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沐芸婳百里重华[一品锦妃:死鬼王爷求放过]最新章节完结版

编辑:夜的海 2019-09-18 23:48:23

主角叫沐芸婳百里重华[一品锦妃:死鬼王爷求放过]最新章节完结版

《一品锦妃:死鬼王爷求放过》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一品锦妃:死鬼王爷求放过 即可阅读全文

《一品锦妃:死鬼王爷求放过》小说简介

《一品锦妃:死鬼王爷求放过》人物描绘的非常好,特别有感情。而且对里面玄学以炁场的剖析很好,非常赞!。沐芸婳百里重华是小说《一品锦妃:死鬼王爷求放过》这本小说的主角,它的作者是默默,小说主要的讲的是:甲护院握着手里的长棍,如同赶苍蝇一样,赶着沐芸婳。“你个奴才怎么对小姐说话的。”奶娘可以忍受沐雨瑶叫唤小姐蠢驴,那是因为沐雨瑶势压一头,她们拼不过,但是一个守门的奴才,沐府的一条狗都这么嚣张的叫小姐草。《一品锦妃:死鬼王爷求放过》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作者是默默,小说主人公是沐芸婳百里重华,小说内容精彩丰富,情节跌宕起伏,非常的精彩,下面给大家带来这本小说的精彩内容:刚穿越就发现自己怀孕,孩子他爹还是已故的战神冥王。沐芸婳说:“流掉!初夜没有,落红可丢,拖油瓶不能留!”随身戴个麝香荷包,转眼就跑到了白莲花大姐房里,搞得大姐绝育;熬个藏红花,又被庶母误食,同父异母的

精彩章节试读:

沐芸婳傻不傻,她秦箐难道还不知道,就算有些自闭,那也跟傻绝对扯不上关系。

至于造成她自闭的罪魁祸首,不是别人,正是她娘,生下她就失踪的亲娘——蝶夫人!

“失踪……呵。”

秦箐对这个词很是值得怀疑,哪个女人会蠢的连月子都还没有坐完,就急不可耐的与人tongjian,还被抓奸在床的。

更何况这抓奸的人,还是沐雨熙的娘,婉姨娘!一个姨娘抓奸了正经夫人,这事情的可信度本身直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甚至于她从头到尾都怀疑,原主的娘亲,根本就不是失踪,而是被害!!

总之,原主的娘倒是消失不见,一了百了了,京都里的人背地里却是戳着沐鸿海的背脊骂,试问这对于最要面子的沐鸿海怎么受得了?

于是沐家刚出生的嫡小姐吃了什么,沐鸿海不关心,用了什么,沐鸿海不关心,到最后,连整个人都被沐鸿海彻彻底底的遗忘了,家里的奴才自然见风使舵,变着方的怠慢起了小主子。

久而久之,沐家嫡出二小姐,这个最无辜的孩子,慢慢变成了沐家的出气筒,彻彻底底的悲剧了。

直到皇上下旨赐婚,沐芸婳这个沐府嫡小姐的名头,才被人想了起来,推出去替了嫁。

要不然,现在还指不定在哪个犄角疙瘩里玩泥巴呢。

秦箐沉沉的吐出一口闷气,他们天师门向来奉行顺应天命!可是她心里这一口怨气怎么都顺不下去,就连沐芸婳残留在身体里的怨念,她也一点都不想化解开!

既然她们都有怨气和憎恨,那么,这一世,就让成为了沐芸婳的她,违背一次门规,与天斗上一斗!什么婉姨娘,沐鸿海,沐雨熙,沐府一个两个的……都统统洗干净脖子等着她的报复吧!!

毕竟因果报应,他们自己种下的因,就别怪她收果的时候,心狠手辣了!!

至于那一只鬼,冥王百里重华!!!

哪怕背负业障,她也要打得他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沐芸婳眼里折射出的寒光,蜇的吓人,然在听到屋外的动静后,迅速熄灭,再不见踪影。

哪怕推门而入的人动作放到了最轻,本来就年久失修的木门还是不可抑制的发出了“嘎吱”声。

一个姿态龙钟的老妇人,花白着头发,穿着不合身的衣服,提着发旧的食盒跨进了屋子,一进门就见躺在床上的沐芸婳睁着眼睛望着她,顿时有些心急道:“小姐,是不是奶娘吵醒你了。”

“没有奶娘,我早就醒了。”沐芸婳也不等奶娘放了食盒过来扶她,自己撑着身子就坐了起来。

只是哪怕已经过去这么几天了,她的身体还是一动就会牵扯的下身疼。

垂下眼眸,遮住里面差点泄出的戾气,转移话题道:“奶娘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

奶娘揭开食盒的动作明显的愣了一下,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摇了摇头,兴奋道:“小姐你看看,今天厨房里可是发了好东西。”

这么生硬的转移话题,沐芸婳又不是真傻,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奶娘,这两日外面又有了什么关于我的传闻?”

《一品锦妃:死鬼王爷求放过》 第12章 送尼姑庵4 免费试读

甲护院握着手里的长棍,如同赶苍蝇一样,赶着沐芸婳。

“你个奴才怎么对小姐说话的。”奶娘可以忍受沐雨瑶叫唤小姐蠢驴,那是因为沐雨瑶势压一头,她们拼不过,但是一个守门的奴才,沐府的一条狗都这么嚣张的叫小姐草包,奶娘怎么忍得下去。

“哟,谁不是奴才啊,我就是奴才又怎么了,奴才就不能打主子啦?嘿,我今天还就让你看看奴才打主子是个什么样。”乙护院把手里的长棍拿着一头,直接把另一头朝着沐芸婳肩窝处戳了过去。

用了点力道,戳的沐芸婳身子都向后偏了偏,步子却没有往后退半步。

乙护院以为他这一戳就该把沐芸婳直接撩翻在地了才是,难不成还戳轻了?

再来再来,乙护院收了下棍子,一边再次朝着沐芸婳戳过去,一边嘴里得瑟道:“瞧见没,老子我想怎么打主子,就怎么……诶??!”

突然乙护院的话就说不下去了,就连戳着沐芸婳的动作也仿佛定格一般,静止不动了。

“说啊,怎么不说下去了?”沐芸婳皮包骨的粗糙手指,没用什么力气一般就握住了顶在她肩头的那只木棍。

任由乙护院怎么抽,怎么往前戳,那木棍愣是像被什么卡死了一般,进退不得,纹丝不动!

简直邪门了!!!

奶娘瞧着乙护院仿佛吃奶的劲都用上了,偏偏就是像使唤不动那棍子一样了,也是觉得惊奇的很。

“快过来快过来,别TM站那傻看着,帮我把棍子拔过来!!快啊!”乙护院额头都冒汗了,身上的劲儿都用完了一样,偏偏就是没从沐芸婳的手里把棍子抽出来,顿时朝着甲护院喊上了。

然而不等甲护院过来,沐芸婳就慢慢的,一根指头一根指头的松开了手里的木棍,“你想拿回去,你倒是说啊,我又不是不给你,不过……”

沐芸婳的眼底闪过一丝诡异的绿光,快的几乎让人眼花,“你可千万拿稳了。”

随着最后一根手指的松开,沐芸婳退后一步,默默的看向乙护院。

乙护院没有抽回棍子不说,居然还保持着刚才拔棍子的动作,两手抓着棍子的一头,那棍子横在半空不动,可是渐渐的,没有人抓住的那一头,竟然一点点的开始往下倾斜了下去。

看着就像是那头有什么东西在把它往下拽一样!

然而抓着棍子这一头的乙护院,居然还死死的用着浑身力气,想要把棍子掉下去的那头翘起来一样。

嘴里发出“呃!啊!”的叫声,额头上的汗水更是如同水珠一样,一颗一颗的往下流,就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后背竟然都打湿了一大片。

活像是在做着什么重体力劳动一样。

“你这是怎么了?”甲护院看不懂这是怎么了,别说他看不懂,就是身为当事人的乙护院都不明白啊,怎么手里那根棍子,突然一下变得犹如千斤重,双手更是怎么都没办法丢开那棍子!

就好像,好像那棍子一掉到地上,他也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所以他死命的抬着那棍子,不让它掉地上,可是那棍子越来越重,越来越重,重的他根本就……

“啊!!”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