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摄政毒妃不许跑]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宗政离渊叶静宸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编辑:衍夏成歌 2019-02-12 22:27:17

[摄政毒妃不许跑]结局免费阅读 主角叫宗政离渊叶静宸的小说结局免费阅读

《摄政毒妃不许跑》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毛文学,关注后回复:摄政毒妃不许跑 即可阅读全文

《摄政毒妃不许跑》小说简介

《摄政毒妃不许跑》书写的真的很赞!作者文笔好,剧情不水,内容也挺精彩。还有一点是主角很聪明,思维敏捷,看的真爽。请支持!。主人公叫叶静宸宗政离渊的小说是《摄政毒妃不许跑》,是作者Mr.玄猫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苏洛青的大话一出口,叶静宸嘴角的笑容更加明媚,真是可惜了苏洛月,有这么一个脑残的二哥。“那二当家的不如就裁断裁断吧,若是输了也能心服口服。”叶静宸这么说着瞟了一眼苏氏兄妹,拿起桌上的纸递了过去。苏洛月。《摄政毒妃不许跑》是作者Mr.玄猫所著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摄政毒妃不许跑》精彩节选:宗政离渊,燕国权倾朝野的摄政王殿下,本以为娶了叶静宸,不过是个废柴,却没想到竟是个浑身带着毒刺的宝贝,但也是个让人头疼的野猫;上打太后,下打花花蝴蝶,偶尔逛个青楼勾搭勾搭花魁。 摄政王殿下表示对这个“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五章不屑

“我靠,宗政离渊,你是故意的吗?”

“王妃与我要去的并不是一个地方,本王要去上朝,王妃则要去觐见太后,走的门不一样,乘坐的车自然也

不一样。”

看着宗政离渊脸上带着惯有的微笑对自己解释,叶静宸只想上去给他一拳,把自己踢出来摔得**疼也就算

了,居然还给自己准备了一辆小小的马车。

那后面的马车,看着就没有他宗政离渊乘坐的这辆阔气豪华,再加上昨天这个**还掐着自己的脖子!!叶

静宸是相当的窝火。

行,就当她忍了,反正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我身手恢复了,第一个就狠狠的揍你一顿。

带着这样的想法,叶静宸带着书月走向了后面的那辆马车,这辆马车虽小,不过还算是五脏俱全,一路上也

不算特别的颠簸,还在叶静宸的忍耐范围之内。

来到这个世界,今日是叶静宸第一次离开王府,一路上叶静宸都撩着窗帘,看着外面的情形,清晨的街道,

店铺都还未开张,行人也很少,但是古色古香的建筑依旧让叶静宸陶醉。

马车行驶了半个多时辰,叶静宸就看到马车驶进了皇宫,朱红色的宫墙,森严的警卫,一路只有他们车马行

驶的声音,除此之外再无别的声音。

从进了宫,马车又行驶了一刻钟,终于是停下了,叶静宸一下车就看见马车是停在一个不大的宫门前,此时

的宫门前站着一位身穿绛紫色宫女装的姑姑。

“见过摄政王妃,奴婢是太后身边的婉若,特来迎接王妃。”那名唤婉若的姑姑,一看见叶静宸便笑意吟吟

的迎了上来,随便的行了个礼便拉着叶静宸的手说道。

昨日才跟书月学习了拜见礼,叶静宸知道若是身份低者向身份高者行礼,必得完全蹲下行全套礼节才可,只

有身份相差不多的,才可行得随意些。

而这个太后身边的婉若第一次见自己,就这般随意的行了礼,明知自己是摄政王妃还行礼这样随意,难道是

那太后的意思?

叶静宸尽管心中疑惑,但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淡淡笑了笑,毕竟初来乍到,具体情况还未曾搞清楚,不

宜发动攻击。

在婉若的带领下,叶静宸和书月向太后上阳宫走去,与婉若拉开一段距离后,叶静宸低声向书月问道:“书

月,刚才那叫婉若的,是应该向我行全套礼仪的对吧。”

书月愣了愣,看向走在前面的婉若,遂又收回目光道:“是,王妃是摄政王妃,除了见到皇帝皇后以及太后

,其余诸人都应向王妃行全套拜见礼。”

叶静宸听了,微微点了点头,心中则是思索着是不是那位太后的意思,如果是,目的是什么?给自己一个下

马威吗?还是说有别的目的呢?

叶静宸从前世起便养成了心思缜密的习惯,凡事总是会多想一些,同时根据不同的情况拟定不同的作战计划

,如今这样的习惯也影响着她此时的行动。

走了没多久,穿过皇宫中的御花园时,叶静宸看到御花园中有不少年轻貌美的女子正坐在一起谈天说地,还

有一些还在花园中追逐笑闹。

穿过御花园,便是上阳宫,一进上阳宫,叶静宸就发现来来往往的宫女不少,似乎是在准备着什么,但那叫

婉若的却直接带着她们走进了主殿。

“太后,摄政王妃到了。”婉若带着叶静宸和书月站在主殿内的珠帘后说道。

只听珠帘后传来一道略显慵懒的声音:“哦?快带进来让哀家瞧瞧。”

说完婉若上前,浅笑着替叶静宸撩起了珠帘,叶静宸先一步走了进去,一进去,就看到一名相貌美艳的女子

正半卧在前方的美人榻上。

这名女子看起来不过如同二八芳龄的女子,可却没有那个年纪女子该有的活泼,倒给人一种阴狠如毒蛇一般

的感觉。

尤其是那带着些许阴狠的眼神,再配上烈焰红唇和一丝不苟的妆容,倒是真心适合深宫妇人这个词,叶静宸

这么想着。

“见过太后。”叶静宸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先行了个礼,完全是按照昨日书月教她的礼仪,一丝一毫都让

人挑不出错误。

“公主免礼,婉若,快给固安公主上茶,公主来和亲这一路想必是辛苦非凡。”太后脸上带着温婉的笑容说

道,对叶静宸公主的称呼让叶静宸觉得奇怪。

“不知太后召我进宫所谓何事?”叶静宸向来是个有话直说不会绕弯子的人,因此一上来就把话挑明了。

倒是先让太后愣了愣,随即笑道:“呵呵~哪有什么事啊?不过是哀家好奇大宛的和亲公主长什么模样罢了

,同时也在宫里举办一场小型宴会,打发打发无聊的时间而已。”

叶静宸听完眉头微微皱了皱,她可不笨,这太后对自己的称呼一口一个和亲公主,背后不就是想说自己不过

是个和亲的公主,在他们燕国的地盘就要任他们拿捏吗?

叶静宸表示自己很无辜,她不过是重生到了一个和亲公主身上了,跟她有什么关系,不过既然这太后的话让

自己格外的不舒服,那便好好恶心恶心她好了。

“原来是这样,这深宫之中的确是让人会觉得时光漫漫,着实该找些乐子打发打发无聊的时间。”

“是啊,诶,公主身边的这位婢女可是从前王爷身边的书月?”太后对于叶静宸对她身处深宫的揶揄丝毫不

在意,而是在目光扫向书月时显得有些吃惊。

叶静宸有些惊讶,这太后居然还认识书月?什么情况?看了书月一眼淡淡道:“是啊,怎么?太后认识?”

太后听了抿嘴一笑:“从前还未嫁给先帝之时,哀家与王爷可是青梅竹马呢,儿时哀家经常去王府玩乐,书

月那时便伺候在王爷身边。”

嚯!青梅竹马?叶静宸只觉得这个世界太小了,也觉得宗政离渊太能勾搭了,这太后居然还是他的青梅竹马

!(正在朝堂上的宗政离渊鼻子痒了痒,生生忍住了一个喷嚏。)

而这位太后此时却是把叶静宸完全晾到了一边,脸上浮现出一抹少女的情愫对着书月问道:“书月,王爷近

日可好?可有注意增添衣物?吃食可还进的香?”

这一连串的问题,让叶静宸生生愣住了,这太后搞什么鬼?是对宗政离渊余情未了吗?那把她召进宫看来可

不仅仅是为了打发时间啊。

“回太后,王爷一切都好。”书月面无表情的回了太后的话,而太后一听便欣慰的笑了笑:“那便好,那便

好。”

随即反应过来叶静宸还在殿中,遂又恢复了之前的仪态,“让公主见笑了,哀家许久不见王爷,王爷又承担

着我燕国的大梁,实在是有些关心王爷的身体。”

有些关心?您这是很关心才对吧?要说你对宗政离渊没点什么特别的感情,鬼都不信呢!

心里虽然这么想着,叶静宸却也是笑了笑:“是,太后关心我家王爷的身体,自然是好的,回头我一定告诉

我家王爷,在此先代王爷谢过太后了。”

听到叶静宸的“我家王爷”,太后脸色一白,抿嘴一笑没有说话,拿过一旁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

而此时婉若端着一杯茶水走了进来,太后一看便立刻笑道:“公主快尝尝,这是今年新下碧螺春,哀家喝着

极好,公主也尝一尝。”

太后说完,婉若便将茶俸给了叶静宸,叶静宸接过那杯茶水,刚一打开茶盖,叶静宸的脸色就变了,眼中闪

过一抹杀意。

随即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这茶水里分明就是加了断肠草,前一世她叶静宸便是玩毒出身,在特种兵军

营里所特攻的便是毒剂。

对于玩毒,她叶静宸敢认第二,还没人敢认第一,这太后在她面前使毒,简直就是班门弄斧不自量力。

不过叶静宸依旧装作一副仔细品味的模样,将那杯茶水放在鼻子下闻了又闻后道:“这茶真是极好,闻着便

是一股清香。”

说完就放到了一边的桌上,太后看着叶静宸的动作,眼睛微微眯起:“既是极好,那公主便快快品尝一下才

是啊?怎的就放下了?”

“太后不知,这茶啊,需得凉一凉,没那般热了,才是好喝的,否则是很伤脾胃的。”叶静宸说完便这么定

定的看着太后,脸上的笑容落在太后的眼中竟有一种意味深长的感觉。

太后也这么看了叶静宸片刻,遂转开了视线:“是吗?哀家还真不知道,公主倒是让哀家长见识了。”

在太后身旁的婉若看着叶静宸的模样,又看了看被摆放在一边还冒着热气的茶水,微微低下了头,让人看不

清她眼中的神色。

与此同时,叶静宸也勾了勾嘴角,笑眯眯的开了口:“对了,刚才在宫门口的时候,书月告诉我,这位婉若

姑姑并未对我行完整的礼节,我不知可是宫里有这样的规矩可以不向王妃好好行礼!”

《摄政毒妃不许跑》 第十三章 老实交代 免费试读

苏洛青的大话一出口,叶静宸嘴角的笑容更加明媚,真是可惜了苏洛月,有这么一个脑残的二哥。

“那二当家的不如就裁断裁断吧,若是输了也能心服口服。”叶静宸这么说着瞟了一眼苏氏兄妹,拿起桌上的纸递了过去。

苏洛月看了一眼自己的那张纸,深吸一口气,也递了过去,在看到两张写满字的纸,那二当家的当即就看出了高下。

叶静宸的这张纸,虽然字迹写的并没有苏洛月的好看,但是简洁明了而且从第一株药材到第九株药材都按照药材名称,功效药性,相克的药物等,分开列了出来,

而再看苏洛月尽管字迹清秀,却写的比较混乱,仅仅写出了药材的名称和功效,而且还有第九株还没写出来,前面第七株和第八株完全写错了。

这样大的差距那二当家的都不需要仔细去看,就知道谁的功底深厚,谁只是些花拳绣腿,浅笑一下,将两张纸拿了起来向众人展示。

“大家不如也一起看看吧!这样的结果应该也不需要我多说了吧,胜者自然是摄政王妃!”

“怎么可能?”二当家的话音刚落,就听到苏洛青愤怒的声音在大厅之中响起,而其他围观之人顿时也是议论纷纷。

原本在仁心药铺的那些坐堂大夫是凑到前面看了两眼,这一看顿时就对叶静宸所书写的感到难以置信,因为其中有一些相克的药物是他们都不知道的。

苏洛月此时眼皮是突突的跳,整个人缩在苏洛青身边,她刚才也看到了叶静宸所写的,自然知道自己这次是栽了。

“看来苏小姐还比不上我这个废物啊!”叶静宸上前收起了龙芝草,淡淡的看了一眼苏洛月说道。

苏洛月脸色格外的难看,但依旧勉为其难的挤出了一抹笑容:“洛月不才,在王妃面前献丑了!”

“不可能!你个废物定然是作弊了!要不就是你跟谁串通将你的答案换掉了!”苏洛青依旧不死心的嚷嚷着。

叶静宸对于苏洛青这脑残真心是无语:“这么多人看着我怎么作弊?还是说你怀疑二当家的跟我串通给我换了答案?”

叶静宸的一席话顿时让厅中不少人都惹得不高兴了,而那二当家也有些不悦的皱起了眉头:“苏二公子是什么意思?恩?咳咳咳……”

也不知那二当家的是激动还是愤怒的,竟是忍不住咳嗽了起来,叶静宸一看就知道是牵扯到了他体内的毒素,之前应该是用了什么方法暂且压制住,此时却是因为苏洛青牵扯了起来。

“不,不是,洛青没有那个意思……我……”

“二当家的应该身体撑不住了吧,本妃也叨扰了二当家一下午,也该回去了,不如大家也就此散了吧!”叶静宸说到最后便朗声说到,看也不看苏氏兄妹。

也是经过这一闹,那二当家的也已经清楚了叶静宸的本事,对于之前对叶静宸起疑心险些烧了叶静宸写下的那张药方感到愧疚。

扭头叫过了掌柜的,仔细的叮嘱了一番,对着叶静宸浅笑着颔首,便在一名小厮的搀扶下走回了里间。

在那二当家离开之后,其余的人也逐渐散了,那掌柜恭恭敬敬的让人给叶静宸拿来了她之前所需要的药材,叶静宸也没再多说便直接离开了。

最后只剩下苏氏兄妹还愣愣的站在原地,苏洛青因为叶静宸是气的胸口上下起伏,而苏洛月虽然看起来很平静,但是从她的眼中却是迸发出阴狠的神情。

看着自己和叶静宸写下的那两张药材的纸张,她恨不得上去统统撕了,只可惜那两张纸却是被那掌柜的拿在手中,还准备贴到仁心药铺外面。

苏洛月知道这一贴,叶静宸定然会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而她则是成了叶静宸的踏脚石,越想越气,最后苏洛月一甩袖子转身气呼呼的就离开了仁心药铺。

从仁心药铺出来叶静宸感觉心情还不错,拿着那几包药材优哉游哉的走在回王府的路上,夕阳西下,天边渲染着一抹抹红霞。

不似叶静宸前一世时,漫天的雾霾,让晚霞看起来都是一种雾蒙蒙的感觉,此时那晚霞在叶静宸眼中是清晰的,美极了。

在天边就要收起最后一抹余晖之时,叶静宸回到了王府,刚一进自己的院子,就发现整个院子里的氛围都不对,完全就是一种低压。

再看自己的房间门口站着子音子寒两尊门神,叶静宸就知道是宗政离渊过来了,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踏进了自己的房间。

刚进屋子就看到宗政离渊坐在贵妃榻上,书月跪在贵妃榻之下,在书月身旁还有两名身着黑衣的人跪着,仔细一看正是被叶静宸扔在云雨楼的三和四。

“今日去哪儿了?”看到叶静宸回来,宗政离渊抬起头,脸上带着一种让叶静宸看了十分不舒服的笑容。

叶静宸离得宗政离渊远远的,蹭到桌子旁边坐了下来,十分无所谓的道:“也没去哪里啊!”

“没去哪里?没去哪里是去了哪里?青楼吗?”宗政离渊看着叶静宸的背影,眼睛微微眯了起来,跪在下面的三和四是大气都不敢出,他们可是清楚,这是他们王爷要发怒的前奏啊!

“我可没去,去的可是你那两个小侍卫!”叶静宸说着转过了身,身子微微前倾看着三和四:“如何?青楼的那些小姐姐可漂亮?皮肤可还好?活儿好不好啊?”

一连串的问题把三和四问的脸色通红,就连宗政离渊都是忍不住撇了撇嘴,这女人是怎么回事?这种问题一个女孩家家怎么能问的出口!

“诶?你们脸红什么啊?倒是说说啊,要是都还不错下次接着带你们去怎么样?”

“下一次?你还有下一次吗?”宗政离渊一听叶静宸居然还想下一次接着去,当即就怒了,这个女人究竟有没有廉耻心!还是说他们大宛的女人都如同她一般?

“去逛个青楼怎么了?你们男人不是最爱逛青楼了的吗?怎么宗政离渊你没逛过?”叶静宸调笑的对宗政离渊说道,那表情宗政离渊看了简直想把叶静宸吊起来打一顿。

这时正好赶上子音子寒进了屋子,一听到叶静宸的话两人是又不好意思又生气,这王妃怎么能说这种轻浮的话呢?

他们王爷那般洁身自好,府里那些个姑娘一个都没碰过,又怎么可能会去碰那些花街柳巷的女子呢!两人一瞬间就相当不淡定。

“王妃说什么呢?王爷怎么可能是会去逛青楼的那种人,王妃不许诋毁王爷!”子音原本就是个暴脾气,不管不顾的就对叶静宸喊道。

听了子音的话叶静宸便好笑的看向了宗政离渊:“哦~原来你连青楼都没逛过啊!也太清纯了吧?诶嘿嘿嘿!”

“本王又不是王妃,还有逛青楼的嗜好!既然青楼也逛了,那不如王妃就老实交代今天都去了哪里吧?”宗政离渊耳朵微微发烫,对叶静宸咬牙切齿的道。

他原本安排了书月随时随地监视叶静宸,又因为不放心还安排了三和四暗中监察,却没想到他这个王妃今日居然把书月扔下也就算了,还把自己的两个暗卫给骗去了青楼。

这大宛的和亲公主究竟什么来头?一个普通的不受宠的公主,怎么可能有这样的能耐?绝对不可能!

“都说了去了青楼了,其他的地方,你猜啊!”叶静宸重新坐直,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起来。

“你这是在挑战我的忍耐底线吗?”宗政离渊颇有些不爽的眯起了眼睛紧紧的盯着叶静宸,却看到叶静宸竟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冲着他扬了扬下巴。

挑衅?这么多年可还没有人敢公然挑衅他宗政离渊,顿时宗政离渊就不淡定了,直接起身冲向了叶静宸,手指成抓的伸向叶静宸的脖子。

叶静宸尽管看不太清楚宗政离渊的身影,但身体的反应速度很快,弯腰向一边闪去,随后就离开了自己所坐的凳子,滚到了桌子的另一边。

等到宗政离渊的身影出现在桌子这一边,但是手掌抓空的时候,就看到叶静宸已经从桌子的另一边站了起来。

叶静宸的动作让宗政离渊十分震惊,也不过十多天,之前他还能牢牢的将叶静宸控制在自己的手掌之中,这不过就过了十多天这女人居然就能躲避开自己的攻击了?

吃惊的不仅仅是宗政离渊,还包括书月子音子寒,尤其是子音子寒,书月每天都看着叶静宸做各种恢复训练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因此并没有子音他们那般惊讶。

宗政离渊皱了皱眉头,看了叶静宸一会儿,便再一次向叶静宸袭击而去,这一次叶静宸也不躲,直接就跟宗政离渊动起了手。

尽管力量训练还没有做完,力量上也没有恢复,但是至少身手技巧已经恢复了三分之一,勉强能在宗政离渊手下不至于被打的太惨。

宗政离渊也发现了,叶静宸的身手比起之前同林尧动手那一次恢复了许多,但是依旧显得十分的无力,不过这一身的技巧倒是让宗政离渊格外的吃惊。

两人连续在这狭小的空间动手,尽管全程都是叶静宸在闪躲,但是也依旧没让宗政离渊讨到什么好处,很快两人都是大汗淋漓。

就在两人打的酣畅淋漓之时,在院子外面传来了喧闹的打斗声。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