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重生 > 正文

[医女当家]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楚唯杨少轩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编辑:暖南倾绿 2019-02-12 22:40:25

[医女当家]完结版免费阅读 主角叫楚唯杨少轩的小说完结版免费阅读

《医女当家》已上架微信公众号:轩轩文学,关注后回复:医女当家 即可阅读全文

《医女当家》小说简介

《医女当家》是很有意思的一本书,作者很用心。 主角贱贱的,脑回路奇特,每次都都会引人欢笑。值得一看。。主人公叫楚唯杨少轩的小说叫《医女当家》,是作者秋乔写的一本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啊……”木棍砸在身上,楚百子吃痛的惊叫。他恼怒地瞪向面前的两个,这些平日里连大声说话都不敢的家伙,居然敢跟他还手,他气得要死,恨不得一棍子打死他们。可是,他一个人哪儿是两个人的对手,反而被楚唯和楚百。精品小说《医女当家》由秋乔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架空类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楚唯杨少轩,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穿越成家徒四壁,名声极差的农家贫户,外带极品亲戚一箩筐,楚唯无语望天。撸起袖子,凭着她现代出神入化的医术,玩转古代,发家致富,手撕极品亲戚。只是那个傻子夫君,居然是个扮猪吃老虎的主儿!

精彩章节试读:

吐口水的也有,翻白眼的也有,几乎没有人相信楚唯真的有办法把这个已经早就没气的老人救回来。顾长青看着架势,又开始骂楚唯,也不知道是害怕楚唯了还是怎么的,说话声音格外的小。

楚唯快步走了过去。从那些村民的口中大概是可以知道情况的,这个阿呆的爹应该是没救了,但是看着情况,明明还是肤色正常,没有出现尸体的那些表性特征。难不成,是假死?

想到这里,楚唯脸色大变,翻了翻阿呆他爹的眼皮,发现没有凝结的血,身体正常,仿佛睡过去了一样,不过是没有呼吸罢了。

“这个人是假死,小寒,快去拿缝衣针过来。”一边检查这个人的口腔有无异物,一边给楚寒安排事情,虽然紧急,可是井井有条,把那些人都看蒙了。

“哼,假死,我说楚唯,你在别装了,我都不知道你啥时候会的医术,让死人安息吧,小心晚上他爹去找你啊。”恶毒的话语仿佛是连珠炮一样的层出不穷,听得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杨少轩听着这个女人说话,眼睛一眯,一句“闭嘴”就直接说了出去,眼神凌厉,让人仿佛是见到了什么权势之家的贵公子一样,吓得那些人登时闭上了嘴。楚唯正在认真的观察那个陷入假死状态的人,倒是也什么都没有看到。

没有针灸专用的针,只好用缝衣针将就一下了,点了火烧了一下,简单消毒,楚唯就朝着各个穴位扎了下去,把那些人看的一愣一愣的。这针虽然长得差不多,但是也不能这样吧,毕竟是缝衣服的针,哪怕自己这些没有文化的人也知道两者的差别啊。

杨少轩和楚寒看着眼前这个格外认真的女子,微微的有些出神,有些不可置信。分明是飞扬跋扈的性子,巴不得所有人都为她赚钱,现在怎么突然变了个样子,难不成是因为之前的时候撞到了脑子,把头撞坏了?

有些害怕,两个人互相看了看,眼里的恐惧无以复加。没有人知道这个楚唯已经不是那个楚唯了,同样的身体里早就已经是两个灵魂。

那些人看着楚唯将阿呆他爹服了起来,当时就全部变了脸色,有些小孩子还被吓哭了。不少人喊着妖女,就躲躲闪闪的跑开了。这种事情在一般人的心里确实是不好接受,毕竟是把死人救活了,这种事情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啊。

没有管那些人看自己的眼色,楚唯自顾自的做完了后续的工作之后,头也不回的直接回了自己的家里。茅草屋虽然破烂,但是好歹是个遮风避雨的场所,不能随意放弃了。那些人自己真的不想再多看他们一眼,怕脏了自己的眼睛。

本来是准备好好的修理一下这个茅草屋的,谁想到早上的时候除了这么个事情,自己出手相救,结果房子没有修,得加快速度的,不然的话,这可怎么办。

咬了咬牙。楚唯给杨少轩和楚寒都安排了任务,自己则是爬上了屋顶,想着怎么修缮一下,保证晚上还能正常睡觉。这个地方确实不是什么好地方,茅草屋又不能挡住大雨,一旦再出现昨晚的大风大雨,这房子估计得和其他人家的一样了。

一边重新铺上稻草,楚唯一边思考着怎么赚钱。以前什么时候经历过这种苦日子,自己家里虽然不是什么有钱人家,可是起码是中产阶级,不会让自己吃不饱穿不暖,可是现在这叫什么事儿。

一不留神,就被茅草扎了一下,看着手上的血珠,楚唯差点委屈的哭出来。这都叫什么事儿,等有钱了一定要好好的买套大房子,怎么也不会住在这里。

定了定眼神。快速的将茅草屋修整好之后,楚唯就跳了下去,没有带任何人,自己背着篓上了山,看着那些稍微贵一些的药材就拔,也顾不得什么干净不干净的。

大概按着年份分了分,楚唯深吸了一口气朝着大门走了进去。

“嘿,怎么又是你,走走走,我们不要你的东西。”楚唯刚刚走进药房,就直接被人赶了出来,无论楚唯怎么解释,都没有人理她,气得楚唯想要骂娘,可是也是没有办法,谁让之前的这个楚唯那么的不干好事儿,把自己的路堵死了。

深吸了一口气,楚唯到了之前自己给县令家看病的那个医馆在挣扎一下。拿着自己的药草摊开给大夫看。那大夫之前见过楚唯,又看着她的药草着实可以,就勉为其难以极低的价格收购了进来。

楚唯倒是也不在意,毕竟改变需要一点点的来。高高兴兴的拿着碎银子买了些吃的,家里的米面什么的剩下的也不多了,油盐也几乎是所剩无几,还是多带一些吧。

来的时候背了满满一篓子的药草,回去的时候,比来的时候还要重一些,虽然是背惯了篓子,但是还是沉重的很,可是心里很开心。

“我回来了,出来吃东西了。”楚唯正在奇怪为什么家里感觉好像是少了些什么东西,就看着楚寒拉着杨少轩的衣角小心翼翼的走了出来,脸蛋上似乎还有一个大大的巴掌印。

楚唯一下子就冷下了脸色,拉着两个人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边之后,开始问情况。原来在楚唯离开之后不久,楚百子就带着楚唯他二叔二婶,三叔三婶过来家里洗劫了。非说这个老宅子里有宝贝,有宝贝应该大家共享,杨少轩和楚寒阻拦了一下,就挨了打。

听完整件事情,楚唯气的七窍生烟,赶紧去自己的床下摸了摸,发现自己藏着的散碎银两都不见了,而且那个之前的楚唯很喜欢的簪子也不知所踪。

“好好吃东西,吃完再说。”走到外边,清点了所有丢失的东西了之后,楚唯拉着两个人坐下来吃东西,期间一言不发,吓得两个人大气也不敢出。

看着天色微微有些暗了下去,放下筷子,楚唯直接去厨房把白日里自己用过的菜刀拿了出来,朝着楚千子家里就走了过去。

本来就不怎么结实的大门在楚唯的暴力之下,瞬间就倒在了地上,扬起了一片灰尘。

“怎么了,地震了,老头快跑……”张小花的声音格外的尖锐,是死了人一般。让人听着格外的难受。

《医女当家》 第五章:我想保护你 免费试读

“啊……”木棍砸在身上,楚百子吃痛的惊叫。

他恼怒地瞪向面前的两个,这些平日里连大声说话都不敢的家伙,居然敢跟他还手,他气得要死,恨不得一棍子打死他们。

可是,他一个人哪儿是两个人的对手,反而被楚唯和楚百子打得抱头鼠窜,最后是实在是太疼了,直接跑出了楚家的茅草院。

楚唯放下了棍子,站在门口,“楚百子,我告诉你,你不用再回来了,你回来一次我就打你一次。”

“哼,楚唯死丫头,你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

楚百子骂骂咧咧,又不敢靠近,最后只能离开了。

楚百子走后,楚唯锁了门,坐在小凳子上休息了下来,楚百子一向欺软怕硬,只要她态度强硬起来,楚百子肯定是没辙的。

“姐……”楚寒瑟缩在角落里,低低唤了一声,声音是怯弱的,又带着心疼。

楚唯已经不一样了,不再是那个打他骂他的坏姐姐,而是会保护她。

楚唯瞧了楚寒一眼,淡淡道:“我没事,你们两个也没事吧?”

楚寒和杨少轩分别摇摇头。

“没事就好,饭也吃好了,走了,我们到屋里去,看看今天买的布料。”

楚唯这一回来,买回这么多好东西,楚寒早看得眼花缭乱了。

当楚唯拿着那些画布在楚寒的身上比来比去的时候,楚寒简直开心坏了,露出一口正在换牙的小牙。

“好看吧?”

“好看。”

“好看我寻个日子,找个裁缝给你做几件新衣裳去。”

轰隆隆……

这时候,外面突然传过来沉闷的雷鸣声,紧接着,那雷鸣声越来越大,闪电也一下闪来,一瞬间照亮了整个小山村。

不好,楚唯皱了皱眉,“这是要下雨了……”

她的话音落下,便是一道疾风吹来,直吹得外面的树叶哗啦啦作响。

这场雨来得又急又大。

杨少轩的眼底闪过一抹焦急,赶紧跑出来按住茅草屋的门。

然而没有用,风太大了,直接把茅草门吹飞了。

楚唯惊住了,这么可怕,那茅草做的房子是不是也有可能会掀飞?

她还没有问出口,现实情况已经回来了她。

风越来越大,雷鸣越来越密,然后就听见外面哗啦一声,倾盆大雨顺势而下。

冰冷的雨气一下子席卷进来,让人忍不住冷得起一身鸡皮疙瘩。

而在狂风暴雨中,这茅草屋晃了起来,摇摇欲坠,而且一片一片迅疾的雨水透过屋顶射下来,这屋顶还要漏雨。

雨太大了,眨眼间,地面上就被浸湿了。

楚唯看这架势不行,如果不把漏雨的屋顶盖上,那么他们岂不是要淋雨一个晚上。

楚寒才吃了治风寒的药,怎么能淋雨呢?

她把楚寒拉到了干燥的地方,“小寒,你在这里等着,我们去上面把屋顶盖好。”

楚唯和杨少轩出了门,淋着雨,登着老旧的梯子爬上了屋顶。

“这里,这里连茅草都没有了。”楚唯看着屋顶上一处处的塌陷,焦急地说道,“来,补这里。”

“还有这里。”

就这样,楚唯和杨少轩齐心合力,终于把屋顶上塌陷的地方补好了。

楚唯松了口气,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走,我们下去。”

她走在前面,杨少轩跟在外面。

“啊……”突然一阵踩空感,楚唯大惊失色,她挥舞着手臂就倒了下去。

完了,她害怕的闭上了眼睛,砰的一声,整个人从屋顶上摔了下来。

然而,污泥溅了一身,却没有太过疼痛的感觉,楚唯下意识地朝身下看去,只见她竟然是落在了杨少轩的怀里,杨少轩的手臂还以保护的姿态圈着她的身体。

杨少轩的眼神里漫过痛楚,楚唯似乎明白了什么,斥道:“杨少轩,你做了什么?”

她会落在他怀里,是他跟她同时跳下来,还保护了他吗?

雨水冲刷着杨少轩的脸,楚唯看不起他的神色,只听他到他的声音:“我想保护你。”

这话语传进楚唯的耳朵,她感觉到自己心里某处柔软的位置被狠狠撞击了一下,她拧眉,“你真是个傻子,不可以再这样了。”

杨少轩被楚唯斥责,有些委屈地抿了抿唇。

“还能不能动?”

杨少轩试了试,两个人从地上爬起来,楚唯以最快的速度,检查了他的筋骨,“还好,没有真的伤到。”

两个人回到茅草屋里,因为屋顶被修好,所以至少不会再漏雨了。楚唯放下破布帐子,换了身干净的衣裳。

出来的时候,杨少轩也换好了,在一边呆呆地擦着脸上的雨水,楚唯轻轻叹了叹气,拿过毛巾帮他擦起来。

雨一直下,楚唯一天的辛苦,也已经乏了,于是还是选择早早去睡下了。

等她醒来,雨已经停了,暖融融的太阳又升起来,照得人身上一阵阵燥热,楚唯起来洗了脸。

外面,是杨少轩砍柴的声音,还有楚寒烧火熬粥的香气。

这样的场景,楚唯都忍不住勾了下唇角。

“快啊,快啊,到这边来……”

“对,对就是这,这全部都塌掉了……”

外面,传来阵阵焦灼的喊声,还有小孩子们哇哇大哭的声音。楚唯好奇,下意识推开门往外面看了出去。

这一看不要紧,她生生被吓了一跳。原来,昨天的大雨实在是太大了,有些老房子禁不住狂风暴雨,都给塌了。

还有不少的村民被砸到,村子里,村长正带着一帮的壮汉把那些受伤的村民一一抬出来,那些受伤的村民,或是痛苦的呻吟着,或是已经晕了过去。

楚唯作为一个大夫,很难看到这样的场景而不为所动。

她转身快步回了家里来,把昨天特地留下来的一些草药全部都抱了出来,对那些村民道:“我这里还有草药,我可以你们医治。”

这话说出口,几个忙乎的村民看向了她,眼神里透着烦躁和嘲弄,“楚唯?你?呵呵,算了吧,你那些假药去骗外人也就算了,就别来骗本村人了。再说,你会医治病人,这谁相信呢?”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