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倾城医妃]免费试读 主角叫赵灵儿萧莫璃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悲伤在舞蹈 2019-02-11 20:40:07

[倾城医妃]免费试读 主角叫赵灵儿萧莫璃的小说免费试读

《倾城医妃》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倾城医妃 即可阅读全文

《倾城医妃》小说简介

《倾城医妃》文不加点,人物形象生动,呼之欲出。情节幽默诙谐,内容充实丰富,主线长生契合主题,是部不错的网络小说。。主角叫赵灵儿萧莫璃的小说是《倾城医妃》,本小说的作者是沐晨曦写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知道了。”我翻了个身把被子想像成萧莫玺用手用力的捶了下被面。“灵儿,是舍不得离开我的床吗?要不我们继续好了。”萧莫玺可恶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D他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我赶紧翻身跳下床,远离危险地。独家完整版小说《倾城医妃》是沐晨曦最新写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赵灵儿萧莫璃,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穿越这事很狗血,可是更狗血的是穿在了傻子身上这是什么鬼?不过事实证明现实这个小贱人实在是够猥琐。这横在桥前梳着黑背头,长得对不起爹妈,扛着大砍刀的家伙,您是哪位?老子是来抢亲的土匪。艾玛,快来人救命啊

精彩章节试读:

接下来我跟着爷孙俩一起回到了朴实的李家村。

原来二狗子是那青年的小名,而他的大名叫李天佑。

对嘛,二狗子这类难听的名字怎么适合像他那般俊俏的小郎君呢。(作者:哟,你速度可快的啊,都管人叫郎君了。)

原本想着我可以住在李天佑家里,然后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可是,他们家就只有爷孙两个男人,而我一个女孩子家住在两个男人的屋檐下会被人说不检点,所以李天佑把我安排到了村东头的李寡妇家居住。

李寡妇是个年约二十来岁的俏寡妇,听别人说她早年嫁入李家村的时候,新婚丈夫不到三天便暴毙了,所以大家伙都说她有克夫命,村里的老人女人都躲得她远远的,而村里的男人则是想方设法的偷偷瞄她一眼也是好的。在整个李家村里,也就李天佑一家对她多有照顾,不过究其原因也是因为她那死去的夫家与李天佑是堂兄弟所致,所以这李寡妇算起来还是李天佑的嫂子。

不过,通过我住在李寡妇家这些天来的观察,那李寡妇似乎对李天佑有想法,因为我从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她对李天佑有种不一样的情愫。只是大概因为她尴尬的身份,才不好对李天佑表露。不过,李天佑对她倒是真的好。

面对这个劲敌,我决定先下手为强。

好在我是个吃货,而且是个有技能有特长的吃货。搁以前,只要是我喜欢吃的东西,我必定会缠着后厨里的师傅学会做法,然后自己动手做着吃,所以我可是个集美貌与智慧并重的美少女,谁娶了我可有福了。

我挑了一个好日子,用答谢救命恩人的由头来请李天佑吃饭。

辛辛苦苦烧了一桌子的菜,就等着正主儿下筷子了。可是,等半天也没有见李天佑动筷子,这让我不由的生气了。

“又不会毒死你,怕什么?”

说完,我粗暴的拿起了筷子,顾不上自己伪装的矜持形象,直接刷刷刷地把所有盛在碟子里的菜吃了一遍。

“灵儿,别生气,我没有这个意思。”

李天佑见我的脸色不对,连忙向我道歉,然后像是怕我真生气一般,用筷子把所有的菜动了一遍。原本,有些忐忑的心情,在吃到嘴里的美味之后,瞬间表情就亮了。然后就闻不见人声,只见筷子与碗碟的碰撞声。

看着李天佑如此捧场,不愉快的心情瞬间就被治愈了。

“好吃吗?”

非常坚定快速的回答:“嗯。”

“那我以后做给你吃好吗?”

犹豫了一下还是接着回答:“嗯。”

“那后面加个期限一辈子?”

。。。。。。

结果套路失败,人家根本不上当。

不过从他带着微红的耳朵来看,那家伙其实是害羞了。

哈哈,果然女追男隔层纱,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一定能拿下这个俊俏小郎君。

其实在我以后回忆在李家庄的这段日子里,是我穿越到古代后,生活最平静的日子。如果那时我与李天佑能够结为夫妻,那一定是过着男耕女织的幸福生活。可惜人生没有如果,一切都如过往云烟,错过了便再也不会回头。

为了在李天佑的面前刷好感,我那是手段尽出,可是李天佑却是一副油盐不浸的样子,让我一时之间无从下手。

既然这样,那我只能使出终极烂招了。。

这不,有一日我走到李天佑家门前,故意装作被门栏绊了一下,然后娇呼一声倒在了地上,心里美美得等着李天佑来扶,好与他多亲近亲近。

结果院子里确实快速的跑出来一个人,把我从地上快速的扶起。

我假装虚弱的抓住了对方的手臂,就在整个人快要依倒在他身上的时候,抬头一看猛然发觉人不对。

“你谁啊?”

看着眼前完全陌生的男人面孔,我赶紧像是躲瘟疫般的与之拉开距离。

“在下,是李天佑的表哥,楚辰星。”

男人虽然向我表明了身份,可是我还是用疑惑的目光瞧着他。

因为住在这的日子里,我从来没有听李天佑提起过楚辰星这号人物。

不过话说回来,眼前的这个人倒是长得还不错,与李天估也有几分的相似,只是我打心底里却不怎么喜欢他。因为他的目光自打一开始就完全的粘合在了我的身上,里面充满了占有欲,让我有一种心底生出一股不安。

“灵儿,你怎么来了?”

就在我与楚辰星相对持的过程中,李天佑从院内走了出来,在见到楚辰星看我的眼神后,俊眉不由的微微一皱,然后毫不犹豫的伸手,把我拉到了他的身边,用身体阻挡楚辰星的视线。

“表弟,李家村来了这么一个大美人,不给我介绍下吗?”

楚辰星看出了李天佑对我的维护,不过他并不在乎,只是嬉皮笑脸的对着他一笑,眼中是**裸的挑衅。

“没必要。”

平时李天佑对我的态度有些若即若离,可是这一次,他很果断地把我护在了他的身后。

看来我得感谢眼前这个男人,让我与李天佑之间的关系有了新突破。

不过就在李天佑牵着我的手,路过楚辰星的身边之时,耳边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你一定会是我的。”

我讶然抬头,发现楚辰星并没有说话,可是我耳边的声音明明就是他的嗓音,这是怎么一回事?

《倾城医妃》 014萧莫璃你个** 免费试读

“知道了。”

我翻了个身把被子想像成萧莫玺用手用力的捶了下被面。

“灵儿,是舍不得离开我的床吗?要不我们继续好了。”

萧莫玺可恶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

D他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我赶紧翻身跳下床,远离危险地带。

“我要请假,今天我因公受伤需要休养。”

我指了指还有些肿的左脸,不是我想偷懒实在是现在形象不好,出去干活惹人笑话。

“准了。”

萧莫玺看了我的左脸一眼,反正五天后就能看到莫璃受到打击的表情,此刻他的心情异常愉悦,所以小玩具的要求可以适当的满足一下。

“那奴婢告退了。”

得到恩准,我快速的离开了萧莫玺的寝室,看来萧莫璃的警告不是没有道理的。

回到了自己的居室,我拿了铜镜照了照,莲芸那死丫头真的是对我下了死手,瞧瞧这小脸都被拍的又红又肿,这是想要把我毁容的节奏啊。

“咕噜,”这个时候,我的肚子叫了一下,用手摸了下肚皮后又看了一下天色,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

我放下铜镜,整理了下有些乱乱的头发,由于自己不会梳时下丫环们常梳的发髻,平时翠花在的时候都是她帮我梳,要没人帮我时,我都是只梳两条小辩子了事。

走往通往厨房的走廊上,在拐角处我不由的放慢脚步,这两天发生的事可真多,而认识萧府二少就是在这条走廊上。

“灵儿,你在发什么呆呢?开饭啦。”

徐达豪爽的声音惊醒了神游中的我,看了下四周的环境,原来自己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厨房大院了。

“徐大哥,我能和你们一起吃饭吗?”

我寻思着今天上午这么一闹,估计全府的丫环都传开了我的“丑事了”,还是不要自讨没趣的和她们一起吃饭为好,要不然说不定又会被围殴。

“好啊,你想吃什么菜我炒给你吃?”

徐达带我进了厨房,里面厨子、大婶们都已经在开始吃饭了。

“灵儿啊,你不是调去二少爷那里帮忙了吗?怎么才一天就回来了?”

厨子李玉的老婆李婶看到我跟着徐达进来好奇的问。

“休假啊,二少爷人很好的,在那里干活,可以做一天休息一天。”我笑眯眯地看着李婶,近来撒谎我都不带眨眼的,“听说小雨来这帮工了?”

“是啊,小雨那丫头染了风寒还拖着病身子来干活,可怜那。”李婶放下筷子在吃完的空碗中又添满了米饭。(大婶胃口可真好。)

能干活说明死不了,反正我对小雨也没什么好感,也就是礼节性问一句而已。

“灵儿你想吃什么?尽管开口。”

徐大帅哥发了大话。

“真的吗?什么都可以?”我垂涎的看了一下厨房内丰富的食材,“我要吃佛跳墙。”

“那是何菜?”

徐达拿起勺子有点迷茫这菜名还是第一次听到。

“第一,将水发鱼翅去沙,剔整排在竹箅上,放进沸水锅中加葱段、姜片、绍酒煮10分钟,去其腥味取出,拣去葱、姜,汁不用,将箅拿出放进碗里,鱼翅上摆放猪肥膘肉,加绍酒,上笼屉用旺火蒸一个时辰取出,拣去肥膘肉,滗去蒸汁。第二,鱼唇切块,放进沸水锅中,加葱段、绍酒、姜片煮10分钟去腥捞出,拣去葱、姜。第三,金钱鲍放进笼屉,用旺火蒸取烂取出,洗净后每个片成两片,剞上十字花刀,盛入小盆,加骨汤、绍酒,放进笼屉旺火蒸小半个时辰取出,滗去蒸汁。鸽蛋煮熟,去壳。第四,……上菜时,将坛口菜胡倒在大盆内,纱布包打开,鸽蛋放在最上面。同时,跟上蓑衣萝卜一碟、火腿拌豆芽一碟、冬菇炒豆苗一碟、油辣芥一碟以及银丝卷、芝麻烧饼佐食。”我一口气把佛跳墙的制作流程给背了出来。看着徐达越听越亮的眼神很有成就感的说。心里着实小小的得意了一把。

“灵儿,你真是天才呀,居然能想出如此绝秒的搭配。

”徐达抓着我的双肩激动的说。

“咳,咳,只是在一本书上看过这个制作方法而已,不过这道菜做起来超极的麻烦,要不你给我来个蛋炒饭吧。”我摸着有些扁的肚子,刚才讲得太得意,厨子和大婶们已经吃完饭开始准备晚膳的食材了。

“好。”徐达一手抄起两个鸡蛋,铁勺在空中飞舞了一圈,蛋破入锅,加入少许的葱,一勺米饭,翻炒了几下后,盛盘上桌。空气中飘散着鸡蛋与葱花的香气,盘中的米饭粒粒饱满外包一层蛋衣,显得晶莹剔透。好功夫,其实大家不要小看这一盘蛋炒饭,因为越是普通的菜色越是能考验出一个厨子的厨艺。(作者:貌似蛋炒饭不是菜吧。灵儿:要你管。)

“徐大哥,你的厨艺真不错。”我拿着筷子扒拉下一半的蛋炒饭入肚后找了个空夸奖了一下徐达。徐达这时候也为自己炒了一盘正吃着,不过明显他吃得比我快。

“只是一盘蛋炒饭而已,哪值得你如此夸奖,还有你慢点吃啊。”徐达说完盛了一碗骨头汤细心的放到我手边,“来喝口汤别噎着。”

“恩。”我拿过碗吹了吹小米米的喝了一口汤,浓浓的肉汤味从我的喉管一直延伸到胃里,真香。我对着徐达翘起了大拇指,“以后谁嫁给你就有福了,可以天天吃好吃的东西。”

“呵呵。”徐达擦了擦手,阳光俊帅的脸上透着微红,真是个纯情的好孩子,我不由的在心里感叹。

“灵儿呀,这萧府除了老爷、夫人、少爷尝过咱徐大厨的手艺,你可是我见过的第一个让徐大厨动手做羹的姑娘哟。”

李婶在一旁向我挤挤眉,我心道大婶你好八卦啊,不过嘴上还是配合的说了一句。

“哦,是吗?”

我把注意力从蛋炒饭转移到徐达身上。

“别听李婶瞎说,我答应过翠花要照顾你的,这个正好我擅长而已。”

徐达脸上的红云有渐深的趋势。

“哎哟,徐大厨,难得见你脸红喂。”

李婶可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他怪叫道。

“我吃完了。”扒完最后一口蛋炒饭,喝完最后一口浓汤,我放下碗筷大声的说道。

“徐大哥,你陪我走一会吧,我好像吃撑着了。”

我摸了摸有些微圆的肚子,就近拉了他的手往外走。这也是我为了免得他淹没在一群大婶的唾沫里而解救他出苦海。

“看不出这丫头片子相貌不出众,勾人的手段倒是一流的。”身后厨子刘兴的老婆刘婶对着李婶悄悄地说。

“怎么说?”李婶八卦的竖起了耳朵。

“中午我家晴儿回来,说赵灵儿早上被大丫环莲芸打了一巴掌后被指着鼻子骂**,后来二少爷来了,居然会护着那丫头,还把她抱回了二少爷的寝室。”刘婶看了下四周没人注意她们,然后接着说:“你想二少爷是个多么温柔可亲的人儿,平时洁身自好,连个通房的丫环都没有的,怎么那丫头才去了一日二少爷就会对她如此亲近了?还有昨日小雨那丫头突然来咱厨房帮工的事我看也不简单,晴儿和我说,昨日里莲芸不知道为啥受了罚,小雨和灵儿都落入了荷花池,灵儿那丫头还是大少爷救的,可事后独独小雨被贬了来厨房帮工,赵灵儿那丫头却一点事都没有,今天二少爷还放了她的假,现在一向与人少交往的徐大厨也亲自下厨给她做饭,这个丫头不简单那。”

“哦,那听你这样说来确实是不简单呢。”

李婶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远去的两个人影。

厨房大院外的走廊除了通往各个主子的院子外,还连接着一个后园,我拉着徐达就是上后园那逛逛。找到偏僻的梨树下被我重新绑好的秋千,舒服的躺了上去。

“灵儿,你不是说要走走的吗?怎么现在就躺下了?”徐达看着我躺在秋千上一副惬意的样子,哪有半分先前说过吃撑了的难过样?

“我只是想把你解救出李婶的八卦之下。”我闭上眼睛,晃动了一下身子,秋千在空中来回的荡着。

“灵儿,我有个问题想问不知道你方便回答不?”徐达站在秋千边上,看着我惬意的荡着秋千。

“问吧。”我抬眼看了徐达一下。

“刚才你说的那本记录食谱的书叫什么名字?何人所著?”

原来他还想着我在厨房里瞎掰的那本书呢。

“徐大哥,其实那是我在家无聊的时候无意中翻到的一本破旧书籍,后来也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了,前段时间家里遭了灾,我和我家人失散后,实在无处可去才来萧府卖身当了丫环。”

我发觉有时候说了一个慌话后要用无数个慌话去圆前面一个慌话的真理是对的。

“哦。”徐达眼中有着对我的同情,“有什么事我能帮上忙的你尽管开口。”

“徐大哥,你人真好,以后我有事一定找你,不过现在我想睡一觉,你自便吧。”

我重新闭上了眼睛。

“好的。”徐达见我穿得单薄脱下了穿在外袍外的小袄盖在了我的身上后向厨房大院走去。

待他走远,我用手抓着仍留有他体温的小袄,这人真是个热心肠的帅哥,要轮到现代不知道要迷死多少的纯情少女。就在我打算美美的睡一个太阳觉的时候。

“笨丫头。”一个最不想听到的声音出现在了我耳边。我睁开眼,看到萧莫璃穿着一身黑色劲装,额际束着一条银色丝带,飞扬的墨色长发在空中飞舞着,整个人看上去精神极了,和昨夜发烧的样子简直是判若两人。难道说这个家伙是个非人类?有蟑螂般强劲的恢复力?

“有事?”我有气没力的随便应了声。

“你怎么又在这里偷懒?”萧莫璃左手中拿着一根马鞭拍了下右手。

“要你管?”我白了萧莫璃一眼,然后又看了一眼他手中的马鞭,补充了一下,“今天二少爷准了我半天假休息。”

“那你怎么这么懒的躺在这里睡觉?”

萧莫璃挥动了一下马鞭,秋千的绳子应声而断。我又以一招**落地式摔在了地上。

“靠,我和你有仇是不是?怎么每次你都把我摔在地上?”

我从地上迅速的爬起来,揪住了萧莫璃衣服的前襟。

萧莫璃没有料到眼前的笨丫头不仅爬起的速度快,揪衣服的速度更快,一个不察就被这个笨丫头给揪了个实在,简直有辱他学成的一身好功夫。想都没想,他一把抓住了笨丫头的双手,解下束在额际的银丝带捆了个结实,然后一把扛了起来。

“喂,你个野蛮人,你想干嘛?你要带我上哪去?”

这萧莫璃不会发狂的把我带到一个无人之处,想要把我给咔嚓了吧?

“骑马。”萧莫璃扛着我大踏步的向着马厩的方向走去。

“那你放我下来。”我的手被他反绑了不能动,只能扭动着身子来抗议。(你大爷的当我是麻袋这么扛呀。)

“不放。”萧莫璃走得更快了。

“大少爷,我求求你放了我吧,刚才是奴婢我不对,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这个小女子一般见识喂。”

好吧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我很识实务的率先开口认错求饶。

“晚了。”在我以为萧莫璃不会放我下来的时候,他却意外的把我放了下来。

可是在我还惊魂未定的时候,他又把我反抱到了一匹黑色的大马之上。

“喂,大少爷,我不会骑马。”

我夹紧了马背,坐在上面一动都不敢动。

“我会骑就好了。”

萧莫璃翻身骑上了黑马,手越过我的纤腰摸到我的手腕处,解开了银丝带,又束到了他的额头上。

“抱紧了,掉下去我可不负责任。”

萧莫璃双腿一夹,黑色骏马立刻一个直立,使得胆子超小的我赶紧抱住了萧莫璃的劲腰。萧莫璃嘴角扬起一丝微笑,然后策马顺着专用的马道通过敞开着的大门奔出了萧府大院。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