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萧夙栀卿桦池的小说[倾城女尊,夫君爱出墙]最新章节阅读

编辑:青莲白雾 2019-02-12 19:12:12

主角叫萧夙栀卿桦池的小说[倾城女尊,夫君爱出墙]最新章节阅读

《倾城女尊,夫君爱出墙》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倾城女尊,夫君爱出墙 即可阅读全文

《倾城女尊,夫君爱出墙》小说简介

五星好评,作者文笔深厚,有大家之风,剧情跌宕起伏,说实话,这本书和(驱鬼道长)是我看过最好看的两本书。。小说主人公是萧夙栀卿桦池的小说是《倾城女尊,夫君爱出墙》,是作者倾城半许创作的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萧夙栀一脸莫名其妙,这人竟然一点儿都不生气?结果下一刻,身后的男人直接搂着她的肩膀,硬是将她扑倒在了床上,扑倒之前,还不忘将她翻过来!“啊——”萧夙栀惊呼一声,下一刻便和卿桦池面对面的倒在了一起。“你。小说主人公是萧夙栀卿桦池的小说叫《倾城女尊,夫君爱出墙》,本小说的作者是倾城半许所编写的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什么龙傲天,什么赵日天,什么王斩仙、李杀神我更是一个都不认识,根本都没有听说过,我只知道我的意中人是倾城女尊,有一天,她会带着她的妖孽夫君祸行天下,血洗人间。ps:高傲女:“夫君不可以,你靠的越来越近,你的眼睛在看哪里,还假装那么冷静。”某男:“我的小可爱,诺诺皇冠给你带~小花花送给你,快点钻进我怀里,给你煮了小薏米要乖乖吃了长身体哦~”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萧夙栀眉头轻蹙,卿桦池问道:“怎么了?有什么难办的事吗?”

萧夙栀心底疑惑着,到底是谁要下蛊害她呢?随即低喃道:“恐怕害我之人并不会让我脱离他的视线太久,若我时常出入医馆,怕是会让那人起疑,到时候若是连累到药老前辈……”

“不必担心,他们还不至于把我一个糟老头怎么样,但为了安全起见,这事还是少让人知道为好。”

“这事好办,每晚子时,我接你到这里来。”卿桦池好人做到底,干脆帮她一把得了。

“前辈,我想请教您一个问题,不知道蛊虫取出后还能不能保证是活着的,若是活的,是否还能够再植入另一个人的身体?”萧夙栀低声问着,神色间闪过一抹算计的味道。

“按理说是可以的,不过你要那害人的玩意来做什么?”药老很是好奇的看着萧夙栀,寻常女子对巫蛊之术都是谈之色变、谓之惊恐的,她倒是显得十分淡定。

一旁的卿桦池也狐疑的看着她:“我也想问,你要那蛊虫有何用处。”

“呵呵,有种报复叫做以牙还牙,不知道你们听说过没有。”萧夙栀嘴角勾起一丝深沉的微笑:“那虫子都让我背负了十几年废材的名头了,不让他尝尝那虫子的味道,怎么对得起他的良苦用心?

“哈哈,有意思,让下蛊的人自食其果也是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你这女娃子狠辣的做事风格,倒是很符合老夫胃口。”药老不由拍手叫好。

此时的卿桦池不禁汗颜,心里侥幸着:还好我没得罪这女人,不然……猛地摇了摇头,他还是不要想下去为好。

“走江湖的道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灭他满门!我一贯都是这么做的。”萧夙栀倒是感觉自己跟药老挺投缘的。

“走江湖?什么意思?”听到陌生的词汇卿桦池有点茫然的看着她。

“就是出来混的意思。”

“哦。”听完解释的他,脸上又恢复一贯的波澜不惊模样。

萧夙栀看着脸色依旧冷冰冰的卿桦池,这男的先是在丞相府帮了自己一把,现在又找医生给她治病,虽然不清楚他的真实身份,但这人做事还是挺仗义的,对他先前登徒子的看法有了一丝丝微观的改变。

而此时,卿桦池发现自己愈发对这个丞相府的废材嫡女感兴趣起来,传言说她软弱怕事,现在看来传言确实不可信。她的一言一行看似合乎情理,却又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是错觉吗?难道她身上还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被卿桦池的目光看得有些不自在的萧夙栀,眼睛不由自主的四处张望,这时目光落在角落桌子上的那些放的乱七八糟的瓶瓶罐罐上。

“前辈,这些乱丢的瓶子里装的是什么?”刚想拿起一个红色的瓶子来看看,就立即被药老制止了:“你可别乱动那些东西,太危险了!”

“呃,什么东西值得前辈如此紧张?难道是毒药?”萧夙栀看着瓶口洒落的些许淡黄色粉末,直觉告诉她,最好不要轻易碰这东西。

“算是吧。”药做老毫不避讳的说道:“前些日子得了几颗毒草,想着用来做些药粉防身的,结果没成功,不过那东西还是有一定的毒性的,普通人和低级修炼者沾上处理不及时还可能会致命。”

“原来是这样呐。前辈,反正你留着也没用,倒不如送我两瓶用来防身,如何?”萧夙栀看出药老眼神里的那一抹担忧,又接着说道:“我保证不会拿它害人,我可以发誓。”

“给你倒也无妨,只是这东西的毒性不强,要是不小心碰到了,服下一颗百草丹就能好了。”说着挥袖一甩,一个淡绿色的玉瓶飘到萧夙栀的面前。“这瓶子里有二十枚解毒的百草丹,你小心收好。”

“谢过前辈。”

“先别急着谢我,这东西可是都要收费的!”药老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算盘,飞快打着珠子,嘴里念叨着:“诊金加两瓶毒药,加一瓶百草丹,再加七天的药费,一共一万七千八百六十两,念在是熟客带来的,收你一万七千八百两就行了。”

“什么!要花一万七千多两银子,你怎么不去抢银行呢?”萧夙栀惊呼着:“那俩瓶毒药不是说留着没用的嘛?”

“留着是没用,可卖了能换钱,何乐而不为?”药老脸上挂着奸商的笑容,摸了摸胡子说:“你放心,没带银钱也可以赊账,反正堂堂相府嫡女,也不会在乎这点小钱的。”

“在乎,我当然在乎!你现在就算把我卖了也不值这个钱。”萧夙栀心里欲哭无泪,这老家伙肯定是个奸商!

卿桦池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眼神就像在看什么珍稀物种似的,而后淡淡的插一句:“你要是在青楼卖这个价,说不定有人会买,当然那一定是个眼瞎的。”

狠狠的瞪了卿桦池一眼,心想:自己就算不是什么绝色美女,但还不至于沦落到只有瞎子才会看得上吧?这家伙真是欠打,看我待会不好好修理你!

萧夙栀刚刚抡起拳头要砸过去,熟料卿桦池一个悠然转身,不着痕迹的翩然避开了,转念道:“时间差不多了,我就不打扰药老您休息了,先回去了。至于那诊金什么的,你就先记我账上吧。”

“下手真狠,都说了要是打坏了,你可是要负责的。”卿桦池一把抓住正准备收回去的手,顺势一拉,将她揽入怀抱。

他一直很讨厌跟女人近距离接触,要是从前别说主动拉了,都恨不得一把推开。可面对萧夙栀的时候,好像身体没那么排斥,他也闹不明白是为什么。

萧夙栀身体陡然一僵,反应过来后,双手不自觉的想把他一把推开,可清浅熟悉的药香萦绕鼻尖时,她手上的动作又不禁停顿下来。

见她没有反抗,卿桦池鬼使神差的一把将她抱起,温和的说道:“抓稳了,我送你回去,小心摔下去。”

“嗯。”点了点头,萧夙栀出了奇的没有反抗。

《倾城女尊,夫君爱出墙》 第三章 偷吃 免费试读

萧夙栀一脸莫名其妙,这人竟然一点儿都不生气?结果下一刻,身后的男人直接搂着她的肩膀,硬是将她扑倒在了床上,扑倒之前,还不忘将她翻过来!

“啊——”萧夙栀惊呼一声,下一刻便和卿桦池面对面的倒在了一起。

“你说的没错。”头顶传来卿桦池的声音,一改方才的低沉,多了分轻佻:“我就是采花贼,偏巧让你撞上了。”

说着,卿桦池竟然腾出一只手来毫不客气的向着她胸口摸去!

方才不小心碰到的就算了,现在他竟然还正大光明的摸了上来!萧夙栀气急,正准备破口大骂,熟料还未出声,唇瓣便被一阵柔软堵上。

他他他……竟然敢亲她?!

温热的气息不断的喷吐在她的脸上,柔软的触感在口腔中不断搅动,身子被牢牢地控制无法动弹,胸口还有一只手不安分的动着,萧夙栀现在连杀了他的心思都有了。

就在这时,窗外又是一阵脚步声响起,萧夙栀心头一惊——方才那些人还没走?!

当下,萧夙栀再次屏住呼吸,大气也不敢出,过了一会儿外面安静了之后,卿桦池才终于放开了她。

萧夙栀微微喘着气,脸颊早已经红透了,暗自庆幸现在灯是吹灭的,不然的话一定会被面前的人看到。

“这青楼的姑娘,技术都跟你一样差?这样真的能招揽到生意?”

萧夙栀一愣,紧接着脸色瞬间沉了下去,趁着现在对方放松,直接一脚向着裆下踢去!

‘砰’的一声,正中中心!

可是奇怪的是,萧夙栀却并没有看到预想中对方的抱‘裆’痛哭,反而卿桦池一副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仍旧一脸笑意的看着她,甚至在她踢完之后,又靠近了一些。

“啧啧,下手还真是狠啊,要是真的踢坏了,你可是要负责的。”

萧夙栀气急,突然之间发现自己方才踢到的地方有着淡淡的黑色雾气,如果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清。

萧夙栀以为自己看错了,又仔细的看了看,发现那雾气正在一点点的散去,仿佛刚才是被召唤出来的一般,很是神奇。

难道方才这人没有感觉就是因为那雾气的保护?

此时的她还是穿越过来之后第一次亲眼看到‘灵力’,仿佛真的有强大的力量……

“主子,你在里面吗?”

就在萧夙栀想得入神的时候,窗外再次传来了一个声音。

萧夙栀以为是那群人又回来了,瞬间防备起来,熟料面前的男子却是终于松开了一直控制她的手,扭头对着门外说道:“进来吧。”

‘咯吱’一声门打开,两个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将房间的灯点亮,那刚刚进来的人顿时被面前的场景惊到了。

自家主子面前有一个娇小的美人儿,只是那美人儿看着衣衫头发都凌乱许多,一张脸也是异样的红润,像极了被欺负似的,而自家主子正在慢悠悠的整理自己的衣裳。

这场景,怎么看都像是他们破坏了主子的好事……

“咳咳……”似乎是觉得有些尴尬,其中一人干咳了两声,这才开口说道:“主子,时间差不多了。”

“无妨。”卿桦池淡淡的说道。“怎么今日来的这么慢?”

此话一出,那两人直接跪在了地上,“请主子恕罪!今日我二人过来时,在北市那边……”

萧夙栀看着这三人在一起说着各自的事情,觉得似乎没有自己很忙事情了,在这儿听着也不好,当下便趁着他们不注意,慢悠悠额向着门口移去。

快到门口的时候,那一直没有开口的卿桦池突然说话了:“姑娘这是要去哪儿?”

萧夙栀嘴角抽了抽,看着房间里的三个人,寻思着自己一个都打不过,这三个要是一起上怕是自己连动手的机会都没有,当下便说道:“我去找这里的妈妈,毕竟在下是青楼女子不是?你们先聊,你们先聊。”

说罢,便直接开门走了出去,一溜烟的跑了。

房间里,卿桦池看着那个消失在房门口的身影,嘴角不由得勾了勾。

“主子,要不要把她抓回来?”

“不用。”卿桦池伸出手轻抚了下自己的嘴唇,道:“丞相府的嫡长女,你们抓她?”

“丞相府?!废材嫡女?!”那两人一愣,纷纷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抹不可置信。

卿桦池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目光中满是沉思:“是啊,就是那个一心想要抱太子大腿的丞相府,他们的嫡长女却在深夜出现在了青楼里……啧啧,果然有些意思。飞羽,飞流,你们二人去跟着她,若是打探到了什么消息,立刻向我汇报!”

“是!”

午夜的街道,走出了烟花柳巷之后,便没了那股子烟火气,萧夙栀根据记忆中的路向着丞相府走去,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个人影。

七拐八拐的走了半天,萧夙栀终于摸到了丞相府的后门,身手利落的从墙头翻了进去,又沿着小路走了一会儿,正准备回自己的院子,却见到一个打扮娇俏,身后还跟着两个丫鬟的女子从另外一边走了过来,看那身姿,正是自己的好妹妹萧夙毅!

萧夙栀脸色一沉,却是直接躲在了旁边假山的掩映之下。萧夙毅似乎是有什么事情,脚步匆忙的从小路上走了过去,丝毫没有注意到假山后面还有一个人在,直到她走出了一段距离,萧夙栀这才从假山后面走了出来。

“都这么晚了,她是要去做什么?”萧夙栀盯着萧夙毅渐渐走远的背影看了半天,最后还是决定追了上去。

丞相府占地面积很大,萧夙栀住的地方偏僻,那萧夙毅明显是从萧夙栀的院子那边走出来的,所以此时足足走了有十分钟才终于到了一座卧房门口。

萧夙栀看着萧夙毅在卧房门口停下了脚步,便连忙闪身躲进了一旁的树后,紧接着便听见从卧房门口传来的柔柔的声音:“你们下去吧,没有吩咐,任何人不要靠近这里。”

得了萧夙毅的吩咐,那两个跟在她身后的侍女连忙应了一声“是”,便转身向着院子的大门去了。

萧夙栀躲得更隐蔽的一些,看着那两个侍女去了院门口,萧夙毅推门进了卧房,这才从树后面走了出来。

此处卧房是萧家的主房,也是萧夙栀的父亲、萧家家主——萧丞相所住的地方。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