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沈清曦楚烨[重生嫡女:邪王塌上来]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编辑:清风挽心 2019-02-12 18:48:25

主角叫沈清曦楚烨[重生嫡女:邪王塌上来]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重生嫡女:邪王塌上来》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重生嫡女:邪王塌上来 即可阅读全文

《重生嫡女:邪王塌上来》小说简介

《重生嫡女:邪王塌上来》如水意写的书有血有肉,我很喜欢,而且不太浮夸,情节细腻。小说主人公是沈清曦楚烨的小说叫做《重生嫡女:邪王塌上来》,是作者步月拂裳创作的重生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看到沈怀,胡氏转身便道,“相爷,请相爷治我的罪!”沈怀眉头一扬,胡氏已愧疚道,“曦儿回府,本是在此静养的,我吩咐了金妈妈让她好生照管曦儿,可谁曾想,金妈妈竟然贪图姐姐的遗物,不仅如此,因贪心不足,竟然。新书推荐,《重生嫡女:邪王塌上来》由步月拂裳倾心创作的一本重生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沈清曦楚烨,内容主要讲述:前世,她是相府嫡长女,倾尽一切助夫君登上皇位,换来的却是剖腹夺子被囚暴室!隐忍三年,以死破局,大仇得报,含笑而终!一睁眼,回到了她十三岁未嫁这一年。嫡女归来,这一世她绝不让人轻她辱她贱她!杀刁奴,灭庶

精彩章节试读:

天明时分,止水居。

老夫人江氏还未睁眼便听到外间窸窸窣窣的说话声。

她轻唤一声,“阿许,发生何事了?”

许妈妈是江氏身边最为得信之人,闻言疾步走了进来,语声哀怜,“老夫人,是大小姐那边出事了,大小姐身边的静娘过来说……说大小姐没了……”

江氏一下睁开了眸子,“快!扶我起来!”

静娘是来报丧的,若非说沈清曦已经气绝,她哪里能进止水居的门?

看着从门口疾步走出的江氏,静娘哭号一声,猛地朝着江氏膝行而去,“老夫人……老夫人,大小姐去的好惨啊,她咽气之前一直念着夫人和您的名字,求您,求您去看她一眼吧,否则大小姐到了地底下都会不安,老夫人……”

静娘哭的声嘶力竭,是演的,却也是真的。

这么多年她家小姐被扔在洛州别庄无人过问,她家小姐太可怜了,如今一回府,胡氏却是要磨掉自家小姐的性命,她绝不会让胡氏的毒计得逞!

听着静娘的哭号,老夫人眉头狠皱,“怎么回事!不是在浮云居养病?!怎就没了?!”大孙女刚刚回府,早前只听病重不宜见人,而她对这个孙女不算亲厚,便也没见,可好端端的人怎没了?这个大孙女没了母亲,却还有外祖,更何况她自小没了母亲够可怜了,如今刚一回府就丢了性命,传出去也不好听。

静娘泪流满面,“昨夜还是好好地,金妈妈还专门送来了一碗药,可到了后半夜,大小姐忽然就不行了,刚才,刚才已是断气了!”

江氏和许妈妈对视一眼,喝了金妈妈端的药反倒是断气了?眸子一瞪,江氏薄怒道,“去!去请大夫来!去把老爷和夫人都叫过来,静娘,你带路,我要去浮云居看看——”

静娘爬起身来,万分悲痛的在前带路。

荷香院,胡氏尚在睡梦之中,却忽然被金妈妈摇醒,“夫人,夫人快醒醒!出事了!大小姐死了,老夫人朝着浮云居去了!”

胡氏美梦中被惊醒,大怒,“你做什么?!”

金妈妈快哭了,“夫人,老夫人去浮云居了,说是大小姐死了!”

这一言惊醒了胡氏,胡氏猛地坐起来,“你说沈清曦那贱丫头死了?!”

“是啊,那静娘跑去止水居报丧,本来交代好了不让静娘见老夫人的,可一听大小姐死了,底下人也慌了,硬是没拦住。”

胡氏眸色微变,再不受重视,可到底也是相府嫡长女,可以慢慢病死,却不得暴亡,胡氏慌忙下地穿衣,“去把老夫人拦住,我们先去浮云居!”

“晚了!老夫人已经去了,现在只怕都到了!”

胡氏一记冷眼看向金妈妈,“没用的东西!昨晚上的药没加东西吧!”

金妈妈狂摇头,“没有没有,照您的吩咐,只是一碗黄连汤,做样子的!”

胡氏松了口气,“那就好!反正不是咱们动的手,老夫人想追究也追究不出,都是她自己短命!早早的死了倒好,待会儿过去记得装的像一些……”

《重生嫡女:邪王塌上来》 第14章 偏心父亲2 免费试读

看到沈怀,胡氏转身便道,“相爷,请相爷治我的罪!”

沈怀眉头一扬,胡氏已愧疚道,“曦儿回府,本是在此静养的,我吩咐了金妈妈让她好生照管曦儿,可谁曾想,金妈妈竟然贪图姐姐的遗物,不仅如此,因贪心不足,竟然在曦儿的药碗之中下了毒,相爷,都是我管教不力,她包藏祸心,可我竟然未曾看出来!”

沈怀一听,眉头大皱,再看江氏,果然,江氏面色极不好看。

“金妈妈下毒?!”沈怀看了一眼羸弱清瘦的沈清曦,转而看向了杨大夫。

杨大夫忙道,“相爷,的确是中毒之状,小人来的时候大小姐气息已断,心脉还未绝,所以才将大小姐救了回来,虽是如此,大小姐本就病重,如今体内或有余毒,将来这段日子,还要好好的将养才是。”

沈清曦强自撑起了身子,“拜、拜见父亲——”

沈怀虽不信自己的内宅出了这样的事,可杨大夫都这样说,不容他不信,看着沈清曦一脸病态娇弱至极,他到底也生出几分不忍。

亡妻宋氏虽然不在多年,可如今的沈清曦眉眼之间已现几分亡妻之色,不由让他忆起了结发夫妻的情谊来,看着沈清曦的目光亦温柔一分。

“救回来了就好,清曦,莫怕,这两日父亲公务缠身,这才未至,你既然已经回了府中,往后为父和你祖母,还有你母亲,自然都会好好待你。”

沈怀一开口便是母亲,沈清曦却冷笑一声!胡氏也配做她的母亲?!

公务缠身?!再公务缠身,如果想见自己的女儿会没有空?

胡氏闻言心中暗喜,沈怀又问,“这金妈妈怎么……”

“相爷,是我气不过金妈妈心肠如此歹毒,亲手将她处置的!这两日泓哥儿病着,我的心思全在泓哥儿身上了,竟然疏忽了这边,我那般信任金妈妈,可她却辜负了我信任,还差点让曦儿没命,我若是不狠狠的惩治她,怎能为曦儿出气!”

胡氏恨得咬牙切齿的,沈怀一讶,也没想到是胡氏亲自动手,他忙颔首,“做得好,这等刁奴,的确不容宽恕。”言语之间已是赞赏胡氏当机立断。

胡氏柔柔看着沈怀,接着道,“正是,我已叫人待会儿打断她的手脚,将她丢去城外!以儆效尤!往后绝不敢再有刁奴欺负曦儿!”

沈清曦听笑话一般听着胡氏之语,胡氏伪善狠毒巧舌如簧,便是再如何蛇蝎心肠的事,由她的嘴说来,都让人觉得她才是正义的一方,而沈怀一心只想在朝堂之中争取权力,后宅之事,他根本昏聩愚蠢毫无明辨是非之心!

沈怀眼底生出满意来,江氏轻哼一声,“此事就这般算了?”

沈怀扫不假思索道,“母亲,眼下应以清曦的病为重,金妈妈如此处置也很是应该,夫人虽有失察之过,可近来泓哥儿不好您是知道的。”

泓哥儿沈嘉泓乃是五姨娘所出,乃是沈怀独子,如今五岁,胡氏虽然做了正妻,却一直生不出儿子,安姨娘的儿子便被她抱过来养在自己名下做嫡子养。

沈清曦听着垂眸冷笑,胡氏是在母亲刚嫁过来不久便入府的,她出身于一个从五品刑部员外郎的家中,且还是最不受宠的庶女,而她母亲本就出自青楼,她自然也知讨好男人的手段,到了相府,凭着一副狐媚的相貌,果然将沈怀魅惑的五迷三道。

这一点,从她只比沈清柔大了两个月就可看出。

而自己这个丞相父亲虽然表面上尊母亲为正妻,可私底下却让母亲颇受冷待,后来母亲年纪轻轻便郁郁而终多有此故,母亲在的时候他便偏心,更何况如今母亲去了多年。

沈曦永不会忘记,前世沈怀让她替沈柔出嫁之时的说辞。

“曦儿,雍王的生母出身卑贱,为皇上所不喜,将来,他是要被发配凉州苦寒之地为王的,你妹妹身体娇弱,哪里受得了那般苦楚,你是她的姐姐,这一次出嫁,你替她嫁给雍王吧,我们丞相府上下一定念着你的好……”

凭什么!凭什么她就该去苦寒之地?!凭什么沈柔就那般娇贵?!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