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凤可人宫言煜的小说[重生之凤仪天下]免费阅读

编辑:如山中清风 2019-02-12 19:19:25

主角叫凤可人宫言煜的小说[重生之凤仪天下]免费阅读

《重生之凤仪天下》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重生之凤仪天下 即可阅读全文

《重生之凤仪天下》小说简介

条理清晰,构思新颖,题材独具匠心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人设丰满,力荐阅读!。完整版小说《重生之凤仪天下》是堇色安年。最新写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凤可人宫言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哪怕是临时提议的宫宴,内务府还是准备的妥当。说是家宴,宴会上还是有不少的大臣。凤可人到的时候,许多大臣围在梁尚书,看样子是在贺喜。挥手呵退了正要通告的太监,让晚儿扶着坐上了上座皇后的位置,宫言煜的左手。主角叫凤可人宫言煜的书名叫《重生之凤仪天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堇色安年。所编写的穿越架空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皇后? 上辈子,全家的惨死,她的惨死教会了权利两个字。 什么是良人? 那是毒蛇,一个个都是为了将军府的势力而来。 上辈子,凤可人在临死前最后悔的事情就是爱上了宫言煜。 这辈子,凤凰涅盘而生。 装可怜

精彩章节试读:

因为早上这么一闹,凤可人也没用了早膳,就让晚儿早早的上了午膳。

午膳用到一半,便由几个太监托着盘子进来。

凤可人正端着汤碗小口饮着热汤,走在最前面的太监魏公公走了上来,说这些个东西都是文贵妃用来给她赔罪的,今日是她鲁莽,不该在身子骨不好的时候过来,让皇上误会了她。

“这样啊。”凤可人放下汤碗,让晚儿命人将桌上的膳食给收了下去,又拿了些银子出来给这几个太监,不紧不慢的道,“文妹妹的赔罪本宫收到了,这些个东西便劳烦公公们拿回去吧。”

魏公公明显有些为难,犹豫的道,“皇后娘娘,这些个都是贵妃娘娘亲自给您挑选的,您不收下,怕是……”

“怕是什么?”凤可人脸上神色未变,前世梁文微也是这般,让几个太监送了些东西过来说是赔罪,她见此,心中还是十分欣喜,甚至翻找了好些个玩意儿让晚儿送去,却是没想到,恰好碰到宫言煜在,梁文微见到这些个物件,神色凄凉,说这些个贵重的东西,她打小就不曾见过,到底是姐姐的命好,当了这皇后。

这一番言论,惹的宫言煜十分心疼,以为她是为了刺激梁文微才让晚儿将这些个东西给送过来,当即大发雷霆,让她亲自去蔷薇阁跪在梁文微面前,让她原谅自己。

且不说前世,眼下,她才是皇后,她一个贵妃打发了太监过来给她端来这些个东西,说是赔罪,这旁人怎么看都会说,她根本徒有皇后的名,却没有皇后的权。

想到这里,凤可人轻笑道,“恰好,本宫心中也十分惦念文妹妹的身子骨,便同你们一起去,这些个东西你们带回去,待会本宫会亲自与妹妹解释。”

几位太监跟在凤可人后面一丈远,看了看手中托着的盘子,有些左右为难。毕竟方才他们拿了凤可人的赏赐的银子。魏公公是宫里的老人,怎会不知道里面的弯弯绕绕,文贵妃说好听些是赔罪,说直白了就是告诉这宫里的人,她才是正儿八经的主子,这皇后娘娘不过只是一个名头而已。

但是很明显,跟前的皇后娘娘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两位主子的事情,他一个奴才就不用来吓掺和,是以,让太监们跟上了凤可人,不紧不慢的往蔷薇阁走去。

到蔷薇阁的时候,宫言煜才处理好了朝事陪梁文微在用午膳,守在外面的侍卫见是凤可人,当下也不敢阻拦。魏公公刚想去通报,被凤可人挥手制止,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

进到里面,见到宫言煜,轻笑道,“没想到来的真不凑巧,打扰皇上与文妹妹用膳了。”

宫言煜蹙了蹙眉头,看着似笑非笑的凤可人,想到早上听到的那些个话,委实有些不痛快。

“姐姐说笑了,这些个奴才越发没了规矩,姐姐来也不通报,妹妹失了礼数。”梁文微忙站了起来,准备行礼。

宫言煜一把按住了梁文微的身子,冷冷的瞧着她脖子上还未散去的淤青,道,“还么长记性?”

“皇上您这是什么表情,莫不是臣妾是吃人的老虎不成。”凤可人径直对着他行了礼,抬起脑袋笑着道,“早上本宫见文妹妹身子不适,还让太监给臣妾送了好些个东西过来赔罪,臣妾想着若是不来瞧瞧,怕是会落了人口实。”

宫言煜脸色越发沉了些,梁文微尴尬的笑了笑,“今儿个早上,是妹妹不对。”

“文妹妹客气了,若是真的觉得不对,大可等身子好了,上本宫的凤惜宫来坐坐。”凤可人也不等宫言煜发话,径直走到了门口,“不然宫里的人会以为,文妹妹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本宫这个后位。”

《重生之凤仪天下》 第13章:文贵妃出丑 免费试读

哪怕是临时提议的宫宴,内务府还是准备的妥当。说是家宴,宴会上还是有不少的大臣。凤可人到的时候,许多大臣围在梁尚书,看样子是在贺喜。

挥手呵退了正要通告的太监,让晚儿扶着坐上了上座皇后的位置,宫言煜的左手座。

坐定后,她在宴会上搜寻着宫言承的身影,确是扑了空。

就在她以为宫言承不会来的时候,宴会门口,宫言煜一席明黄色金丝八爪长衫,拦着怀中一身粉红色长袍,满是幸福味道的梁文微缓步走来。

宫言承一身紫色长袍,狭长深邃的桃花眸中满是玩味笑意,绯红色的薄唇微挑着,他缓缓的跟在宫言煜身后不远处,却比宫言煜更加的引人注目。

凤可人只浅浅望了一眼,顿时眼中闪过一丝玩味。

众人见宫言煜搂着梁文微进来,全都跪了一地行礼,“吾皇万岁……”

宫言煜因为梁文微怀有身孕,心中欢喜,还未等众人行礼话音落下,便让众人起身,径直搂着梁文微上了龙座。

宫言承眸中闪过一丝嘲讽,往椅背上懒懒一靠,把玩着腰间的玉佩,似笑非笑,“这文贵妃有了身孕,果真不一般啊。”

梁文微身子一愣,面色霎时苍白。

这龙座,按着皇室律例,除了皇上与皇后,其他人一律不得坐。今日,宫言煜搂着梁文微直接上了龙座,便是当凤可人这个皇后不存在。

宫言煜淡淡道,“承王,你也老天不小了,也该娶一个王妃好好管管你,自打父皇走后,看看你现在像个什么样子?”

宫言承闻言,眸色瞬息一沉,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轻笑道,“皇兄,臣弟也想娶啊,可是像皇嫂子这般的妙人儿世间少有啊。”

“是吗?”宫言煜余光撇了一眼凤可人,见座位上的凤可人落落大方的坐着,眼中闪过一丝异样,淡淡的道。

宫言承见宴会中已经有舞姬过来献舞,转了一个话题道。“皇兄,臣弟听闻文贵妃可是帝都第一才女,尤其是弹的一手好琴,不知今日臣弟能否有幸听文贵妃献曲。”

梁文微闻言得意的笑了笑,皇上不顾众臣目光搂着她坐上皇位,早已经让她高兴的有些得意忘形,加之有宫言承如此俊美的男子的高抬,她心中早已经飘飘然。不过是弹琴而已,不会影响身孕,又能在众人面前展示自己比凤可人强,何乐而不为?

梁文微道,“皇上,既然承王都这般说了,臣妾若是不献曲,反倒是让人看了笑话了。”说罢,吩咐了宫女去取来了古琴,径直起身。

宫言承笑道,“文贵妃果真是爽快,本王当真是有福了。”

然而,等梁文微下去拨弄琴弦之后,宫言煜放在龙椅上的手攥紧了起来,跟在身旁伺候的宫人甚至能够听到“咯吱咯吱的声音。

宫言承轻蔑的笑了笑,“文贵妃,一人弹奏岂不是寂寞,本王让舞姬替文贵妃伴奏。”

凤可人在上座淡定的抿着茶,晚儿已经控制不住偷偷拿眼光往宫言煜那边瞥,时不时暗暗的用手拉了拉凤可人的衣角,声音中难掩不屑,“小姐,这梁尚书莫不是没告诉文贵妃,大门大户的千金小姐,是不能在外人面前抛头露面的。

小姐,你看皇上的脸色,好似吃了黄莲一般难看。”

凤可人放下手中茶盏,轻轻拍了一下晚儿的小手,道:“你小声点,小心撞到皇上起头上,成了出气筒。”

晚儿嘟了嘟嘴道,“小姐,您好像一点儿都不开心似的。”

凤可人瞥了她一眼,慢条斯理的道,“这梁文微原是一个姨娘所生,并非梁尚书嫡女,只不过梁尚书原夫人不受宠,那梁尚书嫡女与原夫人一直住在城外的一座尼姑庵中。然后,皇上纳了梁文微为贵妃,为了堵住大臣之口,才提了梁文微的身份罢了。”

梁文微这般还陶醉在自己的琴声中,余光时不时的朝着宫言承在的方向瞟去,一双眸子几乎要滴出水来,就连梁尚书在一旁瞧见了,都忍不住皱起眉头。

宫言承看了看宫言煜气的发白的脸色,问,“皇兄,你脸色不太好。”

宫言煜神情冰冷的站起来,“朕手上还有些公文,爱卿们随意。承王,今日你就待朕好好支持这场家宴。”说着面无表情的拂袖离去。

宫言承装作钦羡的叹口气道,“皇兄怕是时常看文贵妃演奏,是以没了兴趣。”说着,他唤来身边小厮,将腰间把玩的一个装饰玉佩让小厮递给了梁文微。

见到玉佩,梁文微这才意识到不对劲,忙扭头朝皇上在的地方看去,确是不见皇上。

梁文微惊了,一颗心在片刻间就似乎碎成了千万块。

怎么会这样?他们不是应该沉醉在自己的琴声中吗?为什么?

“你……”梁文微那颗脆弱的玻璃心瞬间崩溃了,她双手捂着脸,泪水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她做了什么?怎么会这样?她就像戏子一般在众人面前丢尽了脸面。

她还自以为能够获得众人的惊叹,能够让皇上更加的宠爱与她!

难怪,凤可人会这般的淡然。

只怕,他们都像是在看戏子一般看她吧!

她恨!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