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白无衣何将楚的小说[白衣兄弟]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茉绿 2019-09-23 22:33:16

主角叫白无衣何将楚的小说[白衣兄弟]结局免费阅读

《白衣兄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白衣兄弟 即可阅读全文

《白衣兄弟》小说简介

《白衣兄弟》很好看的小说,很有趣,很有韵味,把人物刻画的栩栩如生,性格鲜明。已经从头到尾看了两遍了,现在想再看第三遍。主人公叫白无衣何将楚的小说叫做《白衣兄弟》,是作者AT写的一本重生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六章再遇06白无衣皱了皱眉头。何将楚也不嫌弃,转身和他并排坐下,一起坐在这块地方,然后把糖葫芦递的再近了点儿,“真不要?我最后两文钱买的,专门给你买的。”那糖葫芦的糖衣都快被他抵到自己鼻子尖儿了,白。主人公叫白无衣何将楚的小说叫做《白衣兄弟》,是作者AT所编写的重生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好不容易得了重来一次机会的白无衣本来迫不得已来才回到军营,勉强说服自己和将军做兄弟,谁知道这将军……他对白无衣百般恩宠!跟随其南征北伐,路途中满是欢喜甜蜜,却又有患难与共,栽在这个冤家将军手里,白无衣

精彩章节试读:

第四章再遇04

虽说话不算狠,但是语气却满是苍凉之感。

何将楚一脸莫名其妙,“我又不征你的兵,怕什么?你再多待几天养一养。等我们这儿粮草的事儿忙完了,你想让我带着你我都不带呢。”

毕竟行军打仗又不是闹着玩,这么个细皮嫩肉的孩子跟着确实可怜。

白无衣似乎还有什么要说,何将楚一把把人拽过来夹在腋下,就好像挎篮子的方式挎了个猫崽子一样,“你这小孩儿怎么拗,走了走了,放心,你何大将军不吃小孩儿肉。”

白无衣挣扎了半天,倒都似拳头打到棉花上。折腾了半天,自知也改变不了什么,终于乖巧了。

何将楚把人提溜着就回了小孩儿的那顶营帐。

回去之后把那小孩儿往铺好的摊子上一扔,那小孩儿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再被被子拽过去给人一盖。自己就在床头盘腿坐着。

白无衣拿捏不准这人想干嘛,犹豫了再犹豫,终究还是没忍住出声询问他这是做什么。

何将楚道,“我就在这坐着,你睡着了我……我就把你扒了下锅。”

本来打算说,你睡着了我再走,不知怎么就是喜欢这小孩儿喜欢的紧,忍不住临时转了个话锋逗他。

白无衣看起来都气的没话说了。这种哄三岁小孩子都嫌幼稚的话不知道这个人怎么脸不红气不喘的说出口的。转个身睡了,

何将楚自己倒是挺得意的。盘腿坐在一边真的等到这孩子呼声听起来均匀而悠长的时候才爬起来出去。出去的时候还贴心地顺带帮忙再次掖了掖被子。

第二天一早白无衣醒过来,就有人送了粥过来。毕竟何将楚特意关照过的,粥里还能看到肉末。接下来几天何将楚不知是不是忙,居然也没过来这边折腾。如他的愿,离他远一点了。

就这么不知不觉过了几天。在临近城镇补给粮草的事情终于办妥了,也意味着这大军要继续跋涉了。何将楚一边指挥着人整理营地,一边拿着地图寻思着明日出发后大约能走多远,下一个驻扎点定在哪里。

阎清卓突然想起那个被何将楚搁置了好几天的孩子,道,“那孩子是就近送镇上吗?”

何将楚头都没抬,下意识接道,“什么孩子?”

阎清卓:“……就挂树上下不来了的那个,那个你喜欢的紧的。这么一小孩儿可不能跟着我们到处跑。”

何将楚这才把头抬起来,一脸恍然大悟,“对哦,倒差点把这事儿给忘了。”

阎清卓有些错愕,只当他真原本打算带着这小孩儿上路的,有些惊讶道,“你还真打算带着他走啊?”

何将楚把地图放下,样子颇为正经地胡说八道,“这可不成,几天都忙忘了,我得再去多看他一眼,以后可就见不着了。”说着把地图卷了卷往阎清卓身上一丢,“接下来就交给你了哈。”

这边阎清卓扬手接住地图,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呢,那边何将楚已经溜出主营的帐门了。

阎清卓:……

何将楚出门本来是打算直接去白无衣的营帐的,走到一半绕了个远,去了火头军的地盘一趟。火头军的老张头在何将楚的爹当将军的时候就在军中了,算是看着何将楚长大的长辈。

看着何将楚走进来很不给面子的咳了一声,“怎么,大将军又不认识路走错营帐了?”

“哪能啊张伯。”何将楚脸皮城墙似的厚,从容道,“这不过来给那小孩儿带点儿吃的过去吗?”

老张头瞟了他一眼,转头去盛了一肉糜粥,递给何将楚,何将楚一边说着谢谢张伯一边不动声色地从一旁顺走了两个饼子。

走出帐门毫无羞愧心地一边走一边啃,这才晃荡到白无衣那里去。

白无衣瞧着依旧是皮包骨头似的单薄。也是,也没听说谁能两天就养胖起来的。何将楚从容走进去把粥往桌子上一搁,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听那个?”

白无衣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

何将楚心道这孩子还真是不喜欢自己哈,莫名有点小受伤。无法只得自问自答道,

“好消息是你吃完这碗粥,我就可以送你去临近的镇上了,我们马上就要离开这儿了。也没办法带你。”

何将楚猜着这对这小孩儿来说应当是个好消息来着。毕竟醒过来当晚这死小孩儿就准备跑来着。

果然听说,吃完这碗粥就可以走,白无衣就立刻开始吃粥了。这么明显地想早点走,让何将楚更加受伤了。

白无衣吃了两口,突然问道,“那坏消息呢?”

“坏消息就是你这碗粥是小孩儿肉做的。”

心里很受伤的何将军话在嘴边拐了个弯,语气很是从容淡定语无波澜。

“咳……咳咳……咳……”

猝不及防,白无衣直接一口粥呛住了。何将楚看着这小孩儿咳得喘不过来气,心里舒坦了。

过来一边帮着白无衣顺气,一边笑眯眯地道,“逗你的,别慌。”

白无衣一边咳一边道,“我知道……咳……那……咳咳……真的坏消息……是……”

何将楚指了指自己,半点羞愧都没有地道,

“坏消息就是你以后都见不到我了。”

《白衣兄弟》 第六章再遇06 免费试读

第六章再遇06

白无衣皱了皱眉头。

何将楚也不嫌弃,转身和他并排坐下,一起坐在这块地方,然后把糖葫芦递的再近了点儿,“真不要?我最后两文钱买的,专门给你买的。”

那糖葫芦的糖衣都快被他抵到自己鼻子尖儿了,白无衣无奈伸手接过来,也不吃,道,“你怎么还不走?”

何将楚莫名被嫌弃的有点委屈,心道自己这是图啥啊,作的慌么。

不过话到了嘴上却不自觉带了笑,似乎拿这孩子没办法,道,“马上就走行了吧。这不是想起来我还没问你名字吗,就回来问问。”

白无衣:“……”

何将楚把手里一个包袱塞过去,“我身上所有银子都换了这些了,就换你一个名字还换不过来,太可怜了吧。”

白无衣也没接,“这什么东西?”

何将楚不管,往他怀里塞,“用得着的东西。名字,快说说。”

白无衣拧着眉头,不太想接话。

何将楚看着这孩子又在轴,哈哈一笑,“真舍不得说啊?”

白无衣:“……你自己也说我们估计再见不到了,说这个做什么。”

何将楚不要脸道,“当然好留个念想啊。要不然呢?”

白无衣把包裹塞回去。

何将楚投降了,“好好好,不问了,不问了行吧。”

一边再次把包裹塞回去,一边站起身来笑骂,“你个死熊孩子,也就欺负我稀罕你了。”

白无衣:……

何将楚看了旁边那几个乞丐一眼,“好歹是我最后两文钱,这次的糖葫芦记得留给自己吃。那成吧,就这样。我真走了哈,后会有……哈哈,后会无期。”

何将楚转身走了两步,突然又想起来什么,再次折返回来,“你不说是你的事,我还是要强调一下的,我叫做何将楚,何必的何,将军的将,楚辞的楚。”

白无衣头也不抬,抬杠道,“我不识字。”

何将楚:“……个没良心的。”

何将楚笑骂完这次就真的走了。

白无衣原地待了会儿,转手就把糖葫芦给旁边几个乞丐了。手里包袱打开看了看,是何将楚刚刚买的几件衣裳还有些馒头的干粮,以及一些散碎银子。

白无衣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把包袱留下了。何必和东西过不去呢。但转念又怕何将楚会转头来找自己似的,二话不说背上包袱就决定换个城门出城,另寻一个其它去处。

白无衣一个人兜兜转转走了好几天,方才到达一个新的城,得亏当时没有把何将楚塞给他的包袱一起扔了,否则真要饿死。再加之运气不错,中途遇见一个骑马的游侠,看着他可怜,带了他一段路。短短几天居然走出了好几个城池,直到白无衣心里觉得应当已经离何将楚足够远了,才停下来,跟游侠道了别,找了座城停了下来。

虽然到了新地,但说到底,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重新开始。他以前记忆有损,幼年时候的记忆通通没有,从记忆的开始处差不多就有何将楚这个人了,从征战到回京做官,市井生活的记忆还真是少之又少。

这城名为“小善”,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倒也是甚为繁华,街上人来人往,叫卖呦喝,也是热闹的很。白无衣一个人茫然地在街头站了一会儿,自己略微思索了一下,可能自己能谋生的也就这身医术了。也巧的很,没走几步便瞧见一处聚集了人,中间几个衣着打扮都是当差的人守着一份告示,上面写的就是求医。

白无衣走近,在人群中看了看告示内容,又听了人群中几人闲谈,拼凑出了个大概。原来这小善城的城主有一对双胞胎儿子,皆是品貌出众才华无双。俩人今年十六岁,原本本月月底就是两人生日,不知怎么突生变故,二人中的一人突得急病,卧床不起,此时正在遍寻名医。

此等机会,岂能错过。白无衣自然上前揭榜了。

几位当差的领着无衣上了备好的一个马车。白无衣上去的时候才发现原来车上已经有几位了,想来应该也是大夫。车上几个人打了照面,都是有礼且生疏的一点头,再无其它。

一直到了傍晚时分,又上来了几个大夫。当差的这才驱赶马车。

白无衣心下觉得奇怪,这治病救人又不比其它事情。大多亲者都心焦得如同心中有锅沸汤,有个大夫都恨不得立马拉到病人跟前。怎么这城主家反而气定神闲的,等到日落,集齐了一群大夫再送过去。

那马车走的久,中间白无衣有掀开小窗上的帘布看了一眼,外面已经天黑,看不清四周景色,只看着应该是在一个小巷子内行走。应当是个僻静的地方,四周颇为安静,没曾听见多少人声。

又过了一段时间,马车才停下来。一众大夫纷纷下车,这才发现不止一辆马车,居然有三辆,所有大夫的人数加起来瞧着大约十四五人。

大家都是同行,又都如同被诓骗似的成了抢生意的,互相瞧着彼此的脸色都甚为微妙。

当差的简要说了两句,大致是说这少爷得了急病,老夫人心疼又挂念的紧,便硬生生把病人给迁到了老夫人的居所,所以这地方偏远僻静了些。

众大夫口中纷纷道能够理解。大门突然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个长相娇俏的丫头,手里提着一个灯笼,笑容满面的迎上来,“众位可算来了,家里老太太盼了一天了。都随我来吧。”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