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周翎殷慕白[嫡女传奇:国师相公太缠人]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编辑:追赶山边的风 2019-02-12 17:47:29

主角叫周翎殷慕白[嫡女传奇:国师相公太缠人]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嫡女传奇:国师相公太缠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嫡女传奇:国师相公太缠人 即可阅读全文

《嫡女传奇:国师相公太缠人》小说简介

《嫡女传奇:国师相公太缠人》可以,凑合着看,无聊打发一下时间。推荐一个更爽的:[全-球-废-品-王],大家搜下就可以看,要是不好看给你一百块!。热门小说《嫡女传奇:国师相公太缠人》由蓝九九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周翎殷慕白,内容主要讲述:周翎不知道的是,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殷慕白。那个腹黑的男人,听完逍盏的报告后,命人在周府的后院加了一把火。“哈哈,小姐,更劲爆的事还在后头呢。”周翎手上拿着一个茶杯,脸上是风轻云淡的笑意,“你讲。”约茹今。主人公叫周翎殷慕白的小说叫做《嫡女传奇:国师相公太缠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蓝九九所编写的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是21世纪的顶级杀手,一朝穿越到丞相府最无用的废材身上。本是嫡出小姐,身份尊贵,却零落成泥,人人可欺。再次睁眼,她获秘籍,斗强者,踹飞晋升路上的挡道石,谱写惊才绝艳的传奇。不过天赋卓绝、邪魅羁狂的少

精彩章节试读:

经过那日一闹,周筱筱和周月月对周翎有了忌惮,暂时不敢轻举妄动,她也就过了几天安生日子。

这段时间以来,周翎不断调养身体,汇聚灵气,丹田虽然还没有修复的迹象,但她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

尖瘦的瓜子脸白皙如瓷玉,两颊上泛着些许红晕,一双剪水秋眸盈盈动人,略有她前世的风采。

周翎明白,在没有足够的实力保护自己之前,美貌只会为她招来杀身之祸。所以她每天都用黄粉敷在脸上,又在妆容上做了修饰,看起来……还真是挺丑的。

要寻找修复丹田的方法,自然不能窝在丞相府。周翎恢复了本来面目,向约茹仔细交代了,就准备出府。

看着自家小姐养好身体之后,逐渐恢复的倾国之貌,约茹别提多高兴了。

她就说,夫人当年仅在宫宴上匆匆露了一面,就让四国英豪惊为天人,她生出来的女儿怎么可能是丑八怪。

周翎住的落霖院,在丞相府最不起眼的角落,别说侍卫,就连个多余的下人都没有。这样正合她意,她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翻墙出府。

周翎不怕被人认出,任谁都想不到,这个倾国美人,就是丞相府的那个草包丑女大小姐吧。

看着面前的围墙,周翎不禁想起了,前几天那个强大、邪魅的少年。

殷慕白说会帮她找到修复丹田的方法,可是转眼几天过去了,他根本就没有出现过。周翎倒也不失望,因为她从来就没有指望过那个少年。

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跑。

在周翎的世界里,向来信奉依靠自己。

周翎正准备翻墙离开,突然听到了脚步声。她停下动作,故作悠闲地站在原地。

很快,院子里就来了周亦风身边的小侍卫。

“大小姐,老爷叫你过去一趟。”周记虽然叫她大小姐,但脸上没有一点恭敬的神色,仿佛和这个废材多说一句话,都会玷污了自己一星武者的身份。

“啪!”周记还没有看清周翎的动作,脸上就结结实实地挨了她一巴掌。

“你个草包竟然敢打我!你知不知道我……”

“啪!啪!啪!”周记话音未落,脸上又多了三个巴掌印。

他的皮肤本就偏白,这下青红交加的,那画面太美,约茹忍不住掩嘴低低地笑了起来。

肇事者坐在藤木椅上,慢条斯理地喝茶,衣服上连一丝褶皱都没有,仿佛从没起身过。

周翎抬起头静静地望着周记,淡淡地说道:“下次对本小姐不尊,可就没这么便宜了。”

对上周翎冰冷的目光,周记只觉得整个人像掉进了冰窟窿,她明明一丝灵力都没有,却拥有如此强的气场,让人胆颤。对上她,他连还手的余力都没有。

周记腿一软,下意识地跪在地上,“奴才知错,请大小姐移步。”

周翎这才满意地放下茶杯,搭着约茹的手起身,斜瞥周记一眼,“起来带路。”

周翎清楚,像这样的高门大户里,主子若不受宠,奴大欺主是最常见的事。

周翎今天给周记一个下马威,就是要他明白尊卑之分,顺便告诉丞相府里,想欺辱她的那些人,她周翎早已今非昔比!

跟着周记来到大厅,周翎看见她名义上的爹爹周亦风、二姨娘林宛娘、二妹周月月、三妹周筱筱都坐在大厅。

庶弟周青莫在外历练,所以不在府中。

嫡出的大小姐,按理说比大厅里,除了周亦风以外的所有人都尊贵,可见她来了,众人脸上都是讥讽的笑。

周翎不理会他们,径自在一个空位坐下,拿起茶盏滑动盖子。看着氤氲的热气从里面冒出,她漫不经心地问道:“不知爹爹叫女儿过来,所为何事?”

“混帐!你这是和爹说话的态度吗?”周亦风伸手击在檀木桌上,上面的茶盏立刻化为齑粉。

他三十来岁的样子,穿着一件绛红便衣,眉眼是极为英俊的,想必年轻时也是个美男子。只可惜,他看向周翎的目光里,没有丝毫慈爱,就好像这个女儿是他人生的污点。

周翎在心中冷笑,周亦风这一掌下去,只碎了杯子,檀木桌还完好无损。说明他想在她面前立威,却又舍不得好东西。由此可见,她这个女儿在周亦风心中分量,还真不是一般的轻。

周翎没有起身,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惶恐不安地望着周亦风,“女儿的娘亲去得早,不曾有人教导过女儿规矩。”

言外之意就是,我这样对你,是你这个当爹的教导无方,怪不得别人。

“你!”

“老爷,消消火,别忘了咱们今天的正事。”二姨娘起身拉住周亦风的衣袖,楚楚动人地望着他。

二姨娘虽是姨娘,但周府上下人人都知道,自从夫人去世后,这府里当家的就是她了,下人们早就把她当主母看待。

二姨娘三十出头,一张鹅蛋脸保养得极好,看起来顶多二十五岁,一脸妖态,柔媚入骨。身上穿着一套广袖水仙裙,上面用金丝绣满了振翅欲飞的蝴蝶,和周翎这个嫡出小姐穿的粗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经过二姨娘的安抚,周亦风果然想起了叫周翎过来的目的,立马换了一副和颜悦色的面孔,关怀起她的生活,把慈父这个角色扮演得淋漓尽致。

周翎嘴角微微勾起一抹讥讽的笑,随即又恢复了平常的样子,一一回答周亦风的问题。

直到周筱筱姐妹脸上出现了不耐烦的神色,周亦风才进入正题。

“翎儿啊,一个月前有高人,帮你用幻术伤了你二妹三妹,不知道那位高人现在在哪?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说到这个,周筱筱和周月月的脸都绿了。她们两个武者,在周翎这个废材身上吃了亏,当然不会说出去,不然还不被别人笑死。

谁知道,她们昨天在后花园说话时,被周亦风听到了。在他再三追问之下,她们只好说出了事情的经过。

周亦风和二姨娘神情贪婪地盯着周翎。

《嫡女传奇:国师相公太缠人》 第10章二姨娘毁容 免费试读

周翎不知道的是,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殷慕白。那个腹黑的男人,听完逍盏的报告后,命人在周府的后院加了一把火。

“哈哈,小姐,更劲爆的事还在后头呢。”

周翎手上拿着一个茶杯,脸上是风轻云淡的笑意,“你讲。”

约茹今天有一种扬眉吐气了的感觉,绘声绘色地讲着二姨娘的糗事。

周亦风一早上醒来,睁开眼看到枕边的二姨娘,差点吓得把她踹下床去。

“怎么了,老爷?”二姨娘露出一双柔夷,攀上周亦风的脖子,柔媚地唤道。

“你!你!你离我远点!”周亦风像躲瘟神一样推开二姨娘,一个鲤鱼打挺从她身边坐起来,快步跳下床穿好衣服跑开了。

望着周亦风仓皇离开的背影,二姨娘十分不解,老爷平时可是最喜欢她这个样子的啊。难道他今天有什么要紧的事?

罢了,等老爷下朝了再去问他。二姨娘心中这样想着,起身唤了丫鬟进来为她梳洗。

丫鬟看到二姨娘,手中的水盆“哐当”一声落在了地上。她惊讶得说不出话,嘴巴张得可以塞下一个鸡蛋,傻傻地站在原地。

二姨娘不笨,此刻当然预感到发生了什么事,她三步并作两步走到铜镜前。

“啊!啊!啊——鬼啊!这不是我!”镜子里的那个女人,脸上长满了五彩斑斓的斑点,两片嘴唇都变成了恶心的黄色,看起来诡异而丑陋。

越是漂亮的女人越在意自己的容颜,二姨娘一向自诩美貌,也凭借她的这张脸,多年来在丞相府盛宠不衰。

再加上,她深刻地明白周亦风喜爱美色的性子,自己的脸变成了这样,只怕她在丞相府的好日子也快到头了。

气急攻心,二姨娘一下子喷出一口血晕了过去。

二姨娘醒来之后,帝都的大夫被一个接一个地召进丞相府,又全都无功而返。听说周亦风正在花大价钱请炼药师呢。

周翎用盖子捋着杯中的茶叶,看着缓缓冒出的热气冷笑。这“五彩璀毒散”可是前世壹教给她的毒药之一。

它的制作方法和需要的材料都很简单,解药却万分复杂,需要九十九种不同的动植物,以九十九种顺序配置,错了一道工序,解药都会变成催命的毒药。

但因为它只能令人脸上长斑,没有什么实际的杀伤力,前世周翎用的次数倒不多,没想到在这里竟然派上了用场。

“五彩璀毒散”的毒效刚好是半年,相信这半年内二姨娘不会有精力来对付她,半年之后,她就不是这般弱了。

别怪她狠毒,十几年来,二姨娘和周月月是怎么折磨这具身体的原主的,她可是都知道。

下毒,给她吃馊掉的饭菜,大冷天的把她扔进冰湖里,无数次的毒打和羞辱,掠夺她娘亲留给她的遗产,甚至在她来月信的时候,把她扔到雪地里。

周翎对她们做的一切,只不过是讨回了一点利息而已!

二姨娘忙着找炼药师,周月月被幽禁,周筱筱打不过周翎,自然不敢来招惹她。没有人上门来找麻烦,周翎难得过上了安逸的日子。

接下来的几日,周翎都在落霖院研制防身的毒药。她现在没有灵力,出门难免会遇到危险,这些毒药到了关键的时刻,说不定能保她一命。

所幸周翎制造的只是一些没有实际杀伤力的毒药,需要的材料并不复杂。

落霖院常年没有人打理,里面长满了杂草,周翎也算因祸得福,不然她还不知道要上哪去找这么多材料。

把刚刚制造好的“痒痒粉”收进瓷瓶,周翎躺在凌霄花藤上,手臂枕在脑后,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

没有现代的工厂,天策大陆的蓝天白云没有一丝阴霾,连空气都带着甘甜的味道。

前世嗜血的生活,周翎不记得自己已经有多少年,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宁静了。

深吸一口气睁开眼,周翎看见自己面前有一张放大的俊脸,单薄殷红的唇,高秀挺拔的鼻,俊美无双的脸,银白色的蝴蝶面具被阳光反射出神圣的光。

他美眸里深邃的光芒,毫不避讳地射进她的眼底,充满了探究,放佛要看进她心底最深处的位置。

好犀利的眼神,周翎心中一惊,立马起身跃下凌霄藤,落在离他三尺的地方。

她不说话,直直对上他的目光。

殷慕白的手指拂过周翎刚刚躺过的凌霄藤,只是一个漫不经心的动作,举手投足间出尘的气质,让人移不开眼,“丫头,本尊能保你一世都这般无忧的生活,你可愿意?”

周翎对上他的目光,仿佛在探究面具之下是一张怎样的脸。殷慕白倒也不介意,坦然地任她打量。

过了一会儿,周翎收回目光,朱唇轻启:“可是我习惯了站在巅峰的感觉,况且,比起别人给予,我更喜欢自己亲手取得的东西。”

殷慕白眼里流过一丝惊喜,若是一般人知道能得到国师府的庇佑,只怕早就高兴得手舞足蹈了,她却荣辱不惊。

真不愧是他看中的丫头。

“过来。”殷慕白拍拍周翎的小脑袋,径直朝里屋走去。

周翎看着他的背影,嘴角抽了抽,没好气地问道:“喂,你去我的房间干嘛?强闯民宅是犯法的你知道吗?”

“犯法?”看着她一脸戒备地盯着自己,殷慕白脸上绽放出一个妖冶的笑容,声音冷上了几分,“丫头,你可知道将国师大人拒之门外,是什么罪名?”

“不知。”周翎一边和殷慕白打太极,一边想他来这里的目的。

殷慕白似乎很有耐心,解释道:“也没什么大不了,不过是斩断四肢,扔到野外喂魔兽。”

明明是血腥至极的话,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硬是多了一丝蛊惑的味道。

她只不过是正当询问,何罪之有。

周翎心里这样想着,脸上却面不改色,迎上了殷慕白深邃的目光,不卑不亢道:“那请问,国师调戏民女,又该当何罪呢?”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