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穿回古代当农妃]最新章节 主角叫阮果祁晟的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深拥孤独 2019-08-23 23:06:23

[穿回古代当农妃]最新章节 主角叫阮果祁晟的小说最新章节

《穿回古代当农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穿回古代当农妃 即可阅读全文

《穿回古代当农妃》小说简介

《穿回古代当农妃》这本书整体来说非常不错的,尤其是闯十八层地狱构思比较标准,反正很好看。主人公叫阮果祁晟的小说叫做《穿回古代当农妃》,它的作者是红果粒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爹,我们早上在草垛上发现了一个刺……一个姑娘。”被叫作小牛的男孩冲着来人说着。只见来人穿着和小牛一样的,同属一个朝代的服装,一脸忠厚老实的国字脸,配上劳动人民特有的皱纹,黝黑中带点高原红。阮果愣愣地。完整版小说《穿回古代当农妃》由红果粒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阮果祁晟,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脑洞大的出奇的都市少女阮果,一朝穿越却悲催的成为草根,纳尼,竟然穿越也是门艺术,为何别人不是将门之女就是尚书嫡女,邂逅的男主不是王爷就是皇帝,后来不是成为王妃就是皇后,为何到了自己这里却只能是村姑,隔壁的男人也只是个村夫……

精彩章节试读:

“咳咳,这个当然是我听说的,对待自己的健康,宁愿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要拿自己的身体做实验,小弟弟你说我说得对吗?”阮果趁机教育了大牛。

看你下次非要和本姑娘对着干,只知道拆我台。

“阮姑娘,你今年也才十五岁,估计比我还小,怎能叫我弟弟?”大牛听到自己被她叫成弟弟,顿时有些不开心。

这个小丫头片子,竟然小瞧自己。

少年的心思很奇怪,一个称呼竟然也让他觉得自己被小瞧了。

啥,我十五岁?哈哈哈,本姑娘在现代可是19岁了,阮果上学早,大学毕业时才19岁,如果没来到这个地方,两个月后,正是自己19岁的生日。

不过被人当成15岁也不错,说明自己皮肤好呀,谁不想被人夸赞年轻。而且听说古代的孩子早熟,19在这里已经算大龄剩女了。

算了,不纠结年龄了,谁知道这个地方的纪年是不是一年365天的。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何必逞一时口舌之快。

“那啥,我叫小牛叫顺口了,一时嘴巴没适应过来,牛哥好,牛哥好。”阮果适应特别快,上一秒一副科普教师对待皮孩子的样子,下一秒就变成讨好的嘴脸。

大牛没想到她说改口就改口,而且被她一声牛哥叫得有些不自在,从她的称呼中硬是听出了痞子的味道,对,充满了江湖气息。

他也不知道为何看起来这么气质优雅的姑娘,可以乖巧恬美,可以开朗豪爽,还能痞里痞气。

若是阮果知道她的豪气不羁爱自由被大牛形容成痞里痞气,一定会狠锤他一顿。古代和现代毕竟隔着几千年的历史鸿沟,思想上造成的不同性格养成也是无法对比的,这个南祭与阮果的家,可不仅仅是时间问题,还有成迷的空间障碍。

小牛看着都惊呆了,原来阮姐姐这么特别,真是私塾夫子说的能屈能伸。

饭后,阮果抢着洗碗,没想到被大牛夺了过去,他别扭地说:“这都是大哥做的事情,怎么能让弟弟妹妹动手。”

哈哈哈,没想到这个少年挺别扭的,不过自己不洗碗也乐的自在。

“大牛哥,你真是勤劳,是个居家过日子的好男人。”阮果倚在灶门口,夸赞道,心想多说说好听的话有没有任何损失,还能激励大牛在抢做家务的路上越走越远。

她自顾着说得开心,却不料大牛在听了她的话后,身子一顿,拿着碗的手一个没稳,手里的碗掉在了水盆里,溅出来的水花喷了他一脸。

“阮妹妹竟然说自己是……是居家过日子的好男人?”大牛心里回味着刚刚她说的话。

完了,一时兴奋竟然忘记这里是古代,这是个在封建王朝里生活的少年,看着大牛耳根处爬起的一丝可以的红润,阮果在心里恨恨地骂了自己一句,真是调戏了良家小弟弟。

“我的意思是说,大牛哥你勤劳、善良、能干,若是以后你娶了哪家姑娘,就是哪家姑娘的福气。”阮果觉得自己不能和古人开玩笑,就开始费力地和大牛解释。

可她不知道,她越是解释,大牛听着越是害羞,此时大牛的心里觉得阮果对自己的夸赞是不是包含着别的意思,从未有过姑娘敢这样当面夸自己的,除了自家娘,还村里的阿婆大婶们。

“阮妹妹,你没事的话,你去院子里看看阿娘在做什么。”大牛觉得此时只有他一人的厨房显得格外狭小了,阮果靠在门口,连带着屋里的空气都不够二人呼吸所用了,只想把阮果支走。

阮果觉得还是不说话为妙,“好嘞。”马上走到院子里。

大牛看着她出去,长长地吁了一口气。只是他自己也没发现自己微微扬起的嘴角,不过被人表扬还是非常开心的。

这个第一天突然冒出来的姑娘,长得不错,性格嘛,马马虎虎,家里多出个人也是热闹的。

阮果来到院子里,看着牛大娘正在洗衣服,他们这里的洗衣服没有洗衣液和洗衣粉,用的是皂角叶子,这点倒是和书上写的一样。阮果蹲在牛大娘旁边,观摩起了古人的劳作。

看着牛大娘拿着棒子捶打衣服,估计牛大娘也习惯了这样,但是还是比较费力的。

叮咚,阮果想到了搓衣板,虽然她不是科技达人,但是简单的木工她还是可以想到办法的,最重要的是,像搓衣板这样毫无技术含量的东西,根本就是手到擒来。当然,第一个发明制作的人还是很聪明的。

“大娘,你这样洗衣服胳膊累不累,我们家乡有一种东西,可以让洗衣服省力气,您等着,我一会画给您。”阮果兴奋道。

“阮姐姐,是什么东西?”小牛本来就在牛大娘身边玩,这会听到了就忍不住好奇问道。

“你看是这样的。”说着,阮果就在地上拿着树枝画起来,不一会,搓衣板就画好了。

“好奇怪,从来没见过。”

“走,我们去找块木板来,下午没事,我给你做出来。”阮果说着就和小牛行动起来。

“姐姐,这个东西有名字吗?”

“有呀,就叫……洗衣王。”阮果想着,搓衣板这么现代的词汇出现在这里不合适,而且要保护别人的知识产权,不如来个新名字,哈哈哈。

“洗衣王?为什么叫王?”

“因为它洗衣服很厉害,是最厉害的。”阮果耐心地给小牛解释。

两人边走边说,在村口找了一块别家破掉的木盆底,刚好合适,只是形状不对。没关系,回去改改。

“阮丫头,你再弄什么?”牛老汉劈完柴看待正在拿锉刀的阮果。

“我再给牛大娘做一个洗衣服神奇。”阮果答。

“姑娘家怎么用得了这个,我来吧。”牛老汉拿过木板准备开工。

“爹,您劈完柴也累了,还是我来吧。”大牛早已洗完碗,从自己娘那里得知阮果要干什么。

“行,交给你吧。”于是,牛大娘坐着洗衣服,牛老汉在方便抽着烟袋看着,阮果在一边指挥大牛怎么做怎么做,小牛在旁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哥哥手里的东西。

半个时辰过去了,那块木板在大牛的手中变成了搓衣板的模样,大牛拿了一块牛皮布,配合着刻刀的功法,终于完成了。甚至比大街上卖的木头搓衣板更加精巧,打磨的也更润滑,比塑料搓衣板质量更是好得没话说。

要不是阮果从头看到尾,她都要怀疑这是大牛从现代买回来的。

“哇塞,牛哥,你可真是鲁班呀。”阮果兴奋地拍着大牛的肩膀道。

“鲁班是谁?”大牛问道,倒是忽略了放在自己肩上的手。

“就是一个很厉害的工匠艺人,没想到你的木工这么好。”

“来,牛大娘,您试一试,我教您。”说着,阮果拿起盆中的一件衣服,她专门拿了一件最小的,这样效果更好。

牛大娘试了试,由最开始的不习惯,慢慢适应了,这样胳膊确实省力了不少,当衣服被水漂干,看着也比捶打的干净,当下喜不自胜,直叹是个好东西。

《穿回古代当农妃》 第三章 我在南祭国 免费试读

“爹,我们早上在草垛上发现了一个刺……一个姑娘。”被叫作小牛的男孩冲着来人说着。

只见来人穿着和小牛一样的,同属一个朝代的服装,一脸忠厚老实的国字脸,配上劳动人民特有的皱纹,黝黑中带点高原红。

阮果愣愣地看着,真是从画中走出来的人,古人诚不欺我,她欣赏着人物画像的艺术。如果此时大家知道,她用“从画里走出来”这句话,形容眼前已是中年的庄稼汉,肯定会觉得她脑袋有坑。

却不知,阮果以为的画中人并不是美丽的仕女图和明星海报,而是博物馆中陈列的记载古代劳作的生活图。

瞧这皱纹的纹路、眼神、头发、甚至嘴角细小的动作,真正是像照相机翻拍再现。

阮果此时又在心里赞叹一声中国古人的智慧和艺术,单单凭借着画像,就可以达到现在照相科技的效果,顿时,心底生出作为中华儿女的骄傲。

“咳咳,这位姑娘,你是哪里来的?”牛老汉打断了阮果已经飞出天外的思维。这个小姑娘看着就不像本村的,服装举止怪异,而且刚刚的眼神,竟让牛老汉觉得是面对英雄的崇拜。对,确实是崇拜。

可是,自己只是个庄稼汉,而且一辈子在清水村从来没有什么英雄事迹,要说值得一提的只有每次村里有杀猪、宰牛的都会请他过去帮忙。可是这也不至于让一个陌生的小女娃崇拜成这样。

虽然不解,但是被人崇拜,而且崇拜成这样的确实是头一遭,牛老汉此时看着这个小女娃的眼神也充满了慈爱。

“小女娃,你是不是受伤了?还是怎么了?”虽然瞧着面前的小姑娘有些形象不佳,可是看着她兴奋的表情,想来也不会是受伤,一时关心便也问出了口。

“我,我是……”准备脱口而出的话,突然停住。阮果想到,穿越回来竟然不是穿过别人身上?马上就着草垛旁的水缸里看过去,等看清水里的人时,阮果不禁抹上自己的脸,还是自己原来的。

“没有穿成别人,我还是我,可是这个历史突然就多出个人来,是不是有些奇怪,会不会影响到整个历史的走向?”阮果突然想到。

“阮姓,历史上的阮瑀,东汉“建安七子”之一,为曹操司空军谋祭酒,管记事,能诗,善作书檄;

阮籍,三国时魏国“竹林七贤“之一;

阮咸,魏晋间名士,阮籍之侄,同为“竹林七贤”之一,曾为散骑侍郎;

阮孝绪,魏晋人,也小有名气;

阮元,清朝人,嘉庆、道光年间,历任户、兵、工部侍郎,浙、闽、赣诸省巡抚,两广、云贵总督,体仁阁大学士。

阮丽珍,阮大铖之女。生年不详,约卒于清世祖顺治中。美容色,长于作曲。大铖降清,她为某亲王所得,甚宠爱。后来为福晋所妒,遂被鸩死。

阮年,清朝人,与嵇康为友。仕晋至河内太守。

自己若是这些人的亲人,想必在这个古代也是混的开的,如果是嫡女之类更是如鱼得水,在古代体验一把管家小姐的角色扮演。对了,千万别穿成阮丽珍,这个被正室毒死的命运实在是消受不起。”阮果自己嘀咕起来,要说为何她对古代这些阮姓人士这么如数家珍,这就要得益于大学寝室的无聊话题。

大学时候的宅女门都在寝室看小说,看到古代的,都很羡慕,有人就用自己的姓氏说起,说不定自己的先祖们就是历史上的某某某,于是就掀起了对照姓氏查古先祖的热潮。

看着面前自言自语的小姑娘,脸上的表情从思索、开心、惊喜到惊恐,一行人觉得这个小姑娘肯定是脑袋出了问题。

果不其然,“请问,你们见过我吗?认识我吗?我叫什么名字?”阮果试图先让古人看看,她是不是本就属于这个朝代的人。

“姑娘你莫不是失忆了?”有个小伙子问道。

看来他们不认识我,不过想来也是,这个村庄离京城想来可远了。

“大叔,现在是什么朝代?就是现在谁是皇帝?年号多少?”阮果想着,至少要先搞清楚现在所处的年代,才好认祖归宗。

“小姑娘,我们现在是南祭国,皇帝南祭城渊,祭渊十年。”对于每个国家的百姓来说,不管是身居朝堂的大臣,还是乡野村民,甚至街边的乞丐,不管学富五车还是大字不识,对于自己国家的皇帝、年号都是无所不知的。

“南祭国,什么鬼?南祭是复姓?怎么没听说,虽然我历史学的不好,可这样竟然挑战我作为新时代大学生的智商。”阮果一脸懵圈,这个地方不是自己学过的任何历史年代,不是中国历史上任何真实存在过的地方。

可是,这里人的语言却是和她是同样的,都是汉语。某不是架空的历史朝代。想到这里,阮果的头都大了,这么说,这里的人没有和她同姓的,什么皇亲国戚,富家小姐都是云烟了。

不过好在,都是炎黄子孙的版图范围内,一向乐观的阮果还是接受了自己穿到架空朝代的事实。

看来今后在这里是孤家寡人了,就是不知道自己凭空多出来的一个人会对这里产生怎么样的影响?会不会活着活着突然消失了,会不会自己出现了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度本来被替代的那个人正悄然死了,亦或是……阮姑娘的脑洞大开。

“真是可怜的女娃,连自己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这样吧,大牛,先带这个女娃到家里梳洗一番吃点东西。”牛老汉开口道。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