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宗政离渊叶静宸的小说[摄政毒妃不许跑]免费阅读

编辑:衍夏成歌 2019-08-25 22:33:27

主角叫宗政离渊叶静宸的小说[摄政毒妃不许跑]免费阅读

《摄政毒妃不许跑》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摄政毒妃不许跑 即可阅读全文

《摄政毒妃不许跑》小说简介

这本书写的非常好,特别是唐三藏和孙悟空表白那段。还有主角老婆们被轮那段真的非常好看!。主角是叶静宸宗政离渊的小说叫《摄政毒妃不许跑》,本小说的作者是Mr.玄猫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片刻之后叶静宸扭回头看向摔倒在地的佳音,此时佳音被那重重一摔,竟是直接晕了过去,抬头望去就看到那边的三个娇滴滴的美人是吓得花容失色。“啊!杀人啦!杀人啦!”还不等叶静宸反应过来,那润儿当即扯开嗓子喊了。主角叫宗政离渊叶静宸的小说叫做《摄政毒妃不许跑》,它的作者是Mr.玄猫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宗政离渊,燕国权倾朝野的摄政王殿下,本以为娶了叶静宸,不过是个废柴,却没想到竟是个浑身带着毒刺的宝贝,但也是个让人头疼的野猫;上打太后,下打花花蝴蝶,偶尔逛个青楼勾搭勾搭花魁。 摄政王殿下表示对这个“

精彩章节试读:

第八章小宴(三)

那被叶静宸盯住的粉衣女子,此时依旧处于杨文昭输掉棋局的震惊之中,被叶静宸点名之后这才回过了神。

“我……,不知王……妃,还想比试什么?”那粉衣女子紧咬牙关吐出这句话,心中对于叶静宸依旧有一些不服,不过是赢了一局棋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那就想问姑娘,想要比试什么了?”此时的叶静宸自信满满,脸上带着和气的微笑,再看周围的那些个女子,此时都没有了一开始的那般蔑视,毕竟她们在棋局上对上杨文昭可是毫无还手之力啊。

“这……不如……”那粉衣女子刚要站起身说些什么,就看她身旁另一名身穿鹅黄色襦裙的女子拉住了她的手臂,冲着她微微摇了摇头。

随后那名女子站起了身,温婉的对叶静宸福了福身,以作行礼,随后道:“王妃,接下来也勿再比了如何?今日是太后宴请大家,这比来比去倒是有些不合时宜了,您说是吧?”

叶静宸听到这女子的话,有些搞不明白她究竟是什么意思,“你想说什么?”

“我看今日就此作罢,杨妹妹输了也无话可说,李妹妹想要同王妃比试也可改日,今日不如好好参加太后的小宴,大家别伤了姐妹和气。”

那女子的话引得叶静宸和那姓李的粉衣女子一同向她看去,那粉衣女子被那女子轻轻一拉后也强颜欢笑的说着:“也是,今日别伤了姐妹和气才是重要,与王妃的比试便改日吧。”

看着这两人的一举一动,叶静宸虽然有些好奇,但也乐得轻松,正好她也饿了:“好啊,今日不才赢了杨小姐,这将军府的玉佩,本妃便收下了。”

说完便转身走回了自己的座位,在宗政离渊身旁坐了下来,那杨文昭愤恨的看着叶静宸,带着满心的怒火和不甘,也回了自己的位置。

整个过程,坐在高座之上的太后都没有说一句话,对于叶静宸所展现的一切都是冷冷的看着,直到这时,太后才淡淡的开口:“婉若,上菜吧,都过了午时了,想必大家都饿了。”

“是。”婉若听罢,缓缓退下,吩咐外面的宫女一一将宴会的菜品盛了上去。

叶静宸早已是饿的前胸贴后背,菜刚一上来,就立刻动了筷子,殿中的其他女子此时哪还有什么吃的心情,所有人的目光不是集中在叶静宸身上就是集中在宗政离渊身上。

尤其是杨文昭,狠狠地捏着筷子瞪着叶静宸,直到现在她都依旧不能相信她会输给一个天下皆知地废物。

看着叶静宸对桌上的佳肴大快朵颐,宗政离渊陷入了深思,那样精妙的棋局可不是一个废物能随随便便想出来的,而且还要对对手进行层层诱导。

杨文昭在下棋方面也算是高手,却对于叶静宸的诱导丝毫没有察觉,连他也是在最后棋局将要大成之时才看出来,这个女人的心思竟是如此缜密。

这样缜密的心思,再配上昨日看到的身手,这个女人是为了什么竟能背负废物的名号这么多年,难道真的是殇瑾轩布下的棋子?

不,不,殇瑾轩哪怕手段再多,又怎么可能在自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手伸进大宛的皇室,不可能!

“王爷,这些日子朝堂上可还安定?”就在宗政离渊看着叶静宸深思之时,高坐上的太后笑意盈盈的对宗政离渊发了问。

宗政离渊楞了一下,随即笑道:“一切都好,皇嫂可是有什么疑问?”

“没有,北漠那边可有什么动作?”

“都没有,皇嫂就不用操心了。”宗政离渊浅笑了一下,对于太后的问题回答得格外的敷衍。

“那就好。”太后也看出来宗政离渊并不太想回答她的问题,也就住了嘴,叶静宸将太后和宗政离渊的对话都听了进去。

心里暗暗揣测,看宗政离渊模样,似乎对于这位青梅竹马并没有那么深的情谊,真是可惜了这热脸贴冷**了。

一顿饭吃完,那些世家的女子很快就出宫了,宗政离渊也并不想多留,立刻带着叶静宸出宫了,由于叶静宸的马车已经回去了,不得已只能跟宗政离渊乘坐了同一辆马车。

刚上马车,叶静宸还没坐稳,就看到宗政离渊伸出手来看着她,眨了眨眼睛道:“你这是干嘛?要饭吗?”

宗政离渊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将军府的玉佩!”

“哦!”叶静宸低下头,从怀里摸出了那块羊脂玉的将军府玉佩拍到了宗政离渊手上:“这东西有什么特别的,还能让你特意要。”

“没什么。”宗政离渊浅笑了一下,看了看那块玉佩,便收了起来,抬头问道:“今天太后跟你说什么了?”

听到宗政离渊的问题,叶静宸狡黠的笑了笑:“你猜?猜对告诉你!”

宗政离渊对于叶静宸的不正经丝毫没放在心上,勾了勾嘴角道:“你不说,本王也能知道。”

“切,不过也就是问书月,不过我知道的书月可是定然不知道。”叶静宸不屑的扭开了头,撩起窗帘,看向外面的街道。

此时的街道上,已经不同于清晨时分的冷清,此时是热闹非凡,商铺酒肆都开了门,人群熙熙攘攘,好不热闹。

坐在车里的宗政离渊对于叶静宸将书月的身份挑的如此明了有些吃惊,随即开口:“那你不如说说书月有什么不知道的?”

“如果你问书月,你只会知道太后让她的婢女给我奉茶,不会知道我为何没喝那杯茶!”

“为何?”

“那是你的青梅竹马,你不应该直接去问她吗?你问**嘛?”叶静宸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对于宗政离渊和太后这样尴尬的身份来说,叶静宸才不会傻傻的直接把一切说出来呢。

宗政离渊对于叶静宸的话有些吃惊,不过看着叶静宸的模样,他也懒得再继续问,左右不过多大的事情。

沉默了大概半刻钟,叶静宸突然想起了什么,扭过头问道:“诶,那个最后跟我说话的那个女子是谁啊?”

“你回答本王之前的那个问题,就告诉你。”宗政离渊玩味的笑着看向叶静宸,叶静宸没想到宗政离渊会这么说,愣了愣。

“你先告诉我,我就回答你。”

“若反悔呢?”

“这种事有什么好反悔的?”叶静宸无奈的撇了撇嘴角。

又沉默了片刻,宗政离渊才眉头微蹙的道:“那个女子是当朝右相的小女儿,名苏洛月。”

“右相的女儿?来头不小啊。”叶静宸微微扬了扬嘴角,一抬头看到宗政离渊对于提到这个女子时眉头微微皱起有了些疑惑。

那女子可是个美女,怎么感觉这人一点也不感兴趣,反而还有些厌烦呢,还不等叶静宸想发问,就听宗政离渊的声音:“好了,你该回答本王之前的问题了。”

“不过是你那青梅竹马给我下了个断肠草罢了,我回来如果还回去了,你不会心疼吧?”叶静宸不甚在意的说道。

“断肠草?”宗政离渊听了有些吃惊,随即就恢复了低声道:“哼,也倒是符合她向来的手段。”

看宗政离渊的神情,似乎对于这位青梅竹马并不喜欢,反倒有那么一点点的厌恶。

此时在皇宫之中的太后,头疼的揉着太阳穴,婉若从外面走进殿中就看到太后阴狠的看着一处地方,作为太后多年的心腹,她自然知道太后在想什么。

走上前替太后**着太阳穴:“太后,可是在想那固安公主?”

“哼,不过是个和亲公主罢了,仗着离渊便耀武扬威,真当她是什么东西了!”太后眼神发狠,对于上午叶静宸的各种表现相当的生气,尤其是当着自己的面让婉若那般憋屈的行礼。

“婉若,你说那个废物是怎么知道那茶里添了东西的?”猛然间太后想到这件事,坐起身子看着婉若问道。

“太后,她再如何废物,怎么也是皇家出来的,兴许她并未察觉到,只是在皇家的人一向都是谨慎的,故而……”婉若愣了愣说道。

“是,我也是糊涂了,都忘了她可还是大宛的公主,这皇宫里出来的人怎么又是好对付的,要是好对付她也就活不到这个年纪了。”

太后想到这里便心里放松了下来,重新卧了回去,闭上眼睛享受着婉若娴熟的手法**。

“太后,二小姐刚派人捎信儿,说小侯爷过几日就要回来了,想进宫来向您请安,您看……”等到太后静心了不少之后,婉若才徐徐开了口。

不想刚一说完小侯爷就看到太后眉头深深的皱起:“没事进宫来请什么安?她儿子成天就知道玩乐,哀家不想见,让他们娘俩安生的在侯府待着。”

看着太后的模样婉若似乎已经是意料之中的,便立刻闭而不语,片刻后,太后才呼出一口气道:“婉若,你去安排人,找个时间把叶静宸给哀家除了,看她在离渊身边哀家心烦!”

听到太后的话,婉若低低的笑了笑,领了命,想着今日被叶静宸那样的羞辱,婉若想着这样的废物还是尽早除掉的好,省的回来看见心烦。

《摄政毒妃不许跑》 第三章 大闹 废物 免费试读

片刻之后叶静宸扭回头看向摔倒在地的佳音,此时佳音被那重重一摔,竟是直接晕了过去,抬头望去就看

到那边的三个娇滴滴的美人是吓得花容失色。

“啊!杀人啦!杀人啦!”还不等叶静宸反应过来,那润儿当即扯开嗓子喊了起来,顿时惊得整个园子中的

仆人都跑了过来。

叶静宸这里被围了个水泄不通,而在宗政离渊的书房

“离渊!离渊!”一名身穿蓝衣的男子跳脱的冲进了宗政离渊的书房,丝毫不管书房内是否正在商议国家大

事。

宗政离渊无奈的皱起眉头,面上尽管依旧带着笑容,可从眉眼中便能看出他此时并不高兴,坐在宗政离渊下

手第一位的白衣男子听见那声音,在看着他神情后,端起茶杯浅浅抿了一口,一副等着看好戏的模样。

“子音,把他给我扔出去!”话音刚落,宗政离渊身后的黑衣侍卫便上前将那名蓝衣男子扔出了书房,坐在

周围的其他人似乎已经对此是见怪不怪了,都自顾自的想着自己的事情。

“宗政离渊!你太不是人了!我可是刚看到了那个大宛公主的好戏,就跑过来跟你说,你居然还让子音把我

扔出来!”

被扔出去的蓝衣男子,重新回到房间里后,就不满的控诉着宗政离渊!在旁边的白衣男子则是无奈的笑了笑

,反正这货是从来不长记性的!

听到蓝衣男子的话,宗政离渊楞了一下,便让原本商议的那些人先行离开了,只剩下为首的白衣男子丝毫未

动。

“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蓝衣男子一**坐到白衣男子的对面卖起了关子。

对面的白衣男子轻叹一声再一次摇摇头:“你有话赶紧说吧,否则估计还得再被扔出去一次。”

“嘿嘿,我看到那个大宛公主居然还会些功夫,还把你府里的一个美人儿给打了呢!那架势看起来竟不像弱

的!”

蓝衣男子的话说完,宗政离渊疑惑的皱起了眉头:“会功夫?你在哪里看到的?”

“就在你院子的湖边啊!而且那个公主嘴巴也挺毒的呢!”

“你不会是看错了吧?传言不是说她格外的废物吗?怎么可能如你所说?”白衣男子这一次也终于开了口,

能看得出来是满脸的不相信。

“宁欢阳,你还不信!不信你自己去看看啊!”

“林尧,你可能没看错!昨个儿书月还汇报说,感觉我这位王妃并不废物!”宗政离渊突然之间开了口,脸

上带着玩味的笑容,心里对于他这个新娶得王妃竟有些好奇了。

被唤作林尧的蓝衣男子得意洋洋的冲对面的宁欢阳扬了扬下巴:“我就说嘛我怎么可能看错!那离渊,你查

了吗?那个公主是不是有什么隐瞒的?”

“查到的跟传言差不多!这就有趣了!她居然能隐瞒到这种程度!”

听到宗政离渊的话,那叫宁欢阳的男子抬起头:“能隐瞒到这种程度,这个女人不简单!”

“王爷,王爷,大事不好了!”

就在他们三人对于叶静宸感到疑惑的时候,一名婢女突然被在门外的侍卫带进来,一进门便跪下大喊。

“怎么了,大惊小怪的。”宗政离渊问道。

“王妃……王妃打死人了,润儿姑娘请您快快过去一趟。”

“我去,这够彪悍的!”林尧丝毫不嫌事大的感叹道,随后扭头看向了宗政离渊,坐在对面的宁欢阳也十分

惊讶。

宗政离渊愣了愣,含笑站起身:“走吧,一起去看看吧。”

三人在那名婢女的带领下走到了湖边,此时的湖边已经是围了不少人,但是远远的就能看到一名女子坐在那

边的亭子中,身后站着的正是书月。

“王爷,您总算来了,妾身……妾身实在害怕,王妃……王妃她,她把佳音妹妹打死了!”宗政离渊刚刚走

到那亭子前,润儿就扑进了宗政离渊的怀里,死死地抱住不肯松手。

宗政离渊不着痕迹的将她拉开,脸上带着惯有的笑容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佳音怎么了?”

润儿颇有些不满足的撇了撇嘴,但只是一瞬,随后便用手绢擦拭着眼泪指了指不远处躺在地上的佳音:“佳

音妹妹她……她冲撞了王妃,王妃一怒之下便将她打死了!”

宗政离渊顺着她的手指看了过去,就看到佳音躺在地上,脸上灰扑扑的,额头上有一个不大的创口正在流血

,一旁的一名小侍女正哭得伤心。

“哼,真是能瞎扯!”就在宗政离渊撇开润儿走上前时,便听到一旁传出来了一道十分不屑的声音,扭头看

去正是坐在亭子中的叶静宸。

叶静宸在将佳音摔在地上后,身上有些酸软,原本打算直接回院子的,却被那个润儿和芊敏强行留了下来,

无奈只能是坐到了这边的凉亭中。

“那个女人不过是晕过去罢了,竟说我将她打死了?你是有多想要她死啊?嗯?”叶静宸淡淡的瞥了一眼宗

政离渊后,目光直直的射向了润儿。

润儿对视上叶静宸凌冽的目光后,身体微微一颤,立刻移开了眼神说道:“我……我没有,我是看佳音妹妹

倒下去不动了,我就……慌了神了!我也是担心佳音妹妹啊。”

“你担心她不应该是去找医……大夫吗?把这些不相干的人找来干嘛?”叶静宸十分不客气的说道,跟在宗

政离渊身后的林尧当即对宁欢阳使了个“我说的没错吧?”的眼神。

“我……我,王爷!”润儿无话可说后,便幽幽怨怨的看向了宗政离渊。

此时的宗政离渊所有的心思都已经被叶静宸吸引走了,心里暗暗想着这个女人确实不简单,跟传言中完全不

同,光从气质来看就跟自己所调查到的不一样。

“你人也叫来了,事情我也澄清了,我可以走了吧?”叶静宸站起身不满的说道,抬腿便打算离开。

叶静宸刚走出去两步,林尧便对宗政离渊使了个眼神,在获得宗政离渊的允许之后便向叶静宸冲去,一只手

伸向了叶静宸的肩膀。

林尧向叶静宸冲去时,嘴角扬着一个自信的微笑,可当他那一爪被叶静宸躲开后,脸上便露出了吃惊的神情

,不过林尧并不打算就此收手,对叶静宸直接展开了攻击。

叶静宸由于此时身体并未恢复,在不久前刚刚动了手,因此心里明白,她根本不是林尧的对手,于是只是闪

躲,并未对林尧进行还击。

尽管是闪躲,叶静宸也依旧十分吃力,眉头深深皱起,最后实在是体力不支再加上腿脚酸软,一个趔趄摔倒

在地,而林尧则是扬起手掌攻向叶静宸。

“阿尧!”宗政离渊的声音及时响起,让林尧的动作生生停住,对着叶静宸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而宗政

离渊依旧是带着那个邪魅的让人看不出喜怒的笑容:“王妃真是好身手啊!”

“……”叶静宸没有说话,喘着粗气缓缓从地上爬起,这个男人,那样的眼神,都让叶静宸是格外的不舒服

“背后偷袭也真是好手段!”待到叶静宸把气喘匀了,便是直勾勾的看着宗政离渊,她知道如果没有这个男

人的应允,那个叫林尧的也不会出手。

听罢,宗政离渊勾唇一笑:“王妃与我想象的不太一样,试探一下罢了。”

“要试探便你自己来,让别人试探算什么本事?”叶静宸的话让宗政离渊等人皆是吃了一惊,没想到他会放

出这样的狠话。

说完这句话,叶静宸便转身离开了,她现在迫切的需要休息,再在那里待下去,叶静宸害怕自己会撑不住。

而宗政离渊三人,在叶静宸离开后,让人给佳音请了府外的大夫,也匆匆的离开了,只留下润儿几人在那儿

干站着。

许久后,润儿最先回过了神,回想着宗政离渊看叶静宸的眼神,从王爷来到那个女人离开,王爷的眼神就没

在那个女人身上离开过,这一点让润儿是相当生气,而且宗政离渊还推开了她!!

回到书房,宗政离渊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宁欢阳也是十分忧虑的皱着眉头,只有林尧依旧一副无所谓的模

样:“欢阳,我之前说什么来着,你还不信!”

“这跟传言和咱们的调查实在相差太远了,若不是亲眼所见我如何信?”

“也是哦,不过我没有从她身上感觉到丝毫的内力,而且她给我的感觉也是一种弱不经风的感觉。”林尧此

时回想着叶静宸闪躲时的状态说道。

听完林尧的话,宁欢阳当即就有些不淡定了:“阿渊,这个女人我感觉真的不简单,你一定要好好查一查!

如果她真的有什么异样或者跟殇瑾轩有关系,还是早些处理的好。”

“不,你们不觉得留到后面才会更好玩吗?如果上来便掐死了,还有什么乐趣呢?”宗政离渊嘴角微微上扬

,看着他的表情,宁欢阳没有在说什么话,因为他知道在说什么宗政离渊是都听不进去的。

不过,叶静宸!这个女人确实有必要让人好好探查探查……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