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楚寒白玉珩的小说[农门辣妻药罐夫]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冷情绪 2019-07-24 14:19:19

主角叫楚寒白玉珩的小说[农门辣妻药罐夫]完结版免费阅读

《农门辣妻药罐夫》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农门辣妻药罐夫 即可阅读全文

《农门辣妻药罐夫》小说简介

《农门辣妻药罐夫》还是觉得以前的温馨就很好,虽然不够热血但是有自己的风格,是本很独特的都市小说,现在换成了这种画风总是感觉似曾相识.希望作者能够写出不一样的味道吧。小说主人公是白玉珩楚寒的小说是《农门辣妻药罐夫》,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柳意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咳咳!”楚寒轻咳两声,她刚才是不是暴露了什么?白玉珩那两眼珠子转也没转一下,仍就僵直。楚寒伸着大拇指抹了下鼻子,反正她就这样,便流里流气地说道,“帅哥,这是吓到了?”这么一看,突然发现这小子可长的还。完整版小说《农门辣妻药罐夫》由柳意所编写的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主角楚寒白玉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刚从冰窟窿里上来就被一顿拳打脚踢,哎呀我的爆脾气,欺负姐姐我没倒过来时差?削伯娘,揍婶子,砸叔叔,楚寒那泼妇的名头转瞬打响!看着那无良的小相公,楚寒撇嘴,这么精明咋还让人欺负了这么多年?男人曰:天时地

精彩章节试读:

“呵呵……呵呵……”

往家走的路上,白小四一直傻笑不停,因为她满脑子都是焖的香喷喷的兔子肉。

幻灵时不时的看一眼楚寒,眼里满满的好奇。

楚寒笑着看她一眼,“怎么总是看我?”

“我……嫂嫂,谢谢你!”

其实,她是害怕的、

害怕嫂嫂看不上这个家,看不上她们家里人,更看不上自己的哥哥,毕竟冲喜这种事,自古也没有人愿意。

要知道,自从知道这件事后,哥哥就一直在抗拒,而昨天晚上大娘将那纸契约放到娘的手上后,哥哥便没有再说一句话,更是连药都没有再喝。

娘一直在叹气,虽然没有明说,可是她知道,如果不是实在没有法子,娘是不会同意买个冲喜媳妇的!

如今嫂嫂进了门,虽然还没有跟哥哥拜堂,可是嫂嫂却护了她的家人,更带着她们找吃的,是不是……是不是说……“嫂嫂你不会离开,对不对?”

可却没有想到,这话竟是下意思的问出了口,随后脸便红了。

楚寒看着这个跟她一般高的丫头,伸手拍了拍她的肩,“不离开。”

因为她发现,她虽然借这身子活了,可脑子里原主的记忆并不清晰,甚至可以说是没有的,怕是这原主也没过几天好日子吧,既然记忆如此不堪,那自然也没有去捡回来的必要。至于离开……她还真没想过,毕竟在哪不是生活!

而她向来适应能力超强,穷不要紧,只要家人团结勤奋,总有富起来的那一天!

幻灵得了楚寒的话,那眼泪是唰的一下流了下来,“嫂嫂……”

“别哭,女儿有泪不轻弹,你可以痛可以流血,却不可以随便流泪!”

“噗哧”一下,幻灵破涕为笑,“嫂嫂,哪有这样的话,那不是说男儿有泪不轻弹的吗?”

楚寒揉了揉她的头发,“走吧,天要黑了。”只是走了两步便停了下来,“幻灵,咱们不能就这么拿着一筐的稻穗回去,要是被人看到了估计又会惹出不必要的麻烦来……”

那白小四却立马说道,“嫂嫂,那怎么办?这可不能丢!”并紧紧的护着她怀里的筐,那模样大有谁敢来抢,她就跟谁拼命的劲!

幻灵瞪她一眼,“这会你倒是不呵呵了?”

小四没理她,凑到楚寒身边,“嫂嫂,你看,咱们把稻穗塞衣服里怎么样?”

说着,她已经抓着稻穗往怀里塞去。

“咳咳,小四,不扎的晃吗?”

楚寒可是看到,那小薄棉袄里可光溜溜的只有一个小肚兜!

小四直摇头,手也没闲着,一会工夫塞的小腰鼓鼓的,转眼一筐稻穗都进了小姐俩的腰里。

再看白小四满脸的纠结,目光正扫向楚寒的腰,“嫂嫂,要不,这兔子……”

楚寒表示拒绝,便道,“没事,兔子放在筐里吧……”

“呵呵……”

再次扬起笑容,白小四满足了!

楚寒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的,只是看着这模样到嘴里的话也全都咽了回去,只剩下满满的心疼了!

——

楚寒料的不错,还没等走进家门呢,就听到了院子里传来了的一声紧着一声的谩骂。

眉头轻起,这一天天的还让不让人过日子了,她这才来一天,这孤儿寡母就没着个清闲,这又是遭了哪路小鬼儿?

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瘦瘦高高的妇人,正掐腰指着蹲在房檐下抽烟的男人破口大骂,那真是要多难听有多难听,更是指槡骂槐。而那妇人的脚下有几个踩碎的土豆跟地瓜,一个蓝子滚出老远。

四周邻里邻居围着看热闹的还真不少,就是没有人上前劝架。

李慕雪脸色不大好看,站在门口身边站着的不知是小二还是小三,只是娘俩都将唇抿的紧紧的。

幻灵小眉头紧紧的皱着,看了一眼白小四,那小四却是将筐给了幻灵,自己抱着兔子往屋里跑去。

“死丫崽子,你给我站住!”还在谩骂的妇人倒是眼尖,本来骂的挺顺口的,看到小四的身影竟是两步窜过去,一把扯住了小四的后脖领子,“跑什么……兔子?正好赔了我家这些土豆和地瓜了……”

说着一手直接抓住那兔子往外一拽。

小四能有多少力气,就是再死抱着也没抱住,那兔子就到了那妇人的手里。

瞬间不干了,哇哇大叫,“你还我兔子……”

“说,你哪偷的……”

楚寒扯了一下幻灵,“这谁?”

“三婶。”幻灵说着就要上前,只是被楚寒拉了一把,“你把小四带走,再蹦跶一会,腰里的东西都掉出来了,这兔子我来……”

这到嘴的兔子还能让它飞了?

可笑!

幻灵担心地看着她,却见楚寒眯起了眼睛,所谓寡妇门前是非多,还真他妈的不假。

掂了掂手里的镐头,就在幻灵拉走哭闹的小四时,楚寒一镐头砸在了那蹲在屋檐下装怂的男人——脚边的瓦罐上!

“哗嚓”一声,别说那叫骂的三婶,就是看热闹的也瞬间没了声音。

而楚寒算准了这个时间,回身就将那兔子扯了回来。

“小兔崽子你敢抢我的兔子……”三婶何二喜那还真是炸毛的速度。

楚寒冷笑一声,“你的兔子?没记错的话,这可是我打的,什么时候就成你的了!再说你谁啊?”

何二喜被她噎的差点没上来气,伸着手指着楚寒,“你你你……”

“我什么我啊,欺负人也要有个度!你们俩口子吵架,放我们家吵是几个意思?”说着转头看向那还抽着大烟袋的男人,“大庭广众之下被自己娘们骂的这么难听,你是有多窝囊?你不嫌丢人,我们还闲恶心呢!滚!以后,我们家,你们给我离着远点!”

楚寒的态度绝对强硬,不只是骂的白老三脸色灰白就连四周也传来了抽气声!

那何二喜好半天才回过味来,她这是被个小丫头片子教训了啊?

“你个小兔崽子你骂谁?谁给你的胆子骂长辈子,我今天非撕了你这张嘴不可……”

然后楚寒就怒了,打都打了更何况骂了,再说骂你怎么地!

那大镐头瞬间就被她抡的风生水起,让那何二喜想上前也不敢,更不要说那镐头也不知道怎么了,直接拖把,砸在那闷不吱声的三叔脚上。

砸的三叔脸色顿变,何二喜嗷的一声就窜了过去,“当家的,你的脚怎么样?”

只不过回过味来,又奔着楚寒使劲。

楚寒就将那镐把子往雪地上一锤,“打的轻了是不是?”

何二喜的嘴里不干不净的,却没有想到,白家三叔竟然给了她一巴掌,随后瘸着脚走了。

何二喜的嚣张绝对不比上午有王大枝少,所以楚寒觉得对于这种人就应该以暴至暴,毕竟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愣的怕横的横的还怕不要命的呢,我们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我怕个毛,大不了老娘再死一回!

结果,一天的工夫,白老二家这个冲喜的媳妇就出名了:光荣村泼妇排行榜第一!

《农门辣妻药罐夫》 第3章 守株待兔 免费试读

“咳咳!”楚寒轻咳两声,她刚才是不是暴露了什么?

白玉珩那两眼珠子转也没转一下,仍就僵直。

楚寒伸着大拇指抹了下鼻子,反正她就这样,便流里流气地说道,“帅哥,这是吓到了?”

这么一看,突然发现这小子可长的还真不赖啊!

瞧那浓眉大眼高挺鼻梁……就算是双眼深陷,脸色煞白,瘦的皮包骨,可怎么看怎么就有点养眼呢?

白玉珩也不知道是因为她这话吓着了还是怎么了,一颗心都快飞起来了,顿时就是一阵猛咳,本来是倚在门上的,这一咳,直接跌地上了,吓的身边两丫头丢了魂一样哇哇直叫。

楚寒耸耸肩,他妈的又觉得冷上了,也没心思逗那白玉珩了,直接跑进了灶间,她还是弄点火比较实在,顺便再想一想去哪能弄到吃的,她可不想这么早就蹬极乐去陪佛祖!

然而却没有看到白玉珩那眼中飞逝的暗淡。

她重新坐回灶台上,伸着脖子往外瞄,就看到幻灵瘸着一条腿跟那两丫头将那小子给扶回了屋里,只是看着白玉珩那没什么力气的腿,楚寒皱起了眉,这小子得的是什么病啊?

正寻思呢,幻灵跑了进来,楚寒就扫了一眼她的左小腿,没记错的话,刚才那女人踢她的时候,可没留情。

幻灵后退了一小步,“嫂嫂……”

楚寒却一把将她拉了过来,这家的孩子都是营养不良型的,看这丫头也就八九岁孩子的身高,不过实际应该大于这个年龄,而且又极懂事又护家,那娘教的倒是好。

然而她却不知道,她自己也不过如此。

看向她的腿,轻柔问道,“还疼吗?”

白幻灵抿嘴摇头并送上一个大大的笑容,“不疼一点都不疼!”

楚寒也笑,其实哪里会不疼,只是这丫头不想她担心罢了。

长出一口气,“不管疼不疼,咱们都得弄点吃的,这家里连锅都没了,我寻思也不可能还有米,估计做农活的工具也没了,你去借个镐头,我带你找吃的去。”

幻灵挠了挠头,“要刨地吗?”

“聪明!”楚寒笑着打了个响指。

幻灵就囧了,“可是这数九寒冬的,地里也没有吃的东西啊?”

楚寒轻咳一下,“你尽管去借,我保证能弄到吃的!”

看着楚寒满眼笃定的神色,幻灵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相信了,点了头就往外跑,一面还道,“小四,给嫂嫂找个筐出来……”

于是这二人行就变成三人行了。

听幻灵说楚寒要带她们去找吃的,那小奶团子看楚寒的双眼都冒着绿光了!

楚寒伸手捏了捏小奶团子那没肉的小脸,“几岁了?叫什么?”

“嫂嫂,我五岁叫白幻依。我哥叫白玉珩十三岁了,大姐叫幻灵十一岁,二姐叫幻晶三姐叫幻蝶她们八岁,娘叫李慕雪,爹叫白池,可是爹已经不在了。”小奶团子说话嘎嘣脆,一会的工夫家里几个人都介绍完了,只是说到最后,声音很低,“我都没有见过爹……”

楚寒有些心疼,将她抱在了怀里,“没事,你还有娘,还有哥哥有姐姐……”

“嗯,如今我还有嫂嫂呢!”

小奶团子也是个乐天派,转眼就笑了。

楚寒摸了摸她的头,其实这一画面在外人看来有点搞笑,实在是楚寒也只是一个孩子。可没办法,谁让人家有一个成年人的灵魂呢!

这会正叹息着,果然是营养不良啊,一个个的都没开长!

而她心思转的也快,因为“李慕雪”这名字可不像是一个普通村妇该有的,而且就接触来看,幻灵说话也不同,像“债台高筑”、“数九寒冬”这种词一个普通的村里姑娘能说出口?更不要说她们几个的名字,与众不同。

心下虽有着疑问,终是没有问出口,只是让幻灵带她去了稻田里,便没在说话。

因为她现在唯一的要求就是吃口热乎饭!

“前面就是稻田了……”

一眼望去,白茫茫的一片,下了一上午的雪,不知何时已经停了!

楚寒在来的路上折了两个树枝,这会递给那姐妹俩,“来来,快去田梗上找耗子洞。”

“啊?”小奶团子那眼睛瞪的大大的,“嫂嫂,咱们要抓耗子吃吗?”

那边幻灵也露出疑惑的目光。不过对于吃耗子,她还是表现出了拒绝,“嫂嫂,吃耗子,不好吧……”

楚寒笑着摇头,伸手揉揉小奶团子那黄不拉饥的头发,“咱们不吃耗子,但咱们是来拿粮的!”

小姐俩没大懂,而楚寒只是吩咐照做便是,也没有再问,掘屁股翻起耗子洞来了!

“嫂嫂,这有一个……”

楚寒拎着镐头走过去,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开始刨。

就像幻灵说的,数九寒冬啊,那地冻的可不是一般的硬,不用尽吃奶的劲,压根就刨不动!

“砰砰砰……”

楚寒觉得自己的胳膊都麻了,天寒地冻,刨田梗跟刨石头差不多。

不过,运气还不错的,刨了差不多两柱香的时间,终于看到了几粒稻子,瞬间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浑身充满了力气,“砰砰砰”又是一顿刨。

等她终于刨出金灿灿的稻穗时,那小姐俩都傻了!

傻过后就是小奶团子的尖声欢呼!

“啊——啊——啊——”

“嘘——”楚寒在唇边竖起食指,那小奶团子立马捂上了嘴,可却蹲下来将那稻穗往筐里装去,那动作可快了!

幻灵的眼睛是红的,抿紧了唇什么都没有说,翻到下一个耗子洞的时候,她已经从楚寒手里拿过了镐。

楚寒满脸的笑啊,至少不会饿死了!别跟她说什么鼠疫啊,她现在只想添肚子!

要知道,秋天耗子存粮,那真的是专挑粒大饱满的存。一颗颗稻穗沉甸甸的,虽然这个洞里扒出来的只有五六颗,却已是不小的收获了!

将刨出来的洞再用土填上,再把雪铺平,因为她都想好了,这个冬天估计只能这么活了!

所以,这点粮,她可不能再让别人分了去!

一个下午,小姐仨刨了一筐的稻穗,小奶团子自打看到第一颗稻穗后,那脸上的笑就没断过,更时不时的吸上两口口水,看的楚寒忍不住将她抱在怀里使劲揉了揉她那冻僵的小脸。

“呵呵……呵呵……”

白幻依除了笑还是笑,却是紧紧的搂着她的筐。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楚寒叫过二人准备打道回府。

然而一阵“沙沙”声传来,引的三人看去,就看到一道灰色的身影以着极速飞奔而来。

“砰”的一声,那灰影撞树上了!

楚寒下意思地抽了抽嘴角,学过“守株待兔”的成语,可她还真没看到不要命往树上撞的兔子,这还真是应了那话,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啊!

抬头看了眼老天,嗯,谢谢您老了!

拎着手里的镐头就往树边走去,只不过,那十步之外还站了一只黄不拉饥的狐狸,正对着她呲牙发出警告!

哎哟喂,这是看我们长的小?你丫一畜生也想欺负一下?

来来,要不咱俩干一架!正好拿你的皮做个小马甲给小奶团子穿!

楚寒拎着手里的镐奔着那狐狸冲去,一边还向那武林大侠一样吼着,“来都来了,就别走了!”

那狐狸呲牙尖叫转身就跑的没影了。

楚寒支着镐吼道,“有种你别跑!”

而白家小四,此时已将这新鲜出炉还热乎乎的“晚餐”抱在了怀里,除了不住咽口水外,就只剩下“呵呵”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