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澹台清云花凌落的小说[飞云逐月]免费试读

编辑:笑起来很干净 2019-02-12 07:13:16

主角叫澹台清云花凌落的小说[飞云逐月]免费试读

《飞云逐月》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飞云逐月 即可阅读全文

《飞云逐月》小说简介

《飞云逐月》文笔生动,文风幽默,情节不拘泥于固定套路。人物鲜活有个性。独家小说《飞云逐月》是紫忆容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澹台清云花凌落,书中主要讲述了:清云坐在上首,疲惫的看着一群双眼放光的侍女侍卫,“说吧,刚刚都做什么去了?”“主子,叽里咕噜……”“主子,哗啦哗啦……”一群人争先恐后的回答,叽叽喳喳,吵得清云头都大了。“停,什么原因明天再说,看样子。热门小说《飞云逐月》是紫忆容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澹台清云花凌落,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做为一个在军中摸爬打滚十几年的女军医,在执行任务时光荣牺牲。再睁眼,与自己对视的是一颗滴溜溜的人头,鲜血淋漓,死不瞑目!呵呵,老天,你真会玩!把我弄死在战场,又丢了回来,可这小胳膊小腿的,爬都爬不起来,真的没问题?好在老爹老娘家人具给力,帝王也给力。对手更给力。我屠你十万军,你削我一只耳,再进一分,削的就是顶瓜葫芦,差点再把我送阎王。不行不行,你未死我不安,边关再战起!

精彩章节试读:

“找你?你错了,我是在这里等你。”澹台清云走进了院子里,身后小胖和丫丫也跟了回来。看着小桌上空空的碗,澹台清云皱了皱眉,“吃完东西不会收拾么,还要这一家子老小伺候你?”

花凌落听得这话,脸上爆红,正准备收拾碗筷,小胖已经先一步将碗端走了。看着神情自若的澹台清云,花凌落无比纠结,他趁天黑就跑了,这人怎么比他还先到?似乎还来很久了,还是之前就来过了?

那些山道弯弯绕绕的,山长得都是一个样子,也没辩方向,好像就在那几个林子里绕了几圈!

“你不知道?”澹台清云真真想抽上那傻子一个耳刮子,没见过那么笨的人,那山林在早几年前与北靖大战的时候,就依山林山势布有阵法,只是没想到这家伙竟没看在出来,村子里的人是轻易不会进去的。懒得再理会他,将手里的东西放在小桌上,打开一个油纸小包,“丫丫快来,哥哥给你买了窝丝糖。”

丫丫心急,拿着糖就往嘴里塞,嘴里泛起丝丝甜味,丫丫高兴的眯了眯眼。

“让您破费了。”李叔从房间走了出来,将手中蓝布衣裳递给了花凌落,“花公子,先去房间换身衣裳。衣服旧了点,你将就着。”

花凌落接过衣服道了声谢,进了房间。

“李叔,这是小胖一个月的药,我都配好了。用完了这个月,后面的就按这个单上的来调理。我和镇上的药铺说好了,到时你们只管去取。”澹台清云把单子递给了李叔,又拿出一个荷包,“这是二十两碎银,您收好了。”

“小云,这银钱我不能收。这药可不便宜,我不能再收你的钱。”李叔把荷包推了回来。

“李叔,这些都是你们应得的。”清云再次把荷包塞到李叔手里,“爹爹心中愧疚,写信让我来这边看看你们。”

李家二郎李致,是大将军三子慕容临宇手下一员猛将。北靖狼人占领平辽要塞六年,大将军镇守平阳城,两方对峙,大大小小的战役从未停过。平阳城至平辽要塞的那条路,是大齐男儿的鲜血和白骨堆就的。

宣宁十九年二月十七日,李致随着慕容临宇的三万先锋军出战。那一战,先锋军用全军覆没的代价,换回了平辽要塞。

二月十五日,李叔和三郎带着小胖和丫丫,在平阳城见李致刚离开两天。

“多谢大将军挂念。可是这银钱我真不能收,有三郎在,家里不愁生计。我这老骨头还能动,小锐大了也能搭把手。这银钱拿给那些弧寡的孩子老人。”混浊的眼泪滴在矮几上,老人扯着袖子擦了擦,“大将军不容易,大将军不容易啊!”

清云抬头深深的吸了口气,“李叔,你拿着,再难也不差这二十两,三郎不小了,紧着娶个媳妇,你也轻松些。家里到底要有个女人,才像样子。小胖也不小了,丫丫是个女孩子,再大点,有些事还是要个女人才好说。再过几年,家里用钱的地方多,手上总得有些余银。”

李叔紧紧的握着荷包,重重的点了点头。

花凌落静静的站在房门口,流淑河花船上传来了女子婉转的歌声。

宣宁十一年中秋,阴渠军与陈长明大将军在川山城外大战,尸横遍野;大将军慕容皓带着年仅十三岁的慕容临风镇守临安城到伏明城的战线;北靖大军趁机压境,陈兵平辽要塞外。

那天,流淑河上灯火璀璨,也是他踏入流淑河的第一个晚上,各式各样的炫目的花灯,绵绵数里,让他流连忘返,忘记了在无梦山庄的不快,尽情的游走在灯海中。

无数花船在流淑河中来来往往,歌女弹唱着悦耳的曲子,**在船头扭着妙曼的身姿,男客喝酒调笑的声音将将到天明才散去……

那年,他十二岁。

现在,宣宁二十三年,他身无分文,无家可归。

《飞云逐月》 第十六章 绿逸仙隐(一) 免费试读

清云坐在上首,疲惫的看着一群双眼放光的侍女侍卫,“说吧,刚刚都做什么去了?”

“主子,叽里咕噜……”

“主子,哗啦哗啦……”

一群人争先恐后的回答,叽叽喳喳,吵得清云头都大了。“停,什么原因明天再说,看样子这一时半会是说不清了。不管什么原因,明天,你们等着挨板子。”

“啊——主子——”遍地哀嚎。

“浪七,带花凌落去凌翠阁安置。”

“是,主子。”

清云又对花凌落说,“你先去休息,有什么事后面再说。还有,好好洗洗,你—真的好臭。”

花凌落嗤笑一声,拉住清云,将手臂伸到她的鼻子下,笑着到,“还不是你害的。”

“**!”清云一脚踢过去。

花凌落放开她,转身退开,大笑着走了。

你就笑吧笑吧,等把你交给云惋,有你哭的时候!

“浪花花,今天晚上,你负责把大门修好!否则明天……嗯哼!”清云扬了扬拳头,对着浪毅挥了挥。

浪毅回了声是,带着那张面瘫脸退了出去。

这家伙还是那么无趣,一点面子也不给,天天冷着脸,一定要给他掰正了。

“江依,江乔留下,其他人都下去吧。”清云哈欠连连,吩咐众人退了下去,“清青和云惋都去了凤凰台?”

“是的,主子,云惋都去了好几天了,清青是接到鬼老的传讯,今天一早才上去了。”江依拘了湿帕子,给清云净了手面;江乔去端了清粥小菜。

“主子,稍稍吃点,再洗潄吧。”

晨雾缭绕,似烟,似幻,又像是薄薄的白纱,虚无缥缈,若隐若现,轻轻笼住了九曲山。

碧云海里静悄悄的,廊下的画眉鸟昨晚就被江依提走了,主子急赶回来,这一路劳累,可别伤了身体。重伤才刚愈,再出问题,老夫人肯定得扒了她们的皮。主子又不肯让人跟着,每次浪毅想要暗中保护,都被主子发现,然后,浪毅深受打击,就变成了面瘫,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碧湖山庄每代都是女子传承,老夫人澹台秋悦是现在的掌舵人,当年大小姐澹台明静不肯继承碧湖山庄,不顾老夫人反对,嫁给了大将军慕容皓。好在两人恩爱不疑,又一口气生了三子两女。因此老夫人便作罢,将最小的澹台清云(慕容飞云)作为下一代继承人培养。

主子呢,从小就没怎么让人操过心,聪明,冷静,又果绝。唯一一次,就是三年前鬼哭林那场大战了。当时平辽要塞战事吃紧,主子为了避免大将军腹背受敌,弃了易攻难守的临安城,率两万精锐,在半道将阴旭太子亲率的九万大军带入了鬼哭林腹地,生生将阴渠大军耗死在里面。

当大将军和夫人带着破云军赶到时,主子只剩了一口气。那场大战,主子生浮了阴旭太子,而那两万精锐,连同主子在内,总共还活下来二十七个人,只是,没有一个是完完整整的。

主子在鬼哭林托住了阴旭,传信给三公子;而三公子为了给大将军创造机会,趁机将北靖大军赶出平辽要塞,带着三万大军,慷慨赴死。

最后,大将军对破云军下了封口令,当时鬼哭林里是什么样子的,外人无从知晓,只是知道,寻找主子的破云军,是从鬼哭林里哭着出来的。

老夫人接到一死一伤的消息,急晕过去。之后两年,主子被接回碧湖山庄养伤,一直未曾外出。

世人只知有鬼哭林一战,慕容小公子大获全胜;却不会知道,主将并非小公子,也不知其中之惨烈!

主子在那次重伤后,身体一直不算好,老夫人都不让她出庄子。只是这次追魂令事大,两老头早早就传了讯,让主子回趟九曲山,老夫人定还会拘着她。

久未出山的主子成了脱疆的野马,摆脱了跟随的暗卫,一个人跑得无影无踪。谁曾想,主子兜了个大圈子,跑去了平阳城,才又急急赶回九曲山。

江乔安静的站在廊下,看着院子里开得正盛的菊花,微微笑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