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沐月染南宫轩陌的小说[绝色狂妃:邪皇殿下别过来]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一抹晨曦 2019-02-12 08:13:16

主角叫沐月染南宫轩陌的小说[绝色狂妃:邪皇殿下别过来]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绝色狂妃:邪皇殿下别过来》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绝色狂妃:邪皇殿下别过来 即可阅读全文

《绝色狂妃:邪皇殿下别过来》小说简介

非常好看,适合老书虫,一本很经典的小说!。小说主人公是沐月染南宫轩陌的小说叫《绝色狂妃:邪皇殿下别过来》,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梓沫遥创作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哗啦啦——整个人都侵泡在冰凉的湖水里,感受着凉意一点一点的侵袭而来,滚热的身子被这寒凉一激,顿时消退了几分,缥缈的意识渐渐冷静下来,让她有精力分析现在的状况。一路走来,她百分百肯定,这个地方绝对不是什。《绝色狂妃:邪皇殿下别过来》是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穿越架空小说,作者是梓沫遥,主人公叫沐月染南宫轩陌,下面一起来看下说的主要内容是:她是二十一世纪杀手排行榜第一的冷血杀手,拥有性感美艳的外表,百分百完美完成任何高难度任务,是黑道中的传奇人物。然而再又一次任务完成之后竟然被视为亲姐妹的林夕设计陷害,穿越成了不受宠的侯府大小姐。更不小心招惹上一个邪气凌然眦睚必报的邪皇殿下,开启了又爱又恨的生活……

精彩章节试读:

“滚开。”

沐月染此刻心情可谓差到了极点。

在那个荒院找了一圈,也没有发现更多的线索,更没有找到那个神秘人的踪迹,这让她只好暂时将这件事压在心底,开始计划回归她这具身体的府邸。

然而……

那些被她甩掉的人竟然又一次找上门来,她还未成型的计划胎死腹中不说,为了避开那些人的耳目,她不得不小心谨慎的隐藏自己的行踪。

好不容易离开无名镇,她一刻也不敢逗留,连续赶了两天两夜的路,这才拖着疲累的身体来到沐侯府,她又累又饿,还满身的狼狈,只想回到她所住的地方吃些东西好好休息一下,放松放松紧绷的神经。

可没想到……

在这个时候,竟然有人不识好歹的来招惹她,还在她一忍再忍之后,得寸进尺。

找死。

“你以为你道歉了就没事了吗?二小姐要是被你撞伤了,你赔得起吗?”

被那冰冷的眼神瞪了心生恐惧,但一想到这个人平日里的软弱,那个丫鬟一下子又挺直了腰杆,驱散了心底的害怕。

“那你想怎么样?”

说这话的时候,沐月染将视线落在了那个从一开始就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的女子身上,冷笑连连。

二小姐?

可不就是她这具身体的妹妹吗?

区区一个二小姐而已,她怎么说都是大小姐,这人竟然还敢纵容手下的奴婢这么放肆刁难她,沐月染想也知道,在她未曾穿越来之前,她这身体的原主人活得有多窝囊。

不过……

这些人若真以为她还是那个任他们欺负的沐月染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她沐月染可从不是一个软柿子,想欺辱她,最好有付出代价的觉悟。

“春梅,姐姐也不是故意的,你不要这样。”

突然被盯上,沐雪灵心里咯噔了一下,莫名产生了一丝恐惧,连忙移开了视线,不敢与沐月染对视,心里却分外的震惊。

她那软弱无能的姐姐怎么会有这么凌厉的眼神?

心里疑惑,沐雪灵却没有胆量再看沐月染的眼神,捂住胸口的位置,故作虚弱的开口说道:“扶我回去,我的心口有些不舒服。”

“二小姐,你怎么啦?”

原本还拦着沐月染去路的丫鬟一听这话,立马焦急的走到沐雪灵的身边,担忧的说道:“肯定是旧疾复发了,奴婢这就去告诉老爷夫人。”

“没事没事,缓缓就好了。”

嘴上说着没事,可脸上却摆着我很有事的表情,也没有阻拦那个奴婢离开的意思。

这事可不能这么算了。

她这个姐姐似乎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似乎这一次成长了不少,换做以前,她早就被春梅的兴师问罪吓破了胆,可她现在竟然能够这么冷静的站在这里,甚至,还敢反驳,太不可思议了。

可惜……

那也无法撼动她在这侯府牢固的地位,她要告诉她,这沐侯府是她沐雪灵说了算,而不是她沐月染。

“嗯哼?”

现在才开始装虚弱,是不是晚了点儿?

沐月染柳眉轻挑,眼底闪过一丝鄙夷,稍纵即逝。

这主仆二人恐怕肥皂剧看太多了,脑袋都坏掉了,这么拙劣的演技也敢拿出来,就不怕丢人吗?

不过……

她可没有任何兴趣奉陪,太侮辱她的人格了。

之前问了管家她所住的地方,现在终于没有人再阻拦她的去路,沐月染自然不会在这里停留,迈步朝那个方向走去。

“蠢货。”

沐雪灵并没有让人将沐月染拦下来,目送她离开的背影,冷笑出声。

她这个姐姐果然一如既往的愚蠢,以为这么离开了就没事了吗?

天真。

她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将她踩在脚底的机会的,尤其是只要她想到,那个愚蠢的白痴竟然要嫁给邪王殿下为妃,心里就憋了一口气。

凭什么?

沐月染有什么资格霸占那个属于她的位置?

“怎么回事?”

走到前院时,二夫人就看到自己的女儿跌坐在地上,一手捂着胸口,似乎很难受的样子,脸一下子就难看到了极点。

“回夫人的话,小姐旧疾复发了。”

跟着回来的春梅也是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连忙开口回答。

“好端端的怎么会复发?”

担忧的走到女儿身边,想伸手去扶她,又担心因为她的鲁莽害了女儿,只好将心里的怒气发泄在其他人身上。

“是大小姐。”

添油加醋的将刚才前院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大意上是她家二小姐多么多么的无辜,那大小姐是多么的蛮横不讲理,不仅撞了人不道歉,还伸手推二小姐,这才使二小姐旧疾复发。

“谁给她的胆子?”

漆黑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狠厉,二夫人愤愤然的问道:“她人呢?”

从一开始她就没有在这里看到那个死而复生的沐月染,心里本就有些不高兴,现在见自己的女儿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二夫人心里的愤怒可想而知。

“逃走了。”

春梅心里虽然也很惊讶沐月染竟然不在,但表面上却没有表露分毫,只有满满的对自家小姐的不平合担忧。

“老爷,你都听到了,月染怎么能这么欺负灵儿?我们都已经处处忍让,她怎么还不依不饶呢?难不成真的要逼死我们母子她才会放过我们吗?”

一敛眼底的怨恨,二夫人转身扑进跟随而来的沐建宇怀里,期期艾艾的哭诉。

“混账,还反了天了?”

沐建宇脸色也不怎么好看,他从一开始就没有怀疑过这件事的真实性,更不相信,整件事里最无辜的人其实是他的大女儿,在他看来,沐月染会做出这样的事一点都不奇怪。

不得不说,这么多年,二夫人和她的女儿在这侯府伪装的很成功,将柔弱受欺负的形象演得深入人心,至少,沐建宇对沐月染的成见很深,深到发生任何不好的事情他都不需要去求证就已经认定了“事实”。

“老爷,月染欺负妾身没关系,可她怎么能这么对灵儿呢?”

委屈兮兮的哭泣,二夫人心里却在听到这话的时候,笑出了声。

“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为你们主持公道的。”

那个只会惹事的野丫头,人没回来让他焦头烂额,现在回来了就又找雪灵的麻烦,根本不将他这个父亲放在眼里。

这眼看着就要嫁给邪王殿下,若不知收敛,迟早会给沐侯府惹来杀身之祸,他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今天。

就今天,他一定要给那个野丫头一个教训,让她不敢再放肆。

“父亲,不要为了女儿伤了你与姐姐的父女之情,那女儿的罪过就大了,会寝食难安的。”

适时的出声,沐雪灵在春梅的搀扶下站起身,眼中含着泪,连连摇头,说道:“姐姐肯定不会故意撞灵儿,更不会将灵儿推倒在地。”

“哼,还有她不敢的?”

冷哼一声,安抚的拍了拍怀中的二夫人,交待了几句姗姗来迟的管家,沐建宇就满脸怒气的朝沐月染所住的方向走去,根本不听任何的人劝阻……

《绝色狂妃:邪皇殿下别过来》 第2章 天上掉下个大帅哥 免费试读

哗啦啦——

整个人都侵泡在冰凉的湖水里,感受着凉意一点一点的侵袭而来,滚热的身子被这寒凉一激,顿时消退了几分,缥缈的意识渐渐冷静下来,让她有精力分析现在的状况。

一路走来,她百分百肯定,这个地方绝对不是什么拍摄古装拍摄基地,而那个人既然对她出了手,又怎么可能只是单纯的想要毁了她?

与她美艳无双的外貌成反比的是她的手段,但凡得罪过她的人,就没有一个有好下场的。

其他人或许不知道,可她一直当成好姐妹林夕却十分清楚,纵然她不知道那人背叛她的原因,可林夕不傻,怎么会做出自掘坟墓的事来?

沐月染脑子有些迷糊,按她的推测,林夕既然出手必定是要杀了她,丢个恶心的男人来羞辱她,这种事情林夕或许会做,但选择那么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人来,就显得儿戏了些。

更何况……

借着月光的照亮,沐月染也发现,现在这副身子比她那性感**的好身材差了不是一个两个档次,年岁也小了一两岁,除了这张脸与她有几分相似外,再看不出其他更多的相同之处来。

死了,却又活着……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性。

纵然匪夷所思,但排除了所有可能之后,哪怕剩下的再不可能,沐月染也会选择相信,她穿越了。

“哗!”

想明白了,身上的灼热也消退殆尽,沐月染稍稍用力,钻出了水面,抬手抹掉脸上的水渍,既然上天给了她一条新的生命,那她就要好好珍惜,决不能辜负了这上天的美意。

不过……

这具身体原主人到底是个什么身份?

为什么会在这里?

又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遇上那样一个猥琐恶心的男人?

坦然的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沐月染忍不住皱了皱眉,她发现目前这个情况下,她面临的问题非常多,其中就包括了她在这个古代的身份地位。

“扑通——”

就在沐月染思考着该从什么地方下手的时候,突然一声巨大的巨响,硬生生的打断了她的思绪。

“什么人?”

常年接受训练,随时都保持着高度的警惕性,选择这个小湖时她就观察过四周的环境,确定没有人后,方才脱了衣裳浸泡。

“谁?”

几乎在沐月染开口的同时,一道冷硬的声音伴随着巨大的水声响起,还没等沐月染从惊艳中回过神来,脖颈上就被紧紧的扼制住,纤瘦的身子狠狠的撞在了小湖的湖壁上。

“你……是什么人?”

空气在一点点的消逝,沐月染的小脸涨得通红,然她并没有被吓到,只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冷眼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俊美不凡的男人。

“谁派你来害本王?”

手下的力道重了几分,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都没有,男人阴沉着脸,冷冷的盯着沐月染,呼吸粗重,紧皱着眉头,似在极力的隐忍着什么。

“你……”

闭了闭眼,沐月染试图挣开男人的钳制,但试了两次,都失败了,又注意到了男人的异样,大概能够知道男人身上发生的事情,暗道好巧之外,也开始琢磨着怎么扭转现在的局面。

处在被动位置,这让沐月染十分恼火,她向来是个主动出击的人,而不是受人钳制,将生死掌握在其他人手里。

“说。”

体内的药折磨的男人没了耐心,等了片刻,未等来女人的回答,忍不住皱紧了眉头,收紧了手里的力道。

“我……我说……”

抬手示意男人松开脖子上的手,沐月染从齿缝中挤出几个字,脸色已经涨成了紫红色,咽喉处传来丝丝灼痛感。

“别耍花样,女人。”

静静的看了一眼眼前瘦弱的陌生女子,思考了片刻,男人方才松开了钳制住沐月染的手,警惕的注视着她,不给她分毫逃跑的机会。

“不敢。”

重新呼吸到新鲜的空气,沐月染轻咳了两声,伸手揉了揉疼痛难忍的脖子,缓过这阵难受之后,忽然冲着男人柔媚的轻笑,伸手撩起一缕青丝把玩,挑了挑眉。

“你……很热?”

吐气如兰的轻呼一口气,沐月染媚眼如丝的浅笑:“难受吧?需不需要帮忙?”

她身上只穿了一件红色的肚兜,外衣都被她丢在了一边,虽说这副身材与她前世的性感**没法比,但好在清秀中透着一股别样气质,对于一个中了媚药的男人来说,也足够勾得他**焚身。

这个男人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杀她,这触犯了她的底线,沐月染若不加倍奉还,她就不是沐月染了。

“找死。”

眼前撩人的一幕,让他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媚药的药效又窜了上来,他不是傻子,当然明白这一切都是女人故意的,顿时黑沉了脸,身影一动,再一次朝沐月染出手。

“好心没好报,我是怕美人你憋坏了身子。”

早有防备,沐月染在男人出手的同时就往旁边闪躲开,没让男人得逞。

月色朦胧,映衬的湖水波光粼粼,沐月染仰头一甩头上的水珠,若隐若现的身影,竟然别有一番风情,让男人再次攻击过去的动作被这个美景惊艳的一顿,随即又懊恼的皱起眉头,恶狠狠的瞪着故意卖弄**的女人。

该死的媚药。

他从来不是一个为美色所动的男人,若不是中了那该死的药,他绝对不会被这个干瘪丫头诱惑,乱了心神。

“你真的不要我帮忙吗?”

丁香小舌诱惑的轻舔了一下纤细的手指,媚眼如丝的看了脸色铁青的男人一眼,轻笑出声,“保证让你舒服哦。”

见男人的眼色又深沉了两分,沐月染心里笑开了话,脸色却不露分毫,她倒要看看,这个男人到底能够撑到什么时候?

“滚。”

男人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女人分明是知道他中了药,所以,才会故意这般诱惑,就想让他难堪,看他出丑。

刚才还能勉强压制,被女人这么一撩拨,他已经完全克制不住体内的药效,庆幸这湖水够清凉,稍稍缓解了一些灼热,没有立马失去理智,遂了眼前这个女人的愿。

不过……

这世上竟然还有人敢这样挑衅他,简直不可思议,难道她不知道他是谁?

还是……

想到某个可能,男人眼底一闪而过一抹杀意,藏在水里的手紧紧的握紧,冷冷的瞪着沐月染,试图看穿她的内心。

“哈哈哈……”

将男人的变化全看在了眼里,又听到这声冰冷的呵斥,沐月染非但没有害怕,反而一敛身上的轻浮之态,放肆的大笑出声。

有意思,有意思。

这个男人还真让她刮目相看啊,或许,这是个机会,可以让她好好利用一番,摆脱现在的困局。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