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薛凝烟柳昌铉的小说[世子请自重,本妃要休夫]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倾城花音 2019-08-19 08:12:13

主角叫薛凝烟柳昌铉的小说[世子请自重,本妃要休夫]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世子请自重,本妃要休夫》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世子请自重,本妃要休夫 即可阅读全文

《世子请自重,本妃要休夫》小说简介

五星,没有一点水分。人物刻画的非常真实。剧情实在。不像现在有的小说,不切实际。初中那会,用了一个寒假一字不落的看完。那段时间感觉自己融入到情节之中。。主角叫薛凝烟柳昌铉的小说叫《世子请自重,本妃要休夫》,它的作者是公子玉 写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几日都城的天气,都晴好得有些过了份去。处处暖阳熏得花开人懒。薛岚萱自从去了煜王府之后,便整日忙着准备竞选圣女的比赛,忙得一整日也不见着半个人影。薛凝烟倒是很满意这样的结果,也省的她总在她眼前晃得她心上。完整版小说《世子请自重,本妃要休夫》由公子玉 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主角薛凝烟柳昌铉,内容主要讲述:她倾其一切,付出所有,他却在她为自己挡刀身中奇毒之际将她扔进柴房,不闻不问、与她的嫡姐逍遥快活、举办婚典!一纸休书,三年夫妻,真相浮面,原来她竟在欺骗中整整生活了七年之久!她立下毒誓,若有来世,定将这些骗她害她之人亲手供上断头台!“凝烟不嫁,愿求皇上一杯毒酒相赐!”金銮殿上,她当众抗旨拒婚,语调铿锵,字字掷地有声!上天垂怜,让灵魂回到五年前,她早已不是曾经的她!侯门深院,人面兽心、毒杀暗害、虚伪假善,陷害、买凶、暗杀、下毒,她巧妙化解,狠戾反击!属于她的东西,这一世,谁都别想胆敢觊觎!这一世,她要亲手将负她之人逼上绝路,送下黄泉,碎尸万段!

精彩章节试读:

“闭嘴。”薛老夫人喝止了三姨娘,眼中都是**裸的怒火,我薛家的儿女怎可如此不知羞耻!

本以为这样就可以让薛兰萱收敛一些,可是老夫人没想到,薛兰萱非但没有收敛,反而更加大胆的走到了上官流轩面前。

眸光流转,薛兰萱**裸的盯着上官流轩,不一会竟痴痴的笑了起来。

“萱儿,还不快坐回去。”薛老夫人脸色极其不好,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老夫人是真的怒了。

“不要。”声音低柔婉转,薛兰萱居然连想都没想,就直接拒绝了薛老夫人。

在一片抽气声中,薛兰萱抬起白皙的素手,想也不想的搭在了上官流轩,呵气如兰,“流轩,你喜欢我吗?”

突如其来的告白,让素来稳重的上官流轩也不禁出现了一丝慌乱,“请小姐自重。”

“自重?”似乎在想着这个词的意思,薛兰萱脸上的红晕越发的明显,身体微微一歪,薛兰萱就顺势倒在了上官流轩的怀里。

大厅里静的掉根绣花针都可以听到声响。

反应过来的楚氏赶紧上前,把薛兰萱从上官流轩的身上扯了下来,“萱儿,不可如此。”

本来就不满意这个儿媳的老夫人,毫不留情面的训斥了她几句。

大厅里其他人议论纷纷。

“没想到平时稳重清高的大小姐,居然这么浪荡。”

“是啊,是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都好勾引上官公子。”

双膝微软的感觉,她好想靠近上官流轩,在众人的议论声中,她挣脱了楚氏钳制她的手,又朝着上官流轩走去。

看着不断向自己走来的曳曳女子,上官流轩眼中闪过几分厌恶,他起身后退,躲开了靠近自己的温软香玉。

“没想到这就是薛家的好家教,上官受教了。”说完,上官流轩就毅然决然的转身离去了。在人们看不见的地方,上官流轩嘴角勾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他还是看到了薛凝烟眼中的愤恨,看来这个有名的“废柴”不简单啊。

看着还想跟着上官流轩离开的薛兰萱,老夫人吼道,“还不赶快拦下她。”

厅里的丫头婆子,涌上去控制了薛兰萱的行动。

“放开我,让我去找他。”薛兰萱像是魔怔了一般,疯狂的开始挣扎。

“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

看着转身离去的老夫人,楚氏美目中划过几丝愤恨。

没有上官流轩身上药粉的**,被丫鬟婆子控制的薛兰萱渐渐的清醒了起来。

“大胆,你们居然敢押着我。”

啪的一声,薛兰萱停止了挣扎,不可置信的缓缓抬起头,她不敢相信素来疼爱自己的母亲,居然会打自己。

“翠儿,把小姐待会房间好好反醒。”恨铁不成钢的瞪了薛兰萱一眼,楚氏就愤愤的离开了。

表情阴鹜的低着头,她不懂她到底做了什么,刚刚只是感觉浑身燥热,然后就…

思来想去,薛兰萱还是没有想起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小姐,得醉了。”押着薛兰萱的婆子满脸的歉意。

一想到自己被这些低贱的仆人押着,薛兰萱的脸又黑了几分,“松开。”

丫头婆子都十分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可以她们也不想得罪大小姐。但是夫人那里该怎么交代。

就在她们思考的时候,薛兰萱挣脱了她们的钳制。

算了,夫人一向宠爱大小姐,应该不会责罚她的。想通以后,丫鬟婆子们也不在坚持。

“大小姐好气魄,居然可以这么奔放。”三姨娘最看不惯薛兰萱的高傲,还有目中无人,现在逮到好时机,赶紧开始挖苦。

显然薛兰萱听不懂三姨娘说的话,但是她敢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你什么意思?”

看着已经没有半分羞涩的薛兰萱,三姨娘冷笑一声,“刚刚明明还十分的奔放,怎么现在开始装清高了?”

黑着一张脸,她从没想过这个自己素来看不起的三姨娘,居然敢这么说自己,眸光阴冷,但是在触及薛凝烟时,有所缓和。

眸光带水的看着薛凝烟,?她想这个蠢货肯定知道。“烟儿,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虚假的泪水,虚假的清晰,这个女人当初就是这样欺骗自己的,面上不动声色,但内心已经十分的抵触。

“姐姐,刚刚你可是对上官公子告白了。”三姨娘不等薛凝烟回答,抢先用最直白的方式告诉了薛兰萱。

最简单的方式,最不能让人轻易接受。

“不,不可能。”脸色微微有些苍白,自己可是薛府稳重清高的大小姐,她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情,求证是的看向薛凝烟。

薛凝烟吞吞吐吐不敢说。

等不及的薛兰萱,抓着薛凝烟的手吼了出来,“说,快说。”

“三姨娘说的是真的。”仿佛对现在的姐姐有些恐惧,薛凝烟畏畏缩缩,双手被薛兰萱抓得疼,谁都没有留意薛凝烟眼中一闪而过的快意。

因为恼怒,薛兰萱的手指紧紧的掐着薛凝烟。很快薛凝烟白皙的手腕上出现了淤紫。

“快松开。”三姨娘掰开了薛兰萱的手,嘴里不满的嘟囔着,“怎么能拿别人出气,还第一才女呢。”

三姨娘的话如同刀子般,一刀刀砍在了薛兰萱的心上,血淋淋的。

什么都没说,薛兰萱黑着一张脸冲了出去,她一定会查出怎么回事,到底是谁在害她。

回到自己的院子里,薛兰萱气血仍未平复,她把自己屋里能砸的东西都砸了,瘫坐在一片废物中喘息着。

不行,我要冷静下来,我是薛府的大小姐,这点事情不会影响我的。经过不断的自我安慰,薛兰萱终于安静了下来。

清淡并不浓烈的香味萦绕在鼻翼,微眯着眸子,嘴角勾起了一抹嗜血的笑容,“如果真的是你,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翠儿。”温柔如初的声音,让听到传唤的丫头松了一口气。

低眉顺首,不敢有一丝不差错,“小姐。”

掏出袖子中的香囊交给翠儿,眼神晦涩,让人无从揣测她的心思,“去找个可靠的人检查一下。”

?

《世子请自重,本妃要休夫》 第十九章 衣衣 免费试读

几日都城的天气,都晴好得有些过了份去。处处暖阳熏得花开人懒。薛岚萱自从去了煜王府之后,便整日忙着准备竞选圣女的比赛,忙得一整日也不见着半个人影。

薛凝烟倒是很满意这样的结果,也省的她总在她眼前晃得她心上不适。不过每日午膳时分的见面是避免不了的,薛凝烟也颇觉得有几分无可奈何。

这一日薛岚萱一如既往的,在饭后抱着她那条叫做衣衣的狗在怀里逗弄着。

“衣衣,作揖来看看。”薛岚萱拍了拍小狗的脑袋,小狗亲切的蹭了蹭她的手掌,然后居然当真站立了起来,用两只爪子努力的放在额前给薛岚萱作揖。

“小姐的狗就是不一样!”丫鬟在旁边赞赏着,薛岚萱的脸上也流露出些许得意之色,她把小狗搂进了怀里,用手指点了点小狗额间。

这只狗和她相处的时间已有两三年,从还是幼犬的时候,就被人送到了她房里头养着。看着它一点点长大,薛岚萱心里说不出的满足。

“衣衣,你真是我的心肝窝子。”薛岚萱感叹到。

在她脸上受伤的时候,大夫还特地嘱咐过她最好不要接触畜。结果衣衣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听懂了大夫说的话,当真在好多天之内都没有主动接近过她,一直守在她的房门前,小声点呜咽着。

这样的一条狗,哪里会不合她的心意呢。

薛凝烟和薛岚萱二人一同坐在花厅里,周遭都是盛开得正艳的花朵。薛凝烟拿了本书在手上翻看着,偶然侧过了头,就看见薛岚萱抱着那只名叫衣衣的狗,脸上满是欢喜满足。

她看起来什么动作都没有,只默默地翻看着自己的书,可只有她知道,她攥着书页的手,已经沁出了汗来。

她心里对薛岚萱的恨,看她这样满足,已经让她心痛万分。

“姐姐,你这条狗倒是真的不错,借我抱抱?”

薛岚萱一愣,手上下意识的把衣衣抱得更紧了一些,随即尴尬的笑了笑,为了保持表面上和薛凝烟的和平相处,她最后还是小心翼翼的把小狗放在了薛凝烟跟前。

薛凝烟伸出手为它顺了顺毛,这小狗儿竟不怕生,被她顺着毛,反倒瘫在了地上露出一脸魇足的表情。

薛凝烟愣了愣,然后不知为何,就收回了手。小狗迷茫的抬起头,似乎不明白为何眼前的女子会突然选择对它疏离。

她一下子就冷了神色。

是的,这狗的确是万分可人的类型。正如她上一世的人生,那样完美,谁都想成为她,坐在她的位置上替她享受人生。

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那个最终把她从那个位置上顶下来的人,居然会是她的同父阿姐。

薛凝烟冷笑一声,然后端起了桌边的茶盏,轻轻啜了一口,满嘴的苦涩让她找回了一点理智。可是她再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待着了。

“姐姐,妹妹有些乏了,就先回屋里去了。”薛凝烟起身,甩了甩袖子,就往着自己的屋子走去,背后的婢女急忙跟上。

“真是够大的架子,小姐的狗她也不喜欢。”薛凝烟隐隐约约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冷冷地勾起了唇角。

“哪里能这么说呢……”薛岚萱看着女子远去的背影,她的妹妹今日穿得月白色大袖襦裙,随风飘扬把袖子吹得宛若飘绫,半点不容得人间烟火的模样。

她其实心里也颇为不满意薛凝烟这样的做派,但是一想到再过不久自己可能就要登上圣女的位置,又不大想和她计较太多。

“随她去吧。”

不过连薛凝烟也没有想到,连老天爷也是不乐意看到薛岚萱顺遂的。几日后天气突然阴沉下来的时候,薛岚萱的闺阁里一大早就喧嚣了起来,甚至还派了人来她院里找什么东西。

薛凝烟皱着眉,看着站在跟前低着头的薛岚萱的下人,这下人的眼睛明显的红了,却还是固执的请求进到她的屋子里看上一看。

“怎么回事?”薛凝烟的侍女开口问道。

“我家小姐的狗儿丢了……”这下人很明显的十分焦急,“她让我们一定得给她找出来,已经打了好几个婢女了……”

“这……”薛凝烟的下人也有些迟疑地看向了自家小姐,薛凝烟知道薛岚萱是为了一只狗大动干戈,心里充满着不满,索性便挥了挥手,示意那个下人直接进去。

然后又转头对着自己的婢女说到:“准备一下,跟大娘说我们去寺庙祈福。”

婢女纷纷应了是,便各自下去准备了。

不过半个时辰,薛凝烟这头就已经坐上了备好的马车准备出门,薛大夫人近日因为女儿重新可以有机会竞选圣女,心情好了不少,因此也就不拦着她出行。可薛岚萱那头的情况可就不容乐观了,她出门时还在家中看到了许多在四处寻找着那条名叫衣衣的狗的下人。

薛凝烟有些心烦意乱的踏上了马车。

可她刚刚踩上去,马车才刚刚离开薛府不久,明明车厢内只有她一个人,但是她却听到了另一道略重的呼吸,还是来自于她座位之下的位置,薛凝烟低了头去看,居然发现一团雪白的动物,正蜷缩在她的座位下头,安然的闭着眼睛。

正是薛岚萱那只名叫衣衣的狗!

薛凝烟有些头疼,怕是这条狗一时贪玩就跑上来了车厢小憩,结果府里的下人哪里能料得到这条狗自己爬上了车里头呢?这下可好,让薛岚萱在家里为了一条狗“劳民伤财”。

“这可怎么办是好。”薛凝烟揉了揉自己的额头,也就只好先弯腰把狗从座位下头抱了出来,可正是这个时候,天边突然一道闪雷,衣衣被惊醒了,被不大熟悉的人抱着,它第一瞬间,就伸出了爪子,刚好就抓伤了薛凝烟!

“啊!”薛凝烟一时吃痛,忍不住尖叫了出来。

“小姐?你怎么了?”

薛凝烟想到这条狗被人发现在她的车厢里面的下场会有多麻烦,索性便拿了手帕抹掉了那条血痕,忍着痛说道:“我没事。”

“小姐,下雨了,要不要直接回去呢?这个天气去寺里,怕是回不来了。”

薛凝烟撩开了帘子,这才发现天上已经飘下了细雨,而她的马车,正行驶在一条弯弯的河道旁边。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