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谢玲珑萧今来的小说[绝宠法医王妃]最新章节

编辑:蝉音弥夏 2019-08-25 21:19:05

主角叫谢玲珑萧今来的小说[绝宠法医王妃]最新章节

《绝宠法医王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绝宠法医王妃 即可阅读全文

《绝宠法医王妃》小说简介

作者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主角是谢玲珑萧今来的小说叫做《绝宠法医王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春衫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千山大张着嘴,虽然只说了两句话,其实心里已经咆哮了一万句。什么“这真是狮子大开口”,什么“我们王爷有钱你也不能这么坑啊”,什么“要这么多你怎么不去抢”,什么“小姑娘家家的没想到这么狠我真是看错你了”…。主角是谢玲珑萧今来的书名叫《绝宠法医王妃》,是作者春衫创作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身为21世纪的首席法医官,谢玲珑从来都不相信自己也会中头彩玩穿越。但事实证明,这不止是穿了,而且是一穿悬案缠上身!陷害?她淡定自若;刁难?她游刃有余,专业在手,谁能奈何?然而铁血如她,可唯于情,却偏偏

精彩章节试读:

“把人抬回去。”红衣公子看了一会儿,忽然开口说道。

他不说话还好,一开口,谢玲珑刚刚回过神来的心又沦陷了。太好听了,这个声音!又低,又缓,磁性满满,还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虽然只有短短的五个字,却一下子就戳到了她的心里去。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红衣公子缓缓转头,和谢玲珑的目光相遇。那眼神那般冷冽,就像是要把人冻住一般,寻常人在这样的眼神面前,恐怕早已想逃脱遁走了,然而谢玲珑也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她不仅没躲避,反而还迎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甚至还在心里默默赞了一句:好一个冰山美人儿!

只是下一刻,她就笑不出来了。红衣公子好看的眸子里忽然露出鄙夷的神情,慢慢吐出一句:

“小心把眼睛看瞎了。”

谢玲珑一怔,连忙转过头去,心下暗骂自己,呸呸,太没出息了,怎么就花痴成这样了?还有这个俏捕头也太毒舌了,长这么好看,嘴巴这么毒,是要被人嫌弃的知道吗?

就在她愣神的功夫,两个捕快已经利索地抬起江妈妈的尸体往门外走去,剩下的人也都完成了自己的工作,回到红衣公子跟前复命。

“爷,都看完了,没有其他痕迹。”

“爷,百姓们口供一致。”

谢玲珑眨眨眼,心中暗暗惊奇,这人明明是个捕头,怎么手下的人却喊他“爷”?难道他还有什么别的身份?明明处处完美,怎么就会坐了轮椅?啧啧,真是好可惜!

胡思乱想未完,只见红衣公子点点头,说了一声“走”,一行人便很快往外走去,谁知刚才受谢秋玉指使的那个妇人好像是不甘心一般,忽然跳出来,拦住了去路:

“官差老爷,那个,那个谢家丫头,你们不带回去审审吗?人可是在她家院子里发现的!”

谢玲珑一听,顿时怒了,正要上前给她点教训,却听得那红衣公子缓缓道:“你耳朵聋么?”

妇人愣了。

“要么就是脑子有问题。”丢下这句,看也不看她,命手下径直把轮椅往门口推去。

谢玲珑登时乐了,差点拍手叫好,这捕头公子果然厉害,刚才自己的分析他一定是全都听到了,所以才会站在她这边,她话都说得那么清楚了,正常人根本不会再怀疑人是她杀的了,只有这种智障才会傻乎乎地跳出来等着挨骂。

然而,眼见红衣公子一行人出了大门,就要上车了,谢玲珑不知怎么,脑子一热,鬼使神差地就追了上去:

“差官大人,我……”

红衣公子转头来看她,目光如秋水寒潭,凉凉地掠过她的面颊,她本来想好的词霎时全都忘了。

“我……”

“有话快说。”

“我,我……我要告状!他们当我是凶手,合起伙来打我,我要告他们!”

谢玲珑一着急,随便胡诌了一个理由,还因为说的太快,险些咬到舌头。说完她就后悔了,谢玲珑啊谢玲珑,怎么一见到美色就方寸大乱呢,你从前不是这样的人啊!

果然红衣公子不理她这茬,轻蔑地哼了一声:“要告状去衙门递状子。”

说罢就让手下把轮椅搬上了车,谢玲珑还要再说,谁知那车厢里面紧接着又传出一句轻嘲:

“不过,像你这么爱乱说话,说不定会被府尹拔了舌头。”

话音未落,马车就辘辘地往前走了,只留谢玲珑一个人傻在原地,思索了半晌,忍不住用手把嘴捂住,好像真有人会来拔了她的舌头一样。

这叫什么话,嘴也太毒了!这说的不就是刚才她口无遮拦议论凶手的那件事吗?原来他还是记仇的!

谢玲珑默默哀叹,早知道会这么巧合,给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胡说八道,这下可好了,好好的一个美人,就这么得罪了!

想想前世她因为喜欢这一行,拼了老命当上了法医,感觉真是实现了人生的理想抱负。穿到这个世界肯定也要想办法干老本行的,将来如果碰巧跟这位美男做了同事,低头不见抬头见,那得多尴尬啊?

谢玲珑站在那懊悔了半晌,这才悻悻地往回走,围观的群众看到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也就都一哄而散,谢秋玉也要溜走,被谢玲珑一把抓住。看到谢秋玉,再想想之前的很多事,谢玲珑的心里就又相当不爽了。

“好妹妹,这是要去哪儿?”

谢秋玉用力把手臂抽出来:“我,我回家去啊。”

“是吗?对了,不知道三叔三婶最近还好吗?没病没灾吧?”

“我爹娘好得很,你好好呆在这就行了。”

谢秋玉说着又准备开溜。她觉得自己今天出师不利,不能再在这里呆着了,要赶紧回家去,好好重振旗鼓,再回来弄死谢玲珑这个小贱人——谢玲珑必须死,不然她得不到自己想要的!

谢玲珑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但这不妨碍她放狠话,她哼了一声,嘴角浮起一丝冷漠的笑意:

“是吗?可我在这里待不住了,因为我对他们都担心得很。你回去告诉三叔三婶,等我休息几天,很快就会回去看望他们的。”

“看望”两个字咬的特别重,谢秋玉听在耳朵里,忽然就觉得有点冷嗖嗖的。

“随便你,我走了!”

说罢逃一样地跑了,谢玲珑目送她离去的背影,唇边的冷笑许久没有退去。

接收了原主的记忆,她已经知道,原主父母早亡,父亲留下的大宅和财产也被三叔夫妻占去。他们对她极其苛刻,甚至在她得病的时候,也要给她安了一个“克父克母扫把星”的罪名,把她赶到了老宅子里来,任她自生自灭。

来的时候,只安排了一个仆妇陪同,而那仆妇却是三婶曹氏的心腹,在看到原主高烧不退的时候,竟然借口去找大夫悄悄溜回了谢家,完全不顾她的死活!原主不知道究竟是病死,还是气死的,可恨谢秋玉一大早还巴巴地跑来看她死了没有,她们究竟有多大仇?!

谢玲珑一面想着,一面慢慢地走到了院子里,看着雪地上隐隐的血迹,她心里明白,这个世界,比她原来生活的世界还要危险,要想活下去,就得比他们还要狠。谢家的人,你们放心,从前那些账,她会一一讨回来的!

《绝宠法医王妃》 第十八章 欲擒故纵 免费试读

千山大张着嘴,虽然只说了两句话,其实心里已经咆哮了一万句。什么“这真是狮子大开口”,什么“我们王爷有钱你也不能这么坑啊”,什么“要这么多你怎么不去抢”,什么“小姑娘家家的没想到这么狠我真是看错你了”……

然而谢玲珑并不知道他的内心活动如此丰富多彩,但看他神情变幻,也能猜到他心里在想的不是什么好话。只是他确实误解她了,她好委屈啊。

想到这里,谢玲珑干脆做出一副马上就要哭了的样子,楚楚可怜地轻声道:“我,我说的是二十两……”

“啊?这……”千山傻了,登时为自己刚才胡思乱想的那些感到十分惭愧,只好连忙把目光投向自家王爷求救。

萧今来看着谢玲珑,见她身上确实十分寒酸,加之之前因为江妈妈的案子,对她的背景也稍微有一点了解,知道她是真的窘迫,于是没有犹豫便答应了她。

“给她五十两。”

“是,小的这就去取!”千山应声,一溜小跑出去了。

谢玲珑愣了一下,不由心中暗叹,这位唐王殿下果然出手大方,王爷就是王爷。而转念一想,这才发现,原来此时此刻屋子里只剩下她和萧今来两个人了,一时间,冰凉的空气顿时变得微妙,谢玲珑的心也有点又怪又躁的感觉。

果然还是对美人没有抵抗力啊。

只是萧今来已经把脸转过去,低垂着眼眉,不知在想什么,好似完全忘记了她在一边一样。谢玲珑也低着头,斜着眼睛偷偷打量着他,从精致的眉眼看到英挺的鼻子,再到诱人的唇瓣,心中不断感叹,这个人,怎么就好像似画中走下来的一般?三百六十度,竟然全无死角的美!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这真是太过分了!

屋里就这么静了下来,两个人各自琢磨着自己的心事,谁都没说话,直到千山跑着把钱拿来。

“谢家姑娘,这是你的银子!”

千山捧着一只小盒子走了进来,递到谢玲珑手上,谢玲珑顿觉手心猛地一沉,险些没拿住。

作为理科生的她,在拿到银子的那一刻,已经在脑子里迅速换算了一下。五十两的银子,要换成重量的话可差不多有四斤呢,看着体积这么小,拿在手里却这么重,也真挺有意思的。

体验了一把古代的银子,谢玲珑赶紧把盒子踏踏实实装好,这才转向萧今来行了个礼:

“多谢王爷,民女这就告退了。”

萧今来转头看她:“没了?”

谢玲珑假作不明白:“什么没了?”

千山最了解自己家王爷的性子,连忙在旁解释:“王爷是问你怎么第二个条件不说就要走了。”

谢玲珑恍然一笑:“哦,我倒忘了。只是王爷既然不招仵作,我也没什么想要的了,第二个条件就当我没说过吧。”

一面说,一面在脸上露出一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的淡然表情,看得一旁的千山忍不住对她的好感又多加了一分——多么坦率真诚的小娘子啊。

不过,倘若他要是知道这不过是谢玲珑的欲擒故纵之计,恐怕得气到吐血了吧。

谢玲珑不是傻子,像什么“把这个条件留到我以后用”“我要用这个条件再多换几个条件”类似这种蠢话,她是不会说的,王爷那么忙,也没空搭理她这个。

况且他是堂堂王爷,想要接近他,哪里会是那么容易,不动点脑子怎么行?就算不能够跟他有什么密切发展,能在他身边做个助手,时不时地看到这样的美颜洗洗眼睛,那种日子也必定是十分惬意的啊——所以计谋是一定要用的!

她的计谋就是,此刻放下这个所谓的条件,以退为进,让萧今来觉得亏欠她,以求以后还能有再见面的机会。他做捕头,肯定少不得要验尸,她的技术这么好,她就不信将来他没有用得着她的地方!

“那怎么行,我们王爷一向是言出必行的。”听了谢玲珑的回答,千山连忙道。

那怎么行,这条件我肯定是不会要的,要了就再也见不到他了,当我傻吗——谢玲珑腹诽。

“既然这样,那么我有个不情之请。”耐不住千山的坚持,谢玲珑装作思虑良久,最后终于轻叹一声,“我本来也没有别的想法了,既然王爷坚持,那么我就想请王爷做一副验尸用的工具给我。”

“工具?”萧今来眼里又出现了那种玩味的神情。

“对。包括防护用具和验尸工具。”其实是解剖工具,但谢玲珑没敢这么直白地说出来。

“都是什么?”

萧今来这么问着,明显是对她的话开始感兴趣了,谢玲珑也就不藏着掖着,开始如数家珍:

“防护工具包括……长袍,围裙,口罩和手套。”

谢玲珑说的时候还稍微思索了一下,因为她要把在现代的那些用具,换成古代人能理解的,也做的出来的东西。

长袍对应的是医用手术衣,其实谢玲珑之前在工作中用的都是一次性的,用完就弃,但在这个世界可没有这样的条件,而且这袍子必定是用布做的,还是能省则省吧,做的好一点,用完了洗洗还能穿。

围裙一般是用于病理组织取材的时候,但这个时代条件有限,取了组织也没地方去观察化验,而且以后验尸时能不能解剖都是个大问题,但机会难得,还是先要求了再说。

提到口罩,其实口罩的保护作用十分有限,碰到气味非常重的腐败尸体,戴和不戴差不了多少。比起口罩,她更喜欢防护面罩,当然了,如果条件允许,她还希望能有一副护目镜,不过如今的这个情况,也只能想想罢了。

手套就不用说了,验尸必备啊,她可不想每一次都像今天一样光着手上阵,很容易染上细菌病毒的,加上古代医疗条件落后,一旦得了病,恐怕都没有人能救得了她。

让她没想到的是,尽管只说了这么几样,萧今来听罢眉心也隐隐一皱,一旁的千山好似他肚子里的蛔虫,立时脱口问出了疑惑的地方:

“口罩?手套?”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