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最新章节 主角叫凤一萧玄的小说最新章节

编辑:如山中清风 2019-02-12 19:40:41

[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最新章节 主角叫凤一萧玄的小说最新章节

《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 即可阅读全文

《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小说简介

《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情节还是很吸引人的,环环相扣,欲罢不能。《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主要讲述了凤一萧玄之间的故事,作者文笔极佳,题材新颖,推荐阅读。王战德喝着茶,赞许的点点头,叹道:“你也别太难过,小小年纪,口气倒像是个老者”。凤一笑笑,不置可否。她明白父亲的意思,宋子勋天赋不错、家世背景不错、长得也不错,好像,还真是个乘龙快婿哩。望着父亲的神色。热门小说《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是甲乙明堂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主角凤一萧玄,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穿越成为小家族的废物二小姐,某日,意外误吻一个极品妖孽, “女人,谁给你资格亲我,我有让你救我吗?” “不愿意,我再把你踹回去!” 你有无上兵,我有帝后决, 九天九夜

精彩章节试读:

宋子勋看了一眼宝剑,心下亦略有些不舍;但祥云诀是定亲信物,他必须要拿回去。

人生就要不断努力拼搏向上,一个废物妻子,不在他的预期之内。

大丈夫当舍即舍!

宋子勋收回视线,抬眸,手往上一抛;宝剑飞起,他修长如玉的手指潇洒的轻叩剑柄,宝剑便犹如一叶扁舟,飞快的划过时空,优雅的落在凤一眼前

一股暗劲,压得凤一有些气喘,但很快就诡异的过去了,和平时凤一身上力量消失的方式完全一样。

眼看剑要砸到面门,凤一随手将它接在手里,唇角微勾,抬眸扫了宋子勋一眼。

宋子勋微抿了下嘴,眼里闪过一抹诧异:刚才的暗劲虽然不会损害凤一丝毫,但按理能将她撞的退后二步;好让她知道,没有能力,连到手的东西都抓不住。

但,她竟然稳稳的接住了,这是怎么回事?

短短的交锋,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众人的视线只是随着铜阶宝剑转移,眼中都有一点贪婪。

王战德亦深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挥挥手,用尽量平稳的口气说道:“说起来祥云诀只是钢阶二星风属性战诀,比起梨花软剑或许稍差一些;但是”

说着话,王战德扭头看一眼凤一,这个女儿凡事都有自己的想法,他想看看女儿的意思。

“祥云诀,我不会炼;梨花软剑,我也不需要!”

凤一声音是淡淡的,但其中所蕴含的气势,却让人侧目。

战诀,能帮助修炼者吸收一种或者多种天地元素,提高战力。

但对于三级以下的人来讲,其本来对战力的掌握就不够,这种加成更没有用武之地。

祥云诀,作为聘礼,原本是给凤一留着的;但她一直到不了战士水平,这战诀也就没什么用

话虽如此,但祥云诀作为一种代表符号,凤一不会随便交出去。

对着父亲,凤一星眸一亮,淡笑道:“请父亲做主”。

她是不在乎这桩婚事,凭你再好,没感情的婚姻要也无用!要退就退呗,有啥啊!

但有些事关乎王家的脸面,凤一亦不干涉父亲的决定,她一向是个乖女儿。

“哼,就你这种废柴,还想修炼祥云诀?给你把铜阶软剑就不错了,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

旁边那个女子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哼,凤一,不过是一个小县城的小姐,竟想还敢挑三拣四,摆什么谱,真是!而且宋子勋好像对凤一有些注意,这让她愈发不舒服,态度更是差了很多。

“这位小姐是”王战德看着宋子勋好似极为随意的问道。

就算知道她来历不凡又如何?他王战德还没怕过谁。

既然人家无礼,他也没必要以礼相待,全当是宋子勋的跟班,当然没必要特殊接待。

宋子勋谦和的介绍道:“她是省城沈家沈梦菡,沈家主的掌上明珠!”

省城沈家,那可是省城第二大家族,甚至隐隐有赶超第一家族的势头;被这样的女人倒追,做为男性,多少有些得意!

而听到宋子勋的口气,沈梦菡的脖子愈发扯得直,下巴都快抬上天了。

“哦,找着靠山来了!沈家真是大户人家啊,管的还真宽,连八字都没一撇的女婿未婚妻家都要过问!”

王嫣抢先开炮,她打一开始就看这女的不顺眼,本来还对宋子勋抱着一点儿未来姐夫自家人的观点让着些;现在听得这话,顿时将怒气都发泄到沈梦菡头上!

宋子勋堂堂男子,又是远近闻名的天才,傲气也不小,现在听这意思,被人指着鼻子骂靠女人裙带关系,极没面子!

眼神闪烁着火光,盯着王嫣看了一会儿;最后,他还是忍下来,保持着优雅的微笑,静静的看着说话的二人;好象这件事,他不过是个旁观者。

“你这个丫头,胡说什么?!”沈梦菡怒了。

她是来抢亲的,但一个省城大小姐和一个县城废柴小姐抢亲,一旦挑明就有些难听了。

“你又有什么资格在我们王家说话!不过是个三毛一;长得没我姐好看,性子也没我姐好呸呸呸,还什么一枝花呢,拿你和我姐比,简直太糟蹋我姐了!”

王嫣自知不能正面得罪宋子勋这少郡主,但对上还不着边的省城第二家族,她可没这么多顾忌;轻轻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呸了几声,仿佛真脏了嘴似的。

杨玲珑在一旁看着,几个半大孩子吵架,大人本不便插嘴;有王嫣替凤一出头,再好不过了;她脸上露出略爽的笑容,大有让王嫣上去揍对方一顿的气势,若是王嫣够本事的话。

王战德苦笑摇头,这个夫人,总纵容孩子;不过心里也还是蛮爽的。

沈梦菡心情可没这么好,顿时给气跳起来了。

她三年前因为那该死的缘故,惨遭反噬,脸上留下一块疤,久治无果,只能纹了一朵花遮掩;也因此搞得省城甚至京城世家女孩子们都常常借机嘲笑她。

她一向心高气傲,好不容易遇到了宋子勋,人物才华都是一流、前途不可限量;她自然是贴心巴肝的好。

现在连这种糗事,亦被王嫣拉出来踩,她登时什么都不顾了,“唰”的一下拿出佩剑,指着王嫣怒道:

“没教养的小贱人,你说我哪点比不上这废物?今儿若是你们不肯退婚,我就踏平了你们王家!”

她为了跟宋子勋好,那柄梨花软剑亦是她提供出来以防万一确保退婚成功的

岂知凤一这么不给面子,连铜阶武器都搞不定,这实在太让人生气了,气的她大小姐脾气发作,忘了大小姐的礼仪,干脆豁出去了!手上宝剑隐隐有风声发出,竟然又是一柄附加风属性的铜阶战器!

“嘶!”

众人一阵倒吸气,果然,省城大家族,底蕴就是丰厚,远非他们这种小县城所能比。

王战德忙将王嫣拉在身后,盯着沈梦菡;身上战力涌动,隐隐有种风力压迫,在掌心凝聚。

王家其他人亦如临大敌,外围家丁纷纷拿出战器,准备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

气氛,猛然紧张;血战,一触即发!

宋子勋后退半步,站入沈梦菡的四位守护者保护圈;而眼眸,则扫向凤一

对照王嫣的话,他才发现,凤一,身材虽然还未发育完全,但娇小玲珑、凹凸有致,别有一股青涩甜美的味道;五官犹如精雕的美玉,又好似看不透;她的黑眸,微敛动人光华,时而气息凌厉,时而乖巧动人,甚至于她的五官,亦随着她的心意改变不同的风致。

她浑身上下透露出来的那种气质,淡雅中自带一种无言的风骨,淡漠恬然,让人又敬又爱;她的唇角,不时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不自觉的有种妩媚天成,让人沦陷。

宋子勋眼里闪过一抹惊艳,这么奇怪的组合,竟然在她身上达到一种完美的和谐,她实在是诱引男人征服的最佳对象!

宋子勋小腹竟然也在这一刻燃起一股邪火,心下惊叹:她做他的妻子确实不合格,可做为一个女子,却非常诱惑男人的眼神。

凤一扫过宋子勋,唇角勾出一抹淡淡的冷笑与厌恶;视线转向沈梦菡,轻声道:“沈小姐的教养,比起我妹妹可差多了。”

《凤舞遮天:废柴二小姐》 第8章 :他嚣张的来退婚(5) 免费试读

王战德喝着茶,赞许的点点头,叹道:“你也别太难过,小小年纪,口气倒像是个老者”。

凤一笑笑,不置可否。

她明白父亲的意思,宋子勋天赋不错、家世背景不错、长得也不错,好像,还真是个乘龙快婿哩。

望着父亲的神色,凤一轻轻说道:“倒是女儿太过任性,让父亲为难了”。

王战德摇头叹道:“这怎么能怪你呢。

这事当初父亲就不大愿意,怎奈宋兄好像我不答应他就要去寻死似的。

经不起他死缠硬磨,我也想着嫁女嫁高、我们与他差的亦不算太多,父亲一时就犯了糊涂倒是让你吃了大亏,是父亲对不起你了”。

凤一还要说什么,杨玲珑忙插话:“你们父女二个这是做什么,是那混小子找茬,你们又检讨什么?再说了,退婚就退婚,我女儿还愁嫁不出去啊。

我这么好的女儿,他将来一定后悔到去死!等过几年女儿长大了,好好找个更好的男人;能力啊容貌啊都是其次,首先一定要一心一意的对你好。

哼,如果再冒出个要高于顶的混小子,我就一掌拍死他!”

杨玲珑手掌一挥,犹如拍苍蝇似的,要将未来女婿拍扁!

凤一靠在她怀里,哼哧娇笑:“嗯,我们让他后悔到去死!”

穿着新衣裳,在园子里逛了几圈,凤一心情亦好了很多。

虽然她和杨玲珑长的一点都不像,但杨玲珑对她可是和王嫣一样好。

退婚的事,折辱的不仅是她的面子,还有父母的面子,她没必要一个人哀婉。

当然,她凤一的脸,旁人可打不了;看着吧,会有找回场子的时候。

莲步轻移,不疾不徐,凤一淡淡的,琢磨着应该用什么她力所能及的法子

“哟,凤一妹妹,好漂亮的新衣服!”花荫下,一个女孩停在那里,满脸笑容,青春美丽。

“哦王蓉姐”。

凤一一愣,停下脚步,淡淡一笑。

“凤一妹妹,什么衣服穿在你身上都特别好看,明天我们一块去逛街吧?带你去散散心”。

王蓉笑的特别和煦,像个十分贤良淑德的大姐。

“哦,不了,谢谢王蓉姐”。

凤一随口淡淡的道。

她们虽然是堂姐妹,但好像除了特殊情况外,还真未一块出门玩过;现在这情况,呵,用脚趾头想都知道没好事。

凤一暗暗摇头,与她话不投机半句多,转身就走。

“凤一妹妹!”王蓉忽然叫道。

“哦,王蓉姐还有事?”凤一停下脚步,侧眸,看着王蓉,面带微笑。

“那,我记得你上次那把油纸伞挺好看的,既然你不去逛街,明儿借给我,可以吗?”王蓉犹豫了一下,还是错开凤一的眼神,笑着说道。

“哦”凤一拉着长音,想了一会儿,在王蓉期待的目光下,轻声道,“我得回去找找,不知道放哪个角落了,被虫咬了亦说不定”。

“我跟你去。

刚好你跟那把伞搭配的包也很好看,反正放着也是放着”。

王蓉上前二步,伸手,要拉着凤一一块往凤一那里去。

凤一却停下来,手轻轻一闪,躲开王蓉;唇角慢慢勾起,弯出一抹让人不寒而栗的淡漠冷笑,轻声道:“我院子除了我父母和王嫣外,并无别的客人,你知道的”。

凤一素来喜静,长辈出于某种缘故,虽然没明说,但心底都藏着一份敬畏,从不会打搅她;而同辈,不论是出于对天才一毛二的鄙视,还是凤一拒绝,总之从无人进过她的小院。

甚至可以说,凤一的小院,类似一个禁地

穿过小花园,慢慢踱回自己院子。

凤一的院子,位于王家最东边靠溪的角落,从正院过去,有一段距离。

凤一慢悠悠的走着,练武场上传来断续的呼喝声,让她心情好了几分。

说句实在话,王家的整体实力,已经超过临溪县排在第二第三的家族;但因为和紫檀郡郡主的关系,王战德反而特意低调,这,亦对凤一的性子造成很大影响。

强,或者不强,未必要摆出来给别人看。

一如王家,只要能稳步提升,偏安一隅,不也挺好?

不过,有了宋子勋的话,以及沈梦菡的敌视,以后的麻烦,不会少。

“那又如何?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耸耸肩,凤一站在小院门口,纤手伸出,轻轻一推,便是自己安静的小世界。

院子里,很普通,几棵绿树,几株小花,一丛浅绿的玉叶蝶,淡雅的就像她的性子。

这是母亲最喜欢的花,是临溪县所没有的品种。

十二年前,母亲走了,只留下这株似草非花的植物,一年年慢慢生长,花开无声。

母亲走后,凤一喜欢一个人清净,更喜溪水湍湍,父亲就将这个院子留给她一个人住。

刚开始杨玲珑经常来陪她,唯恐她一个三岁的孩子生活不能自理;几年后,确认凤一没问题了,杨玲珑才回到正院;但,对她的宠爱可从未改变。

“母亲”,真是个博大精深的名词;她有两个母亲,又何其有幸!

凤一勾唇浅笑,继续往屋里走去,该洗衣服了。

“咚!”

平白无故的,凤一抬脚,和空气狠狠相撞,身子在惯性驱使下,亦重重的撞上去!

“噗咚!”

还是一个狠狠对碰,就像撞上钢板似的,凤一笑容僵在唇角,眼神忽然凌厉起来!

“唰”

“唰”

面前一阵风吹水面的皱褶过后,一阵清风,卷着凤一就往屋里扑去!

“噗通!”

凤一被那个鬼风给卷的晕了头,一息之间,重重跌倒,一只大手,毫不犹豫的掐上她的脖子。

“怎么是你?!”

四目相对,二声低呼,在二个人喉咙滚动,四只眼里都冒着煞气!

凤一抬起头,一边用力去掰脖子上的铁钳,一边冷冽的盯着眼前的人,死死的盯着他:萧玄!

萧玄轻咳一声,略微松了下手;但并未收回,只是一般冷酷的盯着凤一,眼里两条玄龙闪烁,带着无比强悍的威压!

凤一一股怒火中烧,妈的今儿她没来大姨妈,干嘛这么倒霉,一个两个破男人和她过不去!猛的从地上爬起来,凤一怒喝:“如果嫌我救了你非要我负责的话,改天你睡着了我会砍了你的!”

真tmd让人喷血,救个人还给赖上了,竟然躲在姑奶奶我闺房里,还刚掐我!靠!

越想越委屈,越想越愤怒,一股子无名火从脚板底烧到头发梢,小巧圆润的胸脯急速起伏着,若不是这会儿干不过这个男人,凤一绝对二话不说就将他砍了!

萧玄亦真生气了,好好的修炼疗伤被打断,还险遭反噬,他本就气的要杀人。

谁知道竟然还是这个丫头,这个一次二次让他下不了手的丫头!最讨厌意志被别人干扰了,尤其是被一个女子干扰!萧玄怒极反笑道:“怎么,偷亲了我,还想和我睡觉?”

凤一气的心口疼,压抑的前世本性火山一样喷发,十几年没生过这么大气,今儿要活活被气死了!

这混蛋躲她闺房不说,还坐她的床;坐她床亦就罢了,还敢念念不忘偷亲的事!

妈的

不是为了救你,我偷亲个屁啊!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