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苏墨尉迟寒风的小说[罪妃不下堂]免费试读

编辑:沉醉花海 2019-09-23 23:13:20

主角叫苏墨尉迟寒风的小说[罪妃不下堂]免费试读

《罪妃不下堂》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罪妃不下堂 即可阅读全文

《罪妃不下堂》小说简介

《罪妃不下堂》语言风格很搞笑,看了一些,觉得不错。新书推荐,《罪妃不下堂》由月下销魂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墨尉迟寒风,书中主要讲述了:第12章惩罚“姐姐,妹妹有错还请姐姐责罚,您……您就绕过纸鸢吧……”说着,柳翩然的眸子里氤氲了一层水雾,整个人看上去楚楚可怜。苏墨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微微蹙了秀眉看着柳翩然,刚刚还看着她盛气凌人的样子。小说主人公是苏墨尉迟寒风的小说叫做《罪妃不下堂》,它的作者是月下销魂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全文完结】“疼吗?”他压着她,看着她颤抖的身体,笑得如沐春风。她紧咬着自己的唇,试图驱赶那种钻心的疼。“疼,就对了!”他眉眼轻佻,唇边荡着阴沉的笑意。第一夜,他抱她入睡,在她脖子上留下深红的痕迹,第二夜,他褪尽她的衣衫,对她上下其手,第三夜,第四夜……他变着花样,戏谑着玩弄着她的身心。七夜的强宠,撕毁了她的尊严,当她拿着匕首狠狠刺入自己的腹部时,一切终归原点,哀莫大于心死,是谁负了谁,又是谁丢弃了谁?想不在被强中沉默,就要在强暴中爆发!她和他的对决方才开始……既然爱非要直至成伤,那么,就让大家一起沉沦在彼此的悲恸之中!

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相拥

手,有些不受控制的颤抖着,苏墨努力想让自己看上去平静一些,可是,却怎么也做不到,毕竟……接下来的事情她也只是听说未曾实战过。

“像你这样,估计天明了本王的衣服也没有脱掉……”尉迟寒风冷声说完,一把将苏墨推到在了榻上,整个人接着欺身压上……

苏墨有些慌了,就算她平日里再过淡漠,此刻也慌了。

尉迟寒风压着她,他身上的温热透过衣服传到她的皮肤,他身上那淡淡的,好似茶香的味道悠悠的钻入她的鼻间,深邃的眼眸中噙了一抹戏谑的冷漠,和嘴角挂着的邪魅笑意全然不同。

怎么有人可以将这两种表情在同一时间里融在一起?

“对本王入迷了?”

尉迟寒风在苏墨的耳边轻轻说道,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随着他说话的的时候,嘴里的热气扑到苏墨耳边的肌肤上,有种苏苏麻麻的感觉。

可惜,他不说话还好,苏墨还能神游太虚的想着,他的话一说出口,顿时苏墨回神。

苏墨嘴角露出不屑的冷笑,一把用力推开尉迟寒风,翻身坐了起来,淡漠的说道:“也许对王爷着迷的人很多……可惜,绝对不会包括苏墨!”

尉迟寒风侧过身,手掌支撑着脸侧着身子看着苏墨,眸光变的幽深起来……

看来……调查的东西也不是全不对!

汇报说苏墨在出嫁仪仗队出发前几天的时候受过很重的伤,几乎危机到了生命,可是,南朝却对她如何受伤的只字不提,这是为何?

“那本王就好奇了……公主会对谁着迷呢?”尉迟寒风说的缓慢,突然,眸子里凝成一道犀利的光芒,冷声说道:“难不成是帝桀?”

苏墨无奈一叹,如果她还是之前的苏墨,着迷的自然是帝桀,如今的她……对任何人都不会着迷。

爱,对于她来说,是世界上最不可靠,最不牢固的东西,她不屑!

“随便王爷怎么想吧!”苏墨沉声说道,她不想解释,此刻的她只想能安稳的睡一觉,“王爷,您打算今晚就这样吗?如果决定留在我这里,那么可以睡觉了吗?”

她真的很累,做完该做的事情她好睡觉!

尉迟寒风笑了,不似刚刚的诡异,而是笑的冷魅。

他一把拉过苏墨,苏墨来不及反应人已经倒在了他的怀里,二人面对面,四目相对……

可是,久久的,尉迟寒风都未曾有下一步动作,只是那样看着苏墨。

柔软的床,好闻的气息……

苏墨的眼皮渐渐的有些沉重,眸光也变的涣散起来……

尉迟寒风瞪了瞪凤眸,前所未有的挫败感袭来,他冷哼一声翻身而上,俊颜在苏墨迷离中欺近。

“王……唔……”

苏墨的话被尉迟寒风的唇硬生生的给逼了回去,她只觉得唇上有股温热的感觉,那好闻的茶香更是肆虐着她的神经。

尉迟寒风发狠似的撕咬着苏墨娇艳的唇,原本只是想惩罚她看着他都能入睡,可是,当覆上的那刻,他竟然喜欢起这个味道……

开始的撕咬渐渐的变成了吸允,尉迟寒风用他那浑厚的舌撬开了苏墨的贝齿,随后长驱直入,舔抵着她口腔里每一处肌肤。

苏墨有些呆了,她眨巴着美眸任由着尉迟寒风肆虐着她的唇,无法反应,直到他的舌灵巧的碰触着她嘴里的肌肤,和她的舌想缠绕……

尉迟寒风见苏墨有了反应,眸子里噙了一丝冷意,大掌开始不安分的隔着衣服游离在她的身上,直到覆上了那不算丰满的胸。

他隔着衣服撕磨着上面的凸起,那小山丘在他的大掌下变的坚挺。

“嗯……”苏墨有些慌了,这样的感觉是她从来不知道的。

电视看多了,接吻、床戏……甚至看什么禁片她都淡然的一度以为自己是性冷淡,可是,此刻的反应她却俨然有些……有些期待?

对,是期待!

对于这样的想法苏墨感到不安,她试图想逃离,却被尉迟寒风禁锢的死死的。

尉迟寒风放开了苏墨的嘴,却将头埋在了她的脖颈间,细细的吻落在了那光滑犹如凝脂般的肌肤上,

此刻的苏墨犹如是待宰的羔羊,全然没有了反抗的能力,她的眼睛越来越迷离,身子在尉迟寒风的掌下变的惊秫!

尉迟寒风嘴角微微上扬,边吹着气儿,手边不安分的游离在苏墨的腹部,轻轻的画着……

他眸光扫过刚刚被他咬的通红的地方,说道:“就算是本王不想要的东西……也不允许让人惦记着……”

说完,再一次的咬了苏墨一口。

苏墨刚刚想惊叫,张开的嘴就被尉迟寒风噙了去,比起刚刚的温柔缠绵,此刻完全是霸道的侵占。

苏墨的神经被尉迟寒风弄的快要发狂,刚刚迷醉在身体感官上的知觉全然不在。

尉迟寒风放开了苏墨的唇,整个人依旧压着她,看着她颤抖的身子,笑的邪魅却冷漠,盯着她的眸光幽深的看不见底。

“记住了,不要试图用你的高傲来挑战本王的底线!”他眉眼轻佻,嘴角的笑突然变的阴沉。

苏墨努力的平复自己的思绪,牙齿死死的咬着下唇,半响,方才一字一字,咬牙切齿的说道:“王爷的话我会记得很清楚!”

“很好!”尉迟寒风好似颇为满意,翻身离开了苏墨,冷然的说道:“睡吧!”

说完,大掌一挥,房间内燃烧的红烛被他的掌风熄灭。

在苏墨还未曾适应黑暗的突然到来,整个人依旧落入了尉迟寒风的怀抱,她想挣脱,却怎么也无法离开。

不稍一会儿,耳边传来尉迟寒风平稳沉重的气息,苏墨知道他睡着了,想着乘机挣脱,那人的手臂就好像铁闸,怎么也掰不开。

苏墨无奈的一叹,放弃了挣扎,渐渐的,眼皮开始沉重起来,人也慢慢的进入了梦想……

直到她睡熟,尉迟寒风方才放开她,人翻身而起,他站在榻前不屑的瞥了一眼苏墨。

苏墨,你现在是本王的妃,就算我不屑,却也容不得你心思不在这里!

~~~

?PS:晚上20:00前加更!!!】

亲们要努力收藏哦,日收藏打到50个,次日就加更哦!

《罪妃不下堂》 第12章 惩罚 免费试读

第12章惩罚

“姐姐,妹妹有错还请姐姐责罚,您……您就绕过纸鸢吧……”

说着,柳翩然的眸子里氤氲了一层水雾,整个人看上去楚楚可怜。

苏墨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微微蹙了秀眉看着柳翩然,刚刚还看着她盛气凌人的样子,怎么突然就变得让人怜悯了?

“姐姐,都是翩然管教无方……如果姐姐还是生气,就……就请打妹妹好了……”柳翩然歉疚的说着,眸中的雾气渐渐变得晶莹,好似快要溢出了来一样。

这个情节怎么比穿越醒来更眼熟?

苏墨想着,突然嘴角微微一勾,淡然的笑了……

“发生了什么事?”

一道低沉冷漠的声音在苏墨身后响起。

果然!

苏墨嘴角的笑意更深,难怪自己会觉得如此熟悉,电视里最熟悉不过的男主突然出现,恶人装可怜来博取男主的怜悯,致使男主误会女主……

可惜,她不是女主!

但是,却无法躲避这个所谓女主要承担的“灾难”。

柳翩然低垂了头,慌忙的擦拭了眼泪,急忙说道:“妾身参见王爷!”

苏墨回转过头,看着尉迟寒风,心中冷笑。

他不但将这个侧妃安排到他的对面,甚至刚刚从宫里回来,沐浴更衣完就迫不及待的来看她!

“有谁可以告诉本王发生了什么事吗?”尉迟寒风冷声问道。

柳翩然依旧垂着眸,柔声的说道:“启禀王爷,没有事,姐姐只是来看看妾身……”

“哦……是吗?”尉迟寒风轻咦,眸光幽深的看着苏墨,好似在等待着她回答。

苏墨只是看着他,她什么都不想说,看着尉迟寒风的神情,摆明了已经觉得是她没事找事了,她多说只不过成了欲盖弥彰罢了!

“噗通……”

突然,纸鸢跪了下来,含泪说道:“王爷,请替主子做主!”

“纸鸢——”柳翩然急忙喊道,神情担忧的瞥了眼苏墨,厉声说道:“王爷面前不得无礼,退下!”

“主子……”纸鸢不甘心的喊道:“主子就算要责罚奴婢,奴婢也是要说的!”

苏墨嘴角挂着轻轻的笑,几乎让人察觉不到,她看着这主仆二人,就好像在看一场戏,唱戏的人是他们,而她……即是看戏的,却也是唱戏的。

纸鸢先是朝着尉迟寒风磕了个头,方才含泪说道:“王爷,主子的性子您是知道的,什么都看的极淡,可是……”

说着,纸鸢恶狠狠的看着紫菱,气愤的说道:“可是,紫菱竟然辱骂主子,奴婢只是气不过,谁知道……谁知道王妃一来二话不说的就扇了奴婢几个耳光,王爷……就算如此,主子还是和王妃道了歉!奴婢敢问王爷,难道……王爷对娘娘的承诺已变吗?”

“不是的……”紫菱上前一步,气愤的指着纸鸢说道:“明明是你们故意刁难我,我没有……”

“你没有什么?”纸鸢不待紫菱说完话,含泪瞪着她,咬唇说道:“是,主子不是公主,没有当上正妃,可是……主子也不曾要去争夺什么,你也只不过是个丫头,你却欺负到娘娘的头上……”

“纸鸢,不要再说了!”柳翩然怒斥着,眸光担忧的看着尉迟寒风,示意纸鸢不要再说了。

“让她说!”

说话的人不是尉迟寒风,而是苏墨,她淡漠的看着纸鸢,缓缓说道:“本王妃到觉得她说的挺好,继续!”

纸鸢看着苏墨的神情,突然一时没有了反应,不经意的对上她的眸光,心里忍不住的打了个冷战,那样淡然冰冷的眼眸,好似来自冰山雪地一样,让人看着生寒。

尉迟寒风冷了脸,纸鸢很懂得说话的艺术,专挑了他的软处,对于翩然无法成为正妃的事情他愧疚于心,南帝一书将他规划好的事情打乱了阵脚。

“来人,将紫菱拖出去,掌嘴二十!”尉迟寒风冷漠的说道,深邃的眼眸浮上一抹冷厉之色。

这样的结果是苏墨预见的,如果她出面阻止显得矫情,如果不出面却要让紫菱无辜挨打。

紫菱是个没有沉浮的丫头,先不说她不会做出谩骂嘲讽别人的事情,就算做了,断然也是逼急眼了。

“丫头做错事当然是要惩罚的,要不这府中的规矩也就乱了章法……”苏墨淡然的说道。

她的话让所有人都暗暗心惊,先不说苏墨心里到底是何想法,可是,如果今日只凭着纸鸢的一番话就惩罚了紫菱,那她以后在府中的地位就更加的荡然无存,她怎么说也是个经常在皇宫出没的人,这些个浅薄的道理怎会不懂?

尉迟寒风亦看着苏墨,只见她脸上神色极为平淡,淡的好像无波的池塘,没有一丝的涟漪。

苏墨不顾他人的目光,继而说道:“这紫菱丫头冒犯了侧妃需要掌嘴二十,妾身没有意见……至于纸鸢……她刚刚冒犯了本王妃,对我言语更是不敬,那就掌嘴四十好了!来人……都拖下去吧……”

顿时,原本上前要带紫菱下去的侍卫呆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纷纷看向尉迟寒风,等待着他发令。

“王爷……”柳翩然急了,她没有想到苏墨竟然如此说,看着纸鸢惊恐的眼神,急忙说道:“纸鸢是无心的,妾身也向姐姐道歉了!”

“王爷,下令吧,奴才错了就是错了,自是要打的,否则以后大家都效仿了,这规矩还如何执行?”苏墨依旧冷淡的说着,余光瞥见纸鸢惊恐的摇着头,继续说道:“当然,如果王爷有心偏袒,那妾身也无话可说!”

尉迟寒风突然笑了,他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个传闻刁蛮的南朝公主,好一招四两拔千斤!

苏墨眸光噙了丝淡笑,好似挑衅,又好似嘲讽,冷漠的说道:“都带下去吧!”

“是……”众侍卫见尉迟寒风并没有说话,只好硬着头皮上前将紫菱和纸鸢拉了下去。

“王爷,王爷……”纸鸢越来越惊恐,喊道:“王妃娘娘,奴婢错了……奴婢错了……”

相较她,紫菱淡定许多,她要给公主长脸,就算被打也不能输了公主的傲气!

突然,柳翩然跪倒在地,声泪俱下的说道:“王爷,求你绕过两个丫头吧……今日还是妾身和姐姐的新婚之日,见血了不吉利啊……求王爷放过两个丫头!”

苏墨冷漠的看着,她倒要看看尉迟寒风要如何处置!

是放了两个人?

还是随了侧妃的说法……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