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主角叫慕云洛杳的小说[至尊狂妃:王爷快投降]免费试读

编辑:稍尽春风 2019-02-12 22:33:55

主角叫慕云洛杳的小说[至尊狂妃:王爷快投降]免费试读

《至尊狂妃:王爷快投降》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至尊狂妃:王爷快投降 即可阅读全文

《至尊狂妃:王爷快投降》小说简介

《至尊狂妃:王爷快投降》故事情节生动一环扣一环,每一章都为后面的故事情节打下了伏筆,夏天的功夫雖然很夸张 但正是這樣的功夫才让人继续的看下去。主角叫慕云洛杳的书名叫《至尊狂妃:王爷快投降》,本小说的作者是红烧鲤鱼写的一本重生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西北方向,凤霞殿。檀木梁,水晶灯,珍珠幕,风绡动,纱幔摇。贤妃娘娘一袭水色锦裙,坐在主位上,看着那些前来给自己贺辰请安的女子,不禁眉宇皱起。“玉兰,本宫不是让你去将军府传过话,让慕云来赴宴么,怎么。小说主人公是慕云洛杳的小说叫《至尊狂妃:王爷快投降》,它的作者是红烧鲤鱼所编写的重生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重生异世,婚约在身,庶女陷害,爹爹不爱,胆大妄为,一不小心惹上腹黑端倪的三王爷,还非她不娶!恶名昭彰,胆大杀人,欺她辱她,十倍还之,天塌下来,有那三王爷顶着,怕啥! 只是,当三王爷屡遭横祸,自身都

精彩章节试读:

“这位姑娘看着面生,想必也是来观看今年才艺大赛的吧?”

慕云点点头,“怎么了?”

那小斯咧嘴一笑,突然指了指身后桌上一张很大的布告:“姑娘,这醉梦楼的规矩,不管是参加比赛还是来看比赛的人,都得先交一两银子的入场费!”

“入场费?我没钱!”

“这个……姑娘,你别开玩笑了。”那小斯咧嘴一笑,目光落向慕云挂在腰间上的那块白色环玉。

从那小斯的眼神,慕云当然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这块环玉,是原主唯一的贴身之物,极为珍贵,慕云说什么也不会把玉佩交出去。

眸子一转,目光突然落在门外刚进来的一身穿黑衣的男子身上,唇角邪魅勾起,在那黑衣男子从身边经过,进入会场之时,身子一斜,手中多出一个锦袋。

“吶,给你吧!”慕云将顺手牵羊的锦带丢给小斯,那小斯笑眯眯地接过锦带,掂了一下:“小姐,入场只要一两银子即可,你这里起码五十两……太多了。”

慕云淡笑,目光突然撇到那小斯身后的两个押沫箱,“那是什么?”

“哦,那是今年前来观摩比赛者的押注!”

“押注?什么意思?”慕云问。

“姑娘有所不知,将军府二小姐慕千晴,是我们帝陵国公认的才女,今年她报名参加才艺大赛,很多人都押注说她必得三甲之首。”

“……”

慕云了然,转身走到那押注的沫箱前,那小斯见状,笑着指了指那两个木箱,“姑娘,要不你把剩下的钱也拿来押注吧?你看这两个大木箱子,就是代表慕家二小姐赢的,里面的银子已经满得快装不下了。虽然,慕家二小姐的赔率不高,但肯定是稳赢的!”

慕云闻言,笑了,“押注买卖,难生意外,多出的钱,给我押那慕家二小姐输!”

一句话,瞬间令那小斯色变,就连附近的一些人,也忍不住朝慕云投去异样的目光。

慕云一脸平静:“怎么?不可以这样押吗?”

“可以,反正是姑娘你的银子,你高兴就好。”那小斯扁扁嘴,不愿再理会慕云。

与此同时,二楼的一间雅阁中,一白衣男子站在窗台彼边,刚好朝慕云看去,当目光落在慕云让小斯押注的钱袋时,眉宇间有些黯然。

“电叱,今年的才艺大赛,很多人都押注那慕家二小姐会赢,这事儿你怎么看?”

那叫电叱的黑衣男子摇摇头:“主子,那将军府二小姐是出了名的才女,人们押注她会得三甲之首,不足为奇。”

不足为奇?可是偏偏却有人不喜欢随波逐流!

二楼下,慕云在大厅闲逛,正寻找合适的位置,却隐隐觉得,有一双眼睛正盯着她看。

蓦然抬头,往二楼的一间雅阁瞧去,瞬息对上一双黑耀如漩涡般的眸子。

“有什么好看的!”

慕云不悦蹙起眉,大赛还未开始,十分嘈杂,不想喃喃的一句话,楼上竟传来冷溢的回答,“胸无二两肉,确实没什么可看的!”

慕云听到声音,眸子一眯,下意识垂眸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咬咬牙,直接上楼朝那男子所在的雅阁而去。只是在她刚靠近雅阁的时候,却清楚的感觉到了,在这雅阁附近,暗藏了不少气息。

出门身边带暗卫,看来这男子看来不好惹啊……

可是,若现在折身离开,会不会显得她很没面子?

“怎么?不敢进来?”白衣男子见慕云站在门口,没不敢进来,一脸冷溢。

慕云淡笑,本不想进去,但听到他这么说,便迈开脚步直接朝他走了过去,还毫不客气的往靠近窗边的椅子上一坐:“呵呵,公子,你这间雅阁不错,能看到楼下所有人呢。”

电叱见状,不悦皱起了眉,毕竟那个位置,可是他家主子的。一步上前,想要阻止,却被他家主子,一个眼神阻止。

慕云将那主仆二人神色收揽眼底,淡淡地笑,目光朝楼下看去,这一看,竟在舞台最靠前的位置,看到了将军府的人。

眸子微冷,唇角不自觉上扬起一抹嗜血且冷凝的笑。

“看你的样子,好像讨厌将军府的人?”白衣男子淡漠的声音传来,慕云闻言,挑了下眉,“说不上讨厌,只是不喜欢而已!”

慕云说完,冷冷地撇了一眼那白衣男子,毫无表情的脸,虽然俊美,却宛若千年不化的寒冰,有些慎人,对于他的身份,慕云有几分好奇,但介意这间雅阁里隐匿了不少暗卫,也不敢轻举妄动。

算了,虽不喜欢和这样的人相处,但他这间雅阁的位置极好,又不引人注意,眼下他没赶自己出去,还是不要先得罪他为好。

电叱时刻警惕着这不请自来的女子,虽然他很想将女子轰出去,但他家主子好像并不介意她的存在,为此,他也不好自作主张。

……

醉梦楼,慕天雄此时已经入座,正优哉地喝着茶,听着周围的人舆论,嘴角漾着一抹得意的笑,不用想也是在吹捧奉承他那二女儿慕千晴。慕千晴站在他身边,脸上漾着如浴春风般笑,眸子里闪烁着对此次才艺大赛三甲之首,势在必得的光芒。

“帝国美酒醉人香,玉盏盛来琥珀光!今年的才艺大赛,以‘富贵’为主题,参赛者不论琴棋书画,诗词歌舞,但凡涉及主题,皆可参赛,赛后评审团各抒己见,以综合评分选定的前三甲!三甲之首,在四日后将有机会入宫为当今贤妃娘娘恭贺诞辰之喜。”

舞台上,主持大赛的人,话音刚落,全场一片哗然。

雅阁中,慕云听到大赛的主题后,冷嗤一笑,随手拿起桌上一块糕点吃了起来。

呵呵,原本以为,这些古代人一年一度的才艺大赛,会如何地精彩绝伦,不想今年竟顺了道,成了为贤妃娘娘挑选献艺之人的比赛,还真是无趣。

不过,再无趣的比赛,她还是得等到慕千晴上台‘表演’后才能离开。

想到这里,慕云贼兮兮一笑,从衣袖中拿出了事先已准备好的东西,目光落向楼下那一身戎装,已经走上舞台,准备开始表演慕千晴。

唇角勾起,屈指一弹,只见一颗豌豆般大笑的药丸,嗖地一声,落在慕千晴衣裙上,并在刹那间挥发,消失不见。

慕云的一举一动,全都落入白衣男子眼里,黑耀如星的眸子微微一动,却并未阻止。

而这时,随着丝竹声起,浅笑盈盈且已经走上舞台准备开始表演的慕千晴,突然眉心皱起,一脸痛苦,疯狂抓挠起自己的脸,脖子……啧啧啧,瞧那带劲儿的模样,就跟嚼了炫迈似的,根本停不下来啊。

“痒!怎么回事,我好痒啊!!”

慕千晴一边抓挠,一边哭喊,突然的举动,瞬间吓坏了在场的所有人。

奇怪,这将军府的二小姐刚刚还自信满满,怎么一上台就挠上了?

眼看慕千晴的脖子,脸上,手臂上被抓出了血痕,坐在台下的大将军慕天雄再也坐不住,赶忙让侍从将台上的慕千晴给带了下来,怎奈慕千晴浑身奇痒无比,根本不受控制,慕天雄只能让人将她不断抓挠的手给绑了起来。

“千晴,你到底怎么回事?”

慕天雄大怒,慕千晴忍不住大哭起来:“爹爹,我也不知道我怎么了,我浑身好痒……像有万千蚂蚁在撕咬我,呜呜……爹爹我好难受,快救救我……”

慕天雄怒沉着脸,虽不知怎么回事,但见慕千晴不对劲,赶忙让将军府的人带着慕千晴一起离开了醉梦楼。

二楼雅阁,慕云看着楼下发生的一切,心情大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呵呵,慕千晴啊慕千晴,你想借才艺大赛得到出尽风头,姐姐就让你万众瞩目成为焦点!

怎样?感动不!

“慕家二小姐慕千晴,好歹是大将军府的人,你这么做,就不怕惹祸上身?”白衣男子看着慕云,嘴角噙着若有若无的笑,让人看不懂他在想什么。

不过,他想什么,并不重要,反正今天她来这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多谢公子借雅阁一用,小女子还有事在身,就不打扰了。”

作弄慕千晴的目的已经达到,慕云便准备离开,不想身子刚动,却被电叱拦下,不让她走。

“好狗不挡道,请你让开!”

“你说什么!信不信我杀了你!!”

“电叱!”

慕云无礼,电叱大怒,把剑就要教训,却被白衣男子制止,只能眼睁睁看着慕云离开。

《至尊狂妃:王爷快投降》 第十二章 冤家路窄 免费试读

……

西北方向,凤霞殿。

檀木梁,水晶灯,珍珠幕,风绡动,纱幔摇。贤妃娘娘一袭水色锦裙,坐在主位上,看着那些前来给自己贺辰请安的女子,不禁眉宇皱起。

“玉兰,本宫不是让你去将军府传过话,让慕云来赴宴么,怎么会不见人呢?”

宫女玉兰微微颔首,面色有些慌张,今日那慕家大小姐,明明有进宫,怎么到最后就只看到那二小姐慕千晴和三小姐慕千灵呢?

而这时的慕千灵,虽不知慕云为何会突然不见,但见贤妃因慕云生气,也暗暗窃喜。甚至巴不得贤妃一怒之下,解除了慕云和三王爷的婚约才好。

然,白日梦还没做完,门外便有宫人匆匆来报,说是将军府大小姐慕云觐见。

众人回眸,只见一袭粉色身影出现,正是刚刚不见的慕云。

慕千晴恨恨地咬了咬牙,心中暗道这慕云回来得还真是时候,翘首以盼,朝贤妃看去,本以为贤妃多少会责备慕云,不想她竟温婉一笑,对慕云道:

“云儿,你这孩子刚刚去哪儿了?本宫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一声云儿,差点让慕千灵气得一口气没提上来,如此亲昵的称呼,那贤妃莫不是把慕云那臭丫头,真当未来儿媳妇了!

慕云本担心自己迟到会引来贤妃怪罪,但见首座上的贤妃一脸温婉,平易近人,对她并没有摆什么架子,也不由松了口气。

“云儿,你还没回答本宫的话呢?”贤妃见慕云不说话,不禁开口又问。

慕云一怔,正想着怎么回话,杵在一旁的慕千晴竟站了出来,了;冷沉着一张脸对她道:“长姐,你见到娘娘不行礼也就罢了,这娘娘问你话,你也不回答,太没规矩了!”

“无妨,都是一家人,没那么多规矩。”

慕千晴的话,让慕云有些尴尬,但贤妃却浅笑盈盈的一句,让慕千晴更是尴尬。

“二妹,贤妃娘娘说,没那么多规矩。”

“你!”

慕云压低声音,冷冷地撇了一眼慕千晴,气得慕千晴脸都绿了。慕云倾染一笑,先对贤妃拂了拂身,突然纤手一扬,像变戏法般,手中多出一捧开得极艳的牡丹花来。

“娘娘,这‘花开富贵,美人如花’,贤妃娘娘芳姿艳质,雍容华贵,就像这牡丹花儿一样漂亮!慕云刚刚之所以不见,就是因为瞥见御花园中的牡丹花开得极其灿烂,故而前去摘了几朵,想送给娘娘。”

慕云含笑道,贤妃满心欢喜,“本宫还以为你这孩子忘了本宫,没来赴宴,敢情是去御花园给本宫摘花了。”

“娘娘生辰,慕云怎敢不来,只是娘娘贵为贤妃,甚得恩宠,什么都不缺,慕云寒酸,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送给娘娘,还请娘娘不要见怪。”

“你能来,本宫便已经很开心了,至于那什么拿得出手,拿不出手的东西,本宫不会放在心上!来来来,快坐到本宫身边来,让本宫好好看看你!”

慕云点点头,撇了一眼,那些前来的赴宴的管家小姐还有慕千晴和慕千灵,只见她们都面色一寒,捧在礼物的手不由一紧。

真是可恶,她们精心打扮,携礼而来,为的就是讨好贤妃,落个好印象,不想到最后,竟被慕云几朵牡丹花儿出尽了风头。

“好了,你们也都别杵在那里了,都入座吧。”贤妃开口,对前来赴宴的小姐们道,并吩咐贴身宫女玉兰,让宴会开始。只是,就在这时,慕千晴却一步上前,对贤妃拂身道:“娘娘,臣女千晴为给娘娘贺生辰之喜,特意准备了一舞。”

贤妃点点头,突然一愣:“千晴?你是将军府的二小姐慕千晴么?”

慕千晴没想到贤妃竟知道自己出自将军府,脸上一抹潮红,柔声道:“回娘娘,正是臣女。”

怎料,话音刚落,那贤妃含笑道:“慕家二小姐,听说你在几日前去参加帝都一年一度的才艺大赛,突然浑身发痒,还当众抓伤了自己,这事儿是不是真的啊?”

“这……回贤妃娘娘的话,臣女是被人所害……才会……。”慕千晴做梦都没想到,好好的献舞,那贤妃竟会问起她参加才艺大赛错失三甲的事儿,心里顿时不是滋味。

“被人所害,那找到凶手了吗?还有,你身上落下的那些抓痕,全好了吗?有没有留疤啊?”贤妃娘娘一连三问,让站在大殿中央的慕千灵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早知道这贤妃如此八卦,喜欢问这问那,她就不献舞讨好了。

慕云坐在贤妃身边,只觉得这贤妃还真是八卦,不过看着大殿上的慕千晴,心里对贤妃的印象,不禁也好了几分。

只是,就在她等着慕千晴如何回答贤妃,以及献舞的时候,殿外有宫人来报,说是二王爷和六王爷前来拜见。

贤妃点头,目光朝殿门口那已经走来的两个俊逸不凡的男子看去。而慕云,在听到来报的宫人,说二王爷和六王爷前来拜见贤妃时,隐隐有些不安。只是,当她发现那所谓的二王爷和六王爷,并非是自己在后院遇到的那个男子,心里不由松了口气,但……那什么二王爷和六王爷,给贤妃请安恭贺后,干嘛都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你们两个,干嘛这么看着云儿,瞧把这丫头看得都不好意思了。”

“云儿?娘娘,这不会是当初娘娘给三哥定下婚约的将军府大小姐,慕云吧?”六王爷洛桦嘴角噙笑,随口一问。

“没错,她就是慕云,洛杳未来的王妃。”贤妃道。

“王妃?呵呵,娘娘……三哥都还没娶她呢,你就说她是王妃?!”

“这不是迟早的事儿么,急什么?”贤妃道。

洛桦笑笑:“娘娘说得是,不过……今日娘娘生辰,怎么不见三哥人啊?该不会,又和电叱那家伙出宫去了吧?三哥这人也真是的,也不看看今天什么日子。”

洛桦说完,慕云面色一沉,电叱……刚刚在后院里,那个要对自己出手的侍从,好像就叫电叱。如此说来,他的主子……那白衣男子,岂不就是那跟自己有着婚约的三王爷洛杳?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