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帝国风云之君临]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鱼寒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森屿麋鹿 2019-08-19 09:40:11

[帝国风云之君临]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鱼寒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帝国风云之君临》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帝国风云之君临 即可阅读全文

《帝国风云之君临》小说简介

很好看的一本书~~希望和作者大大交个朋友~。主人公叫鱼寒的小说叫做《帝国风云之君临》,是作者寒瓴夜寂倾心创作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叫你没事找事,叫你色令智昏,叫你……”凭借着衙内身份轻而易举就混进了解试考场之内,端坐案前的鱼寒心中却是充满了懊恼,以至于他似乎除了狠狠地抽自己大嘴巴之外也实在没功夫去搭理外边正扯着嗓子宣布考场纪律。《帝国风云之君临》由寒瓴夜寂倾心创作的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鱼寒,内容主要讲述:跨越星际的回家路变成了穿越,转世重生再回南宋,原本只打算安静地做个小衙内捎带为家人谋点福利,可谁曾想靠着完整的记忆也只能勉强在科举场上混个排名二百五,却不仅要免费给别人当盾牌,还招惹了一大群可怕的敌人

精彩章节试读:

天上掉下个美娇娘?还是自己的媳妇?

有些头晕目眩,有些暗自窃喜,却也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抗拒!

因为习惯了自由恋爱,才会抗拒?

这年头只流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传说中那些个惊心动魄的爱情在大宋朝还是尽量别太指望,就算是真碰上了也基本落不下什么太好的结果。

更重要的是,以上官小姐这倾国倾城的绝世娇容,真要排队的话,某个年仅五岁的祐川县小衙内怕是得排到宇宙尽头才能轮上个候选资格!

年龄差距?这也能算个事?别说漂泊宇宙三千年见到的那些奇葩婚礼,就算在被倒霉地绑票之前这种事也屡见不鲜啊!作为一个穿越者,还能在乎那些?

这老话可是说了“女大三抱金砖”,女大九那可是足足抱上了三大块金砖!

自家老婆才虚岁不足十五就已经美得笔墨难以形容,待得几年等自己长大能那啥了那可就真的是秀色可餐会被迷得除了神魂颠倒之外也生不出旁的心思来。就这种好事,谁真傻了才会拒绝!

抗拒,只因为美娇娘的老爹。

如果能够忽略掉已经留下了非常不良印象的上官莽夫,或者能够干脆把那老家伙给一脚踹到宇宙的尽头永远不再出现。鱼寒还真就不介意想个法子糊弄自己的亲爹兑现诺言,今儿个就把婚事给办了!

很是有些大逆不道的想法,而幻想之所以只能被称为幻想,那是因为在大多数情况之下天随人愿都只是传说,事与愿违反而更加常见。

“上官兄,且请满饮此杯!”或许是平白得了个儿媳的缘故,鱼大县令的称呼此时也是更显文雅。都说大宋钱多,在没事就上贡点岁币之余当然更不会委屈了自家的朝臣不是?所以别看小小的祐川县令实在没什么存在感,鱼大县令的俸禄也是高得足以令后人乍舌。

反正一年到头除了招呼几次上差之外也没什么太多的花销,想要整一出以量取胜的丰盛晚宴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困难。

为什么是以量取胜?这个么……二十斤牛肉,十五坛米酒,十大碟各式各样的佳肴,五只烤全羊,这就是鱼大县令刚让百味斋送来的晚餐。

如果不是确定自家实在招募不了五百刀斧手躲在门外,鱼寒定然会认为亲爹是在摆鸿门宴,叫这么多吃食就是为了能剁掉某个莽夫之后好举行庆功会。

“我说你个酸秀才,咱两熟识也得有三十来年了吧?这还是第一次见你如此大方。”真没打算把自己当外人,一手拧着烤羊腿,一手干脆拧着整坛美酒,正在忙着大快朵颐的上官莽夫可没忘记照顾着自家闺女。“闺女,扭捏个甚?这可是你家,还犯得着客气?”

“就是啊!闺女,别看你父亲是文官但咱家也没那些个繁文缛节的规矩,既然是到了家就别显得拘束。”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高兴,天姿国色的儿媳落在公婆眼里也是能够享受同样待遇的。完全忽略了自家的宝贝儿子,笑靥如花的鱼夫人此时只忙着消除上官家小姐的陌生感。

“上官小姐,来尝尝这当归锦鸡!”或许有个豪爽的岳丈也并非全都是坏事,至少正忙着突显存在感的鱼寒此时就不需要去考虑宋代相亲应该有些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礼节,而且还可以壮着胆子去讨好美女。

“叫甚小姐?生分!”很是有些不满,却还是不忘伸出油腻的拇指赞道:“不过你小子也还不赖,小小年纪就知道顾着自家娘子了,也不枉老夫大老远地把闺女给送过来!”

“瞧你这莽夫说的甚胡话?莫非还担心闺女进了我家门受委屈不成?”或许是在找机会实施报复,也或许是为了给自己的宝贝儿子形成更大保护,鱼程远埋怨一句之后就立即转移了话题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咱这亲事定下也快十五年了吧?你个**咋现在才想着带闺女来我这小小的祐川县?”

“我自家的闺女,莫不是还不能自个儿养着?”有些懊恼,这或许就是每个父亲在闺女出嫁之时都会产生的情绪吧。

拧着酒坛猛灌一口,为了掩饰自己心中深深的不舍,上官又大大咧咧地打趣道:“至于为啥现在过来,这可是你家的儿媳,莫非你这酸秀才还想占我的便宜不成?”

“上官鹏云,就别抖搂你那点可笑的小心眼了!”第一次这么正式地称呼对方,鱼程远的眼中竟然已经有了一丝无法遮掩的担忧。“说吧,到底碰上了啥难事?”

“能有啥难事?某好歹也是勇冠三军的先锋官,能碰上啥难事需要跑来找你这酸秀才诉苦?”有些躲闪的眼神似乎在竭力隐藏着什么,只不过以上官鹏云的这性子怕是也实在太容易为旁人所揭穿。

“看来上官大哥这是没把我夫妻当自家人?”这次说话的是正忙着安抚上官小姐的鱼夫人,只见得她突然面色一寒,有些愤怒地举杯道:“那就喝了这杯酒,赶紧收拾行囊自行离去,这小小的祐川县衙可实在容不下您这位先锋官大人!”

“娘子此言甚是!”都说夫妻同心,深知自家娘子这是在行激将之法的鱼程远接过话头补充道:“赶紧喝!喝完赶紧滚蛋!把闺女留下自有我这一家子好生照应着!”

“说!我说还不行么?”或许是鱼程远夫妇的激将术起了作用,也或许是真就不忍这么快与女儿分别,上官鹏云最终还是无奈地做出了妥协。

“那还磨蹭个甚?”鱼程远深知打铁要趁热的道理,也没留下任何机会给那莽夫去琢磨什么可笑的理由,就这么直白地催促着。

“朝廷已遣使北上议和!朝中已定下了裁撤海州戍的决意,某此次亦奉命前往楚州以供魏大将军差遣……”说到这,上官鹏云的脸上也显露出一丝担忧,犹豫着道:“咱这不是怕到了江南繁华之地让闺女被旁人给惦记上,才赶着给你送过来么?”

“裁撤海州戍?调楚州?不可!”异口同声的否决,然而让众人诧异的是那个一直被他们所刻意忽略的小屁孩居然也跳了出来。

“哦?寒儿可是有何说辞?”没有解释自己反对的原因,鱼程远却是饶有兴趣地盯着自己那个宝贝儿子,似乎想从中看出点什么来!

“这……”怎么说?说自己是穿越者?说自己的脑子里装着无数典籍文献?说自己正是因为太了解历史的进程才打算做一个飞扬跋扈的小衙内痛快几十年?

鱼寒不知道该如何做出解释,但他很清楚如果眼前那位让自己极度瞧不顺眼的岳丈在这时候去了楚州怕是真就再也没了见面的可能。

眼下已是大宋隆兴元年冬,即将进入了那个被冠以政治清明、社会稳定、经济繁荣、文化昌盛等等褒义词被形容成华夏数千载难得之盛世的乾淳之治。

然而黎明前的黑暗才是最可怕的,孝宗朝宋金两国之间数十年的和平可不是没有代价的。

隆兴二年宋遣使北上议和,完颜雍很不地道地趁机发兵南侵,金国名将徒单克宁亲帅大军诈行至泗州欲取由清河口,宋将魏胜虽有所警觉却因淮东安抚使、都统制刘宝非常耿直地认为和谈之时难有战事而置之不理。

十一月,金军突至,魏胜领军与敌决战于十八里口,又是那个天真的刘宝拒不发兵相助致使魏胜兵败身亡。

此役,大宋损失了一名优秀将领,损失了数万热血男儿,换来的是一纸合约。一纸被称作华夏史上两国邦交之典范,宋金两国之间难得公允的合约!

当然,这合约上依旧免不了要按照大宋的优良传统予以割地赔款,但那不也同样换来了朝着北方大声吆喝叔伯的机会?

不否认自己对岳丈的厌恶,也不否认自己前一刻还琢磨着如何在不惹恼美娇娘的情况下出点损招让那家伙吃亏。可鱼寒真没想过要让他饮恨沙场啊,而且还是用那么一种憋屈到了都没法说的方式。

“孩儿只是念及关山阻隔,实不忍岳丈就此与上官……”好吧,昧良心就昧良心吧!否则说出了真相那可就不是被当作妖孽那么简单了,有非常大的可能会被斥为妖怪!而前者顶多是给自己换来些嫉妒与浮名,后者可是会被拧出去烤成肉串的!

“哦?”颇有深意地长吟一声,却没有继续再去看自己的宝贝儿子一眼。鱼程远接下来的判断却是足以使得某个自诩非凡的穿越者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智慧。

“朝廷此时遣使议和,未有成效便先毁要防!这诚意可谓十足!想那完颜雍既有‘小尧舜’之称,又岂会拒收此等大礼放过这天赐良机?金国兴兵之日怕是不远矣!上官莽夫,汝此时奉命前往楚州,还真是有些活得腻歪了!”

《帝国风云之君临》 第十二章 八股应试 免费试读

“叫你没事找事,叫你色令智昏,叫你……”凭借着衙内身份轻而易举就混进了解试考场之内,端坐案前的鱼寒心中却是充满了懊恼,以至于他似乎除了狠狠地抽自己大嘴巴之外也实在没功夫去搭理外边正扯着嗓子宣布考场纪律的监考官在唠叨些什么。

并不后悔当初找了个赴考的借口离家躲清闲,反正自家亲爹也说了这次参加科举的主要意图就是去见世面,至于中不中举的倒也没有什么硬性要求。

更不后悔前些天为搏美人一笑却意外引出上官倩妤的伤心事,毕竟这有些事情早知道了也才好早想办法解开心结。

唯一让鱼寒懊悔无比的是,安慰娘子就安慰娘子嘛,干嘛就突然脑子抽风给许下了夺取解元的豪言壮语?

科举啊,甭管后人如何评价那也是延续了上千年的人才选拔方式,就算脑海里装着无数典籍文献的穿越者也无法确保能够从中脱颖而出。

或许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鱼寒运气还不错,没有一下子就跑到砸缸那位和矢志革新的王安石前面去,否则他压根不用来见世面就可以直接回家玩泥巴去了!

要知道大宋朝前些年考个进士就需要“试诗、赋、论各一首,策五道,帖《论语》十帖,对《春秋》或《礼记》墨义十条”,而这其中又以诗、赋、论三项最为重要。

听着很简单?仗着穿越者的见多识广随便从后世拧几句千古名言就能蒙混过关?

想法是不错,但要知道这可是考试,是需要按规矩来的!

想要抄袭?行啊,一点问题都没有,但前提是得按照要求的音韵去进行抄袭,否则一旦出韵那就可以滚蛋了。

至于想要别出心裁整出点诸如“啊大海,啊母亲”之类的后现代诗词么……也就只能祈祷别碰上个脾气暴躁的考官,否则就等着被人用齐眉长棍直接给揍回老家去!

得益于既是诤友又是政敌的司马光与王安石通力合作,如今的大宋朝倒是不用再考核文学创作能力了,可就算是经过了去芜存菁的科举考试也并非真能让穿越者占到多大优势。

即使真能记住数百年来每次科举的试题与那些无懈可击的佳作,那也不还得先想办法把原本的作者给收拾了才行?否则一场考试当中出现了两份完全相同的答卷,这又算是谁在抄袭?

想取解元,难如登天!

这是鱼寒在扇了自己几十个大嘴巴子后得出的惨痛教训。

可再难那不也还得赶紧收拾好心情琢磨出一片妙笔生花的答卷来?否则第一次就没能兑现给娘子的承诺,以后还凭啥或许信任进而赢得芳心?

“故礼之不同也……故圣王所以顺……故天不爱其道……”好不容易等到考官啰嗦完考场规矩,拿到试卷的鱼寒却是傻了眼甚至又有了猛抽自己的冲动。

为啥?因为这倒霉的小屁孩似乎忘了一件事,忘记了他眼下参加的不过是解试而已!

作为最初级的科举考试,若是把难度整得和省试以及最终可以扬名天下的殿试差不多,那还不是太过打击读书人的积极性了?

没有想象中不把考生给折腾出点毛病不算罢休的策论,只有非常简单的“帖经”与“试经义”。

所谓“贴经”无非就是填空题而已,只要能够把被裁去的经典原文给默写出来就算合格。就这对鱼寒来说当然没有任何难度,静下心来,强忍着狠抽自己的冲动,在旁人还冥思苦想之时就已经作答完毕。

试经义相对较难,需要考生阐述被节选出来的儒家经典含义。

要说这听起来也应该不算太大的麻烦,毕竟鱼寒那脑子里可是装着无数的典籍文献,似乎随便挑几条数百年后的解释就能轻易蒙混过关,说不定运气稍微好一点还能够被奉为标准答案从而真就给他捞个解元的名头来糊弄自家娘子。

很是不错的想法,也似乎有很大的可行性。但别忘了,鱼寒这是在参加大宋年间的科举考试,而在这年头对于经典的解释偏偏就没个标准答案!

在崇尚“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的宋代,考生不仅可以按照自己的理解对经典进行解释,而且还可以质疑前人的观点,甚至胆子再大一点点完全不顾经文自说自话整出点离经叛道的言论也是被允许的!

没有固定的格式,没有固定的观点,中举与否的唯一关键就在于是否能够得到考官的认可。

“能不能别这么坑儒?”对于大宋朝这种只选拔人才而不束缚思想的做法非常赞同,但赞同并不代表着就能毫无怨言地接受啊!想要抄袭都无从下手,如今的鱼寒还真有那么点欲哭无泪的感觉。

怎么办?随便在脑子里挑几个观点出来,然后整出一篇大杂烩给递上去?

这怕是不行,且不说自己似乎并没有妙笔生花的能耐,仅是这些个不同观点可能产生的冲突那也不是随便就能够糅合的啊!

头疼!分明是给了自由发挥的空间,却偏偏碍于能力而做不到挥洒自如。

清楚认识到了自己与古代精英之间所存在的巨大差距,鱼寒顿时陷入了无从下手的尴尬境地。

怎么办?就这样放弃了吗?

不行,就算不考虑回家之后双亲的失望神色,那不也还得顾忌到娘子的想法么?

哎,若是当初别太仗着穿越者的身份有些得意忘形,真正静下心来勤学苦读,又有那么多的典籍文献做参考,这个时候怎么也能在这个时候整出一篇四平八稳的文章来。

等等!

四平八稳?

对啊,自己怎么把这个给忘了呢?

不就是标新立异么?找一种尚未在宋代流行的文体不就行了?

从理论上来说兼具古体散文与骈体辞赋特征的新文体,这年头似乎还真没几个人使用。

想要在阐述观点的时候避免出现前言不搭后语的情况?这还不简单啊,就那种从内容到形式都无比呆板的文体,想出现这种失误都不太可能!

决定了,就用八股文来应付大宋的科举考试!

至于这种新文体出现之后会不会提前几百年就产生禁锢人们思想的严重危害,鱼寒还真就不需要去考虑。

再怎么说如今也是各种观点百花齐放的大宋朝,朝中文武和大宋官家怕也不会闲得无聊因为一个西河州考生的试卷就彻底改变了人才选拔的方式,况且一种呆板文体所能产生的危害也远不如被束缚的内容。

“老王鳌,下次赴考的时候记得多费点心思!”决定了自己即将采用的文体,鱼寒又一次变得踌躇满志。至于为什么会在心里先对王鳌说一声抱歉么,那是因为这个智商堪忧暂时无力自己捣鼓出一篇锦绣文章的穿越者最终还是决定部分引用后人佳作。

而非常不凑巧或者说非常巧合的是,同样是参加解试,大宋乾道二年西河州试题居然和明代成化十年京师的试题一模一样,都是出自《论语》都是选用的“百姓足,孰与不足”。

“民既富于下,君自富于上。”要不说人家王鳌是名臣是文学家呢,就这破题方式若换了鱼寒怕是想破脑袋瓜也想不出个结果来,所以某个**的穿越者直接引用了这一段。

“盖君之富,藏于民者也,民既富矣,君岂有独贫之理哉?有若深言君民一体之意,以告哀公。”即使是对八股文毫无研究,鱼寒也知道这破题与承题之间必须做到浑然一体,绝不能出现任何偏差,自然这也是老王鳌的原话。

接下来的起讲与提比倒是让鱼寒颇费了一番脑筋,毕竟他实在没胆子把缺德事做得太过。真要是全文照抄了且不说符不符合大宋考官的观点,若是把老王鳌气得从明代给蹦达过来痛揍自己一顿,这玩笑可就真闹大了!

穿越者,还是少一点才能保持优势!

选用了接下来的几百年间都会被奉为金科玉律的程朱理学,尝试着用自己所掌握的古文知识进行阐述,这过渡章节倒也看上去似模似样。

而从出题到中比却又笔锋一转,直接盗用了阳明心学的观点,要知道这可是程朱理学的升级改良版,在大宋朝绝对是独树一帜!

“这下应该能凑合着使了吧?”虽说没什么文学功底却在脑海里装满了无数典籍文献,渐渐地鱼寒似乎也找到了某些感觉,笔走龙蛇如行云流水倒也没花多大功夫就拼凑出了一份在理论上应该算作四平八稳的文章。

至于这文章到底质量如何么,反正这小屁孩自己是没办法挑出桌案上那份以魏碑体写就的试卷有什么毛病。

“交卷!”既然找不出毛病就干脆不再耽误时间,眼瞅着面前都晃过去了好几个身影,硬着头皮临阵磨枪的鱼寒也不打算继续磨蹭下去,他还寻思着是不是赶在放榜之前先想办法糊弄得自家娘子忘记那个荒唐承诺呢。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