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狼性督军,矜持点]免费试读 主角叫宁绾心霍修远的小说免费试读

编辑:四叶草紫丁香 2019-02-12 19:05:43

[狼性督军,矜持点]免费试读 主角叫宁绾心霍修远的小说免费试读

《狼性督军,矜持点》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狼性督军,矜持点 即可阅读全文

《狼性督军,矜持点》小说简介

给你四颗星,少一颗是怕你骄傲哟,文文描写很好,把每一个人物都塑造的有血有肉,每一个细节的处理也很好,只是不太喜欢对男主的描写,爱美之心人人皆有,不能怪他,但是更爱作者笔下的男二,他的爱感动了我,希望他有一个好结局~作者大大加油吧,文笔还很青涩,有待提高哟~。主角是宁绾心霍修远的小说是《狼性督军,矜持点》,它的作者是菀菀最新写的一本重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民国29年,北安城,左大道,西街段府。“嘭!”段府别院,猛地传出了一道震耳的巨响,伴随着一阵尖声嘶叫,听得人浑身发凉。宁绾心气息萎靡的跌倒在地上,嘴角溢着血丝,她侧过头盯着不远处的那几道身影,神色中冰。主角叫宁绾心霍修远的小说是《狼性督军,矜持点》,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菀菀最新写的一本重生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因为抵死不从恶少,宁绾心被算计致死,却不料一睁眼回到了五年前! 宁家二小姐强势归来,身怀异能,踢飞渣男、整治贱女、抓厉鬼、看风水、观面相、算运势…… 一不小心借了某位未来督军的手惩戒了渣男,从此强强对决。 阴差阳错被某督军娶回家,结婚当晚,宁二小姐理直气壮瞪着他:“督军,我还小!” 某督军直接翻身将人压下,目光中带着意味深长:“不小了……” 宁绾心:“……” 婚后,某督军为媳妇揽生意—— “算命?找本督军媳妇去!抓鬼?找本督军媳妇去!看风水?找本督军媳妇去……嗯?什么都不要?” 某督军面无表情掏出手枪,上膛、瞄准:“活腻了?”

精彩章节试读:

事实上,宁绾心对这幅画倒也算不上非要不可的地步,而霍诤似乎并不愿将画作轻易赠人,她当然不会强求。

她只是瞧着霍诤的神色有趣得紧,才故意说了这么一番话出来。

至于这画么,她自然是会还给他的。

霍诤似笑非笑的看着宁绾心脸上的神色,眼眸之中墨色更浓,就在宁绾心准备收起玩笑的心思,将画作还给他时,他忽地幽幽开口道:“宁二小姐说得不错,成人之美,素来是我最爱做的事。”

说着,他便又道:“不过,这画作毕竟是闲暇之余的兴趣之作,我家中还有许多比这幅画更好的,下回,我带去宁府,请宁二小姐仔细挑选,如何?”

宁绾心:“???”

被霍诤的这句话惊得里焦外嫩的宁绾心再也兴不起开他玩笑的心思了,当下就将手中犹如烫手山芋的画作朝着他递了过去:“督军,我方才只是在说笑罢了,这画作还是还你……”

“既然宁二小姐喜欢,我如何能有夺人喜爱之物的做法?宁二小姐还是收着吧。”霍诤神色淡淡的往后退了一步,压根就没有要接下的意思。

宁绾心黑了黑脸,手举着画作,身形有些僵硬。

只是等了好一阵,霍诤却也还是没有伸手的意思,宁绾心又恼又气的收了手,咬着牙道:“那还真是谢谢督军你了!”

“宁二小姐客气了,不过是一幅画而已。”霍诤面不改色的淡笑一声,神色平静得很。

宁绾心也没有料到,霍诤竟然不按常理出牌,这幅画就这么硬生生的到了她的手中,她原也不过是想着拿这幅画观赏一番就作罢的,而如今……

黄包车师傅在霍诤的示意下抬着车把迅速朝着警察局跑去,宁府的下人见自家小姐走了,忙不迭就跟了上去。

霍诤站在原地顿了顿,然后才侧头对着霍林颔首示意:“我先走了。”

“诶。”

宁绾心坐在黄包车上,探头瞄了眼霍诤的背影,然后撇着嘴坐了回去。

这凤城未来的督军,气度可真小!

凤城警察局在西区,而宁府在东区,前世今生,宁绾心还是第一次踏足凤城的警察局。

由丫鬟扶着下了黄包车,警察局门口的警卫就满脸堆笑的迎了上来:“宁二小姐,您来啦?方才您派人送来的凶犯连带涉事大队长王旭一起,已经被全数关入大牢,您过去瞧瞧?”

“不用了,那些人,交由霍诤霍队长审问即可,昨日被关进大牢的万小四在何处?带我去看看。”宁绾心轻轻摆了摆手,她今日前来的目的,可不是王旭等人。

警卫脸上的笑容一滞,他有些迟疑的看了宁绾心一眼,然后才犹犹豫豫的开口道:“这……宁大公子已经于宁二小姐您之前进了大牢,想必现下应是在审讯那万小四,宁二小姐不若再等些时辰?”

自家哥哥去审问万小四了?

宁绾心眼眸微垂,唇角勾起了一抹浅淡的笑:“不用,我现下过去。”

警卫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宁府下人,又扭头和身旁的其余警卫对视了一眼,随即才点头道:“宁二小姐,您随我来。”

踏入警察局后,宁绾心就察觉到了一股迎面而来的阴森煞气,和这股煞气争锋相对的,却是身旁这些巡逻警务身上的浓烈正气。

越往里,阴煞之气也就越浓郁,寻常人在此待上一两个时辰,少不得要大病一场。

万小四被关在距离大牢最深处不远的一间单独的牢房里。

宁绾心随着警卫走近时,已经能清晰的听到万小四痛苦又凄惨的喊叫声,想必,自家哥哥也对万小四的做法恼怒得很。

抬手示意身旁的警卫退下,宁绾心借着丫鬟的搀扶力道来到牢房门口,目光跟着落在万小四的身上。

此刻万小四的身上,早已不见了昨日的白净清爽,他的浑身上下,遍布着脏污的痕迹,背上更是有着一道道的深色血痕,模样看上去狼狈之极。

而宁屹霄,则带着警卫气定神闲的站在万小四的身前,一身长袍倒是依旧干净得很。

“万小四,你招还是不招?”见万小四已经被折磨得差不多了,宁屹霄这才慢条斯理地开始审问他。

至于之前的那些刑罚么,不过是开胃菜而已。

万小四有气无力的趴在地上,双眼透过地上的杂草,愤恨的瞪着面前的宁屹霄,嘶声吼道:“宁屹霄,你休想对我屈打成招!”

他是绝对不会屈服的,只要他死不松口,便是宁府势大,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宁屹霄的脸上露出了一抹亲和之极的微笑,他缓缓摇了摇头,语气很是和善:“我宁家家大业大,作风素来清廉,又怎么会做屈打成招这种事情?”

万小四早就已经做好被刑罚逼供的准备,但他显然没有料到宁屹霄竟然不如他预想的那般对付他。

在听到宁屹霄说不会做屈打成招这等事情时,他虽然疑惑,但还是犹犹豫豫的迟疑道:“当真?”

“自然。”宁屹霄微笑着点头,再度开口,“所以,宁家花了一整夜来调查你的身份,我们查到,你出生在凤城管辖下的一个小山村,有一个青梅竹马的未婚妻,叫阿英。”

“你们要做什么!”万小四面色大变,眼中不可遏制的流露出了惊恐的神色,“这些事都和阿英没有关系,你们不许去找她的麻烦!”

“你放心,我们怎么可能会去找她的麻烦?我只是派人将她请来了警察局,并告知她,你已经将所有的一切都招供了,而她,只需要说出自己知道的消息,就能获得十块大洋。”

宁屹霄脸上的笑容依旧和善得很,但在万小四的眼中,却犹如恶魔一般,“她十分配合的将这些年你所做的勾当都交代得清清楚楚了……”

听到这里,宁绾心也没有再继续待下去了。

她转身,由丫鬟搀扶着出了牢房,然后问了霍诤的休息室。

将手中的画作放在休息室的桌上后,宁绾心又拿起笔,在纸上“唰唰”写下了一句话,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于是,等霍队长回到警察局,进入休息室,还没来得及坐下,就看到了桌上那张纸上的话:霍修远,身为男人,你该大度点!

霍诤:“……?”

《狼性督军,矜持点》 第1章 死亡 免费试读

民国29年,北安城,左大道,西街段府。

“嘭!”

段府别院,猛地传出了一道震耳的巨响,伴随着一阵尖声嘶叫,听得人浑身发凉。

宁绾心气息萎靡的跌倒在地上,嘴角溢着血丝,她侧过头盯着不远处的那几道身影,神色中冰冷一片。

“宁绾心,只要你答应做本公子的七姨太,本公子就立即收了这厉鬼,也可免你受这皮肉之苦!”站在不远处的那几人,皆是段府之人,当先那名穿着华丽服饰的男子,正是段府的嫡出二公子,段明。

宁绾心嗤笑一声,面色冷凝的看着段明脸上的傲然,唇角勾起了一抹嘲讽的笑:“做梦!”

段明的面色微微一变,被宁绾心当着身边的下人落了面子,他只觉恼怒不已,当即就捏紧了手中握着的那只葫芦,狠声道:“敬酒不吃吃罚酒!”

话音刚落,他就转头面向身边那团氤氲不已的黑气,阴狠的命令:“给本公子将那贱人抓过来!”

黑气猛地一阵晃荡,里头发出了一声声的“桀桀”阴笑,渗人心扉。

宁绾心咬紧牙,用手撑着地,猛地坐起身来,目光警惕地盯着那团朝着自己迅速涌来的黑气,眼中闪过了一抹不甘之色。

厉鬼……她现下还没有那么高的道行去对付!

虽然对付不了这只厉鬼,但宁绾心也还是在黑气逼近时,从怀中取出符纸射向厉鬼:“千神万圣,护我真灵。敕!”

黑气被驱鬼符逼得雾气黯淡了不少,却因此激怒了厉鬼,厉鬼嘶叫了一声,猛地急速逼至宁绾心的身前,阴气阵阵翻涌,瞬间就将宁绾心的脖子扼住。

段明的面色一喜,眯着眼打量着宁绾心,嘿嘿笑道:“宁绾心,只要你答应,本公子立刻就放了你!”

宁绾心涨红了一张脸,双手用力掰着脖子上的那一圈黑气,只觉呼吸困难不已。

而段明的那番话,她压根就不想再去理会。

被宁绾心无视,段明脸上的笑立即就凝固了起来,他面色铁青的盯着宁绾心涨红的脸,恼羞成怒的道:“贱人,本公子也不是非你不可!给本公子弄死她!”

下一刻,宁绾心就觉脖子上的那圈黑气箍得更紧,几乎令她窒息。

不远处段明和那几名下人得意洋洋的脸清晰可见的被映入眼底,宁绾心咬紧牙齿,双手猛地握紧。

段明!段府!万小四!

宁绾心费力的睁着眼,仇恨的看着不远处的段明,她神色决绝的取出脖子上挂着的那块玉佩,用力掷向厉鬼。

厉鬼痛叫着松开宁绾心,猛地往后退去,黑气也跟着消散了一大半:“这……这是什么?”

段明几人也被眼前这一幕惊得往后退了一步,面露惊疑。

宁绾心冷冷一笑,手中法诀掐动,面色冷然。

厉鬼见势不妙,正欲逃离,却被突然金光大作的玉佩笼罩住,根本挣脱不开。

“你要做什么!”

宁绾心不语,手中的最后一个法诀掐出后,金光大作的玉佩便猛地爆发出了一阵剧烈的响声,随之而来的,便是浑身上下传来的剧痛……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