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苏海棠[空间灵泉:农家俏军嫂]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初夏少女 2019-09-23 22:47:50

主角叫苏海棠[空间灵泉:农家俏军嫂]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空间灵泉:农家俏军嫂》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空间灵泉:农家俏军嫂 即可阅读全文

《空间灵泉:农家俏军嫂》小说简介

《空间灵泉:农家俏军嫂》是很细腻的一本好书 风趣幽默 剧情曲折。《空间灵泉:农家俏军嫂》由木清音所编写的都市重生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海棠,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万事开头难,可只要开了头,接下来就顺理成章,打架也是一样。苏海棠一鼓作气,冲捂着肚子直哎哟的刘兰翠冷笑。“你天天骂我不孝,嚷嚷着后悔生下来没把我扔山里头喂狼!好呀,既然相看两相厌,何必非要凑一起!”“。精品小说《空间灵泉:农家俏军嫂》由木清音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重生类小说,主角苏海棠,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军婚甜宠+重生女强爽文】苏海棠重生了!空间灵泉傍身,发家致富不是梦,首长对象很靠谱,前程似锦!可惜爹妈偏心弟妹贪心,将她算计得骨头渣子都不剩!比捡来的还不如!重来一回,她笑看小丑蹦跶。模仿姐的路,想

精彩章节试读:

苏海棠揣着卖掉长命锁换来的三十块钱,扭头找到村长家。

“村长伯,我想买房子,这是定金。”

苏海棠把钱拍在炕沿上,吓了苏德全两口子一跳。

苏德全家麦子种得少,早早收拾完,两口子清清闲闲在家包饺子。

“怎么好么秧的想起买房子了?又跟谁拉的饥荒?”

苏德全边擀饺子皮,眼皮子往苏海棠这边撩了一下,对苏建民一家印象并不好。

哪个村里没几个刺头无赖?刘兰翠更是其中之最!

“村长伯,这钱是我跟奶的,也是我跟奶要买房子,跟我爹他们没关系。我要带奶出来单过。”

苏海棠掀起袖口,露出那满布的淤青。

“村长伯,你可怜可怜我吧,我是真在那个家住不下去了,我妈会打死我的。”

赵金叶倒抽口气,手里调羹一抖,盛起的饺子馅洒落面板上。

“这是你妈打的?怎么下这么狠的手?你这孩子怎么也不知道躲躲,就傻站着叫她打啊?”

苏德全也放下小擀面杖,严肃地看着苏海棠没跟柴禾粗的手腕。

村官不好当,鸡毛蒜皮的事全得管。爹妈打孩子照说外人不好插手,可情况严重的例外;再说苏海棠也不小了,想分出去单过也说得过去。

“我烧了三天,下不来炕。”苏海棠放下袖子,苦涩地扯扯嘴角,给出最体面的理由。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她上辈子的懦弱愚孝,也不是天生的。

“嗐,这都叫什么事儿啊!她怎么忍心!”

赵金叶心塞地放下调羹,下地泡茶,招呼苏海棠坐炕上说话。

“你怎么在这?”程远征缓过那股麻劲儿,试探着走了两步,觉得没有中蛇毒的反应,这才放心地大步赶回来休息。

没想到一进屋,就看见才分开不久的人,炕上还摆着眼熟的三十块钱!

阴魂不散!

两面三刀!

当面收下他的封口费,扭头就来他舅家告状!这是想做什么?嫌三十块不够,也想赖上他?

程远征气愤地掏出那只陈旧的长命锁拍在炕上!

“是你硬要逼我买这破玩意儿的!想反悔把东西收回去就行,哭什么!”

说完他着急地跟舅舅解释:“我真没招她!上山被蛇咬了一口,醒过来就看见她坐旁边呜呜哭,非说是她救了我,要我掏钱买这个玩意儿镇邪!”

“神神叨叨的,我也不好跟她掰扯,只当是花钱消灾。舅舅,她是不是脑子不好使?”

程远征竭力撇清自己。正常人谁愿意跟个疯子纠缠不清?他又不缺长命锁,金的银的都有!

“你才脑子不好使!”刘兰翠追着闺女过来,一进屋听见程远征说清楚原委,张嘴接过来就骂。“你还恩将仇报!”

她一脚踏过门槛,看见炕上明晃晃的三十块钱,眼睛一亮,冲过去抢来揣兜里,又抓起长命锁朝他们亮亮!

“我家的长命锁是传了几辈人的古董,上年月的好东西,少说也值一百块!三十块就想抢,做梦吧!”

她眼珠子骨碌碌在程远征身上转一圈,见这个青年虽然长得丑,但身上穿的衣裳可不孬;再把村长家亲戚想个遍,心思更加活络!

《空间灵泉:农家俏军嫂》 第11章 你卖闺女呢? 免费试读

万事开头难,可只要开了头,接下来就顺理成章,打架也是一样。

苏海棠一鼓作气,冲捂着肚子直哎哟的刘兰翠冷笑。

“你天天骂我不孝,嚷嚷着后悔生下来没把我扔山里头喂狼!好呀,既然相看两相厌,何必非要凑一起!”

“我本来也没打算碍你的眼,想买房子搬出去住的;是你们非要来污蔑我,还要抢我的钱。”

“既然大家目标一致,那还闹什么?你跟你的亲闺女乐乐呵呵过你的日子,我这个眼中钉识相地自己滚,还带走你嘴里老不死的你婆婆。”

刘兰翠还要胡搅蛮缠,苏海棠怎么肯让出好不容易打出来的优势!

“你要不同意,我也没关系,还就赖着不走了!”

“但你别想再像以前十八年那样使唤我,更别想打我骂我!**了十八年活,你装病懒了几十年养出一身虚膘,谁有力气你自己心里头清楚!”

“以前是我傻,以为顺就是孝,惯得你骑到我头上撒野,不把我当人看;可我现在醒了,被你打醒了。我要是还像以前那么惯着你,迟早要把命送你手里头!”

苏海棠吐出口气,看看躲到一边眼神闪烁的苏海燕,意味深长地笑笑。

“你也别难受,少了一个能随意打骂使唤的丫头,你不还有件贴心合意的小棉袄嘛。”

“苏海燕定特别孝顺你,比我这个死丫头孝顺一百倍,能伺候得你舒舒坦坦,继续过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有气就能撒的好日子。”

苏海燕脸一白,楚楚可怜的眼神投向苏海棠,纯洁得像朵小白莲花似的小声喃喃:“姐,你怎么能这样。”

“哪样?你们不是最亲近的亲娘儿俩吗?她喊你小祖宗,那么疼你,你孝顺她有什么不对?”

苏海棠冷笑回了苏海燕一句,不在意她眼中闪烁算计的光芒。

她已经看穿她们的真面目,不会再上当了!

横的怕不要命的,瞧瞧她才豁出去动两下手,效果立竿见影!

这才叫贱骨头!哄着不行非要揍着!她上辈子的好心真的全都喂了狗!

苏海棠满心不是滋味,为枉死的自己不甘,更不值!

欺软怕硬的人总是自私精明的。

刘兰翠见苏海棠把话说绝,一副油盐不进的光棍做派,还敢冲她动手,也真的有些怂了。

蔫人出豹子,死丫头发起疯来,她还真怕。

细想想,刘兰翠也觉得苏海棠刚才的提议不错,能一下子甩掉俩眼中钉,这买卖也不是做不得。

只是死丫头大了,过两年就能出门子嫁人,少收一笔彩礼钱叫她想想就有些肉疼。

刘兰翠想起值钱的长命锁,心疼得快要流血!她乜斜着袖手旁观的村长几个,调转火力猛轰程远征!

“死丫头翅膀硬了,我是管不了了。不过你不认我这个妈,我却不能眼睁睁看着你跳火坑,白被人占便宜!死小子别装死,拿钱,少一百块不行!”

“闭嘴!你卖闺女呢?”苏海棠气得笑了!

“到这会儿了还想抹黑我,看来是我刚才踢得太轻了!要不要我再给你长长记性?别惹我,不然我去告你!”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