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爱“哭”的王妃有糖吃]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白若潼顾炎卿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夏末的晨曦 2019-08-14 07:41:08

[爱“哭”的王妃有糖吃]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白若潼顾炎卿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爱“哭”的王妃有糖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爱“哭”的王妃有糖吃 即可阅读全文

《爱“哭”的王妃有糖吃》小说简介

《爱“哭”的王妃有糖吃》很好的一部小说,对人物的性格,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描写的丝丝入扣,故事情节也挺吸引人,值得一读。。新书推荐,《爱“哭”的王妃有糖吃》是半猫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若潼顾炎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人可是找着了?”老夫人顾不上老寒腿,从榻中起身,激动得手指微微颤抖,张氏赶忙上前殷勤搀扶。“荣亲王府来人通报了,说是小姐正在荣亲王府中呢,小姐似乎着了寒,等修养些时辰,就给咱们送回来。”赵忠道。老夫。经典小说《爱“哭”的王妃有糖吃》是半猫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白若潼顾炎卿,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是别人眼中的修罗王爷,却唯独对她温柔以待。她嫌他太老,他用“实力”证明自己风华正茂。“顾炎卿,我是穿越的!我不是你的白月光,也不是你的朱砂痣!”白若潼无言以对,她跺着脚,想要甩掉这颗牛皮糖。“本王不

精彩章节试读:

“回大人,有……有一个小姑娘突然冲了过来,惊吓了马儿……”车夫吓得不轻,嘴里打着颤儿回话道。

白若潼闻声望去,问话之人身着碧色公服,头戴黑色鹖冠。正方脸,眉心拧成一个川字。

万安暗戳戳的躲在街巷一角,眼直勾勾的盯着白若潼与那马车中人。他虽不能辨认车主身份,不过瞧着这镶金雕花檀木车厢,也知那厢中贵主非富即贵。

只愿里头的贵主是个性子淡漠的,埋汰白若潼几句撇她离去。

“大人……求求你救救我!”

白若潼余光瞧见万安,心头一紧,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扑上前攥住男子的窄袖,求助道。

若是眼前之人撇她而去,她只有被万安抓走的份儿。她的体力可不能支撑太久,只能赌一把。

“你不是白将军的千金么?怎会在这里?”男子眼露诧异,问话道。他在荣亲王府中当差这么多年,见过达官贵人不少,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

“有人在追我,想要致我于死地。”白若潼心中一喜,看来此人是认得她的身份,既然认得,他一定不会见死不救。

“先上来说话。”

果然,男子面色一沉,将白若潼搀上马车。

“白姑娘快些坐下。”男子的声音温和,取下身上的大氅披在她被落雨浸湿的衣上。

白若潼颔首道谢,打着寒抖缩紧身子。她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不管如何,她已经逃脱了被玷污的命运,只愿碰上的恩公是个生性良善,悯她可怜将她送回府去。

马车另一端。顾炎卿不动声色端相着眼前的女子,自入车后她一直低垂着脑袋,未曾发现他的存在。

她的反绾髻狼狈不堪,金簪流苏摇摇欲醉。脸上的红妆早已被大雨清洗干净,清秀的脸庞不见血色,她的杏眼氲着雾气,右方眼角下一颗朱红泪珠胎记隐隐浮现,衬得她稚气未脱的小脸我见犹怜。

是她。

顾炎卿神色一动,如深潭的黑眸泛起涟漪,但片刻后又恢复宁静。

“赵成,发生了何事?”

顾炎卿眯起眼,沉着声问话道。

“殿下,咱们的马车险些冲撞白将军家的千金,”名为赵成的男子拱手,毕恭毕敬的开口解释,“属下瞧着白姑娘万分可怜,没有经过殿下的同意将白姑娘带上马车,还请殿下恕罪。”

赵成心中忐忑,救白若潼时他来不及思虑,将她带上马车后才猛地意识到自己犯了错。

他家殿下性子冷泊,说白了就是一个冷血郎君,仗义相救这种事是他最不屑做的,更何况殿下最爱干净,白若潼裙角的污水湿了一地。

“无妨。”顾炎卿罢手,声音冷澈刺骨。

白若潼听着对话,这才注意到自己眼跟前坐着一人。她怯生生的抬头,小心翼翼的望向说话之人,只一眼,她便被眼前男人的容貌惊慑住。

男人着一身素净的圆领月白袍子,领口绣着淡雅的梅兰竹菊图。他眉如墨画,眼若深潭。高挺的鼻梁,薄而淡漠的红唇。

他的五官仿若是世间最精巧的工匠雕刻而出,近乎完美,令人望而却步。

与白若潼相熟的客人中不乏有品貌非凡的男子,可没有一人的容貌能与眼前之人相提并论。她并不是花痴,可瞧见他,她却被惊艳得说不出话来。

只是他的眼光太冷,仿若凝了一层薄冰。连带着他周围的空气,也冷下好几度。

《爱“哭”的王妃有糖吃》 第7章 没一个省心的 免费试读

“人可是找着了?”老夫人顾不上老寒腿,从榻中起身,激动得手指微微颤抖,张氏赶忙上前殷勤搀扶。

“荣亲王府来人通报了,说是小姐正在荣亲王府中呢,小姐似乎着了寒,等修养些时辰,就给咱们送回来。”赵忠道。

老夫人的笑容僵在脸上,眉眼覆上一片愁容。她双腿一软,踉跄几步,若是没有张氏的搀扶,她或许直接一头栽在地上。

“母亲小心些。”张氏搀着老太太坐回榻上,嘴角却是勾勒一抹笑意。这下可有好戏瞧了,白若潼可真不简单,出府一趟竟招惹这么一尊大佛,老夫人定不会轻易饶过她。

“糊涂!真真是糊涂!她去哪里不好,偏偏去了荣亲王府中,难道她不知晓荣亲王是什么人?咱能够招惹么!”

老太太拍着腿儿,言语沉痛。他们白家向来忠义正直,从不与皇家中人往来。白若潼这个不争气的,招惹哪位皇子王爷不好,偏是招惹荣亲王,荣亲王恶名昭彰,是百姓口中的阎王修罗,她白家可不想和这样的王爷扯上关系。

“这若潼也真是,大半夜的去往荣亲王府中作甚?她难道不知晓女子名节的重要么?母亲你瞧瞧,这若潼啊真是越大越没个出息!她只管自己逍遥,全然不顾及咱们镇西将军府的名声。”

张氏趁机在老太太身旁吹着耳边风,心头却乐开了花。她故作痛心疾首的做派,手锤着胸口,言语凛然。

“你这蠢妇!说的是什么混账话,听你这意思,是指咱们白家嫡女与荣亲王殿下私通不成?少在老身耳根前卖弄,你肚子里的坏水别以为老身不知晓!”

老太太虽是迟暮之年,但心头却是装着一块明镜。如今事情还是个未知数,张氏就忙着给白若潼泼脏水,她打的什么鬼主意,老太太心头明白着呢。

“是儿媳的错,儿媳一时着急说错了话,还请母亲原谅。”张氏脸色一白,慌忙解释。

“呵!”老太太剜了张氏一记眼刀子,回头与赵忠道,“你带几人,快马加鞭赶往荣亲王府中,务必将小姐平平安安的接送回来,别让任何人瞧见!”

“是。”赵忠颔首,退出了房。

老太太的心火久久不能平静,暗念一句佛祖保佑。

只望白若潼能平平安安归来,今夜的事绝不能让第二人知晓,否则白若潼名节不保不说,还会连累他们将军府。

“唉,没一个省心的……”

老太太太阳穴一阵眩晕疼痛,她重重的叹息一声,微眯上了眼。

荣亲王府中。

顾炎卿身着玄色公服,穿过冗长边廊来到厅中。他的目光焦灼的盯着小室门前绣着的山水墨图帘子,负手而立仿若一尊精致的塑像。

余生打起帘子,大步迈出小室。他面如冠玉,一双桃眼含着无奈。顾炎卿眼一亮,与他走来:“如何了?”

“醒是醒了,不过死活不肯吃药,正在室内哭闹着呢。”余生手掩着口,打着哈欠恹恹回话道。

他原本正在自家府中睡得安稳,却突然被到访的赵成扰醒,他称殿下府中有病患要救,让他赶快前去。

余生与顾炎卿关系向来密切,又身为朝廷太医。顾炎卿有令,他如何敢不来。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