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重生之庶女惊华]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柳花溟慕容玄毅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柠檬片片 2019-09-23 23:41:05

[重生之庶女惊华]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主角叫柳花溟慕容玄毅的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重生之庶女惊华》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重生之庶女惊华 即可阅读全文

《重生之庶女惊华》小说简介

《重生之庶女惊华》很不错,挖的坑基本都埋了,读起来很轻松,但是那个挖的外星人那个大坑不是很能理解,即便是为了剧情延续,但是这么突然插进来,感觉很突兀,不协调,希望认真整理一下思路!这本书我很喜欢,期待着作者能将它写得更好!。精品小说《重生之庶女惊华》是云在青霄水在瓶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柳花溟慕容玄文,内容主要讲述:柳沐琳无奈的点点头,其实她是不想点头的。柳花溟回来的时候,闻到了一股子味道,虽然很是淡淡,但是因着她前世特地花了心思学医了,这个味道她还是能够闻到出来的,这分明就不是普通的香料的味道。“今日这香料倒是。主角是柳花溟慕容玄毅的小说叫做《重生之庶女惊华》,是作者云在青霄水在瓶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柳花溟被慕容玄文利用,生下的人三个儿子皆因救柳若熙的儿子而死,被慕容玄文推下悬崖,重生到十二岁的年纪。避开了姨娘和庶妹的陷害,斗倒了嫡母,胜过了嫡女柳若熙,获得医官的头衔编撰医书,被皇帝赐婚于太子慕容

精彩章节试读:

青儿还要说,柳青晖暴怒一吼,“好啦,都聋了是不是,我说了,将这个刁奴拖下去,先打三十大板,再卖出府去,不收银钱,直接将她丢到青楼里去。”

青儿浑身一颤,“不要啊,老爷,不要啊……”那几个婆子拖着青儿出气了,青儿的声音越喊越远。

屋子里的丫鬟都打了一个寒颤,不敢抬起头来,柳花溟流着眼泪说道:“多谢父亲,如果不是父亲,怕是女儿在府中活不过一个月的。”

柳青晖虽然将青儿处理了,但是对柳花溟依旧是没有什么好感的,“你既然被一个丫鬟欺负成这样,为什么不告诉我?”

柳花溟低着头说道:“女儿不敢,赵姨娘说过,父亲事情很多,没有空理会女儿,让女儿有事找她。”

柳青晖看了一眼赵姨娘,赵姨娘下意识的想要低头,但是想着如果现在低下头去的话,那岂不是有心虚的感觉了,于是迎上了柳青晖的眼神说道:“老爷,妾身想着大小姐或许是怕生,想着如今夫人和老夫人都不在,妾身是掌府的姨娘,无论如何都应该照顾好大小姐才是,所以想着大小姐多多过来找妾身,也好培养感情不是。”

柳青晖对这个解释还算是满意,于是又问柳花溟,“那你为何没有来找赵姨娘?”

柳青晖难道是已经将刚才青儿说的那些话都丢到了脑后了吗,如果是忘了,那自己少不得是要提醒一番了,“父亲,女儿不敢。”

柳凡霜起身说道:“你为何不敢,是不是因为你一早就想着要害我姨娘,所以心虚不敢来找我姨娘帮你。”

柳凡霜这一说,大家又记起来了,是啊,柳花溟被抓到这里可是因为小人的事情。

柳青晖看着地上的小人,刚刚对柳花溟产生的一点怜悯之心又消灭了,“是不是这样?”

柳花溟怎么可能会承认,“父亲,女儿孤身一个人回府,赵姨娘是掌府姨娘,女儿在府中没有半点根基,女儿如何敢这样害赵姨娘,再说了,昨日青儿因为打女儿被父亲发现了,被关进了柴房,回来的时候就对女儿多番谩骂,这说不准就是青儿报复陷害的。”

对了,报复陷害,只要是这样,桂嬷嬷就没有好能扯上自己的了。紫苏想到。

“老爷,大小姐的性子妾身是最清楚的,惯来是个少话善良的,不会是这种心肠歹毒之人,难道老爷忘了,老爷去接大小姐的时候,大小姐是如何地开心地叫您父亲的吗?这小人一定不是大小姐的。”紫苏试图说服柳青晖。

柳青晖被紫苏一个媚眼看着的,果真就信了些,赵姨娘见事情不妙,忙问柳花溟:“那青儿如此欺负大小姐,大小姐为何不告知了我?”

柳花溟低着头,有些颤颤不说话了。

柳慕辰最是不喜欢柳花溟这个样子,“你有话就说,低着头不说话倒像是我们都欺负了你一样。”

柳花溟抬起头来委屈说道:“不是不找,我找了,但是玉清居的人不让我进去。”“不让你进去?”柳青晖不相信地看向赵姨娘。

赵姨娘否认,“大小姐,你是不是记错了,我从来都没有听下人禀报说你来过。”

柳花溟又垂下了头,说道:“赵姨娘说什么就是什么吧,花溟怕痛,不敢乱说了。”这话意有所指,柳青晖听了出来。

“花溟,你说,我给你做主。”柳青晖竟然一下子父爱爆棚了。

赵姨娘看情况不对,给了一个眼神一双儿女,柳凡霜走过去挽着柳青晖的手说道:“父亲,姨娘是怎样的人您还不清楚吗,怎么要听别人来说。”

“是了,我是别人。”柳花溟抓住了这句话喃喃重复了一下。

柳青晖带着柳花溟回来的那一日就当着柳府上下说过,柳花溟是他的亲生女儿,是柳府的大小姐,下人们要好生服侍,主子们也要将其当成一家人,不能有排斥之举,柳青晖虽然心里并不把柳花溟当回事儿,但是面子还是要注重的,柳凡霜的这话看来是让柳青晖觉得自己说的话没有了威严。

“什么别人,那是你大姐,你胡说什么?”柳青晖劈头盖脸地就是对柳凡霜说道。

柳凡霜眼睛红红的,柳青晖竟然为了这个柳花溟这样骂她,柳凡霜如何能够接受的了,“父亲,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一双眼睛含着眼泪当真是楚楚动人,柳花溟想着,柳花溟抽泣了一下说道:“父亲,三妹妹说的对,我不过就是一个别人罢了,我才刚回府,原本就不奢望什么的。”

柳青晖如何能够接这话,要是族中的那些老人知道了,岂不是又要将他斥责一番了,“你三妹糊涂了,你也是糊涂了吗,你是柳府的大小姐,这件事从你出生的时候就注定了。”

柳花溟很是感动地点点头,“父亲说的是,女儿记住了。”

赵姨娘不想柳凡霜竟然如此蠢,说出的话这么不注意,说道:“老爷莫要生气,凡霜也是一时口误罢了。”

紫苏趁机说道:“往往一时口误都是真心之言,怕是在三小姐的心中,我和大小姐都算不得是家人吧。”

柳凡霜瞪着紫苏,但是却不敢说什么,因为柳青晖也在看着她。

柳花溟叹了一口气,朝柳青晖磕了一个头说道:“女儿求父亲,让女儿回了叶家吧。”

柳青晖想都没有想就拒绝了,“什么叫回叶家,你姓柳,你的家是柳府,不是叶府,你只能呆在柳府。”

柳花溟很是做了一股子勇气的样子说道:“求父亲成全,在叶家,女儿至少能够吃饱穿暖,住的不用怕有蛇虫蚂蚁,可是现在在家中却做不到,女儿的屋子下雨了甚至会漏雨,住的尚且比不得一个丫鬟,一个丫鬟也能将女儿欺负如斯,女儿真的有些受不住了,求父亲了。”

柳青晖不明白柳花溟说的意思,“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少你吃穿住了?”

“父亲自然不会少了女儿,只是女儿确实有苦难言罢了。”青儿搞定了以后,就轮到赵姨娘了,赵姨娘,你以为你有一双儿女护身,就能潇洒自在了吗。

柳青晖斥道:“有苦就说出来,你做这个模样作甚,传出去还以为是我这个父亲无用少了你的吃穿。”

《重生之庶女惊华》 第18章 布局 免费试读

柳沐琳无奈的点点头,其实她是不想点头的。

柳花溟回来的时候,闻到了一股子味道,虽然很是淡淡,但是因着她前世特地花了心思学医了,这个味道她还是能够闻到出来的,这分明就不是普通的香料的味道。

“今日这香料倒是十分好闻,可还是原来的香料?”柳花溟推门进来说道。

春雁手里拿着此时正在拿着柳花溟的衣服在折叠,听了柳花溟的问话,忙站了起来说道:“小姐想来是今日心情好些了,这香料就是小姐选了的香料。”

柳花溟打量了春雁两眼,只见到春雁眼神底下有来不及收好的慌乱,而受伤的动作也是有些不自在。

柳花溟走近了,将衣服拿了起来,说道:“好好的,拿这些衣服出来作甚?”

春雁心里紧张,但是还是很是镇定的回道:“回小姐的话,过几日老夫人就回来了,奴婢想着小姐第一次见老夫人,怎么也得留下些好影响才是,也不知道小姐那一天会穿哪一件衣服,所以奴婢都一一检查,看衣服有没有哪里不妥,刚才检查了,都是好的,现在正在放回去呢。”

柳花溟微微一笑,“春雁你果然不愧是我父亲拨过来给我的,实在是心细的很。”

春雁心虚的很,“小姐过奖了,春雁本来就是要服侍小姐的,自然要心细一些。”

“你既然已经检查完了,就放回去吧。”柳花溟笑道。

春雁看着柳花溟的这抹高兴的笑容,才稍稍安心了,应了声是,春雁将衣柜锁好了以后,想要出门,柳花溟喊道:“慢着。”

春雁不解回头,“小姐可是有什么吩咐吗?”

柳花溟坐了下来,笑道:“倒是也没什么大事,只不过现在已经十月了,天气也越来越冷了,有时你出去做事,拿着衣柜的钥匙,我想要添个衣服,却找不到你,实在是不方便,这样,你去备上多一把钥匙,我亲自收着也是好的。”

春雁狐疑地看向柳花溟,难道她已经发现了,但是柳花溟若无其事的喝茶,并不觉得有什么异常,想到了上次雨梦和自己说的话,春雁又觉得自己多想了,于是笑着应道:“是,奴婢这就去做。”

春雁关上了门,柳花溟眼神一深,仔细闻了香炉里的香料,这里面显然是已经换了香料了,但是还残留着一些不同的味道在,可见是在柳花溟回来之前已经换了,柳花溟又走近了衣柜,在缝中闻了闻,果然不错,就是木芙蓉花的味道。

柳花溟叹了一口气,轻声呢喃说道:“春雁,到底你还是辜负了我对你的信任。”

柳花溟想了想,如何才能让如何能让在不揭穿春雁的情况下将这衣服的香味都给换了。

春雁拿着钥匙想着出去备钥匙的时候,走到了小路上,被一个身影给拉进了一旁的假山后,春雁差点就喊叫出声了。

“春雁,是我。”柳慕辰低声说道。

春雁脸蛋一红,用小粉拳锤了锤柳慕辰的胸口,柳慕辰很是受用的握着春雁的粉拳在唇上亲了亲,春雁就更加脸红了。

“少爷,你坏。”春雁满脸娇羞的嗔道。

柳慕辰将春雁抱得更紧了些,低声笑道:“你不就是喜欢我这个模样吗,怎么样,事情做得如何,可顺利?”春雁嗔道:“你见到我就会问我这个问题,难道并不是想我的吗?”

柳慕辰看春雁一副委屈的样子,笑了,“傻瓜,我怎么会不想你呢,但是这花溟实在太可恶了,她得罪了我的姨娘,你要是能帮着我们教训她一番,我告诉了姨娘你的功劳,我姨娘一定十分欢喜你,到时候我姨娘再给我父亲吹些枕头风,将你给了我做姨娘不就是十分简单的事情了吗?”

春雁想想也是十分高兴,笑了笑,柳慕辰向来是个急性子,见春雁自是笑,却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不免又问了,“到底怎么样了?”

春雁此时已经因为对柳慕辰的贪念和对柳慕辰姨娘之位的渴望完全忘了对柳花溟的内疚了,仰着下巴说道:“自然是成了,你就等着吧,老夫人回来的那一天,大小姐一定在老夫人那里得不到好的影响。”

春雁如此自信的样子让柳慕辰安心了,一口亲在春雁的嘴上,“到时候柳花溟惹了祖母的厌恶,在这府里过的不好让我们解气了,我就和姨娘说你的功劳,你就等着做我的姨娘吧。”

春雁娇羞地低下了头,“只要少爷您记挂着春雁,春雁就再也没有别的想要的了。”说是这样说,但是如果能够得到姨娘的位置,春雁还是十分想要的。

柳慕辰少不得又要说上许多的情话,让春雁飘飘然了许久,才将春雁放开了,柳慕辰赶忙回了玉清居。

赵姨娘正在为柳凡霜挑选老夫人回府的时候她要穿的衣服,赵姨娘说道:“你祖母惯来不喜欢那种花里胡哨的衣服,要朴素一些,但又不能失了朝气才是好的,姨娘看着这件就不错。”赵姨娘拿起一件淡粉色的衣服给柳凡霜说道。

柳凡霜拿着对着镜子比了比,也是十分的好,笑道:“还是姨娘的眼光好。”

柳慕辰到了的时候,柳凡霜正好拉着柳慕辰来看自己的衣服,“弟弟你看姨娘为我挑的衣服,你觉得好看不好看?”

柳慕辰随口说道:“好看好看,不过我有一件更让姐姐高兴的事情要和姐姐说。”

“什么事?”柳凡霜来了兴趣,问柳慕辰。

柳慕辰故作神秘地说道:“我今日去找春雁了,姐姐可知道春雁和我说什么?”

赵姨娘和柳凡霜对视一眼,笑道:“这是成了?”母女俩脸上都见了笑容,柳慕辰虽然觉得她们俩这一下就才出来了着实是有些不好玩,但是又觉得实在是高兴,所以就和母女俩一同笑了。

柳花溟拿了钥匙以后,并没有做什么举动,春雁闻着衣服上的味道,都还是那个味道,就想着柳花溟一定是没有发现的,这才是安心了许多,也是,老夫人有哮喘病的事情从来没有声张过,她一个从小不在柳府长大的小姐怎么可能知道老夫人有哮喘病。

只要柳花溟去拜见老夫人的时候,到老夫人的跟前这么一站,这木芙蓉花的味道一散发出来,引发了老夫人的哮喘,老夫人一定会觉得她十分不用心,竟然还穿了这带了木芙蓉花味道的衣服,以后可不就嫌恶她了吗,到时候少爷再和赵姨娘一说,她离姨娘的位置也是不远了。

春雁径自还在美美地幻想着美好的将来呢,等到了老夫人回来的前一日,柳花溟这几日不断地以各种名义去让雨琴去白姨娘那处要的药材也是终于要全了,柳花溟刻意嘱咐了雨琴不用声张,就当是平常做事就行了,雨琴很是听话,纵然白姨娘有所怀疑,但是每每看雨琴来要的药材也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就让她拿了回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