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朱翊钧[万历驾到]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编辑:久夏青 2019-08-23 23:48:32

主角叫朱翊钧[万历驾到]最新章节免费试读

《万历驾到》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万历驾到 即可阅读全文

《万历驾到》小说简介

《万历驾到》情节层层推进,写得真心很不错。作者大大剧情走得快,人物形象丰满,悬念也不少,很合我胃口。。新书推荐,《万历驾到》是青橘白衫所编写的历史类型的小说,主角朱翊钧,内容主要讲述:皇宫的太监里面,三个有权势和能力的,排名第一的当然是冯保,因为自己老***信任,他的权势还会进步的得到增强。剩下的就是二张了,一个就是跟在朱翊钧伸手的张诚,另外一个则是张鲸。等到张居正死了,搬到冯保的。小说主人公是朱翊钧的小说叫《万历驾到》,它的作者是青橘白衫所编写的历史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穿越到了大明万历皇帝的身上,你们将会听到一个声音:万历驾到!简介无能,就是穿越附身万历做皇帝的故事。

精彩章节试读:

虽然不知道这事情的真假,但是朱翊钧是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同寻常,坐在上座,朱翊钧听着高拱的长篇大论,有些昏昏欲睡,强忍着不让自己睡着。

此时此刻,朱翊钧有了一种后世上课的感觉,本来还不困,也不想睡觉,可是老师一讲课,那立马就能睡着。

实在是没办法,朱翊钧只好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张居正的身上去了。这里的这些人之中,朱翊钧感兴趣的,也就只有张居正。

虽然他的不利言论很多,但是朱翊钧觉得大部分应该是泼脏水。

不说我大清给泼的脏水,单单是那些文人就要了命了,这些人没底线,什么脏水都敢泼,绝对比得上后世的小报,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改革者被泼脏水,历史上多了去了,雍正那么狠的皇帝,一样被人泼了一大堆脏水。

对于张居正的改革,朱翊钧是抱着支持的态度的,正好为自己以后的改革打下基础,得罪人的事情还不容自己干。皇上找人做事,然后卸磨杀驴,那才是用人之道。

秦朝的商鞅,被五马分尸,那也是为了安抚被改革者的情绪,但是新法却没被废除。

作为历史上的第一位女皇,武则天这一手玩的最熟,废王立武的时候重用许敬宗李义府之流。人品不人品的不重要,能咬人就行了,这一点很关键。

武则天坐上了皇后之后,为了平息怒火,直接放弃了李义府和许敬宗。

等到自己想要独揽大权的时候,武则天有启用了周兴和来俊臣,上演了请君入瓮的好戏。周兴和来俊臣的下场也和他们的前辈一样,死的很惨。

明朝的东厂和锦衣卫就是这样的作用,作为皇帝的爪牙,干的就是酷吏的活,最后被杀掉平息怒火。

皇上都把自己的狗杀掉了,你们还想怎么样?也只能不了了之了。

乾隆那么厉害的皇帝,依旧养着和珅,而且把和珅利用了一个底掉。活着的时候伺候自己,死了还被自己儿子杀了立威,收买人心,巨额家产还填充了自己儿子的国库。

可以说乾隆这份遗产留的,帝王心思彰显无疑。

通过这些事情,朱翊钧清楚的知道,皇帝和大臣之间一定要有一个缓冲,皇帝亲自上阵是不行的。改革可是得罪人的事情,张居正在前正合适。

想到这里,朱翊钧转头看了一眼冯保,这货好像不用干掉啊!

冯保喜欢钱,那是出了名的,还喜欢文玩古董,清明上河图就在他的手里面。把冯保当和珅养着,再好不过了。况且冯保还不如和珅,太监的地位哪比得上大臣。

明朝位高权重的太监多了,从王植刘瑾到魏忠贤,哪一个不是声威赫赫,最后如何?

皇上一翻脸,立马完蛋,足以证明一件事情,那就是太监的权力来自皇帝。

高拱他们说的热闹,朱翊钧也听的十分认真,脸上的小表情很严肃,这让高拱更来了兴致,说的是口若悬河,吐沫星子横飞。其实朱翊钧根本没在听,而是琢磨着怎么转变立场。

因势利导,见缝插针,这才是上上之策,朱翊钧不断的调整策略,同时也不断的检讨自己。

比起干掉冯保,让自己的老妈不高兴,朱翊钧觉得后面的办法好多了,比起前面的办法,简直就蠢到爆。冯保贪污再多的钱又怎么样?一刀切下去,还不是全都是自己的。

自己现在是皇帝,思想要转变,要有“我的是我的,你的还是我的”的想法,不然不是一个合格的皇帝啊!

这边朱翊钧琢磨着怎么在后面玩阴的,那边高拱终于说完了,脸色有些发红,有些喘,显然是说得激动了。朱翊钧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早就已经听得不耐烦了,怪不得高拱你不得宠。

自己的老妈是什么人?那是泥瓦匠的女儿,大字不识一箩筐,什么子曰诗云君子仁义,根本不懂好吧!

你说这么一大堆,又是引经据典,又是对仗工整的,朱翊钧觉得自己的老妈根本没听进去。

自己的姥爷武清伯李伟是什么人?那是一位泥瓦匠啊!因为在家乡生活不下了,跑到京城,可是到了京城依旧混不下去,于是把自己的女儿卖了。

说卖了或许有些不妥,应该是送进了裕王府做宫女,当然,自己老妈很漂亮就是了,不然也进不了裕王府。

十五岁进了裕王府,直接被老爹给宠幸了,这还不是关键,关键是老妈肚子争气,一举得男,为还没有儿子的老爹生下了自己,也一举垫定了自己的位置。

一个泥瓦匠的女儿,你指望她跟上高拱的节奏,快别闹了。

果然,高拱罗里吧嗦的说了一大堆,李氏只是说了一句话:“准奏,一切就按照高阁老所奏行事吧!”说完也不给高拱机会,直接说道:“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吗?”

态度很明显,这件事情就这样了,不用再说了,没别的事情,你就撤吧!

高拱神情略微有些尴尬,连忙躬身道:“臣等告退!”

看着高拱等人离开,朱翊钧差点没笑出声,见到自己的母亲看过来,朱翊钧依旧正襟危坐。朱翊钧可不想挨骂,装乖宝宝才是正道,熊孩子没前途。

李氏见他们都走了,也跟着松了一口气,伸手摸了摸朱翊钧的脑袋:“皇儿,你马上就是皇帝了,要好好的治理这个天下啊!”

“母妃,你放心,孩儿一定会做一个明君的!”

这种时候,当然要表现出雄心壮志,老妈听了肯定很开心。

母慈子孝的一幕进行的很顺利,偏偏有人出来搅局,这个人就是冯保。只见这家伙哭丧着脸,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不知道还以为死了爹了。

“冯大伴,这是怎么了?”李氏看着冯保,脸色一变,急忙问道。

作为裕王府的老人,冯保深的李氏信任和喜欢,毕竟这么多太监里面,不给自己老公弄药找女人的,也就是冯保了。见到冯保这个模样,李氏自然很是担心。

《万历驾到》 第十章 师徒 免费试读

皇宫的太监里面,三个有权势和能力的,排名第一的当然是冯保,因为自己老***信任,他的权势还会进步的得到增强。剩下的就是二张了,一个就是跟在朱翊钧伸手的张诚,另外一个则是张鲸。

等到张居正死了,搬到冯保的就是张鲸,为人阴险毒辣,手段阴狠,很能隐忍。

相比起来,张诚就要差一些了,不过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张诚,让你准备的人准备好了吗?”朱翊钧看着张诚,笑着说道:“可要尽快选好人,朕这边可是马上就要用了。三德子那边就办得很好,人选都准备好了。”

“回陛下,老奴也准备好了,因为是精心挑选的,所以慢了一些。”张诚连忙笑着说道。

朱翊钧一愣,随后满意的点了点头:“精心是好事情啊!”

张诚在这时候也要给三德子挖坑,或者说是给冯保挖坑,朱翊钧倒是愿意见到这种情况。这一次朱翊钧准备找的就是张诚和冯保两方面的人,至于张鲸,他不准备找。

三权鼎立可不如两虎相争,张鲸是聪明人,他知道自己该联合谁。

在知道自己实力不济的时候,张鲸会果断的联合张诚,二张斗冯,这才是朱翊钧要的。当着三德子的面夸奖张诚,朱翊钧觉得这话下一刻就会传到冯保那里。

斗吧!

不斗哪有自己转圜的余地,况且双方互相监督,冯保想要拿钱就更难了。真要是拿了,二张肯定会出手,自己什么都不用做,看热闹就行了。

至于三个人联合,朱翊钧就呵呵了,斗了这么多年的三个人,怎么可能。

冯保当心二张背后捅刀子,二张又如何不担心冯保对他们下黑手,合作的基础就是信任,他们三个人要是能被人信任,那就有鬼了。

“走吧!”随手将手中的手巾递给张诚,朱翊钧笑着说道。

这些天,朱翊钧每天都会去老妈和陈皇后那边,早饭在那边吃,晨昏定省从来不缺失。

如果是原本的万历,或许会觉得难受,但是现在的朱翊钧却很享受,早起锻炼,他也没有懒床的毛病。虽然自己的老妈宠爱儿子,但是朱翊钧也要表现的不让老妈失望才行。

作为一个成年男人,叛逆这个词距朱翊钧很遥远。

陪着老妈吃了饭,朱翊钧就回到了乾清宫,登基之后,朱翊钧就一直住在这边。

自从嘉庆皇帝驾崩之后,朱翊钧这还是第一次恢复上课。当他赶到乾清宫的时候,张居正已经等在这里了,见到张居正,朱翊钧笑着说道:“张师傅!”

张居正连忙行礼:“臣张居正,见过陛下!”

两个人也没有多说什么,直接就准备开始上课了,不过教材引起了朱翊钧的注意。

与朱翊钧印象中的教材不同,不是那种写满古文的书册,而是一本小人书,是的,小人书。全都是手绘的画册,旁边有文字解释,看得出来编写教材的人真的非常用心。

要知道这个时代全都是毛笔,哪怕是绘画人物也是费时费力的。

铅笔素描要可没有,况且这是整整一本书,朱翊钧翻了翻教材,抬头看了一眼张居正,微微有些愣神。虽然很多记载都说过,张居正对万历皇帝倾尽心血,可是那毕竟是记载,可是现在朱翊钧真的见到了。

这样费尽心思,可不就是倾尽心血,朱翊钧叹了一口气,张居正真的很用心啊!

虽然《明史》记载的张居正是权相,万历是昏君,可是朱翊钧不相信。毕竟煌煌大清花费了六十年编写的明史,其中编的成分太大,很多关于皇帝的记载都不可信。

如果按照《明史》记载的皇帝昏庸程度,大明早就亡国了。

明朝灭亡的原因其实很多,但是归结起来不过是天灾人祸,是明朝内部出了问题。

大明到了后来,的确到了岌岌可危的地步,一场天灾亡国也是封建王朝轮回的过程,历史上的王朝基本上都是这么灭亡的。

修明史的都是什么人?都是大清的开国文臣,这些人都是什么人?大多数都是大明投降的文臣,或者是大明投降的士绅,他们为了表忠心,向大明的皇帝贤臣身上泼脏水,也就不足为奇。

不把大明的皇帝说得昏庸,不把大明说得气数已尽,他们何以自处?当然是大明气数已尽,大清顺天应人。

当然了,新王朝篡改历史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李世民就没少抹黑隋朝。

朱翊钧自然就不相信东西,来到这个时代,朱翊钧时刻提醒自己,要亲自看,不能完全相信历史的记载,不然迟早完蛋。此时看到这本用了心的书册,朱翊钧心里面就受到了触动。

“陛下,何事?”张居正见到朱翊钧居然走神了,不由的有些皱眉头。

朱翊钧看着张居正,站起身子对着张居正躬身行了一礼:“张师傅,朕看到这书册,心有所感。张师傅对朕尽心尽力,以后有劳张师傅了。”

张居正听了朱翊钧的话,微微一愣,看着躬身的万历皇帝,情绪顿时就有些激动。

身子略微有些颤抖,张居正觉得喉咙有些发堵,伸手将万历搀扶起来。这个时代讲究师徒父子,天地君亲师,见到朱翊钧如此,张居正说不敢动是假话。

“陛下有心了!”

两个人感动一番,再一次从新坐下,张居正也开始给朱翊钧上课了。因为朱翊钧才十岁,张居正讲的也不是什么《论语》之类的书,而是他编写的书。

大部分是帝王史,或者说是历史故事,毕竟还配了图画。

朱翊钧前世学得历史很笼统,毕竟他不是历史专业的,现在听张居正说这些,听得津津有味,与后世所学相互印证。不时还提出一些问题,一时间师徒相得,张居正也讲的很兴奋。

毕竟学生爱听,老师讲课的兴致也就高了,颇有一种得英才而育之的感觉,更何况这个人还是皇帝。朱翊钧中间吩咐太监进来添茶,毕竟张居正已经说得口干舌燥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