢慢远去,他在心里舒了一口气,“谢父皇。”

冷亦修迈出大殿,阳光已经如碎金,照过绿色的枝叶,在地上投下淡淡的影子,他忽然觉得心里也满满的,有一种劫后重生的满足感。

“这小子……”身后宝座上的皇帝身子也松了松,眼中闪过一丝激赏的神色,“不是说宁王妃并不是十分受宠么?难得老三居然为妻拦驾,这份心意也是难得了……”

老太监的腰弯得更低,额角的汗无声低下,“是。”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