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凤一萧玄的小说[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免费阅读

编辑:橙歌 2019-02-12 07:34:15

主角叫凤一萧玄的小说[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免费阅读

《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 即可阅读全文

《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小说简介

《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本书的构思很新颖,但是就是把主角写得太无敌了,所以文章显得有些空洞,不过总的来说还是很不错的,希望作者继续加油。。主人公叫凤一萧玄的小说叫《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本小说的作者是甲乙明堂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望着这一幕,还有款步而来的宝贝女儿,王战德暗暗摇头,眸子里掠过一抹怜惜,面上却依旧和煦的笑道:“凤一,没事吧?”“没事,来晚了,让几位爷爷、叔父与父亲母亲久等”。凤一给父亲行个礼,乖巧的问候,温婉的样。完结小说《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由甲乙明堂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凤一萧玄,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穿越成为小家族的废物二小姐,某日,意外误吻一个极品妖孽, “女人,谁给你资格亲我,我有让你救我吗?” “不愿意,我再把你踹回去!” 你有无上兵,我有帝后决, 九天九夜

精彩章节试读:

凤一不客气的冷笑:“你喜欢男人,自己想办法去倒贴;犯不着在我家耀武扬威,我王家不稀罕”。

妹妹维护她,她自然不会让妹妹吃亏,为了妹妹,凤一的话亦说的极重。

这样的女子,静如处子、动如狼虎,美的让人爱;骨子里的冷傲,让人隐隐有征服的!

宋子勋望着凤一,黑色的眼眸浮起一抹诡异的笑意。

“你这臭丫头!”

沈梦菡一声娇喝,看到宋子勋眼中的一闪而过的时,更是怒到极致!

若非王嫣揭她伤疤,她至于那么失礼、让宋子勋看在眼里吗?

一对恶毒的姐妹!

我一定一定一定要灭了她们!

但话到半截,又生生忍住,很是憋屈的收了剑;故作姿态的补了一句,“懒得和你一般见识!既收了梨花软剑,又留着祥云诀不还哼,你王家不过势力贪财而已”。

王保荐忙走出来,打手势让家丁收了战器,一边说道:“孙女儿年纪小不懂事,沈小姐宽宏大量,让人敬佩。

至于退婚之事,不如容我们细细商量,再给少郡主一个答复”。

宋子勋回过神来,笑容和煦,淡然说道:“理当如此,但晚辈出来历练,时间有限;因此”

王战德看了一眼沈梦菡,转头平静的问宋子勋:“这是你的意思,还是令尊的意思?”

“哼,宋郡主那里我会解决,不用你操心。

仗着当年救过他一命,就非要将废柴女儿送给他儿子、想耽误他儿子一辈子,这不等于是救了老子杀了儿子么?你王家真够自私又恶毒!”

沈梦菡被宋子勋的样子气得够呛,亦被王战德的拖拖拉拉的模样气的要死;她现在还不敢对着宋子勋发脾气,就冲着凤一家一通冷嘲热讽,想让她们家知难而退

“对,家父欠世伯一份天大的人情,他会用别的办法弥补。

至于凤一可以做我的妹妹;这柄梨花软剑,便是我的一点心意”

想起父亲总是对他特别严厉的态度,宋子勋心头小有不爽,对王家靠着救过父亲一命便硬将一个废柴女儿塞给他的做法很反感;因此语气虽然文雅,却不自觉的透出一种傲气与软刺。

王战德摆了摆手,懒得跟这群孩子较量,斟酌了一下言辞,平和的道:

“少郡主,这婚约既是我与你父亲定下;若非你父亲当面,怕是无法解除。

若是你真有意,那便等成年后有权决定自己事情时再来。

沈小姐不用急着插话,理儿我放在这里,你听不听随便。

少郡主一个孩子胡闹,算不得数。

若是我允了,便是我先毁约,这种事我王家不会做;几位沈家的长者想必亦能理解吧。

至于我与宋郡主的事,还轮不到你们几个小辈来褒贬”。

这个世界的规矩,男子十八成年,女子十六成年,成年后便有权决定自己的事情。

沈家四位守护者相视一眼,都是苦笑。

王战德话说到这份儿上,他们再要插手将王家踏平了,那就实在有些不讲理。

再说虽然王家示弱,但要临死反击,怕也够他们四个人吃一壶的。

而王战德沉稳厚重的一席话,颇有些分量;让沈梦菡亦有些冷静下来,毕竟她堂堂一个沈家小姐,该有的家教多少还有些。

既然她的守护者都低头了,她亦只能含恨闭嘴。

事情到了这份上,强扯下去并不是他的作风;宋子勋微一思索,对着凤一很是真诚地道:

“凤小姐,一个人只有靠自己才能立足于世。两年后,我会再来的”

“恩‘贱’,拿走”

“恩‘贱’,拿走”。

轻声一语,凤一似乎无所谓,唇角一勾,浮现一抹醉人的微笑;明眸注视着宋子勋,里面闪着一句话:或许,两年之后,该我休你了。

上前二步,凤一将梨花软剑交与宋子勋,温柔笑问道:“不用送吧?”

宋子勋眼神一跳,望着凤一笑容中的讥讽,伸手接过宝剑,努力保持清雅的微笑道:“留步”。

“哇嗷,姐姐好厉害!不用送吧?”

望着那些人灰溜溜被气走的样子,王嫣抱着凤一胳膊,一蹦三尺高,摇头晃脑的学着凤一刚才的口气,娇笑不已。

宋子勋和沈梦菡强闯王家,凤一当然不觉得他们还需要“送”出去。

王战德摇了摇头,面色不太好看,心情有些沉重。

当初订婚,是宋世友一腔热情,那没什么;但现在要悔婚,这几乎是朋友变成敌人,还不如陌生人。

以后王家还要在紫檀郡立足,一旦宋子勋有了实权,麻烦可不小啊!

王保荐抚着胡子叹道:“所谓买卖不成仁义在,又何必将事情搞到这一步。

一份用不上的祥云诀,拖累我们一家,划不来啊;若是现在去弥补,或许”

王蓉在一旁插嘴道:“沈小姐和少郡主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我们还不如现实一些的好”。

“是啊,这是个实力说话的地方,没实力再怎么也难啊!”

她身旁几个年青的女孩子唧唧咋咋,刚才碍于外人不开口,这会儿好好发泄,字里行间都是一个意思:

一个废物,当然配不上人家少郡主。

哈!退了活该!

看她还有什么可得意的!

天才的一毛二!

被休的一毛二!

呵呵

王战德望着凤一,面对整个家族,有些话他终究不便开口,只能委屈了女儿

“哼,怕什么!我女儿还怕他不成?走,母亲才给你裁了几件新衣裳,去试试;过几天去姥爷那里去修炼。

我杨玲珑的女儿,十年前的绝世天才,两年后照样是惊世之才,比他更强!”

杨玲珑一边说着,一边就将凤一拉走;这里的气氛不好,再呆着也无趣。

一句话堵了众人的嘴!

要知道杨玲珑的娘家仍是紫檀郡第二家族杨家;就算比不上省城沈家和紫檀郡主宋家,但也是有些分量的存在。

望着妻女的背影,王战德叹了一声,忽然严厉起来,对家族众人道:“王维,你们继续修炼。

只要我们家实力上去了,看谁还敢这么瞧不起我们,又有谁还敢给你妹妹难堪!”

“是!”

王维沉声应和,领着族中优秀子弟很快就拉开架势,豪气冲天!

“飞儿,我们女儿,不会给你丢脸的;她会找到你,还能让我们阖家团圆”

低低的喃喃声,落在影子里,目送王战德离开。

正院正房内,凤一换了一身鹅黄色新衣,上衣贴身剪裁,裙子自然垂落;头发绾了个精巧的发髻,用同色布带绑了,长发如瀑布一般披在后背;简朴中有一股清雅韵致,让人爱不释手。

杨玲珑拉着凤一转了几个圈,将她前前后后上上下下好好打量一番,欣喜的笑道:

“我女儿才是真正的一枝花呢,人家是人靠衣装;我看衣还要靠我女儿来装。

不论什么衣服穿在你身上,都犹如美玉上穿着的绳子,身价倍增”。

凤一嫣然一笑,给刚进来的王战德行了一礼,又倒上茶,乖巧的道:“母亲说笑了。

别说我长得一般;像我们这种寻常人家,长得越好,只怕祸事反而越多。

平淡一些,未尝不好”

《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 第4章 :他嚣张的来退婚(1) 免费试读

望着这一幕,还有款步而来的宝贝女儿,王战德暗暗摇头,眸子里掠过一抹怜惜,面上却依旧和煦的笑道:“凤一,没事吧?”

“没事,来晚了,让几位爷爷、叔父与父亲母亲久等”。

凤一给父亲行个礼,乖巧的问候,温婉的样子,透着几分柔弱,让人怜爱。

面对家人,尤其是对她疼爱有加的父母,凤一总是做好一个乖女儿;完全没有私下面对萧玄时的冷傲与酷劲。

“不碍事。来,让三爷爷给你试试”。

白胡子老者王保全伸出手,和蔼的招呼道。

在十二年前,凤一缔造了一个神话,甚至可以说前无古人;

如今虽然一直停留在一毛二,但因为她年纪尚小,家人还一直保留着某种隐隐约约的期望,希望她这蒙尘珠玉再度焕发光彩!

当然,笑话她的也不在少数就是。

凤一无所谓的笑笑,对家人的理想不置可否,转头推着王嫣出去,道:“我还是老样子,就给妹妹测一下吧”。

闻言,周围围观的小辈顿时失去兴趣,这么多年,人都迟钝了。

一位头发银白、满脸络腮胡子的老者,淡淡的道:“五个手指也有长短,不能强求”。

凤一眼皮一抬,冲他似笑非笑一扫,不语,心里亦无起伏。

二爷爷王保荐,一直被凤一的亲爷爷以及三爷爷压着,心头颇为不爽,每每明嘲暗讽;看在一家人的份儿上,凤一总不搭理。

王战德身旁的那位青年走过来站在凤一身旁,温和的笑道:

“二爷爷说的是,下次出任务的时候,我带凤一出去历练一下;机缘巧合,没准就能恢复”。

这个男子,就是如今王家的新星王维,年仅二十,已经达到二星战士,在整个临溪县都是有名的天才

凤一扭头给大哥一个灿烂的笑容,点点头,“嗯”了一声,依旧不说话。

王保全暗叹一声,总觉得凤一身上藏着什么连他也看不透的东西,要不然一个十五岁的女孩,怎能对别人的讥讽如此无所谓?更何况凤一有多要强他怎能不知?但既然凤一自己都不想多事,王保全亦只得作罢,视线移向王嫣,淡笑道:“来,就让爷爷给你先试一下”。

战力等级测试,不同级别略有不同。

二级以下的战力测试,通常由等级更高的人作为测试者,利用战力及特殊手段,直接接触被测试者,进而测定其等级。

因为每一星甚至每一级之间的差异都非常明显,因此这种测试结果通常都很客观。

三级四级的测试,则需要等级比他更高的人,以类似交手的方式,激发对方战力,进行测定。

据说亦有强者一眼就能看出别人的等级,但在临溪县却没有这等强者。

王保全话音落下,王嫣走上前伸出手,一边报上上一次测试的结果:“二级一星”。

王嫣是继王维后王家第二天才,她的成绩家族大家都知道;但她照例报出成绩,方便测试者在过去的基础上采取最合适的测试方式。

王保全点点头,满脸的皱纹亮起,一手握着王嫣的纤手,一缕战力输进去

很快,王保全就探测到,王嫣的心脏强悍程度,已经非寻常人可比。

这种情况表明,这是战力提升身体机能的效果,亦即是说,王嫣如今已经达到二级二星的层次,俗称为二毛二。

战力初步全面锻体,是二毛一的标准;被动使用战力,则是二毛三的标志。

王保全捋着胡子再探测了一阵,感觉到王嫣的五感等都已全面提升,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脸上挂着一抹笑意,慈祥的道:“已经稳定在二毛二,修炼速度和你哥差不多啊”。

“二毛二了?”王战德身后杨玲珑有些惊喜的问道。

“嗯,而且隐隐有种对我战力抗拒的感觉,估计晋入二毛三亦不远了”。

王保全笑道,说话时亦不经意的看了王保荐一眼。

王保荐神色有些不自然,不过也无可奈何;众位年轻人则都有些兴奋,家族又出了一个小天才,王嫣现在才十四岁,已经二毛二了,前途不可限量啊。

王嫣退下来,依旧站在凤一身旁,小脑袋靠在凤一柔弱的肩头,巧笑嫣然:

“我会像姐姐学习,做刻苦修炼的小蚂蚁;向大哥学习,做最优秀的王家人!”

凤一捏着妹妹小脸,心头暖洋洋的,轻声道:“你要向自己挑战,因为你可以做的比谁都好”。

王嫣一愣,王维亦愣了,上座众人亦看着凤一,仿佛喉咙里哽住什么说不出来。

“哼,不过是个二毛二,得瑟什么劲儿!”

王蓉在一个角落,不屑的道;但她话里的酸味儿,愈发浓郁。

她比王嫣大四岁,而王嫣眼看就要赶上她,这种滋味儿,实在不大好受。

“五十步笑百步”

凤一嘴唇动了一下,但没说出来。

如果在这种毛毛的层次就开始取笑别人,实在没品;那,又何必和她计较?

“来人止步!”

“轰!”

众人正在为王嫣的成绩欣喜的功夫,前院忽然传来一阵嘈杂声,伴随着好像有人动手的声音。

“好大的胆子,还要我在门口等着!”一声娇叱,远远传来,相当的蛮狠!

紧接着一阵脚步声快速的传来,少女的声音更为刺耳:

“王战德在哪里,快带我去见他,我可没空在这里浪费时间!”

“怎么回事?”

顿时,练武场一阵骚动,上座众人亦站起来。

听来者声音应该是个年纪不大的孩子,听口气则是能吞下一只骆驼,听感觉是老子天下第一?!

“父亲,我去看一下”。

王维赶紧给王战德行一礼,飞快的带着几个族中优秀的同辈要出去。

“回来!”

王维才走出几步,王战德忽然沉声道。

听外面的声音,人家已经闯进来了,而且势压很强;估计王维不是人家对手,那又何必吃这个亏?

“喔,原来都在这里缩着呢。你们王家就是这么待客的吗?好像是练武场,还是鸿门宴?”讥诮的女子声音,愈发接近;而那种厚重的势压,亦紧随而至。

凤一在杨玲珑的示意下,站到她的身侧,不过还是将风风火火闯进来的一行人看清楚。

当先一位女子,长得颇为妖娆,丰满的胸部,感觉比她脑袋大;修长的双腿,穿着紧身裤,和大公鸡双腿似的。

身上穿着大红的袍子,胸口绣着一个徽章,是金字塔的下三层,上面当中顶着一颗星星。

这个标志,是一星战士,相比于她二十不到的年纪,算是很不错了。

在她身侧,一位少年,十六七岁;身材颀长,五官精致中透着一种闲雅,一看就是有着良好教育的世家子弟;的双眸带着一丝高傲,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他脚下,或者唾手可得。

他身上穿着蓝色的袍子,胸口亦绣着一个徽章,一般的是金字塔的下三层,但上面顶着三颗闪烁的星星。

小小年纪,便已经是三星战士,修炼天赋堪称恐怖,真有自傲的资本!

在他们身后,跟着四个人,看衣着打扮形式模样,无疑是女子的守护者;而他们的实力,估计最少的都在二星“百战”以上,这种阵容,足以横扫临溪县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