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鱼寒的小说[帝国风云之君临]最新章节

编辑:微笑听雨 2019-08-25 23:33:22

主角叫鱼寒的小说[帝国风云之君临]最新章节

《帝国风云之君临》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帝国风云之君临 即可阅读全文

《帝国风云之君临》小说简介

因为轻而易举得到,所以多般不珍重;因为一不小心失去了,所以分外珍惜。。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帝国风云之君临》的小说,是作者寒瓴夜寂创作的历史类型的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旧岁消息传来,历史的轨迹果然没有因为世上多了个立志成为小衙内的穿越者而出现任何偏差。宋金大战准时爆发,一代名将魏胜憋屈兵败身亡,大宋再次彰显浩荡国威赏了北边狼崽子们一堆好处的同时也没忘顺便叫人家一声叔。主角叫鱼寒的书名叫《帝国风云之君临》,它的作者是寒瓴夜寂创作的历史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跨越星际的回家路变成了穿越,转世重生再回南宋,原本只打算安静地做个小衙内捎带为家人谋点福利,可谁曾想靠着完整的记忆也只能勉强在科举场上混个排名二百五,却不仅要免费给别人当盾牌,还招惹了一大群可怕的敌人

精彩章节试读:

天上掉下个美娇娘?还是自己的媳妇?

有些头晕目眩,有些暗自窃喜,却也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抗拒!

因为习惯了自由恋爱,才会抗拒?

这年头只流行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传说中那些个惊心动魄的爱情在大宋朝还是尽量别太指望,就算是真碰上了也基本落不下什么太好的结果。

更重要的是,以上官小姐这倾国倾城的绝世娇容,真要排队的话,某个年仅五岁的祐川县小衙内怕是得排到宇宙尽头才能轮上个候选资格!

年龄差距?这也能算个事?别说漂泊宇宙三千年见到的那些奇葩婚礼,就算在被倒霉地绑票之前这种事也屡见不鲜啊!作为一个穿越者,还能在乎那些?

这老话可是说了“女大三抱金砖”,女大九那可是足足抱上了三大块金砖!

自家老婆才虚岁不足十五就已经美得笔墨难以形容,待得几年等自己长大能那啥了那可就真的是秀色可餐会被迷得除了神魂颠倒之外也生不出旁的心思来。就这种好事,谁真傻了才会拒绝!

抗拒,只因为美娇娘的老爹。

如果能够忽略掉已经留下了非常不良印象的上官莽夫,或者能够干脆把那老家伙给一脚踹到宇宙的尽头永远不再出现。鱼寒还真就不介意想个法子糊弄自己的亲爹兑现诺言,今儿个就把婚事给办了!

很是有些大逆不道的想法,而幻想之所以只能被称为幻想,那是因为在大多数情况之下天随人愿都只是传说,事与愿违反而更加常见。

“上官兄,且请满饮此杯!”或许是平白得了个儿媳的缘故,鱼大县令的称呼此时也是更显文雅。都说大宋钱多,在没事就上贡点岁币之余当然更不会委屈了自家的朝臣不是?所以别看小小的祐川县令实在没什么存在感,鱼大县令的俸禄也是高得足以令后人乍舌。

反正一年到头除了招呼几次上差之外也没什么太多的花销,想要整一出以量取胜的丰盛晚宴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困难。

为什么是以量取胜?这个么……二十斤牛肉,十五坛米酒,十大碟各式各样的佳肴,五只烤全羊,这就是鱼大县令刚让百味斋送来的晚餐。

如果不是确定自家实在招募不了五百刀斧手躲在门外,鱼寒定然会认为亲爹是在摆鸿门宴,叫这么多吃食就是为了能剁掉某个莽夫之后好举行庆功会。

“我说你个酸秀才,咱两熟识也得有三十来年了吧?这还是第一次见你如此大方。”真没打算把自己当外人,一手拧着烤羊腿,一手干脆拧着整坛美酒,正在忙着大快朵颐的上官莽夫可没忘记照顾着自家闺女。“闺女,扭捏个甚?这可是你家,还犯得着客气?”

“就是啊!闺女,别看你父亲是文官但咱家也没那些个繁文缛节的规矩,既然是到了家就别显得拘束。”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高兴,天姿国色的儿媳落在公婆眼里也是能够享受同样待遇的。完全忽略了自家的宝贝儿子,笑靥如花的鱼夫人此时只忙着消除上官家小姐的陌生感。

“上官小姐,来尝尝这当归锦鸡!”或许有个豪爽的岳丈也并非全都是坏事,至少正忙着突显存在感的鱼寒此时就不需要去考虑宋代相亲应该有些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礼节,而且还可以壮着胆子去讨好美女。

“叫甚小姐?生分!”很是有些不满,却还是不忘伸出油腻的拇指赞道:“不过你小子也还不赖,小小年纪就知道顾着自家娘子了,也不枉老夫大老远地把闺女给送过来!”

“瞧你这莽夫说的甚胡话?莫非还担心闺女进了我家门受委屈不成?”或许是在找机会实施报复,也或许是为了给自己的宝贝儿子形成更大保护,鱼程远埋怨一句之后就立即转移了话题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咱这亲事定下也快十五年了吧?你个**咋现在才想着带闺女来我这小小的祐川县?”

“我自家的闺女,莫不是还不能自个儿养着?”有些懊恼,这或许就是每个父亲在闺女出嫁之时都会产生的情绪吧。

拧着酒坛猛灌一口,为了掩饰自己心中深深的不舍,上官又大大咧咧地打趣道:“至于为啥现在过来,这可是你家的儿媳,莫非你这酸秀才还想占我的便宜不成?”

“上官鹏云,就别抖搂你那点可笑的小心眼了!”第一次这么正式地称呼对方,鱼程远的眼中竟然已经有了一丝无法遮掩的担忧。“说吧,到底碰上了啥难事?”

“能有啥难事?某好歹也是勇冠三军的先锋官,能碰上啥难事需要跑来找你这酸秀才诉苦?”有些躲闪的眼神似乎在竭力隐藏着什么,只不过以上官鹏云的这性子怕是也实在太容易为旁人所揭穿。

“看来上官大哥这是没把我夫妻当自家人?”这次说话的是正忙着安抚上官小姐的鱼夫人,只见得她突然面色一寒,有些愤怒地举杯道:“那就喝了这杯酒,赶紧收拾行囊自行离去,这小小的祐川县衙可实在容不下您这位先锋官大人!”

“娘子此言甚是!”都说夫妻同心,深知自家娘子这是在行激将之法的鱼程远接过话头补充道:“赶紧喝!喝完赶紧滚蛋!把闺女留下自有我这一家子好生照应着!”

“说!我说还不行么?”或许是鱼程远夫妇的激将术起了作用,也或许是真就不忍这么快与女儿分别,上官鹏云最终还是无奈地做出了妥协。

“那还磨蹭个甚?”鱼程远深知打铁要趁热的道理,也没留下任何机会给那莽夫去琢磨什么可笑的理由,就这么直白地催促着。

“朝廷已遣使北上议和!朝中已定下了裁撤海州戍的决意,某此次亦奉命前往楚州以供魏大将军差遣……”说到这,上官鹏云的脸上也显露出一丝担忧,犹豫着道:“咱这不是怕到了江南繁华之地让闺女被旁人给惦记上,才赶着给你送过来么?”

“裁撤海州戍?调楚州?不可!”异口同声的否决,然而让众人诧异的是那个一直被他们所刻意忽略的小屁孩居然也跳了出来。

“哦?寒儿可是有何说辞?”没有解释自己反对的原因,鱼程远却是饶有兴趣地盯着自己那个宝贝儿子,似乎想从中看出点什么来!

“这……”怎么说?说自己是穿越者?说自己的脑子里装着无数典籍文献?说自己正是因为太了解历史的进程才打算做一个飞扬跋扈的小衙内痛快几十年?

鱼寒不知道该如何做出解释,但他很清楚如果眼前那位让自己极度瞧不顺眼的岳丈在这时候去了楚州怕是真就再也没了见面的可能。

眼下已是大宋隆兴元年冬,即将进入了那个被冠以政治清明、社会稳定、经济繁荣、文化昌盛等等褒义词被形容成华夏数千载难得之盛世的乾淳之治。

然而黎明前的黑暗才是最可怕的,孝宗朝宋金两国之间数十年的和平可不是没有代价的。

隆兴二年宋遣使北上议和,完颜雍很不地道地趁机发兵南侵,金国名将徒单克宁亲帅大军诈行至泗州欲取由清河口,宋将魏胜虽有所警觉却因淮东安抚使、都统制刘宝非常耿直地认为和谈之时难有战事而置之不理。

十一月,金军突至,魏胜领军与敌决战于十八里口,又是那个天真的刘宝拒不发兵相助致使魏胜兵败身亡。

此役,大宋损失了一名优秀将领,损失了数万热血男儿,换来的是一纸合约。一纸被称作华夏史上两国邦交之典范,宋金两国之间难得公允的合约!

当然,这合约上依旧免不了要按照大宋的优良传统予以割地赔款,但那不也同样换来了朝着北方大声吆喝叔伯的机会?

不否认自己对岳丈的厌恶,也不否认自己前一刻还琢磨着如何在不惹恼美娇娘的情况下出点损招让那家伙吃亏。可鱼寒真没想过要让他饮恨沙场啊,而且还是用那么一种憋屈到了都没法说的方式。

“孩儿只是念及关山阻隔,实不忍岳丈就此与上官……”好吧,昧良心就昧良心吧!否则说出了真相那可就不是被当作妖孽那么简单了,有非常大的可能会被斥为妖怪!而前者顶多是给自己换来些嫉妒与浮名,后者可是会被拧出去烤成肉串的!

“哦?”颇有深意地长吟一声,却没有继续再去看自己的宝贝儿子一眼。鱼程远接下来的判断却是足以使得某个自诩非凡的穿越者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做智慧。

“朝廷此时遣使议和,未有成效便先毁要防!这诚意可谓十足!想那完颜雍既有‘小尧舜’之称,又岂会拒收此等大礼放过这天赐良机?金国兴兵之日怕是不远矣!上官莽夫,汝此时奉命前往楚州,还真是有些活得腻歪了!”

《帝国风云之君临》 第八章 娇妻伴读 免费试读

旧岁消息传来,历史的轨迹果然没有因为世上多了个立志成为小衙内的穿越者而出现任何偏差。

宋金大战准时爆发,一代名将魏胜憋屈兵败身亡,大宋再次彰显浩荡国威赏了北边狼崽子们一堆好处的同时也没忘顺便叫人家一声叔伯。

至于某个被挚友算计还被未过门女婿给记恨的倒霉蛋么,似乎因为正忙着在马厩里干活而失去了或建功立业或身首异处的机会。

先前与自家亲爹有了一场推心置腹的畅谈应该是赢得了某些认同,如今也用不着趁火打劫在自家娘子伤心欲绝的时候去讨得欢心,在鱼寒看来这接下来的日子会显得风平浪静。

估摸着顶多也不过就是每天除了在家装模作样地晃悠一番,再跑到街上去坑蒙拐骗把城里的商户们当作实验对象,然后回家把最主要的精力放在培养与美女的情感之上。鱼寒却远远低估了现实的残酷,当然更主要的是低估了他那亲爹的那啥!

世人常言“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鱼大县令既然没那胆子去做拆庙毁寺的缺德事,自然也就不会丧心病狂地破坏自己宝贝儿子的天赐良缘。

为了让鱼寒和上官美女尽快培养出深情厚谊再偷偷跑到花前月下去许下诸如“山无陵天地合乃敢与君绝”之类的山盟海誓,鱼程远夫妇可着实没少花心思替小两口营造出独处良机。

红袖添香夜读书,多么美好的意境啊!但如果在这个意境之中加上那么一点点特殊的要求,这怕是结果不会太尽如人意。

不愿重蹈前人覆辙的鱼大县令没打算让具有神童潜质的宝贝儿子荒废学业,再次提出了七天之内背诵全本《楚辞》的新要求。

要说这事对于一个拥有完整记忆的穿越者来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刁难,若非不想太过惊世骇俗完全能够做到张口就来。

按照鱼寒以前的做法,肯定会暗自窃喜之余依旧不顾老爹手中戒尺威胁而偷奸耍滑。可如今不行了啊,如今身边有个天姿国色的美女在充当伴读呢!就算是装模作样,那也得给人家留下个勤学苦读的良好印象不是?

心甘情愿地在书房呆了七天,整个过程充满了温馨完全谈不上什么辛苦。

打算再一次循规蹈矩地奉命糊弄双亲,顺带着增加一点在未来娘子心中的份量,唯独忘记了自己脑海里现在满是美女含羞带怯的娇容以及那或讶异或欣赏的眼神。

“青云衣兮白霓裳,举长矢兮射天狼。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很是有些得意忘形,完全信任自己的记忆力,甚至到这个时候都还没忘偷窥一下正端坐一旁的大美女。

“孽子……”勃然大怒声打破了温馨,使得一切的幻想瞬间化为乌有。只见得鱼大县令面红耳赤高举戒尺,尉迟夫人横眉怒目怫然不悦,上官美女似嗔似怨无比娇羞。

错了吗?难道记忆力出问题了?竭尽全力让自己冷静下来,认真回想这适才的一幕。没错啊!不都是出自《楚辞》么?不都是《九歌》么?咦,不对,好像顺序错了?这……这……怎么会这样?怎么可能出现如此低级的错误?

“汝这孽子,且看为父……”东君变成了山鬼,也难怪鱼大县令会如此愤怒,以至于他都顾不上任何形象地高举戒尺展开了对某个小**的追杀。

“救命啊……娘亲,救命啊!”曾经在县衙内发生过无数次却因上官大美女的到来而有所收敛,尚未有机会实现衙内梦想的穿越者又一次被迫鸡猫子乱叫着开始了逃亡之旅。

“夫君小心着身子骨,可莫要为这逆子……”课文背错了不要紧,至少在鱼夫人看来这并非不可原谅,毕竟自家儿子还小么就算是神童也难免会出现点小错误不是?

但在接受学业测试的时候还不忘调戏良家女子,这可着实有些是孰可忍孰不可忍了,即便这个良家女子早已与那混小子定下亲事有了名分!

所以她非但没有打算出面阻止这一幕父子相残的人间惨剧上演,甚至还有那么点推波助澜的意思。

“滚!立即滚回书房去!不把《楚辞》给抄上一百遍就不准出来!”这是仗着身强体壮把某个小屁孩再次揍得鬼哭狼嚎的鱼大县令最后做出的裁决,当然了,他老人家可没忘在这个极其严苛的惩罚上再加那么一点小小的要求。“用小篆!”

“倩妤,最近我又琢磨出个新的脂粉配方,似乎更为适合你的肤质,要不待会试试?”以上官大美女的容貌来说即便是赋予任何优雅美好的寓意也是当之无愧,所以这次鱼寒很难得地没有对某个莽夫琢磨出的名字心生怨怼。

小篆就小篆,某个神童的脑子里不仅有四书五经可还存着不少的字帖呢。

想要做到形神皆备是不太可能,但换成了照猫画虎似乎也没有太大难度,以至于正在挨罚的鱼寒都还能有足够的心思去讨好自家娘子。

“哼!”为了能够尽善尽美地完成未来公婆交代的任务,上官倩妤一直在竭力维护凛若冰霜的表情,怎奈某个小**对此完全免疫。

虽说此时似乎又经历一次莫名其妙地心动,却没打算因此而放松管教,给未来夫君留下任何得寸进尺的机会。

完了!完了!世间怎么就能有如此撼人心魄的冰冷?

鱼寒没有见过“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的武帝宠妃李夫人,也无缘印证杨贵妃“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的绝世娇艳,但他很自以为是地认定所谓的媚骨天成无非也就是这样了。

若真能蒙得眼前娇柔青睐相伴终生,似乎完全找不到任何羡慕别人的理由。

自诩游历宇宙三千载早已心智无比坚定却依旧无法抵挡一颦一笑中所蕴藏的无穷魅力,以至于此时居然又一次心猿意马地出现了那么一丝恍惚。

“这是什么?”在现阶段如果真要吹毛求疵地给上官倩妤挑出点什么毛病,或许也就只有文学修养方面稍有欠缺这一项了。但欠缺可不等于就没有,至少人家不仅能识文断字还可以轻易分辨出各种字体的不同。

“什么?楚辞啊!”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有一次犯下了错误,鱼寒却已经开始琢磨是不是仗着自己的丰富记忆使出点什么花招来讨好美女。“要不,我抽空给你说说这话是啥意思?”

“我知道是楚辞!”忍耐,我必须忍耐!要说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骤然与至亲分别寄居于别人家中而没点拘束那是完全不可能的,即使这个家是自己未来的夫家也不行。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怒气,上官倩妤不停地对自己做出劝导。“鱼大人要你用的是小篆吧,可你瞧瞧你这写的是什么?”

“啊?”什么时候小篆变成了狂草?

有些迷茫,鱼寒无法就此做出任何合理的解释,只是打算胡搅蛮缠地给糊弄过去。当然了,如果能够在这个过程中顺便占点便宜增进与未来娘子的感情那就更好。“倩妤啊,可不是为夫的要埋怨啥!你到我家可都快一年了把,怎么还是如此见外呢?鱼大人那可是我爹,真要说起来你可应该……”

上官鹏云曾经吹嘘自家闺女刀枪剑戟无一不精、十八般武艺皆有涉猎,要说这事还真就没谁去进行过印证。

宋金两国的大战是爆发在遥远的南方富饶之地跟祐川没什么关系,而碍于鱼程远这个县令的身份也没谁会无聊地去琢磨如何欺负一个堪称妖孽的小屁孩,以至于一直在家中负责督促未来夫君勤学苦读的上官倩妤都没什么机会通过美女救英雄的壮举来证明自己的身手。到得如今,这个机会似乎已经出现,只不过……

“啊……”惨叫声终结了喋喋不休的唠叨,只见得一团肉球在击碎窗棂之后飞出了并不奢华的书房,狠狠地砸在院落当中激起一片烟尘。

“你这登徒子,我叫你为夫,我叫你……”即便是羞怒交加的呵斥也是金声玉润,曼妙身材轻盈地在空中划过一道极其优雅的弧线,唯有这接下来发生的一幕着实有些容易让在目瞪口呆之余发出某种异样的感叹。

“夫君,这……”突然响起的惨叫声引起了足够的重视,站在廊道转角处的尉迟夫人实在无法相信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幕。

这真是自家那个娇艳欲滴的未来儿媳么?怕是传说中的女飞贼也没这份身手!话说这下手也太狠了点!

“没事,那混小子皮实着呢,揍不坏!”根据自己的丰富经验做出了准确的判断,鱼程远倒也没太把这事放在心头。“况且娘子不是说倩妤这孩子自从到了我家就显得有些拘谨么?如今这样闹一闹也好!”

“可……”鱼夫人确实渴望让儿媳尽快融入这个家庭也免得陡生变故,可是瞧着远处她也不得不为宝贝儿子的将来充满担忧。

“真没事!世人不都说打是亲骂是爱么,娘子就当这是小两口在闹着玩好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