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嫡女传奇:国师相公太缠人]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周翎殷慕白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冷情绪 2019-02-12 19:26:28

[嫡女传奇:国师相公太缠人]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周翎殷慕白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嫡女传奇:国师相公太缠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嫡女传奇:国师相公太缠人 即可阅读全文

《嫡女传奇:国师相公太缠人》小说简介

《嫡女传奇:国师相公太缠人》此本小说虽说也属于爽文小白文之流但但书中对于父母妻子兄弟之间的感情刻画的非常细腻感人书中剧情也很好铺垫的也很到位。如果作者后续剧情也能写的有质量那应该能接近大神级别的作品了。强烈建议大家去细细品读一番,绝对不会让大家失望的。经典小说《嫡女传奇:国师相公太缠人》由蓝九九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周翎殷慕白,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周筱筱被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得有些懵,下意思地辩解,“二姐,我……”“如果你拉我一把,我还会掉下去吗?你肯定因为今天的事记恨着我,所以故意让我出洋相!是不是?”周月月冷声吼道。周筱筱的实力不如周月月,。《嫡女传奇:国师相公太缠人》是蓝九九所著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嫡女传奇:国师相公太缠人》精彩章节节选:她是21世纪的顶级杀手,一朝穿越到丞相府最无用的废材身上。本是嫡出小姐,身份尊贵,却零落成泥,人人可欺。再次睁眼,她获秘籍,斗强者,踹飞晋升路上的挡道石,谱写惊才绝艳的传奇。不过天赋卓绝、邪魅羁狂的少

精彩章节试读:

随即,周翎面色一黯,因为她好不容易凝聚起来的灵力,又全部消散了。

难道这具身体的原主,真的不能修炼?

周翎的一双眸子晦暗不明,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她离开房间,借助敏锐的身手飞身上围墙,看着异世的环境,凤眸微微眯起。

前世十几年的杀手生涯,已经让周翎形成了极致敏锐的感觉,她察觉到有一道炙热的视线,一直凝视着自己。

周翎顺着那道视线望过去,只见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立在围墙的另一头,一袭紫袍,身形修长,枝兰玉树;脸上戴着一个银色蝴蝶面具,遮住了上半张脸,露出的那双眸子如潭水,深不见底;薄唇轻抿,青丝在风中飞扬,更添几分慵懒邪魅。

周翎脚下一滑,向下跌去。

少年身形一闪,周翎还没看清他的动作,就已经被他捞进怀中。

淡雅的梅花香气萦绕在鼻尖,周翎突然伸出手,向他的颈脖扣去。

少年好像早就知道她的动作一样,嘴角勾起一个戏谑的笑容,直接将她柔若无骨的小手握在掌中,“故意跌落诱我过来,小丫头,你当真狡猾得很。”

周翎有些颓败,前世她习惯了站在巅峰,翻云覆雨之间操控别人的生死。现在她面对这个邪魅的少年,竟然毫无招架之力。

“传闻中的草包废材,竟然可以把一星武者打得毫无招架之力,还会幻术,真是令本尊刮目相看呢。”少年的手划向她的腰间,用力一带,周翎整个人便贴在了他的怀里。他吐出的气息萦绕在她的耳畔,暧昧无比。

他想起一个时辰前,丞相府灵气冲天,是上古神器问世时才有的征兆。他立即亲自过来查看,就看到了后来的那些事。

为了掩盖神器问世产生的灵气,可费了他不少功夫。

这个时辰,他一直在暗中观察她。这个小丫头机敏过人,狡猾得像只小狐狸,实力那么弱却临危不乱,真是越看越对他的胃口。

周翎拾起银针刺向他,少年侧身躲开,她顺势离开他的怀抱。

他们实力相差太悬殊,周翎本就没有打算能伤到他。

她嘴角勾起一抹极淡的笑容,“你想不到的事还多着呢。”

少年的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弧度,目光毫不掩饰地落在周翎身上。

她今天穿着一袭淡蓝的长裙,衣衫的料子虽不好,但掩盖不住她的贵气;头上随意挽了个发髻,三千青丝铺在脑后;气色虽差,但掩盖不住惊华的底子,尤其是一双眼睛,格外楚楚动人;身形芊芊,盈盈细腰不堪一握。

少年看周翎的同时,她也在打量他。她前世见过无数男星,都没有一个可以和眼前的少年相提并论,他只是袖手站在那里,周围便散发着与生俱来的王者霸气,红色的凌霄花般飘在他的四周,整个人宛若谪仙,天地万物皆成了他的陪衬。

“丫头,你这样盯着本尊看,莫不是垂涎本尊的美色?”银色的蝴蝶面具,在阳光下闪着光芒,却掩盖不住少年眼底的幽深。

察觉到少年对她没有恶意,周翎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一脸疑惑地望着他,“阁下出个门还要戴面具,难道不是因为长得太丑了,怕吓到路人吗?”

周翎毒舌起来,也不是盖的!

少年薄唇微微向上抿,道:“你若做了本尊的夫人,不就可以一探究竟了。”

“本大小姐没兴趣,谁爱做谁做去。”周翎翻了个白眼。

擦肩时,少年握住她的手臂探了探脉搏,眼里闪过一丝冷芒,“你的丹田是被人破坏的。”

周翎顿住脚步,等着他的下文。她并没有开口询问,只是淡淡地望着他。

这时候讲究的便是心理战术,她若先开口,便会失了优势,处处受制于他。

看着她风轻云淡,没有一丝波澜的眼神,少年眸中的笑意更深了。要是换了一般人,早就急不可耐地向他追问答案了吧。这个丫头,还真是精明得很。

他忍不住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放心吧,本尊一定帮你找到修复的办法。”

看着他转身的背影,周翎脱口问道:“你是谁?”

“殷慕白。”

空气里飘荡着少年邪魅慵懒的声音,一眨眼的功夫,他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原来他就是东灵国师殷慕白!

这具身体的原本的主人,虽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可是殷慕白的名字,在东灵国没有人不知道。

东灵国前一任国师羽化之后,圣湖中央的九十九重白莲就会绽放,继任圣婴就躺在莲台之上,由圣莲守护。

据说,每一任国师都是由天地灵气孕育而成,在国民心中如同神砥,就连皇帝都要给国师三分面子。

据说,现任国师殷慕白,是历代国师中天赋最高的,年仅十九岁就已经是五星武者。

要知道东灵国的五星强者屈指可数,这么年轻的五星强者,更是没有几个。而且他同时拥有冰、雷、火三个属性,这在整个天策大陆都是头一人,前途不可限量,是最年轻一代中,最厉害的存在。

用一句话来概括,他就是超级天才中的天才!

又据说,这位国师大人的脾气不太好,还有严重的洁癖,从来不允许任何人近他的身,否则格杀勿论。

周翎想起刚才那个对她百般耍无奈的少年,怎么看他都不像传闻中的那样。难道国师今天心情大好,就突然转性了?

没时间思考那么多,她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既然她的丹田是被人为破坏的,那当年,这具身体母亲的死,肯定也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

她周翎向来是个有仇必报的人,下定决心彻查这些事,打算先回落霖院再从长计议。

“什么人!”

今天真是运气衰到家,先是一出门就遇到莫名其妙的国师,回来时又被路过的侍卫看到。

现在还不是暴露真面目的时刻,周翎双手结成一个手印,打入侍卫的脑海,再施展幻术让他忘了刚才的一切。

《嫡女传奇:国师相公太缠人》 第8章毁人名声 免费试读

周筱筱被突如其来的一巴掌,打得有些懵,下意思地辩解,“二姐,我……”

“如果你拉我一把,我还会掉下去吗?你肯定因为今天的事记恨着我,所以故意让我出洋相!是不是?”周月月冷声吼道。

周筱筱的实力不如周月月,生母更加不如她的母亲受宠,所以她根本不敢忤逆周月月。

如果得罪了周月月,那自己以后在丞相府的日子,绝对不会好过。想到这点,周筱筱马上诚惶诚恐地向周月月解释,“二姐,我以后一定会放机灵点的。”

周月月闻着自己身上散发出的臭味,嫌恶地皱起眉头,她什么时候这么狼狈过!

周月月又反手,狠狠甩了一个耳光在周筱筱脸上,啐了一口,“贱人!”

周筱筱虽然不如周月月得宠,但也是丞相府的千金小姐,一连被甩了两个耳光,她就算再能装,也忍不了了。

况且,她也掉进池塘了,也是受害者好吗,周月月凭什么这么欺负她!

“你个小贱人还敢瞪我!”周月月作势又扬起了巴掌。

这时,约茹收到了周翎的眼神,深吸一口气,扯着嗓子大吼。

“来人啊!二小姐和三小姐落水了!”

“要出人命啦!”

“快来人救救二小姐和三小姐——”

三小姐颇得丞相的宠爱,二小姐更不得了,那可是丞相大人和二姨娘的心头肉,况且她还有一个天才哥哥。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整个府里的下人,都不要想好过。

周月月和周筱筱想阻止约茹,但已经来不及了,片刻的功夫落霖院里就围满了人。

“天,那个一身臭气的女子真的是二小姐吗?”

“啊!她的头上还有小鸭的肠子,好恶心啊!”

“原来二小姐卸了妆之后这么恐怖啊!”

“……”

有几个胆子大的下人,过去搀扶她们,其实目的是为了确认她们的身份,看清楚之后立即惊呼。

“这真的是二小姐和三小姐!”

“太吓人了!”

“我不是在做梦吧?”

“……”

下人们的惊呼声,一层层地传出去。不一会儿,大半个丞相府的人,都不明所以地跑过来了。

丢死人了!

周月月和周筱筱此刻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才好!

“不许看!你们都给本小姐闭上眼睛!”

“啊!啊!啊!我要杀了你们!”

“全都给本小姐滚!”

“……”

她们越暴跳如雷,就越是丑态百出,府里的下人纷纷在心里摇头,没想到平日里高贵美丽的两位小姐,真面目竟然是这个样子。

“你们都围在这里干什么!”周亦风闻声赶来,大喝一声,人群瞬间安静了下来。

“月儿!”二姨娘惊讶得大叫,连忙对身边的婢女说:“还不快去拿披风给二小姐披上!”

周亦风看到周月月的那一刻,整张脸都黑了,恨不得立即过去掐死这个丢人现眼的女儿。

周筱筱虽然因为拉周月月,身上有些脏,可比起周月月,她的情况真是好太多了。

周月月今天穿着一件轻薄的流仙裙,月白的轻纱因为被水打湿了,紧紧地贴在她的身上,把她高耸的胸脯和丰满的臀部,全部勾勒了出来。轻纱遇水则透,所以还可以隐隐约约地看到,她绣了桃花的肚兜。

若只有一两个人看到,还可以悄无声息地把他们处置了,这件事谁都不会知道。

可周月月这个样子,落在这么多男仆和侍卫眼里,全部处置了丞相府必定会大乱。

所以,就算周亦风想瞒也瞒不住,周月月的名声算是彻底的毁了。

“都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下去!”随着周亦风一声大吼,人群全都作鸟兽状跑远了。

相爷今天好恐怖啊,谁都不想留在这里当炮灰。

周月月此刻已经被气得失去理智了,连滚带爬地跪到周亦风脚边,拉起他的衣摆,指着周翎声泪俱下地控诉:“爹,是大姐将女儿打得掉进池塘的,是她害女儿今天出了这么大的丑,你一定要为女儿做主啊!”

看着周月月狼狈的身形,蓬乱的头发,污秽的脸,简直比街上的乞丐还不如。周亦风眼里闪过一丝厌恶,不动声色地避开她,“你没事来招惹她干什么?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以后给我老实呆在你的院子里,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出来!”

这就相当是幽禁了,有可能周月月这一辈子,都不会再有出头之日。

听到这句话,周月月整个人如遭雷击地跌倒在地上,久久回不过神来。

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是那个对自己千般宠爱,万般纵容的爹爹吗?他怎么会为了那个草包这样对她!

“老爷啊,你怎么可以这样说月儿?就算她有再多的不是,那也是您的亲生女儿啊,你怎么可以眼睁睁地看着她被别人欺负而无动于衷。我们娘俩的命好苦啊!”二姨娘走到周亦风面前,掩着帕子哭得几乎昏死过去。

周翎暗暗冷笑,周月月是他的亲生女儿,难道她周翎就不是了吗?

二姨娘本就生得十分妖媚,这一哭更加是梨花带雨,魅惑人心,哭得周亦风心都化了,于是也开始责怪这件事的始作俑者。

“还有你,也给我老实点,没事别出来!”周翎三岁以后,周亦风就不喜欢这个女儿,对她当然没有什么好脸色,居高临下地说道。

“是,爹爹。”至始至终,周翎都淡淡地站在原地,听到周亦风的处分之后,她没有任何慌乱。这份超然的气质,是任何人都模仿不来的。

禁足?有点意思。

以她的身手,如果要悄无声息地出去,并不算什么难事。周亦风这话,周翎权当做耳旁风了。

周亦风恨铁不成钢地看了周月月一眼,刚刚平息下去的怒气又涌上来了,没好气地说:“你们也都给我散了,今天的事谁都不许再提起!”

二姨娘怨毒地瞪了周翎一眼,立马提起裙子追着周亦风的背影。

“周翎,我诅咒你不得好死!”周月月裹紧身上的披风,死死地盯着周翎。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