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官七画萧辰云的小说[邪王难宠,医妃难逑]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花香满园 2019-09-18 23:34:31

主角叫官七画萧辰云的小说[邪王难宠,医妃难逑]完结版免费阅读

《邪王难宠,医妃难逑》已上架微信公众号:敏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邪王难宠,医妃难逑 即可阅读全文

《邪王难宠,医妃难逑》小说简介

一环扣一环,内容精彩,非常好看。主角叫官七画萧辰云的小说叫《邪王难宠,医妃难逑》,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千酒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轻轻松下半口气,官七画抬头却发觉轿子依旧放着没动。当下也动了些气,一拍轿子官七画拔高声音再次道了一声。“吉时可不等人,嬷嬷是想等着睿王府那边降罪吗?还不快走!”喜婆并非这官将军府中人对官七画在府中的悲。《邪王难宠,医妃难逑》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作者是千酒,小说主人公是官七画萧辰云,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一场空难,现代神医穿越成将军家废材庶女。替婚出嫁,大婚之夜,传闻中残暴不仁的王爷夫君长鞭一甩……好,好,惹不起她还躲不起么!可是便宜夫君这又是闹哪般?还要跟她生包子?官七画一脸惊恐。不约,不约,王爷我

精彩章节试读:

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在屋檐下,看着眼前被装点一新的前厅官七画在垫子上跪下,随着司仪的声音慢慢地弯下腰。

身旁,羽毛油光铮亮的大公鸡小黑突然不合时宜地惊叫了一声。

官七画瞥了它一眼听着身侧从好几个地方传来的轻声嗤笑身形不动认认真真地将这项仪式完成了。

一切完毕,总算是小小地松了口气。

这下,怎么说也算是有了个栖身之所了。

站起身来,一直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的俊俏男子突然伸手一提将硕大的公鸡从地上提起一把塞进了官七画的怀里。

随后司仪喊的是,“新人入洞房!”

尾音拖得老长。

不会真的要和一只鸡入洞房吧!官七画呵呵了,正要退后几步眼前便出现了一个粉裙的小丫鬟。小丫鬟浅笑着看了她和她的鸡一眼。“王妃请随奴婢来!”

这就来……

已经被众人目光刺得体无完肤的官七画就像是身在地狱瞬间得到了救赎抱着大公鸡便赶紧跟着那粉裙小丫鬟走了。

穿过亭台楼阁,不远处是一座精致的小楼。小丫鬟将她带到离小楼不远处的一座石桥尽头便悄然退了下去。

“前边便是王爷的住处了,王爷有令一切闲杂人等不得入内。婢子告退了!”

回头望了眼那小丫鬟的背影,官七画转过身缓缓地踏上了小楼光滑的台阶。

才刚来到那房间门前,官七画便听得从屋中传来一些奇怪的声音。

“嗯,啊……”

官七画眯了眯眼睛,心中好奇抱着公鸡轻手轻脚地将耳朵贴近了房门。

于是,便清清楚楚地听见了从里边传来的,男子的喘息声和……女子的娇笑声?

“王爷,你好坏哦!”

“怎么?美人不满意?”

咳咳,听清他们在说什么官七画瞬间红了一张老脸退了后来。她又不傻,看着架势这聊天内容肯定不会是在纯洁地聊天话说里边那二位不会是在做造人运动吧!

脸上又烫了烫,官七画在心中暗骂了一声那万恶的谣言。不是说睿王萧辰云讨厌女人吗?如今看来,谣言的确不可信,不可信啊!

吞了吞口水,官七画缩着脑袋正要退开。谁料才踏出半只脚,怀中抱着的小黑却不知受了什么**。突然伸了伸脖子对着苍穹就是一吼。

“喔……”

呃!官七画瞬间懵逼,手忙脚乱地要去捂那公鸡的嘴。

然这又如何来得及,只听闻房中忽然寂静随后便有个不知是何的物件裹风而来打在门上。“嘭”地一声,原本关着的房门就在这一击之下恍然洞开。

官七画与小黑孤零零地站在房门之外,默默地看着装饰一新的房中红烛燃过一半。而那张红艳艳的大床上轻纱散下一半,另一半则明明白白地露出一具赤条条的酮体!

女子柔弱无骨的身子依偎在男人怀里,那男子衣衫半解露出健壮的胸膛。

“这人是谁啊!”女子不满地娇嗔了一声,随后看向官七画的眼神却颇有气势。“不知道这临水居闲杂人等不能进吗?还不快滚!”

什么?叫她滚?

官七画也就呵呵了,她如今穿着喜服带着凤冠她就不相信这女人会猜不出她的身份。这明明是她的新房,她敢叫她滚!

再看看那床上斜卧着的看着长得还不错的男人突然便对着她邪邪一笑,随即低下头便在自己身下女人的唇畔啄了一口。声音充满磁性,“别管她,我们继续。”

于是,女人脸红了红旁若无人地将脑袋埋入了男子的胸膛。末了,还往官七画这个方向撇了撇留下个嘲讽的眼神。

天呐!官七画看着这眼前这两人的所作所为感觉自己真是好脾气怎么这样都不生气呢?

这叫什么事?不是说古人都讲究矜持讲究礼节么?怎么她今日遇上的这两个就这么不要脸。

还兀自出神着,怀中抱着的公鸡小黑突然又是一阵惊叫,蹬一脚官七画就这样飞了出去。

“喔喔喔……”一落地便发出一连串的高音调撒欢似地往新房里冲去。

一阵鸡飞狗跳,将那女人吓得花容失色便更加往那男人身上贴去。男人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头,抬眸望了眼门前的官七画。

而官七画也着实没料到这一出,但既然小黑都不怕了她又有什么好怕的。

伸手,稍稍提起自己曳地的大红色长裙官七画抬脚跨进了门内。

“喂!你进来干什么?还不快出去!”

最先不爽的依旧是那长相妖娆的女子。然官七画却并未理她,从一旁的八仙桌旁搬来一个凳子官七画放了裙摆就这样坐在了喜床旁边。

“这是我的新房,我不待在这我该待在哪?”不屑地白了那女的一眼,官七画随即换上一脸微笑看向那床上的男人,她如今名义上的夫君凤溪国的睿王殿下——萧辰云。

“王爷不用介意我,继续继续,您玩得开心就好!”

说着,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还从一边的小几上端了盘瓜子无比火热地嗑了起来。

胭红的纱帐之内,萧辰云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僵硬不知为何却突然没了想要继续装下去的兴致。

一把推开身上的女子,萧辰云轻轻地靠在枕头上。好听的声音不知什么时候变得冷硬,“滚!”

什么?

女子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方才才对她百般柔情的男人怎么就突然翻脸了?

她吴嫣儿可是京中第一妓馆月红楼中的头牌,多少京城中的王公贵族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可为何眼前这个男人,自昨夜花一万两雪花银将她从月红楼中赎出来到今日早晨都未曾碰过她一个手指。

如今终于愿意召她来伺候,竟然却在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叫她滚。

“王爷!”仍旧不愿放弃希望,吴嫣儿甜腻腻地挽住他的手臂,“嫣儿……”

“滚!本王不想说第三次!”森冷的气息环绕在身畔,仿佛方才那个情难自禁的男人根本就不是他似的。

妖娆女子见萧辰云是真的生气了心中虽有不甘但也不敢多待下去,只能捡起自己落在床脚的衣物一一穿好。

暗暗瞪了官七画一眼,这才恋恋不舍地出了去。

看着那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亭台楼阁之后,官七画心中无形的火总算是稍稍降了些。

谁料这一回头却不期然对上一双幽暗的眸子。

“你很开心?”

萧辰云斜斜地靠在床边,一头墨发随意地披散在脑后。

官七画只一眼便再也难以挪开眼,方才隔着纱帐她也并未看得很清楚。只觉得他长得还可以,可如今这仔细一瞧才发现原来是个大美男。

而如今,这位大美男正在她的眼前坐起身来,手伸向了自己凌乱的衣带……

官七画嗑瓜子的动作一滞,险些咬上自己的舌尖。

这架势,这是要做什么?

《邪王难宠,医妃难逑》 第五章 与鸡拜堂 免费试读

轻轻松下半口气,官七画抬头却发觉轿子依旧放着没动。

当下也动了些气,一拍轿子官七画拔高声音再次道了一声。

“吉时可不等人,嬷嬷是想等着睿王府那边降罪吗?还不快走!”

喜婆并非这官将军府中人对官七画在府中的悲惨地位也并不是很了解。见识过方才官七画雷厉风行的处事手段当下便觉得这位小姐惹不得。愣了片刻被官七画这般一教训心中便也不盘算了招呼着轿夫便风风火火地将官七画往睿王府送。

礼乐花轿在喜婆的催促下飞快地往前而去,跟着连看热闹的人群也渐渐挪了过去。街道上只留下身上麻穴力道渐渐消退的那个老男人和站在原地久久未能回过神来的丫鬟雁儿。

回头,见官七画的轿子已然走远。二人对视一眼,未发一言却是双双走进了旁边的茶馆之中。

礼乐鞭炮之声渐渐远去,而随着众人视线的转移那茶馆二楼敞开的窗台之中那抹隐匿在阴影之中的青衣身影亦渐渐从窗户后移了出来。

阳光照在她雪白的面纱之上,将那被隐藏在面纱之下的娇容衬得若隐若现。

“大,大小姐……”

“小姐……”

身后传来两道声音,静默了片刻官清颜才回过头来。一双剪水眸淡淡地瞟了眼前颤颤巍巍跪下的二人一眼。

“我们……”

“失败了!”

长指搭在袖口,轻纱遮住面容无人知晓她如今到底是怎样个表情。但是听这清冷的语气,想必也是好不了的。“真是两个废物!连一个官七画都对付不了,将军府中养的难道都是你们这些没用的闲人?罢了,本小姐现在不想看见你们,快滚!”

眸中狠狠地闪过一丝厌恶,她挥挥手示意身边跟着的贴身丫鬟让他们走。

回过头再次将目光投向那边几乎就要消失在视线中的艳红花轿,掌中力道渐重尖锐的指甲几乎将衣袖戳出一个洞来。

官七画,很好啊!记忆中的那个处处懦弱的小**这次竟然忤逆她的意思。

真是,放肆!

“大小姐,奴婢有一问不知当讲不当讲?”许是想要缓和官清颜的怒气,一直伴在官清颜身边的一位身着黄衣的丫鬟忽然问道。

“说!”

得到官清颜的许可,那丫鬟才继续说了下去,“虽不知是什么原因可睿王爷娶的王妃从来就没有一个能活过新婚之夜的。既然官七画迟早是个死,大小姐您又何必……”

“为何还要安排人前去阻挠她,对么?”官清颜侧头淡淡地瞥一眼那丫鬟的脸,“你觉得官七画这个小**有资格当本小姐的皇婶么?”

伺候嫡出大小姐的人,那是如何的通透自然是一点就通。

自家大小姐官清颜那是何等骄傲的一个人,这样的她又怎会容忍一个处处被她打压的庶出之女真的嫁过去睿王府呢!

要知道进了睿王府的门,无论生死官七画在名义上就是睿王妃了。

睿王是当今圣上的弟弟,也就是太子的皇叔。

而官清颜可是圣上与太子之间内定的太子妃人选,以后可是要嫁去东宫的。若是官七画嫁成了,以后提起她大小姐岂不是还得尊称她一声皇婶。

怪不得此次行动失败,大小姐会这样的生气。

想通这一点,那丫鬟还未来得及收回神思便听得从面前传来“哐当”一声脆响。

一只白瓷茶碗被盛怒下的官清颜一把扫到地上。

“给了她鹤顶红自己不老老实实地吃,那本小姐就帮她一把。香雪,将官七画与他人私通的消息放出去,记着务必得说清楚是将军府二小姐官七画,本小姐可不要为她背锅!”

“是!”

哼!官七画,还真是同你母亲一样贱!到死也非得让她不舒坦!

……

紧赶慢赶终是擦着吉时的边来到了睿王府的门前。

而睿王府门前,大红绸缎装点牌匾,穿着红装的丫鬟侍从站立两旁俨然一副迎接新娘子的模样。一切都看似很正常,当然,这得忽略了站在人群之后睿王府正门前那个抱着一只硕大公鸡的男子。

看见这样一幅场景,方才还因赶上吉时而轻轻松了一口气的喜婆顿时又提起了心。

不会又有什么幺蛾子吧!

然事实立马便证实了她的猜想。

“来者可是官将军家表小姐?”远远的那俊俏男子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今日我家主子身体不适,所以便让小黑代替他拜堂了。小姐快些下来吧!”

话毕,全场一派寂静。

喜婆望望那男子周身,再望望那男子手中正在东张西望的大公鸡。他说的小黑,不会就是这个东西吧!当然,除了是这个东西外还能是什么!

正要询问询问官七画的意思,喜婆转身却发现从轿中突然伸出一只白莹莹的手。

芊芊玉指缓缓地挑起轿帘,一身喜服轻纱遮面的官七画竟自己走了出来。

而当她终于看清那男子手中抱着的,被他称之为小黑的东西时官七画的内心着实草泥马了一把。

方才在轿中就感觉现场气氛不对,听到那男子的话后感觉就更不好了。谁料这一出轿子等待她的却是这样挑战她心理极限的认知。轻纱之下,众人看不见官七画轻抽的嘴角。

官七画迎着光,看了看睿王府那高大的牌匾这才确定自己并没有来错地方。

同时,也敏锐地发现这看似喜庆的场面之下其实没有半点喜庆的气氛。

想起出嫁之前听到的那些睿王很可怕的传闻……

官七画深呼一口气,瞥了一眼呆立在一旁的喜婆。“还愣着做什么,走吧!扶我进去!”

啊!喜婆这才回过神来走上前来扶住了官七画带着官七画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去。

身后,传进耳内的便是围观群众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嘲讽嗤笑。

“她还真敢嫁!”

“与公鸡拜堂,真是新鲜事!”

……

这并不长的道路官七画走着走着心中却恍然走出了荒凉,若不是没有办法谁愿意被人这样侮辱。可若是她今日进不了这睿王府的门,等她回到官将军府已经对她下了狠手的官夫人又怎么会放过她。

想到这,官七画便觉得和一只鸡拜堂还是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至少鸡可没有人心这么可怕。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