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沐月染南宫轩陌的小说[绝色狂妃:邪皇殿下别过来]最新章节

编辑:猫扑风铃 2019-02-11 20:33:28

主角叫沐月染南宫轩陌的小说[绝色狂妃:邪皇殿下别过来]最新章节

《绝色狂妃:邪皇殿下别过来》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绝色狂妃:邪皇殿下别过来 即可阅读全文

《绝色狂妃:邪皇殿下别过来》小说简介

我看了好几遍 不错 人物鲜明 故事环环相扣 心理描写生动 不错的一部小说。完结小说《绝色狂妃:邪皇殿下别过来》是梓沫遥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主角沐月染南宫轩陌,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闭嘴。”这个女人,竟然敢嘲笑他。可该死的,她张扬的笑越发的**了他体内的药效,原以为待在这冰凉的湖水里,隐忍片刻,药效就会自动消失,然男人万万没想到,只因为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竟会如此的牵动他的心。《绝色狂妃:邪皇殿下别过来》是梓沫遥著作的穿越架空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绝色狂妃:邪皇殿下别过来》精彩章节节选:她是二十一世纪杀手排行榜第一的冷血杀手,拥有性感美艳的外表,百分百完美完成任何高难度任务,是黑道中的传奇人物。然而再又一次任务完成之后竟然被视为亲姐妹的林夕设计陷害,穿越成了不受宠的侯府大小姐。更不小

精彩章节试读:

侯府莲香居里。

“死了?”

那个扫把星竟然死了?

这不是开玩笑吧?

虽然从她来到这个侯府之后,就一直梦想着除掉那个碍眼的绊脚石,可碍于她是这府中的身份地位,那个恶名她可背不起,这才容忍她活了十八年。

然而……

令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在她眼皮底下生活了十八年的人竟然有那样的本事,居然能够求得皇上赐婚,将她赐给邪王殿下为正妃,择日成亲。

这怎么可以?

在众多皇子中,唯有邪王殿下是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任的帝皇,她怎么能够容忍那个小扫把星抢走应该属于她女儿的富贵?

更何况……

就那么一个小贱人,有什么资格成为邪王妃?

端坐在房间里,手里拨弄茶盏的动作一顿,风韵犹存的女人眼底闪过一丝惊讶,稍纵即逝,随即恢复了镇定,淡淡然的开口确认:“你确定?”

若是这个消息是真的,那对她来说绝对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这个……我也不确定。”

来人皱了皱眉,轻摇了摇头,开口回答。

“嗯?”

怎么又不确定了?

刚才不还说的那么信誓旦旦,怎么这会儿又说不确定了,什么意思?

女人眉头皱了皱,她现在对这样的转变不满,但碍于眼前这个人的身份,她只能将心底的这份不满深埋起来,“这话怎么说?”

“那日将人绑走之后,中间出了一点状况,我并没有把人带去指定的地方,而是丢在了镇上的一个小巷里就离开了,等事情解决了,我再返回去找人,那里早就没人了。”

抿了抿嘴,看了一眼女人,眼底闪过一丝怨恨,若不是她,他怎么会被发现踪迹,差点儿丢了性命?

不过……

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为了他们的共同目标,他要先压下这份愤怒,等事情办好之后,他会一一讨要回来。

“随着那个村镇找了一圈,发现了两具尸体,一男一女,男的死在了我将她丢下的地方不远处一个荒废的大院子里,女的则死在了城边的河里,脸被毁了,所以,我也无法分辨她到底是不是侯府大小姐,不过……”

男人随意找了一个位置坐下,详细的将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告诉女人,耸耸肩,淡淡然的说道:“那女的身上穿的衣服倒是有几分像侯府大小姐所穿的那身。”

他倒是不在乎那人的死活,只要她不会碍着他的事,那就与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什么状况?”

眉头紧皱,女人看了一眼男人,若有所思。

“你不需要知道。”

毫不客气的拒绝,男人冷冷的开口说道:“你只需要知道我们是合作伙伴,我能够帮你实现梦想。”

“这个自然。”

察觉到男人的怒气,女人浅浅一笑,岔开了话题,“这事悬着总归闹心,还劳烦先生多费些心思,能够将之调查清楚,看看那个小贱人是不是真的死了?”

“不行。”

再一次毫不犹豫的拒绝,男人冷冷的说道:“我要离开一段时间。”

“什么?”

这怎么可以?

眼前这个人离开的话,那她接下来要怎么办?

虽说她将绊脚石弄走了这座侯府,但她却没有办法让皇上取消赐婚,除非她能找到一个足够说服皇上改变主意的理由。

原本她的计划,是制造一起事件,能够彻底毁了侯府大小姐的清誉,尔后,将这个消息传扬出去,如此一来,皇上绝对不会再将她嫁给邪王。

可现在……

这算什么事?

原先的那套计划不能用了,漏洞太多,她可不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将火烧到她身上。

“你的麻烦已经解决了,剩下的事情也不需要我插手,我要去离开一段时间办自己的事,你应该不会有意见才对。”

这个愚蠢的女人该不会以为她可以一直依靠他吧?

若不是实在找不到更好的选择,他根本不会选择这么一个空有野心的蠢女人来实施他的布局。

不过……

到目前为止,他所进行的一切都还很顺利,除了那个人外,根本就没有其他人发现他的存在,可是,就是那么一个人也足够让他焦头烂额了。

可恶。

想想就觉得窝火生气。

然而……

算了,暂时不管这个了,他必须先离开这里,否则,一旦被发现,他必死无疑。

这可不行。

还是先去躲过这个风头再说,以后有的是机会回来讨回这笔账。

“可是……”

“嗯?”

“那先生快去快回。”

被男人冷瞪了一眼,女人顿时感觉浑身上下冰寒一片,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将到嘴的话咽了回去,呐呐的看着男人毫不犹豫的飞身离开,消失在夜幕中……

另一边,邪王府。

“你说什么?”

阴沉着一张脸,南宫轩陌冷冷的开口。

“属下只查到那个小镇上并没有陌生人出没,发现一男一女两具尸体,男的是小镇中出名的无赖流氓,死在爷在的那个荒院里,而那女的是个孤女,据说身体一向不太好,可能是在河边浆洗的时候失足跌落,淹死了。”

将调查到的情报一一汇报给主子听,来人并没有追问原因,他是主子手里的暗卫,只需要服从命令即可,其他的事情都不在他的思考范围。

“孤女?”

会是那人吗?

南宫轩陌回想着那晚的情形,他很快就否决了这个可能,那样胆大妄为身手敏捷的人绝对不是一个病弱的女人可以做到的,可……

“是的。”

恭敬的回答,来人想了想,忽而又想到了来之前听到的一个消息,想了想,开口说道:“属下还听到一个消息,好像沐侯府的大小姐失踪了。”

“哦?”

那不是跟他有婚约的女人吗?

好端端的怎么会失踪,还这么巧合的在这个时候?

南宫轩陌挑了挑眉,看了单膝跪在地上的人一眼,似乎对他所说的话有了一丝的兴趣,淡淡然的问道:“怎么回事?”

“具体的情况属下还未曾调查。”

愣了一愣,显然是没想到自家主子会有兴趣,但回神之后,他还是如实回答了问题。

“去查。”

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这件事他都必须查一查,侯府千金失踪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尤其跟他还有婚约在身,他若没有行动,岂不是亲手将自己的把柄交到别人手里?

这可不是一件好事。

虽然不知道父皇为何突然赐婚,让他迎娶沐侯府的大小姐为妃,还不容他拒绝,但这并不会给他带来太大的困扰。

只不过……

被人这样强制,怎么想也不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

然皇命难违,他就算是皇子也只有遵从的份,但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或许,是一个不错的机会,他岂能错过?

《绝色狂妃:邪皇殿下别过来》 第3章 乖,别乱动哦 免费试读

“闭嘴。”

这个女人,竟然敢嘲笑他。

可该死的,她张扬的笑越发的**了他体内的药效,原以为待在这冰凉的湖水里,隐忍片刻,药效就会自动消失,然男人万万没想到,只因为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竟会如此的牵动他的心神。

“不准笑。”

碍眼。

分外的刺眼。

男人很想一把冲过去撕碎那张笑颜如花的脸,可刚要动,就忍不住闷哼了一声,脸色一僵,抿紧了双唇,水下的双手握成拳头,死死的,指甲陷入肉中,他也浑然不觉得疼。

“OK,不笑。”

她是不是玩过火了?

这个男人竟然对她动了杀心,他想杀她。

只是因为她挑逗了他?

这么小气?

不会吧,她虽然还算不上绝色大美女,但也不是个丑女,这么卖力的挑逗诱惑,虽然没有成功的让男人**焚身失去理智,但怎么也不应该引来他的杀心。

或许……

另有隐情?

这里面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情吗?

呃……

对上男人森冷的眼神,沐月染连忙收敛了思绪。

现在似乎并不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眼前这个男人很危险,比她以往遇上的任何一个目标人物都危险,她必须小心谨慎,切不可给他抓住机会,否则,这好不容易得来的小命就要被她玩丢了。

那可得不偿失。

“你真的不需要帮忙?”

只要事情没有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沐月染都不想跟男人成为死敌。

若是以前的身体,她有足够的把握可以与男人一战,谁胜谁负,还真不好说,可现在……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现在这干瘦的身体,沐月染就想翻白眼,长期的营养不良导致各项指标都不达标,反应灵敏度也大不如前,真的对上,她必死无疑。

不过……

现在还不到那个时候,她自然要好好的试探一番,看看这个男人到底是不是她所需要的合作对象?

“滚,滚开!”

浸泡了这么久,身体里的媚药效果不仅没有消退,反而越来越高涨,他已经压制不住了。

若没有发生这一切,他不在乎拿这个女人发泄,解掉身上的药效。

然……

这个地方不是谁都能来的,可她就那么突然的出现在了这个小湖里,明知道他中了媚药,还做出那么一系列的撩拨举动,明显就是为了激发他体内的媚药药效。

若不是从一开始他就发现,这个女人尽管举止**撩拨,但那双眼睛却没有半点儿的轻浮,清明而璀璨,比天上的星星还要耀眼几分。

更重要的是她身上的气质,清冷凌冽,让他闻到了同类的气息。

她不是他们派来的。

“你做什么?”

猛然看到女人靠近,男人戒备的后退一步,不敢置信的瞪着不怕死的女人。

她……

她怎么敢……

“乖,别乱动哦。”

凝神静气的时候,在这夜色中,她竟能清楚的看清男人的每一个动作不说,就连他那由红转白的脸色都一清二楚。

心下一愣,随即反应过来。

连她自己都没反应过来,人就到了男人身边,还……

罢了。

她若再不出手,这个男人怕是能活活把自己憋死在这里,好好洗个澡,她可不想闹出人命来,还是这么一个会带来大麻烦的人命。

“住手!”

男人震惊的瞪大了双眼,他竟然完全没有看清女人的动作,她就出现在了他的身边,还这么大胆的触碰那着火的地方,令他猝不及防之下,又是震惊又是羞窘。

不是没见过胆大奔放的女子,但没有一个像眼前这个女人一般,给他的震撼那么大,他现在甚至有些分不清体内的情欲是因为媚药的关系,还是因为女子的触碰。

该死的女人。

她……

她怎么能这么放肆?这么大胆的对他?

男人脸色忽明忽暗,死死的盯着靠得极近的女人,嗅着她身上飘来的幽香,可他却不仅没有觉得快乐,反而升起了浓浓的杀意。

不能留下。

从没有被另一个人完全操控过,尤其是女人,哪怕这个女人可能是在好心的救他性命,男人也只觉得自己受到了羞辱,浓浓的羞辱。

不可原谅。

“你喘息的真好听,再大点声儿。”

掌控着男人的弱点,沐月染提着的心稍稍放松了一些,这一放松,她猛然发现,之前的夜视能力没了,她的视线正常了。

借着月色观察男人,莫名的给男人染上了一层神秘感,配上他绝美不凡的容颜,摄人心魄,沐月染忍不住加快了手里的动作,男人猝不及防之下,溢出一声低喘,越发的撩人。

妖精。

这男人就是一个夜间游荡的妖精。

“去死吧。”

恼羞成怒的出手,试图一把掐死这个一而再再而三羞辱他的女人,却突然闷哼出声,痛苦的躬起了身,缓过那阵激痛后,恶狠狠的瞪着罪魁祸首。

该死的女人,她是要废了他吗?

“都说了,让你乖乖的别动,怎么这么不听话呢?”

完全无视男人的怒瞪,沐月染左手抚上男人俊美的脸颊,一点一点的抚摸,娇笑出声:“看,受苦了吧。”

“本王不会放过你的。”

紧绷着身体,扭头避开女人抚摸的手指,冷冷的哼道。

“哦?”

贴靠上男人的身体,将他逼迫着靠在小湖的湖壁上,沐月染的手指轻柔的反复摩擦着男人略显单薄的嘴唇,吐气如兰的轻喃:“你打算怎么不放过我呢?”

她知道,这个男人快被她逼到极限了,随时都会爆发。

可这又如何?

她就喜欢玩火,挑战这个高傲的男人,反正从他对她动了杀机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两人不可能好聚好散,她可不是坐以待毙的人,自然有万全的办法脱身。

沐月染一点都不担心。

现在她最为关心的问题,她是怎么突然靠近男人而不被他发现的?那一瞬间的夜视能力是不是她的错觉?

不过……

现在显然深思的时候,男人被她这么一**,散发出来的凌冽寒气更强烈了几分,离得近的关系,沐月染能够清楚的看到男人眼底浓郁的杀意。

“宝贝儿,别乱来,不想成为废人的话,最好还是安分点儿。”

杀气是沐月染最为熟悉的东西,她并不害怕,贴靠近男人的耳畔,一边加重了手里的力道,一边吐气如兰的轻喃:“舒服吗?想不想要更舒服?”

“女人,你真不怕死吗?”

闭上双眼,极力的压制着身体里叫嚣的杀念,好一会儿,男人才猛然睁开双眼,一把扣住沐月染的后脑勺,身体一用力,瞬间两人的位置颠倒过来。

“怕啊,可是……”

愣了一瞬间,很快沐月染就恢复了淡然,修长的手指不安分的爬上男人精瘦的胸膛,媚眼如丝的与之对视,红唇轻启,轻语出声:“你舍得杀我嘛,嗯?”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