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白衣兄弟]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白无衣何将楚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编辑:森花 2019-08-23 23:27:28

[白衣兄弟]全本免费阅读 主角叫白无衣何将楚的小说全本免费阅读

《白衣兄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白衣兄弟 即可阅读全文

《白衣兄弟》小说简介

《白衣兄弟》这本书让我想起了我可以变成鱼前期剧情有些相似,名字有时也有错误总体还是不错,希望作者加油。主人公叫白无衣何将楚的小说叫《白衣兄弟》,是作者AT所编写的重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第九章再遇09白无衣一怔,心道不是来救人看病的,难不成,这海贝和那毒……青衣人把自己绑在一起的手腕举起来,在白无衣眼前晃了晃,认真道,“你们是自己过来送死的,老夫我是被迫的。”原来这么个不一样。白无衣。《白衣兄弟》由AT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白无衣何将楚,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好不容易得了重来一次机会的白无衣本来迫不得已来才回到军营,勉强说服自己和将军做兄弟,谁知道这将军……他对白无衣百般恩宠!跟随其南征北伐,路途中满是欢喜甜蜜,却又有患难与共,栽在这个冤家将军手里,白无衣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六章再遇06

白无衣皱了皱眉头。

何将楚也不嫌弃,转身和他并排坐下,一起坐在这块地方,然后把糖葫芦递的再近了点儿,“真不要?我最后两文钱买的,专门给你买的。”

那糖葫芦的糖衣都快被他抵到自己鼻子尖儿了,白无衣无奈伸手接过来,也不吃,道,“你怎么还不走?”

何将楚莫名被嫌弃的有点委屈,心道自己这是图啥啊,作的慌么。

不过话到了嘴上却不自觉带了笑,似乎拿这孩子没办法,道,“马上就走行了吧。这不是想起来我还没问你名字吗,就回来问问。”

白无衣:“……”

何将楚把手里一个包袱塞过去,“我身上所有银子都换了这些了,就换你一个名字还换不过来,太可怜了吧。”

白无衣也没接,“这什么东西?”

何将楚不管,往他怀里塞,“用得着的东西。名字,快说说。”

白无衣拧着眉头,不太想接话。

何将楚看着这孩子又在轴,哈哈一笑,“真舍不得说啊?”

白无衣:“……你自己也说我们估计再见不到了,说这个做什么。”

何将楚不要脸道,“当然好留个念想啊。要不然呢?”

白无衣把包裹塞回去。

何将楚投降了,“好好好,不问了,不问了行吧。”

一边再次把包裹塞回去,一边站起身来笑骂,“你个死熊孩子,也就欺负我稀罕你了。”

白无衣:……

何将楚看了旁边那几个乞丐一眼,“好歹是我最后两文钱,这次的糖葫芦记得留给自己吃。那成吧,就这样。我真走了哈,后会有……哈哈,后会无期。”

何将楚转身走了两步,突然又想起来什么,再次折返回来,“你不说是你的事,我还是要强调一下的,我叫做何将楚,何必的何,将军的将,楚辞的楚。”

白无衣头也不抬,抬杠道,“我不识字。”

何将楚:“……个没良心的。”

何将楚笑骂完这次就真的走了。

白无衣原地待了会儿,转手就把糖葫芦给旁边几个乞丐了。手里包袱打开看了看,是何将楚刚刚买的几件衣裳还有些馒头的干粮,以及一些散碎银子。

白无衣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把包袱留下了。何必和东西过不去呢。但转念又怕何将楚会转头来找自己似的,二话不说背上包袱就决定换个城门出城,另寻一个其它去处。

白无衣一个人兜兜转转走了好几天,方才到达一个新的城,得亏当时没有把何将楚塞给他的包袱一起扔了,否则真要饿死。再加之运气不错,中途遇见一个骑马的游侠,看着他可怜,带了他一段路。短短几天居然走出了好几个城池,直到白无衣心里觉得应当已经离何将楚足够远了,才停下来,跟游侠道了别,找了座城停了下来。

虽然到了新地,但说到底,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重新开始。他以前记忆有损,幼年时候的记忆通通没有,从记忆的开始处差不多就有何将楚这个人了,从征战到回京做官,市井生活的记忆还真是少之又少。

这城名为“小善”,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倒也是甚为繁华,街上人来人往,叫卖呦喝,也是热闹的很。白无衣一个人茫然地在街头站了一会儿,自己略微思索了一下,可能自己能谋生的也就这身医术了。也巧的很,没走几步便瞧见一处聚集了人,中间几个衣着打扮都是当差的人守着一份告示,上面写的就是求医。

白无衣走近,在人群中看了看告示内容,又听了人群中几人闲谈,拼凑出了个大概。原来这小善城的城主有一对双胞胎儿子,皆是品貌出众才华无双。俩人今年十六岁,原本本月月底就是两人生日,不知怎么突生变故,二人中的一人突得急病,卧床不起,此时正在遍寻名医。

此等机会,岂能错过。白无衣自然上前揭榜了。

几位当差的领着无衣上了备好的一个马车。白无衣上去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车上已经有几位了,想来应该也是大夫。车上几个人打了照面,都是有礼且生疏的一点头,再无其它。

一直到了傍晚时分,又上来了几个大夫。当差的这才驱赶马车。

白无衣心下觉得奇怪,这治病救人又不比其它事情。大多亲者都心焦得如同心中有锅沸汤,有个大夫都恨不得立马拉到病人跟前。怎么这城主家反而气定神闲的,等到日落,集齐了一群大夫再送过去。

那马车走的久,中间白无衣有掀开小窗上的帘布看了一眼,外面已经天黑,看不清四周景色,只看着应该是在一个小巷子内行走。应当是个僻静的地方,四周颇为安静,没曾听见多少人声。

又过了一段时间,马车才停下来。一众大夫纷纷下车,这才发现不止一辆马车,居然有三辆,所有大夫的人数加起来瞧着大约十四五人。

大家都是同行,又都如同被诓骗似的成了抢生意的,互相瞧着彼此的脸色都甚为微妙。

当差的简要说了两句,大致是说这少爷得了急病,老夫人心疼又挂念的紧,便硬生生把病人给迁到了老夫人的居所,所以这地方偏远僻静了些。

众大夫口中纷纷道能够理解。大门突然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长相娇俏的丫头,手里提着一个灯笼,笑容满面的迎上来,“众位可算来了,家里老太太盼了一天了。都随我来吧。”

《白衣兄弟》 第九章再遇09 免费试读

第九章再遇09

白无衣一怔,心道不是来救人看病的,难不成,这海贝和那毒……

青衣人把自己绑在一起的手腕举起来,在白无衣眼前晃了晃,认真道,“你们是自己过来送死的,老夫我是被迫的。”

原来这么个不一样。

白无衣一时不知怎么接话。就见到之前那已经跑开了的小公子又跑了回来,一过来就一把拽住那青衣人,“你怎么还在这儿!?”

“你慢点!!老夫我一把老骨头经不起你折腾!!”

青衣人被那少年拉着瞬间奔出去老远。一边被拉着跑还在一边挣扎碎碎念说自己经不起折腾。

白无衣看了一眼地上那具惨不忍睹的尸体,也跟了上去。

因着那少年火急火燎的在前面拉着青衣人狂奔,白无衣无奈也只能疾行,三人很快就到了白天那病弱的公子的房里。

少年直接把青衣人往自己兄长那里一推,然后理直气壮不容拒绝道,“治好他!”

青衣人也理直气壮问道,“凭什么?”

少年:“凭你被我抓了!”

青衣人:“呵呵,被抓是被抓,救人是救人。小娃娃,两件事。”

俩人都是一副理所当然脸,白无衣一个看着的人都觉得有些不自在。

少年突然拍桌,桌子震了震,“你治不治?!”

“子玉!”床榻上那人突然出声,语气带着些责难。

青衣人顺着声音转头看了一眼,也许是被这对双胞胎一模一样的过长相给惊到了,一双桃花眼上上下下来来回回地打量着两人。

似是终于确认这俩眉目如画的小少年真的是一个模子里倒出来的这才作罢。

打量够了容貌,这才回过头来看病着的少年气色,一眼看过心中已经有了三分数,叹道,“好!”

白无衣和那叫做子玉的少年下意识同时出口疑惑道,“好?”

子玉接着道,“好什么??是不是小病?还是说我哥他已经要好了?”

青衣人道,“病的好。”

子玉一愣,下一刻直接提拳上来就要打。青衣人见那一拳来的凶猛,立刻斜过身子堪堪避过,却无奈没有半分武功底子,差点站立不住直接摔倒。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形。

虽是如此,可这嘴巴上依旧没有消停,“这‘病’的火候掌握的甚是出色,厚积薄发,肺腑如沉疴却不显于皮相,气息虽有玄机却匿于暗香。说拖个一年半载也无妨,若某人觉得今天菜不好吃想他死了也尚可。可进可退,手法精妙。”

言罢由衷赞叹道,“这毒……不是,这病,都病成了医药著作的经典案例了,还不好?”

话音刚落,就被子玉一脚踢中膝弯,整个人前扑,扑到了那病少年的床榻上。

床上的病少年怒道:“子玉!!”

青衣人也回头怒道,“说了我是老人家!!”

白无衣前世就知道这人的德行,可此情此景,也只能无奈对着青衣人道,“前辈你少说两句罢。”

那叫子玉的少年把青衣人一把从床上拽下来,然后捏着拳头举起来,问道,“治,还是不治?”

青衣人眨巴了一下眼睛,一双桃花眼带出几分潋滟水色,只听他道,“马上治。”

白无衣:“……”

子玉这才把青衣人松开。青衣人转过头示意那病公子把手腕伸出来。他自己的手腕还被绑住也没介意,两只手凑上前去诊脉。

子玉在一旁不停问道,“如何?怎么样?严重吗?可有……”

“子玉住口!”

子玉看了自家兄长一眼,乖乖闭嘴了。

然后那兄长才温文道,“对不住,舍弟失礼了。”

青衣人一双桃花眼看了这少年一眼,没接话。然后把诊脉的手收了回来。

子玉像是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忍不住,又开口,“能治吗?”

青衣人转头道,“你以为你抓的是谁?”

子玉喜道:“那就是能治!”

床上的少年面色一变,似是不敢相信。只怕之前已经有了必死的准备。直到被子玉欢喜地扑过去摇了摇方才慢慢回过神来,脸上的欣喜之色才慢慢透出来。

白无衣心下自然清楚,若那青衣人说能治,那便是一定能够治好的。心里也是高兴。

可就在此时,突然听闻窗外一声鼓响。

屋内几人都是脸色一变。

白无衣目光立刻在房子里四下巡视,看看有没有那装着贝壳的容器。可这屋子陈设布置简单,并没有见到什么可疑之处。

子玉立刻奔向窗边,一掌打过去,掌风瞬间打破了窗户,口中喝道,“何人!”

可窗外空无一人。

不知为何,白无衣突然心下如同擂鼓,紧张地额头冒汗。之前进入这宅子里的不安之感瞬间变强,只觉得整个人的身体都仿佛自发的绷紧了。好像近在咫尺就有什么东西。

屋内四人都密切关注着四周。

突然间屋子里一声响动,四人顺着声音的来源看过去。

只见到屋子里的木桌突然整个跳动了一下。此时此刻,诡异非常。

离桌子最近的青衣人往后退了好几步。

那桌子在众人的目光之下又跳动了一下。

几个人都屏住呼吸,不敢轻举妄动。

子玉却突然忍不住似的,想也是被吓到了失了分寸,直接一掌劈下。那桌子瞬间四分五裂,但却从那木头里散落出无数的“小金块”来。

每个金块大概也就四分之一个拳头大,都成六面体。似乎每面雕有花纹,距离太远看不太清。且这些小金块不计其数,屋子里到处都崩落的是。

青衣人眉头突然皱紧,脱口道,“这儿怎么会有这种东西?”

白无衣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前辈知道?”

青衣人道,“要人命的东西!都还不跑,等着阎罗王来接吗?!”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