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风月欣的小说[金牌杀手妃]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干净的像风 2019-08-25 23:19:59

主角叫风月欣的小说[金牌杀手妃]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金牌杀手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金牌杀手妃 即可阅读全文

《金牌杀手妃》小说简介

念念不忘的时候抱着爱响不响的态度,结果就真的响了!。主角是风月欣的书名叫《金牌杀手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水瑟嫣然所编写的穿越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很快,风月欣和小顺子将君天搀扶到一家医馆,放下君天,风月欣一句话没说,转身便要走。就在风月欣转身的时候,她的手腕突然被人抓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君天眯着眼睛,伸手拉住了风月欣的手腕,虚弱地问。小说主人公是风月欣的小说是《金牌杀手妃》,是作者水瑟嫣然写的一本穿越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不留神穿越到古代,话说这个大侠好热情,她左防右防,竟然比做杀手还累!对方技高一筹,她无力招架,只好逃掉,岂料这人竟然如同狗皮膏药一般甩不掉!

精彩章节试读:

碧蓝的天空,万里无云,太阳如光球一样悬在空中,闷热的天气不带一丝风,顶着太阳行走的人都被烤得有些无精打采。

一名富家公子模样的人摇着纸扇,大模大样地在街道上行走着。

男子脸上,有一双狭长的眸子,此时正蒙着一层狡黠的笑意,黑色的长发柔顺而飘逸,发出熠熠光泽,一身白衣,上有青色花纹刺绣,腰间挂着一快上好的玉佩,无不显示出他高贵与典雅。

他便是北辰帝国的帝君,同时也是北辰帝国第一美男君天,将冷酷与邪魅融合的完美的男人。

“帝君……”贴身太监小顺子弓着身子,紧紧地跟在君天的左右,还不等他再开口,君天便回过头来,用犀利的眼神盯着他看,小顺子心一惊,马上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于是赶忙改口,“少爷,最近南岳国总是挑起事端,派了很多探子混入我北辰国,我是担心您的安危,少爷,我们还是早些回去吧。”

“怕什么,我就不信他们敢在天子脚下闹事!再说,作为一国之君,体察民情也是必要的。”说着,君天单手一挥,将手中的小折扇打开,摇着扇子大摇大摆走上前。

见到难得一见的美男子,那些衣着艳丽,涂脂抹粉的女人们便纷纷上前,拉扯着君天的衣袖,嘴里还甜腻地娇嗔道:“这位爷,到我们这里坐坐……”

见君天乐在其中,小顺子无奈地摇了摇头,就算是为了体察民情,也不用来着烟花之地吧!

就在几名女子为了争抢君天,争执不下的时候,只听春满楼门前锣鼓喧天,鞭炮齐鸣,一个男人站在门口搭建的高台上,拿着一个类似扩音器的东西,对着大街上的人来人往,大声地说道:“各位爷,春满楼第一届花魁竞选大赛就要开始了,到底哪只花能得到各位爷的青睐夺得最后的花魁,选择权就在各位爷的手上……我们的比赛共分三轮,闪亮登场,才艺展示,PK对决……”

男人的那些新奇的话语吸引了不少人的注目,更有人为了一探究竟而走进了春满楼。

“小顺子,我们也去瞧瞧。”君天笑着拒绝了那些女人的邀请,快步走进了春满楼。

当君天迈进春满楼的第一步开始,就被眼前独具匠心的设计所吸引了,他从没见过这样别具一格的设计,于是他截住从身边走过的杂役,好奇地问道:“请问你们是请了哪里的工匠设计?”

“工匠?呵呵,不是不是……”杂役忙笑着摆手,“这是我们月欣姑娘画出来的图,然后找工匠按照图的设计来改造的。”

“月欣姑娘?”君天挑了下眉,双眼闪烁着不同寻常的光亮。

“这位公子,您是外地来的吧?怎么连月欣姑娘都不知道。”那杂役骄傲地说道:“我们月欣姑娘可是北辰第一花魁,才貌双全,多少公子哥为了见她一面,一掷千金的!就连我们这次举办的第一届花魁竞选大赛,也是她想出来的点子。”

杂役说完,就忙去了,第一届花魁竞选大赛宣传的非常好,没多一会,大厅里就坐满了人。

君天挑了个位置坐下,琢磨着刚才那杂役的话,月欣,这个女人这么有名气?他怎么从没听过。

“小顺子,你知道一个叫月欣的女人吗?”君天抬头看着站在一旁的小顺子。

“月欣是北辰第一花魁,怎么会没听过。”小顺子说话的时候,脸上露出了神气的神色。

“啧,没想到,像你这种人,也会去关注什么花魁……”君天说着,摇着头,啧啧两声。

“唔……少爷……”小顺子别扭地说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怎么就不能……”

“呵呵,我倒是要见识见识这个月欣,究竟是何方神圣。”君天说着,收起了手中的折扇,一边品着茶,一边观看着花魁竞选大赛。

老板站在二楼,看着楼下那如潮水般涌进来的客人,笑得满面生花,嘴都何不拢了。一个多月前,从被“风月阁”大火中救出来的风月欣醒来之后,她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

那天她让小红来找她,说有事商量。

可她万万没想到,风月欣竟然说,有办法让春满楼的收入翻倍,但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她拒绝再接任何一个客人。

《金牌杀手妃》 第7章 不想死的话就放手 免费试读

很快,风月欣和小顺子将君天搀扶到一家医馆,放下君天,风月欣一句话没说,转身便要走。

就在风月欣转身的时候,她的手腕突然被人抓住。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君天眯着眼睛,伸手拉住了风月欣的手腕,虚弱地问道。

风月欣转头看着脸色发白的男人,即便如此狼狈,但也不难看出,这个男人拥有一张令世人疯狂的脸。

“不想死的话就放手!”风月欣冷冷地说道。

君天眯着眼,看着那张冷艳的容颜,虚弱地笑了下,然后很识趣地松开了。

风月欣转身离开了医馆,而君天也因为失血过多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君天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皇宫,见君天醒了,小顺子一个箭步冲了过来,激动地说:“帝君,您可算是醒了,真是吓死奴才了。”

“你这脸是……”君天发现小顺子的脸颊红肿的厉害。

“这个……皇太后她老人家责罚的……”小顺子捂着脸,有些委屈地说道。

“行了,你就别委屈了,等我赏你些好玩意补偿下。”君天说着,撑着身体坐了起来,小顺子赶忙上前搀扶。

“那个救我的女子什么来历,你查到没有?”君天问道。

“暂时还没有。”小顺子答道。

君天听了,点点头。

不知怎地,他总觉得那女子身上有一种特质在吸引着他,那冷艳的表情,拒人以千里之外的眼神,敏捷的身手,还有那一直萦绕在他鼻息间的香气。

“那春满楼的风月欣,你又了解多少?”君天问道,他对这个女子也很是好奇。

“只知道她是北辰第一花魁,琴棋书画无所不精,若不是掷下千金,很难得到与她单独会面的机会。”小顺子将知道的如实回答。

“哦?”君天听了,突然来了兴趣,嘴角渐渐勾起,一双眸子闪烁狡黠的光芒。

看到如此表情的君天,小顺子赶忙制止道:“帝君,您的伤起码要养一个月,这段期间您真的哪都不能去了,不然奴才真的会被皇太后她老人家五马分尸的!”

君天听了只是笑,什么都没说,但看他那眼神,小顺子就知道,他迟早死在他主子的手里。

果不其然,才过了三天,君天便又换上了便装,手执折扇,翩翩佳公子的模样。

春满楼里还在举办花魁竞选大赛,那些富家子弟兴奋地叫喊着,将手中的银票一张张砸进了他们喜欢姑娘的手中。

君天摇着折扇直接找到了老板,说明了来意。

“哎呦喂,这位公子,一看您就是贵人,这样,您喜欢什么样的姑娘,我给您挑几个。”老板笑着拒绝了君天,毕竟她之前已经答应了风月欣。

“不!在下此次就是为了月欣姑娘来的。”君天说着,将折扇展开送到了老板的面前,只见上面放着一叠银票。

看着那些银票上的数字,老板一双眼睛顿时直了,流着口水,一张一张将那些银票收进自己的怀里,笑得那叫一个灿烂,“公子你还真是出手大方。”

“如何?老板娘可能行个方便?”君天微微一笑,顿时百花失色。

老板迷恋地看着君天的那张脸,点了点头,伸出手指,一指二楼,“月欣姑娘的房间,就在二楼左数第三间房。”

君天仰头,一眼便看见了那个房间,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起来,便带着小顺子走了过去。

“去把小红那丫头叫出来,别让她在房间里碍事。”老板立马吩咐一旁的杂役。

君天走到房间门口,对小顺子说:“在门口等我。”

“是。”小顺子答道,很规矩地站在门口,静静等候。

君天伸手,轻轻将房门推开,随着房门无声被推开,一抹淡紫色的纤细身影映入了君天的眼帘。

如瀑的黑发散落在身后,只是用步摇挽了一个发髻,那个步摇怎么看都有些眼熟。

听到身后有响动,立在窗边眺望远方的风月欣回过头来,一眼便看见站在房间里的君天。

四目相对,却有着截然相反的表情。

风月欣皱了下眉头,冷冷地说道:“公子你走错房间了,请出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